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界律之夜

更新时间:2019-11-08 02:59:14

界律之夜 连载中

界律之夜

来源:落初 作者:叔采治 分类:仙侠 主角:幸存者美利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界律之夜》的小说,是作者叔采治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九亿八十万次循环中诞生的一个奇点,分割成阴阳的两人;是等待被抹消?还是打破界限?于那一夜被埋葬的真相,延伸出的是种种疯狂与杀戮。崇高的使命,绝对的命运之界,姬帝的迷踪,八大古战场……甚至在此之上更浩瀚缥缈的界。显现在式阳一面前的,便是这样的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

大叫声中,式阳一猛然睁开了眼睛,并一个脚步不稳下,一下子跌坐在地面上。

注目四周,入目的依旧是那副残破的手术间景象。

刚刚的到底是……

式阳一眉头紧锁,便在此刻,他感到一股怨毒的目光看来,与之对视不禁心中一颤,竟是那护士不知何时起,竟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

式阳一下意识一把跳将起来,一下子拉开与护士的距离,才发现对方仍在阵法束缚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护士仍是那副样子,但不知为何,少了几分以前的那种血腥兽性,多了几分灵智。

“你……看到了吗?”

寂静中,护士居然口吐言语地打破了沉默!

式阳一没有太多的意外,在看到对方眼睛时便知定是因为自己切断了对方与医院阵法的联系,让她短暂回复了生前的意识。

“那……那是你生前最后被杀的记忆吧?”

此情此景,再联想到异像发生当时的景象,便可猜到,定是当时处于最后切断关头,对方特质力量反噬过来,夹带着她怨恨力量的根源,那段最后被杀的记忆,所以式阳一当时才会看到了那段记忆,并有种自己作为对方亲身经历一番的假象。

“不错。”

护士似乎没有理会式阳一,口中侃侃而谈。

那模样像是在追忆,又像是在倾诉,不知为何,竟给人一种恢复几分神采的错愕感,当然,要是说话时不是现在这幅可怖样子的话。

“我作为家中独女,虽然家境清贫,但一家子胜在乐融融,倘若能这样一直下去,该多好啊……”

护士轻叹一声,脸上更添几分黯然。

“可惜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如当时大部分的女生一样,我也开始变得贪慕虚荣起来。当时我考入当地的初中,父母担子自然不用说,我记得当时父亲还把家中唯一的牛卖了,只为凑够我当时的书学费。本来我不应该去读初中的,可是当时四周人都这样做了,只我一个不这样做,实在太丢脸了。”

“城市的繁华不是农村可以比的,那些花花绿绿更不是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女生能够抵挡,我开始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借口骗父母多给钱,实在给不出,我就偷偷把家中能卖的东西都偷去卖了,父母更见消瘦的脸孔,我故意视而不见。”

“之后,我开支越来越大,连学校的书本都卖了,没了书本,根本上不了课,我开始逃学,和不良混混一起,连女生最宝贵第一次也这样莫名其妙丢失了。但我不在乎,之后嗜酒,抽烟,总之能想到的恶习一切都去尝试了,最后更出卖身来维持生计,直到那一天为止……”

说到这里,护士双眼更加空洞,仿佛此刻内心也空荡一片。

“那天我卖身中途被逮住了,送去了拘留所,本以为会吃一番苦头,却没想到会这么轻易放了出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母亲把自己赎了出来,母女也很久没见,略见生份,但母亲似乎没有怪罪我之前种种,只是轻轻询问我近来可好,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接着母亲说出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原来自己被捉后,警察把消息告诉他们,父亲当时重病在床,结果直接气死,母亲在匆忙办了父亲身后事后,就把家中田、房屋全部卖了,赎自己出来的钱也是当中一部分,接着母亲几乎把剩下的那些钱全部给了自己,就投靠亲戚去了。”

“这一别,不知要多久,我当时真是哭得死去活来。学校那边听说了我的情况,不计较我之前的种种,让我降级重读一年,那时我发誓洗心革面,要出人头地,将来把母亲接过来过好日子。”

“就这样,我用那笔钱考上了高中,之后去了医科大学半工读半打工总算顺利毕业。毕业后顺利分配到这间医院,当了一名实习护士。我咬牙坚持,虚心请教,总算过了实习期,当了正式的,可惜,当时母亲过世的消息确实打击了我一番,便在如此低潮之时,他……走进了我的内心……”

说到那个他,护士又爱又恨,或许曾经爱过,但也正因此因爱成恨。

“他是这里的主治医生,是我实习时的指导前辈,一来一往,相处久了,自然有了那种可恨的感觉。我爱他吗?是的,在母亲死后,他对我的关怀以及无微不至的关心。我曾向他倾吐我的理想,他是最理解我的人。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对我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他不是人,是个人面畜生!”

护士有些咬牙切齿,眼中的那股怨毒让人心寒。

“那畜生是个连环杀手,仗着有些关系,每次杀人后,都会改头换面换另一个医院,事后会有关系人替他摆平。他最喜欢就是粉碎那些有理想少女的身心,粉碎她们的一切,在认为的最后之日,会先迷醉她们,然后绑她们到手术室,倾吐可怕事实让她们绝望。”

“这过程他会大笑,特别是少女们身上麻药逐渐消去可怕疼痛感侵袭时,他会引诱你哀求他,然后故作无视,然后一刀一刀凌迟她们的血肉,分尸她们的身体。少女们哀求不行,就会咒骂,他会烦厌地割下她们的舌头、鼻子、耳朵,然后挖出她们的眼珠,这样等她们说不出话来,作为收尾,会像垃圾般丢掉除了一颗眼珠的所有尸体到垃圾桶。”

式阳一听得头皮发麻,尽管自己已经亲身经历了一番那个可怕的记忆。

护士继续说着,不带有一丝感情。

“他会把那些眼珠保存下来,作为纪念品,一罐一罐不知有多少天真少女成了这恶鬼的丑陋欲望的牺牲品。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下一个标本之一,当时他带我去家参观这些标本,我还拍手说好看呢!这可恶的畜生,我那天就在那标本的房间,在那些标本眼睛的注视下,把身子交给了他!想来,这就是我的报应吧。”

“的确,我这人是不孝,气死了父亲,让母亲晚年寄人篱下被人看不起到孤独老死。但这就代表我要以这样的方式迎来死亡吗?作为那人丑陋殿堂的一块奠基石?我不甘,我诅咒,既然他是恶鬼,那我便化作比他更恶的恶鬼,我要杀死他,用他最喜爱的分尸方式,一次……两次……在无数的轮回中,我要一直重复杀他,听他哀求,听他咒骂,听他道歉,哈哈。”

护士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于此黑夜是如此的诡异。

“既是这样,你为什么哭了呢?”

式阳一叹了一口气,却见不知何时起,护士扬起沐浴在血月下的脸庞,一行血泪滑落,说不出的悲壮!

从护士前面的话语,可见她是个本性善良之人,尽管他这样对她,但她在恨的同时,肯定更多的是爱。

爱恨本就只差一线之隔,有恨,自然就有爱,她一定舍不得杀他,奈何被怨恨左右以至迷失了自己。

试着拨开那股怨恨,深埋其中的肯定是双方相处日子的种种甜蜜,那种曾经的爱绝不会随任何理由为之变质,哪怕是以谎言开始的爱也是这样。

“杀了我……”

护士像是被式阳一点破般,抬手摸了摸那行血泪,注目良久,忽然如此说道。

式阳一默然,手抬了好几下,却硬是没有落下。

“你真是善良呢……”

护士注目式阳一良久:“的确,如你猜测的……我不想杀他……,不,该说,我根本就不想杀任何人。只是只要身处这里,我就会永远重复这种杀业下去……已经够了……他的确可恨,但回想起来杀了他这么多次后,听着他的哀叫,他的痛苦,神奇般的,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恨他了,甚至在这股怨恨下,我似乎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所以,杀了我吧,把我们从这轮回的地狱中解放出来……不止是为我们,也为被困在这里一直不得生的无辜生灵……拜托了,你的话,一定能破解这里的阵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