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蛇骨

更新时间:2019-11-29 05:45:59

蛇骨 已完结

蛇骨

来源:晋江 作者:古物先生 分类:仙侠 主角:祝傥季清流 人气:

火爆新书《蛇骨》是古物先生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祝傥季清流,书中主要讲述了:《蛇骨》是作者古物先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祝傥和季清流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祝傥刚踏进那条街巷时,天色早已渐入晦暗之境,幽幽寂寂的,给这整条街都笼上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冥煞意味。尔后一盏接一盏的花灯自眼前如蛇般蜿蜒而亮,上好金丝薄线缝绣的锦簇边儿,扯了月亮半层皮也似的朦胧酥纸撑起的面,里头该是竹节剔成的骨,透着竹香,可那香气太淡,盛不过里头各自燃着的香料,便只能在风吹过时,捎去给知心人方懂的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连几天过去了,季清流都没等到祝傥来同他讲说要幻回元身要除毒的事情,於是不免心下戚戚焉,莫非……那人自恃法力高强,於是压根不惧这些?

只不过祝傥能不提这些事情自然是好的,季清流也断不会将自己往虎口上送,只安心的一天天养着自己的身子。

得亏那夜祝傥有失控之兆,把自己折腾的这么惨,他这几天却也知收敛,能不折腾自己了。

那自己就有时间和精力想法子好折腾他了。

想来想去却又觉更烦,季清流寻思着,真的,甭再想了,等着那苏管一走,自己就想法子弄死祝傥,也不用想甚么羞辱他一番之类云云,就一刀了事,干净利落。

再拖下去,他自己都烦。

想归这么想,可苏管一直没走,自己的身体也一直没有恢复好,於是就又剩下等。

苏管也不知道祝傥在拖甚么,总之就是一直不动手,後来知道他心底的忧虑,怕是这蛇妖本就法力低下,趁他恢复时候除他身上毒,总是不妥,别害他白白丢了性命。

苏管那时十分无语,心说你还真仔细这么一只下界之妖,真是日头要打西边出来了,爷您知不知道您头上顶了个啥光环,平妖法师四个金灿灿的天帝御封大字是被你就着哪次床事一起做没了是吧。

气归气,又不能真跟他这主上置气,苏管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在留下来的必要了——反正就差一件除掉这妖物身上之毒的事还放心不下,但瞧着祝傥又那么仔细这妖,苏管认命,索性再回自己宫殿一趟,寻了几幅好药炼一炼,让他服下后直接除了身上毒便可。

因此苏管听了祝傥的话,是早上出的门,那时候天刚清,黎明之线微照,本是想腾云驾雾直接走的,後来正是因想起祝傥曾说这城有不对之兆,故而一边走却也一边四下观了下,想知道这不对能在哪里。他纵使没有平妖的法力,也不能说是甚么都不会。

祝傥抱着季清流,同前几天一样,喂他慢慢喝完了药,又给他在床上放好了,被角也掖好了,身下的伤处药也上完了,这才将碗碟纱布甚么的一并端了,离开了房间。

当时夜已深,苏管正倚在大门后,静默的向外观着。眼见着祝傥出来了,松了渐渐笼着的袖子,问他,「好了?」

祝傥点头,「你那既然有事,不必为我多留了。我送你离开这里。」

苏管轻笑了声,「你放心他?」

「下好了结界,那夜……怪我太心急,没留下结界罩护着他。也忘了城中怪事了。」

「那好吧。」

直至到了门口,二人之间也不便于多话别些甚么,苏管只轻声叮嘱了一句,「这城确实不简单,恐还是有同道中人。」

祝傥眉间微微一蹙。

苏管又言,「主上,你有没有觉得……你才是被盯上的那个?」

尔后匆忙一抱拳,苏管御起仙云离开这里了。

祝傥自是知道这城中诸有许多奇之怪之,不过苏管说的这句同道中人……起先他是没发现的,或者说,他来的那几夜也不赶巧,一来之后没能斩几个妖物就被这蛇妖给勾走了,尔后日日夜夜围着他转便算了,连城中景致都是那天尾随他才得以见一见周边花色。

当然了,也是自那日一路边走边看,祝傥才发现,这城中真的有『同道中人』,不过不知怎么,妖未见除,夜雾也未见消,那同道之人的仙道之气也隐隐约约,窥不大见。

他除了一来此城自第一夜斩妖时微露了点真气身份外,其他时候早都隐下了,所以此时也不解,那道友是见他不在了所以不再出现,还是旁经于此地,不做停留,恰巧路过罢了,再或者——本就不想出现。

如若这么想,他又为甚么不想现身呢?

起先这事在他心里算不得大,毕竟他一心只想寻着枳楛,好跟她问问幽季的下落,今夜得了苏管再提,祝傥寻思着,回头去问问季清流也好,他们这种妖么,城里头来不来甚么道士,肯定都得小心防备着。

刚念及此,又不免想着,他万一曾经也想用诱自己的手段在那个道士身下保全自己……不知怎么,就怪怪的,心情也十分低落。

又道,还好自己先遇见了他。

於是就这么一路莫名惴惴不安,心情急切的又想要赶紧回去见到他。

祝傥再次避过那夜雾寻回季清流那儿时,才觉得情形似乎又有所不对。

只不过这次周边却无任何他物之气。

祝傥心慌的要命,急忙推门而入,就见季清流似乎还是躺在床上的,周边也不像上次那样有甚么其他妖物觊觎。

大概……大概还是自己太放心不下他了吧。

祝傥轻呼吸了几口气,走至床边,正打算将被角重新给他掖一掖,就见他好似有几不可见的微颤。

「季清流?」

祝傥燃了灯烛,仔细看去,他额头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整个身子确实是在颤的。

今夜这药让苏管掺了那除他身上毒的,苏管说过不会有甚么事情的,应该……应该也不会让他这么痛苦,这是怎么了。

祝傥发慌,忍不住去拍他的脸,「季清流,季清流你醒醒。」

得了这拍打季清流好似渐渐回复了点意识,微睁开了他那双狭长的眼,眼神迷蒙的看着眼前一切。

祝傥发慌,也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如此的表情,只一个劲问他,「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

按理说……药性不会让他察觉到痛才对。

季清流又深呼吸了几下,好像刚攒足开口的力气,甫一张嘴便涌出一口鲜血来。紧接着,眼角也渐渐流出鲜红血泽。

祝傥呆愣住。

不会是……苏管见不得自己这么痴迷于下界邪祟的模样……故而……特意害死他……

「季,季清流……」

祝傥扯过一旁的衣服匆匆给他穿上,尔后一把抱起他,疯狂的向外冲了出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