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冲霄

更新时间:2019-10-07 03:49:52

剑冲霄 连载中

剑冲霄

来源:落初 作者:凡人牧海 分类:玄幻 主角:秦风宝剑 人气:

《剑冲霄》由网络作家凡人牧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风宝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在这个百兵皆尊唯剑独卑的世界,秦风只是想和手中的剑一起,走下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家的死人窟面积庞大,虽说主道只分为炼体、纳气、蕴灵、修法四类,但其实每类的岔道都不下四五条,入口也各自不同。秦风心中不是没有过怀疑,他总觉得这死人窟的规模未免太大了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耗资巨大的迷宫,而不是像秦家所传的山贼秘道那么简单。

秦风是炼体初期,按理该去闯纳气境的魔窟,但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选择自己想要走的那条岔道。原本他对死人窟内部一无所知,倒也无所谓走哪条,但现在不同了。手中残册里清晰的标记让他双眼下意识眯了起来。

在这本残册中,纳气境魔窟三条岔道的入口清晰可辨,惟妙惟肖的棍、剑、斧三种兵器图案在各自的入口被着重标出,旁边更大大注释着一个“泉”字。秦风不清楚这个泉字代表着什么,但他明白,这是那位藏武阁前老者给他的提示。

剑?棍?斧?

呵呵,这还需要选么?

……

秦氏弟子的住宿区域共有四块。位于主宅深处的核心区域只有秦氏嫡系和一些天赋异秉的弟子才能入住,另外三块则分散在边缘各处,供普通弟子使用。

秦风在门口两个值守弟子的古怪目光中穿过院洞,他无视了两边装饰华贵的诸多院落,顺着记忆中的道路笔直向前走,不久就看见一个独立小院。

下意识地深呼吸一口气,秦风伸出手推开院门,然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院,即便把主卧和厢房都算上也不过只有四间,和秦风刚才路过的那些动辄数十间房的院落根本不能比。更不用说这里的摆设简单朴素,除了门口的两颗紫枫和角落处的一小片药田比较惹眼外,其他的几乎和普通百姓家没有任何区别。

但就是这么个最多只能称得上“简单、干净”的小院,却是秦风在这偌大秦家最为留恋的事物。

小心地关好院门,秦风转身长舒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从昨日凝练剑格成功开始,秦风的心神就一直跌宕起伏、没有一刻放松过。先是太一剑意外崩毁,再是穿越到这青云界,然后立刻又和秦黄斗了一场。而今日族审时别看秦风一直表情淡然,其实心里也是微微有些忐忑,一怕自己被判死罪不能申请死人窟,二怕秦万里动作太快还没等自己说话就把自己给废了。

可以说就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让秦风心力交瘁。如今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虽然之后的死人窟之行凶险异常,但秦风对此也并非全无把握,何况刚才还得了一件意外收获,更是让他多了两分把握。

如今回到自己的小院,心情放松之下,之前积压的疲惫瞬间爆发,自然让秦风有些抵挡不住。摇摇晃晃的推开主卧大门,秦风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噗通一声把自己甩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

日落月升,夜色粼粼。

此时的秦家宅院比之白天安静了许多,大部分弟子已经结束了一天的修行,享用了晚膳后在各自的住处三三两两的聊天。偶尔会有几个孩童满头大汗的在大道上奔跑,却是赶去晚学的。

秦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觉自己眼前一片黑暗。哗的一声坐起来,秦风眼神迷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如今是在哪里。

一手扶着脑袋狠狠拍了拍,另一手就去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突然,秦风手一僵,脑海里莫名其妙地跳出一个问题。

我睡前有盖被子么?

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秦风也记不起自己当时到底有没有把被子盖上,索Xing晃晃脑袋不再去想。起身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身上穿的还是之前那套衣服,脏兮兮皱巴巴还有几处破损,这让比较喜欢干净的秦风有些不舒服。他打算先去梳洗一下换套干净衣服再来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不过坐在小院中间的那道身影却让他的计划破产了。

“师姐?你怎么在这儿?”秦风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坐在石凳上的长发少女,毕竟那把长柄砍刀实在太惹眼了。

刚说完,秦风就自己拍了一下额头道:“对了,大伯让你来看着我,你看我都给忘了。”

秦初雪静静地看着秦风,见他嘻皮笑脸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忍不住皱眉道:“我当初让你走你不肯,以致闹到如今这个地步。现在秦家上下数百人都盯着你,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这又不是我要闹的。”秦风挑挑眉,随即摇了摇头道:“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意思。对了师姐,你吃饭没,没吃我请你。”

请?秦家膳堂又不收钱,需要你请么?

秦初雪又好气又好笑,转身从石桌上拿起两个木盒,往秦风手里一递说道:“刚来时你正熟睡,我就到膳堂给你带了些糕点,你先拿去充充饥吧。”

“哇,海棠糕、梨花蓉、莲心酥,秦家膳堂什么时候都有这些东西了。”秦风打开木盒一看就有些惊讶,见女孩儿微微有些黯然的表情,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冷笑道:“我明白了,看来他们都认定我只有三天能活,这算是上路饭吧?”

少女脸色有些苍白,抿着嘴没有说话。秦风原也没指望她会说什么,眼珠一转表情又缓和起来,呵呵笑道:“算了,有的吃总是好的。不过这些糕点虽好,总不能当饭吃,还是得弄些饭菜才好。”

听秦风这么说,秦初雪一声不吭直接转身,笔直朝门口走去。

“师姐,你去干嘛?”秦风莫名其妙。

“给你弄饭菜。”秦初雪头也不回地说道。

“……现在膳堂都关门了,难道你自己会做?还是去家主哪儿蹭饭?”秦风撇撇嘴,见少女尴尬地扭头看着自己,就没好气地说道:“行了,别去麻烦那些大人物,咱们还是自己动手吧。”

自己动手?

秦初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秦风已经走到一见石质小屋前,推门走了进去。不一会儿,整齐而有规律的切菜声就从屋内传了出来,然后就是热油下锅的噼啪爆响。

……好香!

秦初雪耸了耸小鼻子,脸上陡然闪过一抹惊讶。在昨天之前她对自己这个族弟其实并不了解,虽然有所耳闻,但也大多是讲他如何无用、如何懦弱,几乎很难听到什么正面的评价。而她那时之所以愿意帮助秦风逃走,其实也只是父命难违,从心底来说,她纵然同情这个早年丧父的族弟,却也免不了有几分轻视。

本来她是打算帮秦风这一回算是了却父亲一桩心事,但就是这一天的接触,却让她发现秦风其实根本不像其他人说的那般不堪。或许他的修为确实不高,但是他的心Xing却较无数人要坚强果决。至少换做秦初雪自己,她是绝对不能下决心去闯死人窟的,就算逼不得已去了,也做不到像秦风现在这样淡然。

何况,他的修为也未必很差呢……

想到昨日秦风施展的剑法,秦初雪突然觉得,秦风这次闯死人窟或许未必真如其他人所想那般,完全没有胜算。

就在秦初雪独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秦风已经端着两盘菜出来了。把盘子放在桌上,秦风又拿出两套碗筷放好,这才坐下来笑道:“时间紧了点,饭就不做了,对付着这些糕点吃吧。唔,师姐你尝尝然后给点评价?”

看着秦风递过来的筷子,秦初雪本想拒绝,但鼻子里嗅到那浓郁的香气,鬼使神差的就接了过来。

“吃,吃,不要客气。”一整天没吃饭,秦风早就饿极了,如今见少女接了筷子也就不再管她,象征Xing的招呼一声,自己就大快朵颐起来。

秦初雪是用过晚膳的,但见秦风吃得香甜,此刻倒也觉得又有些饿了。轻轻夹起一根脆菜放入口中咀嚼了一下,少女蓦地瞪大了眼睛。

脆、爽、滑,秦初雪敢保证,自己从来没吃过这么特别的脆菜。相比之下,秦家膳堂里每日做的那些简直都不能入口。

嗯,再夹一口,这次要多一点点……

眨了眨眼,少女正想低头再尝尝,却惊愕的发现桌上那两盘菜已经只剩了个底,青绿色的汤底中漂浮着零零散散的几根残叶。少女手动了动,终究是没抹下脸皮去夹那几根残叶。

“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饿的有些过头了。”秦风当然看到了少女的动作,这让他也有些脸红,试探着问道:“要不……我再去炒一份?”

“不用了。”秦初雪迅速收回那若有若无的遗憾目光,又轻撩了一下遮住右眼的长发,然后看向秦风好奇道:“你平日都是自己做饭?”

秦初雪这样问不是没有原因的,要知道青云界上以武为尊,虽说一些国邦中也需要理政之才,但终究不如武修来得吃香--在这个世界,自身没有实力总是很难有安全感。

而像秦家这样的武修世家,更是各个都把习武看得极重,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恨不得全花到修行上去。至于做饭洗衣这样的杂事,自有周边的百姓帮他们打理,他们既不会做,也没想过要去做。

秦初雪也是如此,作为资质俊秀的旁支子弟,她虽然不像那些家主长老般拥有私人厨子,但饮食生活也较普通弟子好了许多,她也从没想过要再吃喝上花什么功夫,自然觉得这些事情是不需要武修亲自费心的。

现在看到秦风做菜一流,她心中惊讶之余,其实更多的还是对他的怜悯同情,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了一副“因为族人欺负,年幼的秦风不得不学着自己做饭,以致无意间练出一副好手艺”的画面。

秦风只看少女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这事儿也没法解释,难道告诉她“这些东西是我上辈子学的,这辈子的秦风其实做菜很一般”这样的实话?

解释不了,那就转移话题吧!

于是秦风脸色一正,对着秦初雪沉声道:“师姐,小弟这次闯死人窟,还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