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卡焰

更新时间:2019-11-29 06:13:15

卡焰 连载中

卡焰

来源:落初 作者:寒绪 分类:玄幻 主角:郭林熊 人气:

火爆新书《卡焰》是寒绪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郭林熊,书中主要讲述了:面对灾变而成立的人类联盟一分为二已有两百多年,南方神风联邦南部的地陵行省的贫民区,同其余行省的贫民区一样生活着不计其数的低等民。在这行省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人类中,一位身为七等贫民的普通少年寒续,真实身份却是黑白两道皆欲抹杀的极徒。“这个世界吃人,所以,我要吃了这个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浪的身体有些僵硬,面色更是僵硬无比,往日在地下论坛看过灭世主的行径,然而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这个称号的恐怖。

他是如此年轻,他的眼神,是如此自信与令人窒息,他的计划是如此大胆,他的思路如此清晰……

这是真正的恶魔,尚且孱弱,但是只是预知未来便令人脊背生寒的恶魔。

林浪深深地吸了口气,感到冰凉的肺被这微热的空气洗涤,同时脚步往后僵硬地挪了数寸,注视着这空旷的场间。

停车场依旧安静,看不到别的人,听不到别的声,可以基本断定很长一段的时间里都不会有别的人出现,自己这一切已经避无可避,注定了必须孤身面对这传说中的灭世主。也许是因为这样意识的确定,他的情绪反而很快地稳定下来。

人的命只有一条,越往上爬,害死的人越多,越觉得人命的脆弱与不值钱,也越觉得自己命的重要,所以他此刻求生的欲望强烈到了此生之最。

“给我一点时间。”

寒续大度点头,“好。”

林浪再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西装脱下丢到地上,露出内里的白衬衣,然后细心地整理着自己的袖口。做这一切的时候轻车熟路,俨然便是一位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模样,谁能够想到,这幅皮囊低下埋藏在心底的龌龊,以及早前的苟且?

林浪最后从车的后备箱里,缓缓摸出一把一米长的银色合金战刀,让普通人看一眼便因其外形的霸气而心寒的大刀。

寒续静静看着他做一切的准备,当看到这把战刀的时候,眉头微微一挑,道:“原来你是用刀的。”

“坑蒙拐骗抢,才是你们拿手的事情,战斗你到底有几把刷子?我年轻时候修习武道,也有初等八品的水准,我听闻你也是初等八品,同等品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自信一定能够杀死我?”威武的战刀给了他十足的勇气,林浪抿紧了嘴唇。

寒续道:“试试看,就知道了。”

武师,玄卡师,械师,三者虽然所主要使用的手段完全不同,不过本质却都是战斗。

修行有境界,而境界的名字都是人取的,境界提升的核心不同,所擅长的作战领域不同,但都是一条修行路,都可以同样被量化成品阶,所以核心不同并不影响评断划定,所以三者在品阶划定上都是一样的,这在两百多年前专家便进行研究划定的。

不过同等品阶的不同类别武者,不代表着战斗实力上的换算就完全一样,同样是初等八品,武师与玄卡师孰强孰弱,还要因人而异。

武者的品阶有八分大阶,八个大阶里又有七个小品,小品的划定则是由一至九而递增。初等八品,已经是极为接近中等品阶的存在,这个级别的战斗,超脱凡人,一不小心,就定生死。

……这个世界最凤毛麟角的存在就是玄卡师,比起另外两者,相对而言玄卡师要稀少得多,能够和一位玄卡师战斗,林浪本身就没有太多经验与底气,更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别样的情绪掺杂。

林浪手里的刀垂下,像是一面锋锐的镜子,倒映着这暗沉的地下停车场,梁柱以及骑车,随着刀身的侧动,在里面缓缓流动。

寒续也脱下黑色的外套,三张卡片,各自夹在指缝之中。

“来吧!”

林浪深吸口气,只感觉整个人的气场似乎在一瞬间有所提升,原本身上的雍容富贵气陡然之间转换为一道凛冽杀意!

他双目豁然睁开,怒目圆睁,眼白之中渗出一道道蚯蚓般的血丝。

只听一声怒吼,他整个人像是一辆摩托车一般轰然而动,手中刀往身旁一侧,更是斩出一道细微的嗡鸣。

战斗骤然打响!

见对方出手,寒续的身躯也化作闪电,瞬间而动,不过是躲避。

他朝着斜后方一掠,双脚便腾空而起;他离开原地后的瞬间,林浪的银色合金刀便豁地砍在了寒续左侧那根混凝土柱上。

“嘭——”

合金战刀震颤的声音混合水泥柱炸裂的声音爆发开来,水泥碎屑四处溅飞,这一刀竟然在这水泥柱留下一分米之深的凹坑!

猛烈的挥刀力量以及碰撞力量的反噬让李琅的头发一颤而扬,若水草飘舞,身上的衬衣扣子更是一个个崩飞,露出内里健壮的身材。

寒续已经退到了三米开外,急速后掠的冲击会使得身形不稳,所以他双腿前后岔开保持落地时候的稳定,鞋底在平实的水泥地上拉出一道摩擦的白色痕迹。步子没有收回,而是半勾着身子斜头望着林浪,微微称赞道:“原来你始终没有丢弃修炼。”

林浪将刀一把拔出,面目狰狞地望着寒续,道:“始终没有丢弃的原因,等的便是你这样的人。”

寒续微微一笑,道:“心里始终负罪,如此便好。”

对方的躲避彻底激发了心中的自信与杀意,林浪一声怒喝,再度而动,手中的刀爆发出强悍的气息,显得周遭那些钢铁打造的汽车不过豆腐般脆弱!这一刀之中似乎刀身还在隐隐颤动,散发出若缩小了无数倍的雷音。

“雷音刀?资料上没有的东西,你果然暗中学过其余武学。”

看着其施展出的出乎预料的武学,寒续神情不变,手猛地一撑地面,巨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半飞而起,与林浪相撞而去!

“找死?!”林浪眼神一凝,手臂上的血管暴涨,额上青筋兀显!手中的刀陡然加速,力量爆增数倍!

若是这一刀落在人的身上,绝对变成血淋淋的两半!

然而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寒续身躯离奇地一压,像是一条游鱼一样从他的亡命刀下硬生生地飞过!唯有几根断发随刀风而凛!

“什么?”林浪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刀势无法制止,霍地砍在了一辆轿车上。

那娇贵的轿车车顶撕开了一个大口,侧面硬生生被撕裂了一半有余,四面的车窗禁受这样的撞击全部炸裂开来,碎珠般的玻璃哗哗哗滚落一地。

寒续已经再度落在了他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反应,秒到寒颤,灭世主,果然名不虚传。”林浪噌地拔出刀,一声称赞。这一刀之后有些脱力,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要弱了一分。

这两刀,已经压榨了他不少力量,然而却没有半点成效,心中有些着急,也有火不得发泄愤怒。

寒续转头看着他,道:“谢谢。”

林浪没有半句废话,在寒续道谢的瞬间再度扭身,一声刺痛耳膜的暴喝,将刀直接翻身旋转斩出!

刀于手中挥舞,银色的光刃飞快的闪动,于刀影之中化作浮影,若一道欲起的龙卷风!

恐怖的威势让空气轰轰作响,隐有呜咽,如同真正的龙卷风呼啸。

“玄光龙卷斩,你会的武学,竟然还有如此品阶?”

寒续的目光微微一凝,同之前展现的两刀一样,这同样是出乎意料的事情,不过并没有让他乱了心神,脚步一踏,如同一只微微离地的风筝,身躯开始猛退。

刀光化作的龙卷风便席卷而来!

武师所能爆发出的力量,便是远超人的想象,近身作战的威力,足够人肝胆俱裂。

林浪的刀不止,脚步不停,速度猛增,若龙卷风般的刀影朝着寒续狂斩而去,任何触碰到战刀的物体无论汽车还是混凝土柱都直接削破如泥!

寒续足足退了二十多米!

身后就是墙壁!

侧头余光微微一望身后的厚实墙壁,另一边的侧脸已经隐隐能够感受到逼上脸庞的锋锐,危机之间,脚底忽然一硬,心念便随之一动,勾起那颗恰好出现在脚底的石子,而后脚面一踢,那石子便如子弹飚射而出,穿过旋转的叠叠刀影拍向林浪的脸门!

石子如箭!

林浪双眸一缩,头霍地一仰,险险地避开了这飚射的石子,然而其威力强悍的刀势也因此骤断。

石子射到一根混凝土柱上炸裂开的同时,寒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蹬墙壁,整个人反身凌空而起,凌空一圈旋转,带动凌厉的一腿轰向了他的胸膛!

只在墙壁留下一个浅浅足印!

林浪反应极快,刀往回一收,便拦在了身前,而后被寒续一脚踢贴至胸口!

“嘭——”

一声宛如战鼓般的炸响,林浪如同倒飞的沙包,纵身飞出数十米,轰地撞在那辆他上一道劈裂的轿车上!轿车硬生生退了数米!

“噗——”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好强横的力量,好强的腿法。

无论是出腿时的速度还是爆炸的威力,还是那一脚射出的石子,都展现出他强悍无比的腿法,林浪充血而通红眼睛里,惊诧不休止地划过。

如此难以置信的幼稚手段破解自己这样的攻势,除了运气,自然更多的还是实力,不过那被羞辱的感觉,还是从心底破土而出。

“你还有没有点别的本事?!”林浪踉跄站起身,刀拄在地面,望着依旧泰然的寒续手中的黑色卡片,一声怒喝。

“展现你的力量啊?不是要杀了我么?”林浪猛地一擦嘴角的殷红鲜血。

寒续一步步朝前走出,嘴角微微一笑,弧度若死神的镰刀,点头道:“好。”

而后他目光一凝,三张卡片中最中间的那张卡片从左手指缝中飞出,在他的面前停滞的瞬间,他的右手指豁然点在了这卡片上。

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一样,卡片上的纹路刹那一亮,一秒多的时间后,一道方形的黄色巨大纹路光幕出现在卡片前面,像是一道光门悬浮,暗沉的地下停车场里,被这光芒照耀得散发出神秘气息。

寒续手指微微回扣,而后单膝跪地,双指并拢将卡片重重摁在了地上!

只见那巨大的光纹混着寒续虔诚与热忱的目光,凝现于地面,而后一瞬间朝着四面八方放大!扩散!

这是极其玄奥的画面,这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画面。

那些纹路骤然扩散到了林浪的脚下,足足扩散了约莫两百平方才停止了下来,形成一道巨大的卡牌状的领域。这两百平方的卡形区域内散发着神秘,光纹使得地面宛如一扇电子银屏,然而其中散发出的玄奥之气远超人的想象,远非电子可比拟。

就在地上光纹形成的一瞬间,林浪的面色豁然一变,因为他感觉自己整个的身子忽然一沉,像有人在地府拽着自己,而原本蓬松的头发也显得低实了数分,手中的钢刀更是沉重得一时无法握紧,突然往下下压了半米。

“你……”

寒续站起身来,望着身体似乎在一瞬之间变得沉重了两倍的林浪,道:“一星玄卡——两倍重力卡。”

人体的力量终归是人体的力量,玄卡爆发出的,则是这个世界最玄奥的力量。

重力卡,让结界中的人,承受两倍的重力!

林浪深深地吸了口气,望着处在这领域正中间仿若无事的寒续,难以理解道:“一星重力卡对于控卡者本身也会有影响,为什么你会没事?”

寒续点头道:“你看来懂一点玄卡。一星玄卡的确有这样的弊端,不过你判断错了,我是有影响的,只不过,我平日里绝大部分的修炼,都是在这重力玄卡领域中进行的。”

林浪瞳孔骤然一缩。

“怪物!”

“谢谢。”

寒续把剩下的两张卡咬在嘴里,拳头紧握,身形骤然而动,而本身便是武师的他,一动便宛如闷雷!速度虽然比起之前闪掠林浪一刀的时候慢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望着那道黑色的闪电,林浪额头的汗水快速地滚了下来,没有在脸上停留太久,便因为重力加倍的缘故快速地打在了散发着神秘光芒的地面。

林浪试图迅捷动身,可手中刀沉重了两倍,整个身体也沉重了两倍,他的速度与所能爆发出的力量指数倍地降低,还没有动,便蔓延出一股沉沉的乏力感!

若是对手仅仅只是玄卡师,那么他此时的境况并不会太糟糕,玄卡师与武师不同,并不擅长肉搏,即便是两倍重力加持,能对他施展的威胁他也可以闪避,然而寒续不单单是为玄卡师!还是位本身武道境界便不低于自己的武师!

这等情况面对同样是武师的寒续便是等死!

“难怪他要等我先出手!原来是让我主动拉紧距离,放松我的戒备,先前几刀尤其是第三刀我更是压榨了不少力量,现在的力量衰弱许多,不足以全力抗衡这重力领域,而后他才用此卡!可恶!狡猾!”

林浪咬紧也变得沉重的牙关,余光一望这领域的边界,离他最近的边沿约莫五米左右,在这领域里,他不可能是寒续的对手,一咬牙,直接不顾寒续的攻击,朝着侧面跑去。

不过才刚刚迈出沉闷的数步,林浪的身形便陡然僵硬,寒续那年轻而朝气的身影就到了他的身侧,鼻息似乎都拍上了他的面门!

林浪试图侧身抵挡,然而手臂格挡之势还未成形,寒续爆炸般的一拳便轰到了他的下巴。

一拳强悍无匹,他整个人倒飞而出,轰地撞到了那根他劈砍过的混凝土柱上,而后沉重无比地砸到在地!

他的颔骨,被寒续一拳砸裂!鲜血混着碎牙从嘴里吐了出来,脑袋昏沉一片,似乎随时会昏迷过去。

寒续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身前。

林浪咬着一口碎牙,试图爬起身来,寒续则抬起脚,一脚踏在了他的后背,脊柱碎裂的声音醉人的传来;他一声痛哼,再度轰趴在地。

寒续一出手,电光火石之间,战斗便已然分出胜负。

“经验丰富,出手狠辣,好强……”

艰难地侧过满是鲜血的头,望着仰看上去高大如巨人的年轻人。

清秀的脸,宛如电影中藏在白袍下勾魂索命的骷髅面。

“那些孤儿遭受的痛苦,你这条贱命根本偿还不完。”寒续摇头,把他依然攥在手里的刀一把踢飞,刀变作一道白芒,射到了他那辆吉普车的轮胎上,轮胎嘭地炸裂,呲呲呲地喷气。

“别人因你身陷水火,然而你这样的人,却活得好好的,压榨所谓的低等民,自己享受一切美好,做所谓的人上人。”寒续叹了口气。

林浪在地上呻吟,似乎在说着什么,落在寒续的耳中,却只是散发着臭味的蚊鸣。

寒续抬腿,啪啪——毫不留情地踩断了他的两只手臂,痛嚎声好偌撕心裂肺,似乎又吼叫不出,一切烂在了肺中。

武师力量远非常人,承受力量的程度也远非常人,如此力度下去,若是寻常人,只怕已经直接昏厥,然而林浪依旧死死瞪着眼睛看着寒续,睚眦欲裂,更多的却是命在旦夕。

没有停留,寒续手中另外一张玄卡飞出了指缝,将其轻轻点在了他的后背上。

这张玄卡上面是红色的纹路,这是一张火属性的玄卡。

不像火球卡那么暴烈,这玄卡并没有什么火焰爆发出来,然而伴随着寒续精神力的注入,卡片上红色光纹幕的凝现,林浪的身体则一点点地变得滚烫、火红。

“这是高温卡。”寒续面无表情,“你的身体很快便会烤熟在这高温里。”

最后一张玄卡在他指尖旋转了一圈,捏在手中,而后将其点在了林浪的眉心上。

伴随着七彩的光芒,寒续呢喃:“这是一星幻卡中的幻觉卡,作用不强,不过对付意志薄弱的人最为有效。你虽然是武师,又是饱经风霜的顽固,内心自然强大,可现在的你心理的防线已经彻底溃烂,这能够激发出你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

果不其然,痛苦的呻吟声从他的口中传出,那通红的双眼深处,满是恐惧。

他看到了一位位这数十年来他杀死的人的狰狞之脸,看到了一幕幕血腥画面,而此时那些所有他施加出去的痛苦,昔年那些人的感受,统统爆发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三张玄卡,其中两张,都是带来折磨他。

寒续的脸上浮现如释重负后的光泽,拍了拍他滚烫而痛苦狰狞的脸,道:“好好享受,你所施加给别人的痛苦。”

说完,便起身走到林浪那辆吉普的旁边,望着地上的西装,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从西装里面摸出了一支录音笔。

当看到录音笔上“正在录音”的显示以及已经录制的时间之后,寒续的嘴角才真正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转头望着已经一动不动,浑身赤红的林浪,“这个毛病倒是如实。活得如你这般狡猾和谨慎,也难怪能走到今天,只是你应该要预料到,我迟早会找上门来。”

结束录音之后,把录音笔放回西装,这才钻入他的车里,一番查找确定他没有偷偷留下任何暗号或者证据之后,才从车里出来。

路过林浪身边的时候,从抽搐的林浪身上拿起已经失去了能量的玄卡,以及地上那张重力卡,“噌噌噌”,将三张卡片如同飞刀一样射在那根裂开了蛛纹的混凝土柱上。

地上的重力结界最后的能量消失,黄色光纹一点点的消隐,如同散场后的电影屏幕。

林浪的身躯,已经变得一片蜡黄,没了半点动静,宛如一具微糊的蜡像,就是这出戏最后留下的画面。

寒续动身,如蒸汽般消失,像是看完电影散场离去的人。

世茂大厦外面依旧人潮涌动,地下停车场依旧一切平静,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