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蜜宠悍妻

更新时间:2019-11-30 13:36:32

重生之蜜宠悍妻 连载中

重生之蜜宠悍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子铃 分类:玄幻 主角:木槿沈 人气:

主角叫木槿沈的小说是《重生之蜜宠悍妻》,它的作者是子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木槿年幼丧母,过着父亲不爱继母狠毒继妹妒恨未婚夫算计的生活,她万般隐忍结果还是惨死,她发誓重活一世必不再忍耐,陷害过她的谁也不放过,罚父亲惩继母恶毒妹妹虐渣男未婚夫,前世里她所受的痛全全归还,只是重生后的她遇到传说中有疾的首富宫少谦,她要抱大腿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一个倒贴的女人!

男子面有郁色,黑眸一沉,快速扯过浴巾裹在腰上,眸光凌利,冰冷的嗓音而出,“滚。”

“那个……我……一会就走,”沈木槿是想走,可也得等外面的人离开。

男子以为沈木槿贼心不死,眸光更冷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沈木槿下意识抬脚走进。

男子皱紧了眉头,避开沈木槿走出浴室来到外间,背过身解开浴巾……

沈木槿不敢乱看,只听见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直到耳畔传来皮带的声音才转身,视线平行而过正好落在男子的腰腹处。

一股凌冽的视线射来,沈木槿头皮发麻,一抬头就对上男子冰冷的视线,脑中有画面闪过,忽然间她想了起来。

这个男人……

他是……蓉市首富宫家大少爷宫少谦。

沈木槿在一本杂志上见过他的照片,年近三十还未婚据说是某方面有疾。

一想到这传言,沈木槿的目光不禁下移……

宫少谦瞥见沈木槿的视线,眼神鄙夷神情更加冷漠,房间里一片冰冷,沈木槿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宫少,打扰片刻,呵呵----”

沈木槿厚着脸皮扯出一抹笑容,此时可不是激怒宫少谦的时候。

敲门声不停,沈木槿特别紧张。

宫少谦早已看出沈木槿的神色,她才出现门外就传来敲门声,不难想外面找的是谁。

咔嚓的开门声就像一道裂缝破开了沈木槿的大脑,让行动比大脑反应更快一步,快速关上门,浴室里面还有着男人用过沐浴露后的淡淡香味,整个浴室十分整洁没有一丝一毫属于女性的用品,有钱公子哥沈木槿也见过不少,像宫少谦这么自律的还是头一次见到,难道他的某方面真有隐疾?

就在沈木槿胡思乱想的时候,传来酒店经理的恭敬的声音,“宫少,对不起打扰了,对面房间发生一起伤人事件,请问有女子进您的房间吗?”

宫少?

沈佳宜一听酒店经理的称呼忙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宫少谦那张帅气人神共愤的脸,顿时敛住神情一副白莲花姿态,“宫少,您好,我是沈佳宜,真是抱歉打扰您休息,只是我那个不听话的姐姐犯了罪,就算是亲姐姐我也不能包庇她致人重伤的罪名。”

原来那个女人跑进他的房间是因为伤了人?

虽然宫少谦不喜欢躲在浴室里的女人,可在面对眼前这个装模作样浑身散发着刺鼻香水味的女人他更反感厌恶,剑眉一皱,拉开一段距离。

“宫少,你怎么还不进来,人家都等你很久了。“

忽然,一个娇媚入骨的女人声音从宫少谦的身后传来。

这声音落入耳里骨头都要酥了,在场的人除了沈佳宜都失了神,不禁看向里面。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里,沈木槿只穿着男子的衬衣扭着细腰露出一双又白又直的腿走出,步行间风情万种。

此时的沈木槿也是豁出去了,还好平日里电视没有白看,学得有模有样。

沈佳宜与韩弋阳不敢相信来人是沈木槿。

可对方的眉眼样貌确确实实是沈木槿。

深色的衬衣挡不住她皮肤的白皙,韩弋阳从来不知沈木槿的皮肤竟是这么好,就像剥壳的鸡蛋似的,行走间勾勒出的姿态显露好身材,一双双眼睛都直了,更是舍不得眨一下眼。

在韩弋阳的眼里沈木槿既古板又保守,可是现在她竟然只穿着一件男士的衬衣在宫少谦的房间里。

宫少谦也看见沈木槿身上的衬衣,那是他方才脱下丢进框里的衣服,剑眉一挑,眼眸深了几分。

沈木槿也感受到宫少谦的眸光,心里十分紧张,却还是硬着头皮妖娆的走近。

来到宫少谦身边,沈木槿双手勾住男子的臂弯,一抹娇羞挂在脸上,“讨厌,有人在怎么也不说一声。”

沈木槿娇嗔的看了一眼宫少谦,撒娇似的摇晃了一下宫少谦的手臂,做完这个动作沈木槿下意识的盯着对方,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万一被宫少谦甩开就麻烦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宫少谦眸光垂下,眼眸一眯,并没有推开沈木槿。

可他那神情慵懒得好似一只进餐前的大狮子,随时都有可能向猎物发动攻击。

沈木槿的眼角捕捉到沈佳宜脸上的嫉恨,忽然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她见宫少谦没有推开,踮起脚尖,闭上眼睛,吻上宫少谦的薄唇。

霎时,时间仿佛静止了。

沈木槿没有睁开眼睛就感受到来自身边的冷,瞬间退开,却没有松开宫少谦的手臂。

这还是沈木槿的初吻,心里又是忐忑又是娇羞,为了渡过这次危险,她豁出去了。

宫少谦的眸光沉了几分,黑眸里全是胆敢吻他的女人。

而一边的人都抽了一口气,传闻宫少谦不近女色……这情况……

沈木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宫少谦,将垂落的发丝拂在耳后,娇嗔道:“宫少,我们进屋……”

她扶着门就要关上,却被沈佳宜挡住,一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因为嫉恨一阵颤动,“沈木槿,你不准走,伤了人就要负责任。”

沈木槿背对着沈佳宜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却在转身时面带不解,疑惑的道:“佳宜,我什么时候伤人了?我一直都与宫少在一起,如果不是你们敲门我们……”

一边的韩弋阳倏然红了双眼,“沈木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们……”

沈木槿冷嗤一声,挺直了背脊,“我与宫少谦两情相悦。”

宫少谦看着沈木槿的神情沉了几分。

沈木槿只穿着宫少谦的衬衣,不难想孤男寡女在房间里干什么。

韩弋阳愤怒的指着沈木槿,“你背叛我!”

沈木槿轻笑,道:“那你与我的好妹妹沈佳宜呢?”

酒店经理与两个服务生的眸光都落在沈佳宜的身上,妹妹与姐夫?

“你乱说什么?”韩弋阳脸色一变。

沈佳宜也紧张得绷紧了脸,虽然她不介意与韩弋阳曝光恋情,可被沈木槿先一步说出关系,她也受不起勾引姐夫的罪名。

“我乱说?”沈木槿眼睛一眯,松开宫少谦动作极快的撤掉韩弋阳与沈佳宜脖子上的项链,两颗心形的吊坠上豁然出现四个字母。

JY

love

YY。

想来真是好笑,她上一世可真够蠢的,他们都将表情盅的信物明目张胆的挂在脖子上了,她也没有发现,她是有多瞎,多傻。

韩弋阳、沈佳宜看着面前的项链,脸上一阵心虚。

“韩弋阳,虽然你曾经是我的男朋友,可在你与沈佳宜在一起时我们就分手了,所以你没有资格说我。”

“姐姐,你怎么可以含血喷人,”沈佳宜看了一眼宫少谦忙说道。

此时,警察上来打断了两人说话,“沈小姐,你一直与宫少在一起?”

“是啊,”沈木槿走回宫少谦的身边,双手勾住对方的手臂,猜不透宫少谦为何没有推开她。

“怎么了?”沈木槿问道。

“对面房间有位客人受了重伤,刚送去医院。”

“哦,这样,我一直与宫少在房间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问宫少。”

开玩笑,宫少谦是什么身份,面前的警察根本就不敢得罪他。

果然,警察只看了宫少谦一眼就转开了视线。

“既然是对面房间出了事,你们去对面查案就是,怎么来找我呢?”沈木槿疑惑的问道。

沈佳宜盯着沈木槿挽着宫少谦的手心里嫉妒得要死,她比警察先一步说道:“姐姐,不是你说与建筑师约好了见面?”

沈木槿嘲讽一笑,沈佳宜是打定主意要她当替罪羊。

“佳宜,别开玩笑了,我还没有大学毕业见什么建筑师,就是要实习我找宫少就可以了,”沈木槿说着更是靠近宫少谦,男子的手臂贴在胸前就像一把火,沈木槿心里凌乱极了,可面上还是一副小鸟依人。

沈佳宜有点慌了,不禁看向宫少谦。

传闻他不是身体有疾,难道是假的?

沈佳宜很自信自己的美色,不禁拢了一下长发,走到宫少谦的身边,还未出声就伸出了手,却没想到宫少谦嫌弃的后退了一大步,清俊的面容一冷,“既然与她无关,就不要来打扰我们的好事……”

说着,宫少谦一脚踢上房门,手腕一动勾着沈木槿的细腰抵在墙壁上,眸光幽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