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良夫难驯

更新时间:2019-10-07 03:48:11

良夫难驯 已完结

良夫难驯

来源:落初 作者:紫翼展颜 分类:言情 主角:吴妈妈连 人气:

《良夫难驯》是紫翼展颜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良夫难驯》精彩章节节选:重生归来,以为尽在掌控。渐渐地发觉,她似乎错了。一次次错愕,一次次相惜。两世磨砺,不负蹉跎。该是她的,将相勿夺。不是她的,帝王嫌多。(PS:仓库满满,各位看官放心入坑(づ ̄3 ̄)づ)小紫开新坑喽~《外挂养成日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娘亲早逝,我也是娘最后生下来的孩子,若说克死娘,为何独独不管妹妹的死活,难道只因我是男子?你是长姐,执掌一家事务,我是你弟弟,花湮就不是你妹妹么?你放任蠢奴欺辱她,到底是何居心?”

温驯的弟弟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大气都没喘,玉银筝一时之间也是反应不及。末了,她无辜地将目光转向父亲,才注意到父亲脸上已现怒色。

玉银筝着实没料到玉墨会在这里生出事来,也没料到玉墨说话竟句句在理、半分不饶人。她再怎么精明也终究刚及笄,目光下意识地瞟了父亲,只见父亲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唐毅,唐毅似是有所迟疑。

“请家法!”

玉丘峰什么也没多说,在他示意唐毅这么做而他没动的下一瞬,我行我素的家主开了尊口,他脸上冷的没有表情环顾着厅中的儿女,最后还在小女儿的身上扫过。

门外站着阻拦过玉紫砚姐妹俩的人立时进屋来,转过身向着玉丘峰书房里书案对面的一侧走去。

不多时,一根藤条般的半臂长玉尺就被他呈到玉丘峰面前。唐毅狠狠地瞪了这人一眼,暗骂他是个愚忠的蠢材。

原本一直娇惯玉墨的玉丘峰忽然请家法已然够震慑在场诸人,而此时,他竟亲自接下那玉尺,不仅仅是下人们,就连玉银筝也怔住了。

“闲杂人拖出去,留他们的Xing命,其余随你处理。”玉丘峰说话的对象不是唐毅而是长女玉银筝,也不需要女儿应答转盼便对还呆怔的儿子吐出两个字:“跪下。”

“父亲,墨儿还小,你别动气……”玉银筝是被这个温润如玉的父亲忽来的阵势吓到了,她赶紧站起身,擎住父亲欲挥下在弟弟背上的玉尺劝慰。

“出去!”这一次,玉丘峰话音里带了语气,是恨铁不成钢的盛怒,玉银筝缩回双手,向门外守着的几个仆人挥挥手。

外面的仆人进门迅速地将被吓傻了的吴妈妈母子拖出院去,玉银筝也跟出房门,打从记事到现在她从没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虽然理智告诉她,此刻她最应该做的就是拼死护住弟弟,别让父亲下手太重。可身体不听她使唤,索Xing自己已经走出父亲书房,再想反悔已迟了。

出门的一瞬,玉银筝嗅到淡淡兰花香气。侧目望去,是玉紫砚愣愣地站那。听见已经掩上的房门里传来玉尺击打在皮肉上的声音,玉紫砚立时回了神,抬步就要冲进书房去。

本能伸手握住玉紫砚的手臂,玉银筝不能让任何人破坏她在父亲心中“唯一”的好女儿形象。一改Xing子,她浅浅地对玉紫砚说,“你进去,只能让墨儿挨更多打,难道你不知父亲脾Xing?”

玉紫砚听见玉银筝的话,心中一阵嗤笑,玉银筝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平时不与她强争是因为红檀一直压服自己。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形,红檀说花湮能应付得来,但那丫头晕晕乎乎的,保不齐都自身难保,哪有心力管玉墨死活?

挣脱玉银筝的手,玉紫砚目光中除了往日的柔顺还多一分别有深意的清冷,这目光看得玉银筝毛骨发寒。

瞬间觉得今日的事情有太多变数,仿佛已经不似往常依照自己的臆想发展。再一声的击打声让玉紫砚心都跟着猛跳了一下:父亲这么用力,难道要为了这个虚伪的女儿打死墨儿不成?

接踵而来就是三、四、五甚至更多下,不见唐毅出门,更不闻房间里有玉花湮的求情声。玉紫砚心揪成一团,玉银筝竟是那个样子就要出院去?果然是他们的好姐姐。

“到底发生什么事?弄得整个玉府这么‘战事吃紧’?”忽然,院门口传来龙麟调笑声,紧接着,颀长身影已经一转进了青丘的内里,与她们姐妹对上目光。

不明就里的,玉紫砚见到龙麟时,一下子想到玉花湮进门之前再三嘱咐过自己的话。

所以,她的手在衣袖里紧了紧,暗道:墨儿,不是姐姐不救你。她说得没错,即便想救,就只怕会越来越糟。也罢,既然红檀相信花湮,我也相信一次,墨儿,你一定要无恙才好。

是以,就在玉银筝走上前去要和龙麟寒暄同时,走在后面的玉紫砚脸上恢复了往常的浅笑,淡淡地对着他反问,也道出玉银筝觉得今日她身边怪怪的所在:“怎么是麟表哥一个人?你把我的雪烟拐到哪去了?”

一句调笑的话出自玉紫砚的口,完全不使人觉得怪异。

相反的,玉银筝心下倒是一惊,她的目光尽量自然地看向龙麟,只闻他也笑道:“送出府去配个小厮嫁了,我也想看看,她怎么调教自己的公婆。”

被龙麟一句话说得云里雾里的,玉银筝试图在玉紫砚和龙麟之间找到他们到底在打得什么哑谜。

玉紫砚闻听此言回以微笑,继而不着痕迹侧耳听了身后已经不再响起的击打声,邀约着:

“麟表哥恐怕也无法在玉府多呆几日,小妹想托表哥给皇后姑母带点薄礼去,不知表哥可有空暇与我一道去取?”

龙鳞莞尔不言,只拿眼睛瞟了一下身旁的玉银筝,嘴角上扬,“有礼收哪能不去?紫砚妹妹且走前面。”

一时间院子里的人都散去,只剩下房门外的唐毅和房间里三人。

玉墨的身子覆在玉花湮羸弱的身子上,额间疼出豆大的冷汗,双臂还死死地抱住怀里的人,气得瑟瑟发抖,“你不能打她!从小到大,你没去看过妹妹一次,身为一个父亲,你有什么理由打她?”

“教唆玉家独子为祸玉家,难道不算理由?”玉丘峰握紧手里的玉尺,身子也是气得发抖,玉尺直指自己的儿子,向门外,“唐毅,把墨儿拖出去。”

不敢再有违抗,玉墨被拖出门去,听见脚步声渐远,玉丘峰终于坐回椅子上,将玉尺弃于身边的桌上,全没了刚才的盛怒,语气平淡似在家常,“还能听见为父说话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