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傲下堂妻

更新时间:2019-10-09 11:15:19

狂傲下堂妻 已完结

狂傲下堂妻

来源:落初 作者:萧牧寒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慕 人气:

《狂傲下堂妻》作者:萧牧寒,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姐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商业天才,一手创建了庞大的商业帝国,一场车祸,让她的灵魂进入到身中顽毒的右相府千金身上,换了时空,换了躯体,且看浅笑嫣然的她,如何以经济命脉为筹码,不动声色化解阴谋诡计,腥风血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语毕,慕晚歌眼睛微红,柔弱的声线里似带着一丝哭腔,却又因她强自压制而微微颤抖,让人心生不忍。只是,与面上的柔弱不同的是,她心里却是暗自冷笑了一番。既然慕世明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她给他带来的利益,那就不要怪她借利谋利了!

慕世明却是惊讶于她的称呼,没想到她既没有称呼刘枝为母亲,也不称呼为夫人,而是为二夫人!只是,惊讶过后,一切想法均归于平静。或许他还是心怀愧疚的,或许他是别有目的的。

而慕晚歌这么称呼,实则是看不惯刘枝的作威作福,想趁机打压打压一下刘枝的气焰。在她看来,刘枝是配不上“右相府夫人”这一称呼的。即便传了出去,旁人也只会说她接二连三所受的打击过大,又怎么会计较太多称呼上的过失?

果然,围观的百姓里顿时议论声四起,更有的已经红了眼圈,射向刘枝的视线中含着极大的怒意和指责。

此时刘枝已发觉了周围的异样,更是把方才慕晚歌的言语听了去。

好个慕晚歌!一个“二夫人”,就能否认她现在的身份地位么?如今,竟然还敢趁着她分神之时,不仅暗讽她没有容人之量,更是挑拨她和慕世明的夫妻关系,摆明了就是想看她笑话。只是,自己又怎会让她轻易如愿?

不过一瞬间,刘枝脸上已换上了妩媚的笑容,看向慕晚歌的眼里更是笑意璀璨,随即缓缓开口:“五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妾身能得相爷扶正,又岂是那般小肚鸡肠之人?这样的话,五小姐日后还是不要说了。若是让有心人听了去,岂不是笑话咱们相府没有规矩?”

慕晚歌闻言,身形猛地摇晃了几下,随即剧烈咳嗽起来,原本就苍白不已的脸色此刻更是惨淡无光。

“小姐……”浣绫和蓝衣见状,赶紧上前,一人一边的搀住慕晚歌,直到她稳住了身形才放下心来!

“咳咳……”慕晚歌半垂眼帘,遮住了眼中的点点幽芒和森寒,待止住了咳嗽后,却见她深吸了几口气,而后缓缓抬眸,有些虚弱的说道,“二夫人如此说,倒是晚歌多心了。既如此,送聘礼回王府的事儿就劳烦二娘从中协助了。晚歌虽深知此举不妥,可终究是再与洛王府无任何瓜葛,如此,嫁妆、聘礼各归各处,也算是全了相府的颜面。父亲,可有责怪女儿自作主张?”

慕世明闻言,视线越过慕晚歌看向她身后的王府侍卫。

只见褚冰端坐在高头大马上,腰间佩剑在月色下泛着幽幽寒光,脸上尽是肃穆冷凝,但细看却见其眼里隐含一丝嘲讽,慕世明浓眉微微皱了起来。

在看到褚冰身后的十几个大红箱子时,眉头更是皱紧了几分。

这次的事情,慕世明始终觉得亏欠了慕晚歌。如今看她苦弱的模样,早先因她索要嫁妆而心生的不满和怨恨尽数退去。况且,此时她所说的话亦是句句在理,心下一阵宽慰,遂朝着她点了点头,“还是歌儿想得周到!这些事儿,你就不必劳神费心了。如今,最要紧的还是把身子养好。”

“是,女儿谨遵父亲的教诲。”慕晚歌微颔首,应声答道。

慕世明点了点头,走到褚冰马前。却见褚冰立即翻身下马,慕世明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耐,朝着褚冰缓缓开口:“让褚侍卫笑话了。此来一路辛苦,还请入府休息片刻!待下人们将嫁妆、聘礼都搬弄好后,再回王府也不迟。”

“不敢当!卑职不过是奉命行事。还请慕相行个方便,让卑职将慕五小姐的嫁妆搬入府中,也好尽快回王府交差。”褚冰身为洛王的近身侍卫,察言观色的能力不是掰的,自是已将慕世明那丝不耐看入眼底,面色越发冷淡的开口。

“既如此,刘管家,你便带褚侍卫往五小姐的凝曦轩去吧。”慕世明本就不待见洛王府的人,此时见褚冰面色寡淡也不欲与之多加交谈,只朝着侍立一旁的刘管家沉声吩咐道。

“老爷,妾身以为不妥。五小姐的闺阁终究是女子起居之所,又岂能让外人随意进出呢?”刘枝闻言,连忙急急说道。

若是让外人看到慕晚歌的住处,指不定明天京都就会传出“相府正妻刘氏虐待昔日相府嫡女”的谣言出来。她今日刚坐上这“正妻”宝座,又怎会让人落下话柄。

“父亲,女儿身子不适,恰巧也要回凝曦轩歇息,就与褚侍卫同行吧。而二夫人所说,也不无道理,不过相府大门距离凝曦轩较远,还是得劳烦王府侍卫搬到院门口。而凝曦轩中除了我身后这两个丫头之外便再无他人,将嫁妆搬入阁楼中的事,就只好暂时借用二夫人院中的下人了。二夫人意下如何?”慕晚歌自是清楚刘枝顾虑的是什么,又岂能让她如愿。她想要一个好名声,也得问问自己肯不肯给她。

刘枝闻言,暗咬银牙,却碍于自己的面子,不得不满脸堆笑着开口:“无妨!反正那些个丫头婆子也闲得慌,便打发了他们去,也帮了五小姐的忙。”

语气里,含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褚侍卫,请吧。”慕晚歌看着面色冷淡如冰、站立如块木头的褚冰,浅笑道。只见她一挥衣袖,率先做了个“请”的手势,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有着说不出的优雅潇洒。

褚冰看了一眼慕晚歌,眼眸里含着一丝复杂的神色,面色寡淡如冰,薄唇紧抿。

慕晚歌却也不恼,在浣绫二人的搀扶下,径自走了进去。

褚冰见状,收起心中那复杂而又怪异的想法,右手朝身后的王府侍卫一挥,跟在了慕晚歌身后。

“老爷,您为何……”见慕晚歌等人散去,刘枝扭着水蛇腰走到慕世明面前,不满问道,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慕世明打断。

“枝儿,别问那么多。为夫自有为夫的主张。”慕世明望着慕晚歌离去的背影,眼眸里幽深似海,满面严肃,将聘礼的事情吩咐给刘管家后便抬步往凝曦轩而去。

“娘……爹爹他……”慕香兰却极度不满,窜到刘枝身边欲要说些什么,却见刘枝给了她一个凌厉的眼神,到口的话顿时咽回腹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