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皇后心计

更新时间:2019-09-17 17:11:55

皇后心计 已完结

皇后心计

来源:落初 作者:子濛 分类:言情 主角:沈清伊沈清婉 人气:

经典小说《皇后心计》由子濛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清伊沈清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柔弱的小白兔妹妹陷害致死,重生归来,且看清伊如何复仇……  深宫几许,那些女子或端庄,或娇柔,或清傲,又有谁能敌她千娇百媚,倾国倾城。  深情几许,一男子的爱霸道浓烈,一男子的爱温暖柔情,她是否会改变初衷……新文《深宫纪事:贵妃归来》求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及至乾坤殿,李天佑方才起身,听闻沈清伊带了早膳过来寻他,惊讶的忙起身迎了出来。论起来,此时李天佑与沈清伊大婚不过一年,正是情浓的时候,沈清伊因着小产,硬生生的将李天佑晾了两个月,以身体虚弱,不宜过了病气与他为由,任他如何做,就是不让李天佑入凝素宫的门。这会儿却是主动来寻他,怎能让李天佑不激动。

沈清伊规规矩矩的给李天佑行了礼,李天佑亲自上前搀扶她起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沈清伊身着雨过天青色刻金丝鹅黄牡丹花的宽袖明黄滚边蜀锦外裳,内着霜色素面小衣,配着淡淡杏黄色的苏绣八幅罗裙,上面绣了两支银丝勾边的雪色荷花,沿着裙摆蜿蜒而上,腰间束着天水碧色缎面宫绦,一对打了明黄色梅花络子凤凰于飞的碧玺玉佩稳稳的落在雪色荷花之上,一袭素淡水云暗纹的月白色披帛在臂间环绕着,发髻梳了简单的朝云近香髻,簪了一支纯金凤凰衔三串流苏珍珠簪子,衬得小脸儿莹润亮泽。

沈清伊此番装扮清丽脱俗,更衬得她美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李天佑暗自心疼了一番,沈清伊最是喜欢明媚的颜色,自入宫后何尝穿的如斯素净过,今日这番显见是还未从小产的悲伤中脱离出来,因而说话不免透着三分怜爱,道“怎么起得这般早?若是想见朕了,吩咐个奴婢来乾坤殿说一声,朕去凝素宫就是了,何必晨起跑这一遭,到累了身子。“

沈清伊再见李天佑,盯着他半晌,李天佑能因为沈清婉的几句话,以及宫中的风言风语就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抛入蛇窟,去除参片,令自己自生自灭,一方面是因为李天佑多疑的Xing格,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李天佑对自己的不信任呢。帝王之爱,不过如此。这一世,皇帝的宠爱对她沈清伊来说,仅仅是筹码。

沈清伊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就势福了福身子,两条好看的柳叶眉微皱道“臣妾方才梦见了小皇子,心中难过,反正也睡不踏实,索Xing便起了身。“说完,沈清伊随手为李天佑系着颈间的两粒盘龙金丝纽扣,蹙着眉道“皇上莫要总是担忧臣妾,您Cao劳着国事,哪里能事事顾忌着呢,说起来都是臣妾的不是,小皇子是臣妾的心头肉,何尝不是皇上您心中的宝贝儿呢。臣妾只惦念着自己个儿伤心难过,却疏忽了皇上您。让您一个人苦苦撑了两个月..“沈清伊想起了被红斑毒蛇缠住的那抹明黄,抹了抹眼眶要溢出的泪水,喃喃道“臣妾不过是两个月未来侍奉,这些个奴才竟是连皇上您的衣衫都处理不好的。“

原伺候李天佑的钱天海听得这话儿,忙上前道“这还是奴才的不是,皇上一听闻是皇后娘娘您来了,忙要迎出来,奴才们手忙脚乱的,没伺候好皇上!“钱天海原想着这奉承话儿一说,沈清伊一高兴,许是会赏他几两银子,谁不知道这凝素宫的皇后娘娘最是爽快大方。

可这次这钱天海却是打错了算盘,沈清伊原一进门的时候就瞧见了他,想起钱天海那日的模样,素白的指甲早已在手心掐了好几个印子,此刻哪里会放过他,便道“皇上方才起身,这晨起最是易沾了寒气,钱天海在身边伺候着,却让皇上咧着衣衫出了殿门,若是着了风寒可如何是好,按理说钱天海在皇上身边伺候的时间也不短了,竟会犯这样的错误,让那些跟着你的小徒弟如何能学了好儿?“

钱天海没想到沈清伊两个月未出凝素宫的殿门,才出来便是拿他作伐子,可沈清伊所言不无道理,他也无可辩驳,那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便自己给自己甩了几个嘴巴子,道“都是奴才的不是,奴才没伺候好万岁爷!“

沈清伊眼角微眯,自打几个嘴巴子就想躲过这件事儿,还真是个聪明的。李天佑见沈清伊从入殿到现在一直关心着他,心里早就暖成一汪Chun水了,哪里想要这钱天海在这儿破坏气氛,便怒道“惹了皇后动怒,还在这儿惹人嫌,要打去殿门外打去!“

“皇上,钱天海也算是皇上您身边的得利人,去殿门外自打嘴巴子,让那些个小太监看到了,钱天海这差事也没法子做了,不如这次就算了,若再有下一次,一并罚了便是了。”沈清伊说完平静的看了钱天海一眼。钱天海这个人打小伺候李天佑,在宫中的关系盘根错节,一举打杀了他实在是太便宜了,沈清伊这般想着便扫了身边的雨梅一眼,雨梅十八了呢,是该找个人家了。

钱天海被沈清伊闹得不知如何是好,前脚刚说了自己的不是,后脚又替自己找补,难道当真只是随口说说的不成,还没容得钱天海细想,沈清伊便道“臣妾今儿个来还有一事,是想向皇上求个恩典的。“

“清伊你直言便是了,但凡朕能答应的,必然依着你!“李天佑正欢喜着,自是什么都能应承。

“臣妾想要去皇觉寺进香三日,为小皇子祈福,小皇子去的委屈,臣妾一直觉得他在臣妾身边哭闹不依,太医说了是臣妾身子孱弱之故,才会落了胎。皇觉寺乃京城第一大皇家寺院,臣妾若是不好好的去皇觉寺送送他,心下实在难安,再这样下去,怕是身子愈发的好不起来了。“沈清伊说完抬手扶了扶额头,显得虚弱不堪。

“这个..“李天佑犹豫了半晌,“宫里也有佛堂的,何必大老远的跑去皇觉寺呢。若是在宫外有个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

“皇上这般说,臣妾愈发的没个主意了,原还想着要邀了太后同去的,皇儿没留住,太后她老人家也是难过的厉害。“李天佑此时已经登基十年,可后·宫中却一个皇嗣都没有,太后笃信佛教,早就提过要去皇觉寺进香。

若不是太后,李天佑的皇位也坐不了那么稳当,因而李天佑还是极重太后的心思的,这会儿听沈清伊这么说,只得道“既是如此,朕待会儿吩咐多一倍的侍卫随行便是了。”

沈清伊浅笑嫣然,在沈清婉入宫的日子,她躲出宫去,这第一步算是完成了,第二嘛,总要有人接待她这位二妹妹的。

“说起来今日原是臣妾的二妹妹入宫的日子,臣妾这一早起来只想着皇儿的事情,倒是忘了这茬儿,皇觉寺之行又是宜早不宜迟的,这样吧,静妃这些日子倒是闲着,又是后·宫里位份最高的,不如让静妃这三日暂理六宫事务吧,太后与臣妾都能放心些。“沈清伊为李天佑舀了一盏黑米红豆粥递上去道。静妃乃辅国公府的庶出小姐,最是注重这些规矩礼仪,对嫡庶身份更是看重,由她来招待自己这位继室所出的所谓嫡女最是合适不过了。

李天佑对内宫之事很少用心,原就对沈清伊的二妹妹没什么兴趣,若不是沈清伊执意要沈清婉入宫,他也不会应的,这会儿自是无异议,微微颔首算是应了。

沈清伊掀起明黄色百鸟朝凤的锦帘,望了身后的皇宫一眼,嘴角噙起一缕笑意。三日后,她这个做姐姐的还要送一份大礼给沈清婉,让她好好品尝品尝这深宫的滋味,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所有的人,所有的仇,她沈清伊要一一的回报给她们,慢慢的,生不如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