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

更新时间:2019-10-23 01:50:29

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 已完结

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

来源:落初 作者:泡芙姑娘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苏府 人气:

完结小说《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是泡芙姑娘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苏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将门之女,一夜之间家门惨遭屠戮;  再世为人,她誓手刃皇室,宁可倾覆天下!  九爷?谁都不可成为她前进的绊脚石!  *  “本王要你。”  “民女草包一个,天命犯煞,克母克兄,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无妨,本王不信命。若真有命,本王愿与天一斗!”  一日,她亲手将刀架上他脖——  “不怕我杀了你?”  “怕,”他不眨半下眼睛,“人总要一死。愿本王一死,换你一世心安。”  *  “爱妃,何日幸本王?”  “拔尽你彩旗飘飘之日。”  几日后,后院女子尽散;他爬上她榻,媚眼如丝:“爱妃,来嘛……”  下一刻,只听床下某人狼嚎一声:“嗷——谋杀亲夫啊——”  于是乎,爬上她的床,便成了某人不学无术帝王的终身目标!  满朝文武汗颜,这还是当初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吗?明明就是妻控嘛……  *  忽一日,下人来报——  “九爷,李公子不小心碰到了王妃的手……”  “知道了。”某人头也不抬。  下人小心抬眼:“不——惩治一下?”这可不是九爷的风格。  “不必,他的爪子留不到明天的。”某人悠闲得意。  片刻后果然有人来报:“九爷,吏部尚书李家公子的手被皇后给砍了!”  某人一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锦豪虽是纨绔子弟,但好歹是太傅之子,此刻被虞歌这么一问,倒不好意思硬闯,只得在门外道:“在下姓苏,久闻虞歌姑娘芳名,今日特来拜访。又听刘妈妈说姑娘病了,不知姑娘好些了?”

“原来是苏公子,进来说话吧。怀玉,请苏公子进来。”房中传来虞歌一句话,倒把刘鸨子吓得半死。进去说话?虞歌难道不怕这苏锦豪和叶公子碰到?

怀玉瞪了苏锦豪的手下两眼,极不情愿地开了门,对着苏锦豪没甚好脸色:“苏公子,请吧。”

“既然如此,多谢虞歌姑娘。”苏锦豪许是自知失礼,便客气了一番。

苏锦豪的手下才想跟上去,被怀玉一手拦在门外:“怎么?没听清楚吗?我家姑娘请的是苏公子,你们凑什么热闹?”

“这……”苏锦豪的手下面面相觑,也只有退后。

虞歌身为杏花楼的花魁,房间自然比别的房间要精致得多。

苏锦豪刚进门,迎面便是一阵暖风。淡雅的水仙花香,掩盖着淡淡的药香,证实了虞歌是在服药不假。

房中布置十分雅致,进门处一块深褐色织锦狐毛软毯,苏锦豪踩着便仿若踏在云端,心里一下子软下来,不敢造次。

抬目四望,心中不免感叹,或许这虞歌,除了绝色之外,还有别的过人之处。恐怕连他妹妹苏子婉的房间,都没有这等华丽中透着雅致又脱俗的——小叶紫檀木架子上搁着两盆清水养着的水仙,开得正艳。而托着这盆水仙的,却是精致而透明的琉璃盏。

这等奢华,却偏偏色调搭配得恰到好处,在整体房间的布置下,半点也不显得唐突,却显出这个房间的主人,一股傲气。一股子不将金钱放于眼中的傲气——管它多贵重物品,能用方才有价。

水仙的背后,竟是一人高的书架,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堆满了书,证明这个花魁,并不是草包花瓶。否则,她如何同这京城中各色公子周旋,谈论古今?

再一侧,便是些古琴乐器等物,皆是一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物,每一样都价格不菲。苏锦豪也忽然明白了虞歌身价不菲的原因——若非这京城中大人物捧着,单凭一个弱女子,如何有这等财力?

想来虞歌的这位恩客,当是个一掷千金的大人物。又或许,不止一位恩客。

透过一道紫罗兰色的玉色珠帘,苏锦豪隐隐约约看见一道倩影坐在床头,他却忽然不敢造次了。

若不是他刚才就是从杏花楼的大门走进来的,他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哪家千金的闺房,哪里还有敢搜人的勇气?而他的确已经看了一圈,并未有甚人影,也未有甚男人的气息。

怀玉对着苏锦豪略略躬身:“苏公子,我家姑娘才服了药,想要歇息。若是公子有什么话和我家姑娘说,还请快些。”

怀玉的话显然是逐客令了,苏锦豪哪里还敢在这人留下来?

“既然如此,那虞歌姑娘便好生歇息,我,我下次再来。”苏锦豪忙忙告辞而出。在这儿多待一刻,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脸没皮。本以为进来的时候回是一副抓奸在床的景象,却绝不想会被对方来了个下马威。

“苏公子慢走。”怀玉昂着头,扬眉吐气地送苏锦豪出门。别以为是个纨绔公子,就可以横行霸道了!

刘鸨子早早地在门口往里头张了张,见里头没出事,自然是欢天喜地地伸手等着苏锦豪掏钱。苏锦豪不耐烦地将一沓银票砸在刘鸨子手里,黑着脸出了杏花楼。

“可算走了,真是个讨厌鬼。”这头怀玉掀了帘子进了里间,便见自家姑娘慢慢卸下脸上的薄纱,皱着眉头难免厌恶。

虞歌指了指门口:“什么腌臜人也往房里带。这狐皮毯子,扔了吧。”

怀玉应了声,随即在房间里张了张,奇怪:“姑娘,叶公子呢?你把他藏哪儿了?”

虞歌将薄纱递给怀玉,随手指了指身后:“喏。”

怀玉越过虞歌,但见一条冰蓝色的身影,竟大摇大摆地躺在床上,两手枕在脑后,正闭目养神好不自在!

怀玉睁大了眼睛看着大摇大摆躺在虞歌床上的宇文烨,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这叶公子也太大胆了吧?直接就躺在这儿,他就不怕苏锦豪万一掀了帘子进来,那不就……

怀玉摇摇头,真是搞不懂这两人。有时候伺候这两个聪明的家伙,心都要放在脖子上。好在的确就连她,方才都没有发现叶公子就在床上,否则那苏锦豪若是闹气来,今天可怎么收场?

宇文烨却没有半点担心模样。他起身理了理半点不皱的衣物,看向虞歌,话却是对怀玉说的:“怀玉,我躺了你家姑娘的床,看来这床被子是活不过今晚的了。”

明明是半开玩笑,却用的陈述语气。那语气中的冷然,不带半点情意,听得虞歌心头陡然一冷。

京城盛传九爷以杏楼花魁为知己,却不知她这个知己,分明半点都看不透这个男人。而他来她这里,亦不过逢场作戏,从未同她有过半点越界之事。

兴许,正因为她是个清官,两人之间不必发生些什么。可到底她这个杏楼花魁名在外,倒成全了他宇文烨一个风流名声——烨王府至今未有女主人,京中人皆以为是她的缘故。可她却比谁都明白,此人的心,冷得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