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温仙四:只羡鸳鸯不羡仙

更新时间:2019-09-17 16:54:51

重温仙四:只羡鸳鸯不羡仙 已完结

重温仙四:只羡鸳鸯不羡仙

来源:落初 作者:萱琪 分类:言情 主角:石沉溪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萱琪原创的言情小说《重温仙四:只羡鸳鸯不羡仙》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石沉溪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咦,这是什么地方,除了她好像还有其他的两个人,他们不知道在那说什么,只听到一少年喊那女孩菱、菱纱,那少年叫什么云天河,哦买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会是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仙四中吧,哈哈,那最好了!但是首要之事就是要要把弟弟给找出来,顺便改变下菱纱他们的命运!已了心愿!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湄一手把玩着一块石头,这石头好生奇特,一手把玩着一圆镜,这些都是些什么啊?好奇怪哦。

“这是女娲石,那是昆仑镜,这里还有东皇钟、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神农鼎及崆峒印!”紫衣老者一一指给水湄及炎羽。二人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他们会看到上古的十大神器啊,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现代社会呢?

“真的假的啊?别忽悠我们哦!”水湄一个个的拿在手中把玩,四位老者时不时的要水湄小心点,看他们这般在意,这些东西应该是真的。

“丫头,把手伸过来!”琴痴来到水湄身边,道。

水湄有点不解的看向琴痴,这老者想干什么?但是双手却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琴痴以内劲将水湄的手分开,水湄感到有一股劲力将自己托起来,不一会,便浮于半空中,接着便整个人倒了过来,自己的头顶上了琴痴的头,阵阵暖流缓缓的涌向水湄全身。水湄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澎涨,身上的Xue位好像都被打开了,不停的吸收着暖流,不知过了多久,水湄香汗淋漓,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落下,不一会便稳稳的坐在了琴痴对面。

水湄伸出双手,发现浑身上下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游走着。不一会全被吸收了,顿时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琴痴,你将功力转于这丫头,贫僧感觉她体内的魔气好像有点重哦,不好好调息会产生戾气的!丫头来贫僧这!”禅袍老者招呼水湄来到自己身边,一股劲力使水湄盘膝而坐,又一股劲力托起自己的双手,禅袍老者的双手贴上了自己的手,不一会,又一阵阵暖流涌入自己体内,不知过了多久,那暖流在体内扩展开来,也同样被吸收了。

“丫头,你现在身上有两种不同内力,每天要坚持打坐,将两种不同的内力揉为一种,成或不成,全看你了!希望你会成功!从明天起,你每晚必须来这里,在以后的日子你,我会帮你的。”琴痴坐了下来调整好气息道。

“你们偏心啊,为什么不给我呢?”炎羽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满的道。

“现在轮到你了!老剑痴你先来吧!”紫衣老者对身边的剑痴道。

剑痴点点头,令炎羽将双手与自己的双手贴在一块,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内炎羽的体内。

紫衣老者看着炎羽,满意的点点头,一会就要轮到他输内力了,这两娃儿能不能将两种不同派系的武功揉为一体,皆看他们的造化了!

“现在你们都各有了两种派系的武功,希望你们能将它们融为一体,如今我们的武功已只有三成了,往后的日子你,你们要自己专研这些秘笈。”琴痴将秘笈各给了两人,道。

水湄看着诧异的看着手中的秘笈,心里大惑不解,这、这都是些什么啊。

炎羽见姐姐一脸的错愕,靠了过去看了一眼,也瞪大了眼,而后转神看着自己手中的秘笈,天啊,天下还有这等怪事,他们不是在做梦吧?

“别诧异了,将秘笈收好,还有这些神器及装备先放在我们这,时间到了自会给你们的,说不定这些宝贝以后会用着的,时辰也不早了,回家休息吧,免得父母担心了!记住,明晚九点准时在这里集合!”剑痴盘膝坐下道。

水湄看了看坐在那里调息的四人,这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把这些秘笈给自己?天上不可能掉陷饼的,哪能到他们四人有什么目的?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就当是强身健体吧!

“你们俩个小兔崽,到现在才回来啊,你们明天不要上班啦?”一进门,便听到一阵怒吼,他们的老爸发飙了。

“老爸,对不起啦,人家在外面看夜景看迷了嘛,咱们扬州现在的夜景可算得上**呢,你们也应该出去看看,保证你们也会喜欢上的!”水湄第一个来到秦炽面前,拉住他的手,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他。

“水湄,别用这种眼光看我,算了,今天就饶你一次!”秦炽一见水湄这副模样,还真是受不了,没想到他这个女儿比老婆还会撕娇。

“谢谢老爸,你是世上最好最好的老爸!”水湄笑嘻嘻的在秦炽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小妮子!”秦炽摇摇头,却没注意到秦炎羽早被水湄拉上楼了,原来本好好教训一下这死小子的,看来是免谈了。

“羽,你说那些个老者为什么把他们的武功传给我们?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我总觉得有点不祥的预感呢!”水湄坐在自己的转椅上,双手托腮的问道。

“是啊,我也觉得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任务会交给我们啊?姐,我发现一件怪事!”炎羽将目光落在自己电脑墙纸上看了看,而后又转眼将水湄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知道,我可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什么四大美女在我面前都会自惭形秽的!你也用不着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吧?我会很骄傲的!”水湄撇了眼炎羽道。

“嘁,我是觉得你的气质有点像夕瑶啊!”炎羽翻翻白眼道。

“哦?是吗?”水湄不知打哪拿出一圆镜将自己看看,又看看炎羽电脑壁纸上的夕瑶,“嗬,还真的点像呢!呵呵呵呵,我对我的容貌是越来越欣赏啦!”

“臭美哦,别笑这么夸张,你的笑声让我听起来很刺耳!”炎羽皱皱眉头,而后捂着耳朵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去了,如果他再和姐姐呆下去,他的耳膜可能会吃不消哦,睡觉去了。

水湄看着炎羽离开,而后站了起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很优雅的将小手盖于红唇上打了个呵欠。是该睡美容觉了!明天还要去上班呢!

次日一早,水湄便早早的起来,昨晚发生了好多事情,一时间还没能完全消化了,不管了,先去上班吧。

“老妈,今天的早餐是你做啊?真香呢!”水湄看到在厨房内转悠的身影道。

“是啊,今天早餐由我来做,我让你爸休息一下!”苏水絮呵呵一笑道。

水湄坐在桌边,看着水絮将皮蛋瘦肉粥端上桌面,顿时十指大动,老妈做的早饭真是太养颜啦,难怪老妈看起来那么年轻呢!

“老妈,我吃饱了,先走了,88!”水湄拭去嘴角的粥渍拿起自己的小包包向门外走去。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水湄出了门,抬头看了看天空,伸了个懒腰道。

水湄神清气爽的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来到一胡同口,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有人跟着她般,便闪身进了胡同,果然,不一会一个穿着怪异的人出现在的胡同口,那人锐利的目光射向水湄,使水湄不由得浑身一颤,这目光太冷了,还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是什么人有这种霸气啊?

那人好似看到水湄般,人影一闪便来到她面前,吓得水湄捂着樱唇不敢出声,因为那人给她一种压抑感。

“命运的齿轮以发生了变化,在那里你是个异数,但对某些人来说你是个福星!但逆天而行,不可取!”说完那人便人影一闪不见了,便那人用低沉的嗓音依旧在水湄的耳边响着。

“天啊,我撞鬼啦,什么人啊?好可怕,那感觉有点像重楼呢!”水湄许久才反应过来,一脸的不解,那人说的话是虾米意思啊?水湄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而后便出了胡同,向自己的公司走去。

这是,自暗处出现个人影,便是刚才说了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话的人。那人眼光一直盯着水湄的离去的背影,而后冷冷一笑,便一闪又没影了,好像这人从来都没出现过般。

一天就在恍恍惚惚的状态下过去了,一整天,水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是因为那人说的话吗?那些话到想了许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回去后得问问她那神棍老爸。

终于下班了,水湄迅速回到家,跑到秦炽的书房,拉着他的手,将今天发生的事全盘托出。

秦炽听后,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水湄,前些天我替你和炎羽算了一卦,发现你们这些天会有大劫,不过,这大劫却不会要了你们的小命,反而使你的红鸾星动;只是,代表你们俩的星星很模糊,但依旧会闪着烁!”

“晕死啊,这是什么逻辑啊!唉!”水湄懊恼的将小脑袋搁在书桌上。

“我也不知道啊!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们姐弟俩这么怪异的命格呢!”秦炽伸出手抚着水湄那柔顺的长发道。

“老爸,刚才你和姐说的是真的吗?”炎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书房外,炎羽走了进来问。

秦炽点点头,炎羽与水湄对望一眼,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天啊,这是什么世界啊?

秦炽看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孩子,以后如果见不到他们,那日子一定很难熬的。

“这事,不可让你们的母亲知道,我怕她会受不了!”秦炽叹了口气道。

“我早就知道了,炽,你不必瞒我,上次出国,就有一个神秘人告诉我了,那人就是今天对水湄说了那番话的人!”苏水絮来到水湄身边道。

“老妈,你怎么知道的?”水湄一脸的不解,不会是她老妈也跟踪她吧?

“今天我去买菜,路过那胡同看到的。”水絮看着水湄道。

“老爸、老妈,万一我和弟弟不在你们身边,你们可要互相照顾,你们也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个孩子。”水湄有点伤感。

“你们放心,我们俩的事不用你的Cao心了,我们早就有了安排!水湄,一定要记住那人对你说的一番话,不可逆天而行!”秦炽与水絮对望一眼道。

“嗯,我知道了!实话和你们说吧,那天我和羽去散步……”水湄将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看来这是命中注定的!”秦炽叹了口气,他们两的命该如此,罢了罢了!

“我去做饭了。”水湄站起身,出了书房,向厨房走去。水湄和炎羽和父亲打了声招呼也去他们的电脑房了。

“姐,你说,我们会去什么地方呢?”炎羽一边玩游戏,一边对水湄道。

“呵,谁知道啊!一切顺其自然吧!”水湄的目光落在电脑上,头也不转的回答着。

“我都有点期待了,无论到哪,咱们就当旅游吧!”炎羽呵呵一笑,这该死淮南王,咋这么难打啊,可怜的梦璃MM快挂了!

“笨啊,先打淮南王身边的两个小鬼,用水咒就可以把这些小鬼给摆平啦!”水湄睨了眼炎羽的电脑道。

“我没学水咒啊,只好先用土咒了!”炎羽叹了口气。

水湄对着炎羽翻了翻白眼,自己玩自己的了。她都玩到播仙镇了。这小子还在淮南王陵转悠着呢!

“终于可以去陈州了!”不知过了多久,炎羽伸了伸懒腰道。

“我们得下去吃饭了,晚上还有任务呢!”水湄看了看时间,老妈应该把饭弄好了,自动下去吧,免得老爸来请他们,每次都是老爸来请他们,都不好意思了!

炎羽存好档,便与水湄向楼下走去。一到楼下,果然看到满桌子的美味佳肴。

“哟,今天你们俩主动下来啦!来快坐下!”秦炽呵呵一笑,他正准备上去叫他们呢。

“每次都劳你大架,我们都不好意思了!所以便自觉的下来啦!”水湄顺好碗筷坐了下来道。

“以后咱们四人说不定,不能再像这样坐在一块吃饭了。”水絮将最后一道菜放于桌上,而后也坐了下来道。

“老妈,别这么伤感嘛,我们现在要好好把握眼前的幸福啊!”炎羽坐在水絮身边,搂住水絮的肩道。

“臭小子,你老爱吃絮的豆腐,过份哦!”秦炽伸出手打上了炎羽的手背道。

“哈哈,老爸,你又吃醋啦,有什么嘛,我是你们的独生子啊!这么计较干嘛呢!”炎羽缩回手,揉着被打痛的手背笑嘻嘻地道。

水湄看着这对父子,呵呵一笑,他们这一家子还真是和睦啊!

四人边吃边聊,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等大家都吃完后,水湄看了看钟,天啊,都八点半了,他们还有约呢,立刻站起身,和父母打了声招呼,拉起炎羽的后向外奔去。

“二们来得真准时啊!”老琴痴坐在那手拨弄着琴弦笑着道。

“和你们约好了,哪能迟到啊!”水湄盘膝而坐,双手圈也半圆置于丹田处。不一会周身便被一红一金二色包围。

“心无杂念,脑无想法,气沉丹田。”禅袍老者也盘膝坐下道。

水湄听后闭上眼在那打坐着,不一会,二色渐渐融合为金色,琴痴抚着胡须点点头,这丫头资质不错,这么快就将二种不同的内力揉为一体了,不错不错!

而另一边的炎羽也能将两种内力相融了,后生可畏啊!他们四个老不死的也无憾了。

水湄和炎羽就这样打坐着,不一会便突破至修真第二层了!还有三层,越向后越难啊!心急不来。

“丫头,过来,有些事我得向你说明了!”禅袍老者见水湄停了下来道。

“老爷爷,我已突破至第二层了!”水湄一脸的开心,“你有什么话要吩咐?”

“丫头,这往生咒最好别用,因为你一用往生咒,你的修为将只剩一成了,如没修为高强者帮你运气调息,你的修为只能是一成了!还有这招‘万象生佛’,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乱用,因为这招会耗光你的一大半的真气!”禅袍老者看着一脸认真的水湄道。

“是,我记下了!”水湄点点头,这往生咒这么厉害,会耗修为啊。可怕哦!

“今天我对你所说的一切,你都要牢牢记住了!这个腰包可以交付给你了。里面的好多东西很快就会用道的。”禅袍老者将腰包交于水湄手中道。

水湄接过后,看了看面前的两位老者,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丫头,这把伏羲琴也交给你吧。我们的时日也不多了!”琴痴将琴交于水湄手中道。

“是啊,小子,这是你的腰包,我也将我们的武器收入腰包中了,就此别过,后会无期了!”紫袍老者看了看炎羽道。

水湄不解的看着这四个奇怪的老者,这两天来她和弟弟学了不少东西,对这四人也有莫明的熟悉感就此别过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也许这就是命吧。

“丫头,小子,以后不论你们身处哪个时空,都要勤加修真啊,不可怠慢了!也许你们有机会飞升的!”禅袍老者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两人道。

水湄与炎羽对望一眼后用力点点头,而后便目送四人离开了,一切又恢复原样,就好像这四人从不出现过般。两人站在原地好久好久,方才往家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