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11-16 00:05:33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 已完结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红袖 分类:言情 主角:荣依姗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红袖的原创小说《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主角荣依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被人设计,成为竞相叫价的商品。神秘金主的出现,让她成为见不得光的女人。 他肆意的羞辱,她求生的逃离换来他更加狠厉的惩罚:“既然要逃,当初就不该爬上我的床!” 她愤愤不平:“只怪你财大气粗买下我。” 他微眯着眼,危险的气息逼近:“财大器粗?”那一夜,他如狼似虎不知餍足。 他唾弃她,冷漠待她,可他也会在酣畅淋漓之时说着撩人的情话,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明知道游戏一场,依旧飞蛾扑火,甘愿沉沦。她鼓起勇气问他:“少倾,你愿娶我吗?” 换来却是男人的冷笑:“你未免入戏太深,别忘了,你只是我花钱买来的玩物!” 阴谋揭开,一切不过是他的圈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你这么优柔寡断

容依姗还是觉得有些漏洞:“那么,爸爸,当时冷少顷都已经十六岁了,如果是绑匪要杀人灭口,为什么还会留下他呢?”

换做是谁,也懂的“斩草不留根,必留后患”的道理吧。

十六岁,是一个会记得所有事情的年纪啊。

容成苦笑:“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只是得到冷峻死了的消息后,我真的是很自责的,派人过去调查,可是,什么也没查到。”

他不过为了取利,何曾想过要害命?

就算是和冷峻从来没有过什么深交,可是也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的仇怨,他何苦要拿他的性命。

容依姗的脸色很不好看,什么也没查到,那不就是说这个黑锅他们容家背定了?

容成叹了口气:“可是,派去调查的人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冷少顷。”

容依姗不由得一愣。

“那然后呢,爸爸是怎么做的?”

“我能怎么做,我当时…真的是怕极了,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有心留下他,可是,你知道,我是他的杀父仇人啊,你说,他长大了会怎么做?”

容依姗满脸的惶然:“然后呢,您到底是把他怎么了?”

容成再一次叹气:“我叫人把他秘密送到国外去了,然后,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情我一直都藏在心底,对谁也没敢说起来过,包括你的母亲。”

父亲眼里面那种深深的懊恼之情是瞒不住人的。

容依姗没法子去指责自己的父亲什么。

可是,如果换做自己是冷少顷,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怎么做?

当然也会寻上自己的仇家,然后把他们欠了自己的悉数讨回来。

容成提起来旧事,话也就多起来:“我这些年以来,一直都忘不了这件事,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冷峻张着血盆大口来找我寻仇,想不到,这一天,还是到了。”

容依姗望着父亲的一脸苍白,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当初之所以那么做,不还是为了自己和母亲么?

现在他这么大年纪了,还要每天这样的备受煎熬,叫她这个做女儿的,情何以堪?

父债女来还,天经地义。

容依姗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开口了:“爸爸,其实我觉得冷少顷那个人,也不是大凶大恶的,既然欠了他的,女儿还他就好,我想,他也不至于就狠的下心来对我们赶尽杀绝。”

容成望着自己女儿的眸子里,写满了心疼。

错是他一个人犯下的,却要让他的姗姗受着这样的摧残和折磨。

“姗姗,你还是找机会远走高飞吧,你还年轻,爸爸犯下的错,我一个人来承担就好,爸爸真的是不忍心看着你受苦。”

容依姗脸上带着笑,握住父亲瘦削的手:“爸爸,真的不会有事的,我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您放心吧。”

……

此刻,静寂无声的别墅里,冷少顷负手而立在偌大的落地窗前。

他的身后,沙发上,和他面目有几分相似,但是,长的单单瘦瘦的中年男子,望着他的眼神里有几分异样。

“少顷,本来还以为,你回来了,大哥的仇就可以报了,想不到,你这么优柔寡断。”

冷少顷没有回身,声音冷冷冰冰的:“叔叔,这话什么意思?”

冷自恒笑了笑,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笑起来就成了一条缝隙了,他的五官里唯一和冷少顷迥异的就是这一双眼睛了,小的厉害。

“我的话什么意思你还不懂么,容成本来已经要死了,你为什么要救他,还有,我听说她那个女儿,你也一直让她活着?”

冷少顷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沉默一刻,才开口:“我要怎么做,有我的道理,叔叔好像管的宽了点。”

冷自恒因为他的话,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以至于杯子里的水也漾出去大半。

蹭的一下从位子上坐起来:“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是你的亲叔叔啊,你父亲当初死的有多惨,你不记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还不都是容家为了利益幕后操纵的这一切。”

冷少顷笑了笑,孤冷的背影依旧纹丝不动。

“亲叔叔?是啊,您是我的亲叔叔。可是我也奇怪,当初的事情之后,您全权接掌了冷家的产业,实力不逊于容家分毫,您有为我那枉死的父亲做过什么么?”

一句话,让冷自恒有些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他本来以为,再怎么不济,自己也是他的亲叔叔,自己的话,总要往心里去些,可是,好像事实并不是如此。

现在,竟然还质问起来当初的事情来。

不过,他也不是个迟钝的人,狡辩的本事还是有点的:“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做过?只是当初,大哥的死让我病了一大场,刚开始接手冷氏,应付不来,自顾不暇啊。可是后来,等我终于恢复了元气,容氏已经起死回生,哪里是我斗得过的呢。”

说的好像也不是没道理。

冷自恒自以为得意的望一眼冷少顷,他依旧没有动一下,却又一次悠悠开口了:“叔叔,当初的事情,我都有查过,如果说,叔叔是因为这个缘故没有替父亲寻仇的话,那也有心可缘。可是叔叔只顾了为了父亲的死悲痛欲绝,就不记得您还有一个侄子不知道生死么,好像您都没有关心过一点我的下落呢。”

冷自恒愣了一下。

“我,我当初听说你掉进河里淹死了,以为你不在了,我要是知道你还活着,哪能不找你呢,我可就你这么一个侄子啊。”

冷少顷叹了口气:“是吗?我还以为,叔叔,担心找到了我……算了,父亲的仇我自己知道怎么报,叔叔以后就不要跟着操心了。”

冷自恒并不甘心自己这一次白跑了一遭。

不过,刚刚冷少顷的一番话让他心有余悸。

他也不敢再说什么,陪了笑脸:“那,叔叔就回去了,对了,明晚上你妹妹过生日,有时间的话,回去一家人聚聚。”

冷少顷终于是转过了身来,面色沉冷无波,不过此刻,却在唇边带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好的,叔叔,我回来有些日子了,是应该回去看看婶婶和妹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