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药香逃妃

更新时间:2019-11-16 00:05:55

药香逃妃 已完结

药香逃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一寸相思 分类:言情 主角:雪儿王爷 人气:

《药香逃妃》由网络作家一寸相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雪儿王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七月怀胎诞下一子,被身为摄政王的夫君下令活活打死。只因,亲妹说她与西席先生有染!重活一世,林绯叶学医学毒,踩白莲花、斗姨娘、虐刁奴混得风生水起。却唯独对那个桃花素雨下的男子硬不起心肠……只因那一眼便是前世今生,似成了业障。终究还是一番痴心错付,躲你,避你,愿此生你不再如梦。王爷,妾身爱不起还逃不起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 重遇林雪儿

望着这身着桃粉缠枝花朵长裙的林雪儿,她脑海中登时便回忆起,同样是这一袭粉衣的女子,生生害死了她的孩子。林雪儿的这张如花笑靥,映入眼中也显得无比面目可憎。

她紧紧盯着林雪儿的俏脸,眸中充溢着刻骨的仇视,那锐利的眼神让林雪儿如芒在背,一脸无辜地嘟起唇,“姐姐这是做什么?为何总是盯着雪儿看呢?”她的声音甜腻如糖,听在林绯叶心中却是阵阵发寒。

重活一世,有了前世的记忆,再看此刻的林雪儿,愈发觉得可怕。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居然就已经拥有了如此高超的做戏手段,装得一手好白莲花,让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林绯叶粗俗又任性。

林绯叶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怨恨之意,不去理会林雪儿,而是从鼻腔里挤出一声冷笑。随即莲步轻移,款款来到娘亲身边,毫不拘谨地在她的右手边落座,熟稔地喊了一声,“柳妈,我想吃你做的鲍鱼燕窝粥了,我要吃鲜美点儿的!”

“好嘞,我这就给大小姐做去。”柳妈笑眯眯地替她倒了杯茶,是上好的庐山云雾,茶香袅袅,林绯叶端起抿了一小口,便咋舌道,“好苦!”

薛氏忍不住笑起来,笑嗔了她一句,“你平日里都不甚来我房中,怎的今日来了?”

“娘亲真是偏心,只准妹妹来此。”林绯叶笑吟吟地故作抱怨,随即不动声色地向林雪儿投去一道视线。

娇俏可爱的林雪儿,一双线条柔和的眼眸中,闪烁着怨毒的光彩。她此刻毕竟只有十三岁,演戏的能力还未臻炉火纯青,此刻眼神闪烁不定,便显出了她内心的怨恨。

为什么,她林雪儿不是这丞相府的嫡女?

林绯叶!不过是仗着嫡女的身份,才能够这般地刁蛮任性,张嘴便有山珍海味,鲍鱼燕窝,而她林雪儿,却连吃一顿大鱼大肉都要精打细算。

原本她还在与这大夫人相谈甚欢,可当林绯叶一来,所有的人都尽数围着她转。林绯叶众星捧月,她却是孤单寥落。

林雪儿心中充斥着不忿,她与林绯叶同是相府的女儿,凭什么差距这么大?

一抹怨恨,悄无声息地在她的心底滋生。

来自右侧的两道视线如同跗骨之蛆般笼罩着林绯叶,那眸光中的怨毒与嫉恨,让她心中暗暗生起一抹冷笑,唇边弯起的弧度愈发意味深长。

林雪儿,你嫉妒了吗?

只可惜,这满室的繁华,永远也不会变成你的囊中之物!

我林绯叶重活一世,绝对不会让你再次夺去独属于我的一切。你,这一生,终究只会是庶出之女,终究只能与你的娘亲一样,屈居于我嫡系之下!

林雪儿眼珠子微微一转,柔声道,“姐姐这件衣裳可真是漂亮,怕是由上好的杭绸所制成的吧,这制衣的绣娘也是巧手,瞧瞧这梅花图案,真真是栩栩如生,像是活了一般!我柜子里衣裳不少,可都抵不得姐姐这一件呢。”

她这话中暗蕴的意味,听得林绯叶面色微微一沉,抬起眼来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好妹妹。一袭粉衣,薄施粉黛,愈发衬出林雪儿的柔弱,一张犹带稚气的面容,已隐隐有了美人胚子的雏形。

她如今,适才不过年方十三,心中便已经有了这般的弯弯绕绕。

林绯叶今儿穿了一件天蓝色的绿萼梅刺绣交领背心,下着曳地的水绿杭绸综裙,加上她肤白胜雪,愈发显得眉清目秀,姿容上佳,端的是落落大方的温婉姿态。衣裳的料子也的确是杭绸制成,杭绸摸起来丝软顺滑,绣娘更是心灵手巧,让不少贵女都连连称赞。

而林雪儿方才那状若恭维的一番话,实则是在说薛氏这主母克扣府中庶女。好衣裳尽数给了嫡女,而庶女则没有这般待遇。

在大轩朝,最注重的便是母慈子孝。

若是一府的当家主母不够公平公正,宽仁慈爱,定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连连指责。世家夫人有了这样的丑闻,便离休妻不远了。而林雪儿这一番话,更是将薛氏推上了风口浪尖。

只是,林绯叶又怎会放任娘亲陷于不义之地?

她眼眸一闪,微微一笑,“娘亲最是宽仁,若是妹妹喜欢,那我改日便送两件杭绸衫子到妹妹的屋中。只是这嫡庶有别,嫡系的吃穿用度,本便应该比庶出之女胜上一筹。我们林府也算是名门大户,若是嫡女与庶女穿着一样的衣料,传出去岂不遭人耻笑?”

她的话,掷地有声,字字珠玑,句句在理。上首的薛氏含笑颔首,满眼尽是笑意,为自己有了这样的好女儿而欣慰不已。

这一席话,听在林雪儿耳中,却是让她脸色扭曲起来,阴晴不定的面容泄露出她此刻内心的不忿。

林府内人丁稀薄,子嗣不多,林茂泽膝下只有林绯叶与林雪儿这两根独苗,因此嫡庶之分并不明显。更何况林绯叶这个蠢货,平日里一向自以为和她林雪儿姐妹感情甚笃,今天怎么会说出如此有理的一番话,直让她下不来台?

林雪儿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扯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姐姐这话说得不错。”

“妹妹知道便好。”林绯叶历经生死,眼界远比林雪儿这个十三岁的少女要宽广。饱饮人间悲欢离合,冷暖寒凉,如今的林绯叶,早早便学会了伪装,更是深谙大宅之中的处世之道,对林雪儿这些阴损的小招倒也并不放在眼中。

她那如深潭般的眼神凝注在林雪儿的身上,微微翘起唇瓣,“但愿妹妹不要辜负娘亲的这一片苦心,我可不希望听见外人传出我们林府克扣庶女的谣言。”

林雪儿与她视线相触时,被那双墨黑眼眸中的深邃骇了一跳,心中微微发寒。有着如此冰冷而又深刻的眼眸,这还是那个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的林绯叶吗?

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下,林雪儿讷讷地点了点头,“姐姐这说得是什么话,我们林府有大娘治理,对我这个庶出的子女也极好,定不会有人在背后嚼舌头根子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