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外逃王妃

更新时间:2019-11-30 13:47:54

外逃王妃 已完结

外逃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妃 分类:言情 主角:阿斗赵根 人气:

妃新书《外逃王妃》由妃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阿斗赵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后被困深宫,逃出来后又被囚禁,她最重要的男人惨死他手,又被他送入妓院,她该恨他!可他又命自己的小妾不惜堕下胎儿作为自己解毒的药引,如此男人阴狠之极,谁爱上,便是万劫不复,但假若谁被他爱上,那必定无处可逃,上穷碧落下黄泉至死不渝!(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忽然想起很小的时候,和姐姐一起打雪仗、堆雪人。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堆雪人,有亲生的爸爸在一旁看着。

不知道姐姐过的怎么样?和杰结婚了吗?

杰,她喜欢的男子,真正爱的人,却是她精雅清贵的姐姐。姐姐也是那么的爱他,那到底姐姐是第三者,还是她是?恐怕是她吧,别人必竟是相爱的!

司空落不想哭,她真的不想哭。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况且,她还没来得及爱上杰,他就已经变心了,怎么能说失恋呢?不过是有点难过罢了,早都应该忘记了。可是,她的眼泪却控制不住的缓缓流下去。

她本就是多余的,早已离开了那个世界……

“不共戴天。”司空落失落的低低说。这个在现代词语里用来形容仇恨的成语,本身的意思是说不共同在一个天底下活着。

是啊,已是不在一个天底下活着,过去的就让过去吧!

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想开了一些。看着天空里纷纷扬扬的大雪广无天际,忽然的,心情开明。她想她是真的想开了,看透了。

正站起来舒服的伸着懒腰,全身的肌肉却全部僵住。背后一道阴厉的目光刺的她皮肤生生的疼起来。

司空落很是气愤,只要一被那个男人注视着,她就发自于内心的害怕。不是气别人,而是气自己不争气。她从来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人,独独这个男人例外。

司空落缓缓的放下胳膊,转身气恨的盯着倪昊,狠狠的瞪他、瞪他、再瞪他!哪怕知道这样没用,哪怕知道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影响,还是要死死的的狠狠瞪他。她的伪装,保护不了她,也就没用了。

倪昊目光深沉如海,冷冷地盯着司空落。

他在这里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自处时的感情可以这样丰富多变。烦燥、气恼、羞怒,却瞬间可以变的活泼开朗、怅然若失,黯然神伤的同时又兴然立起。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太常卿说,她会毁了天全国,毁了他,除非他得到她的心。真是笑话,去讨一个女人的欢心,还不如一刀杀了她来的痛快。

倪昊的目光变的狠了起来,他不了解这个女人,也没兴趣去了解,杀了她就一了百了。

“你倒底在害怕什么?”司空落硬着头皮盯着那双让她胆寒的眼睛冷静的问。她一步步走过去,仰着头平静的问,“你在害怕什么,非要杀了我。”她知道,这双如冰渊寒冷如大海深邃的眼睛带着杀意,叫她看了从心底胆怯。但是她却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软弱害怕,反而要镇定胜如平常。想要他不杀她,只有激起他心中的不服。

倪昊的目光闪了闪,伸手一把捏住司空落的下颚,果断的说:“你在想男人。”

司空落吃了一惊,她是背对着他的,她想什么他怎么知道?这男人实在是个妖怪。不过,演戏是她最拿手的,从解事起她就对周围的人演了十几年,这点心思还是能藏住。外漏一两次心事也就罢了,她已经开始适应了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惊心,别再想从她的神色里看出半点的情绪。表情未起一丝波动,眼神坚定的盯住倪昊,对抗般的注视着。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不能漏出丝毫的软弱。

倪昊阴厉的盯着司空落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一点退却,却只见这双干净的眼睛里有着坚毅的目光。手捏着她的下颚向后推了推,甩手走出了房间。

他不高兴了。

司空落看的出来。

与窗帘同材质的雪青色团花纹锦面棉门帘的下摆还在轻微的摆动着,直到它停下来的时候司空落才敢大大的出一口气。

这个男人喜欢打击她,喜欢看到她容颜失色,吃惊不已的样子,她十分肯定。一般这样的人,都有着极强的征服欲。若在平时,打击就打击了,她会如他所愿的表现出被他严重打击到的样子来满足他,现在却万万不能,这关系到了她的Xing命。

司空落发泄的空踢了一脚,一眼瞥见衣前被烧的黑黑的大洞,忽然的就起了气愤之意,想一剪刀把它剪掉。房中找了半天剪刀也没看见,喊人也没有见出来,愤愤的一脚踢到旁边的黑瓷花盆上。

没有人管她,也不见守卫,喊珞娘也不见出来。司空落知道这次不像上次那样可以轻易的逃出去。现在是没有人,出了房间十米一定会有人出现。上次是因为他们防谁也不会防她这个晕迷中的病人,她选择打晕小僮的角度也是她的头背后,这样也没人会怀疑她。这次别人主要防的是她,没人帮助,怎能轻易逃出去?

她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屁都不知啊!

傍晚掌灯的时候,珞娘来了。

见到珞娘容貌的瞬间,让司空落着实吃了一惊。

在乾王宫里,她见过很多貌美的女子,这让本已对一般人的相貌上不了眼的她更加挑剔,这珞娘的容貌醒来吃饭时也是见过的,明艳如花,娇媚若水,算是一等一的,比她司空落要好到天边去了。而她此时却脸色腊黄,容颜憔悴,双目深陷,死白的唇色注释着她的虚弱,连身上那件朱红色的衣服也显得黯淡无光,头上摇而不落的凌虚髻看起来也似颓丧下来。

“落姑娘。”珞娘见到司空落时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把手中端来的银质盘子放到香檀木的桌子上。

司空落见到那笑时却觉得心酸,那是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笑,勉强中带着艰涩,还有她所不能理解的哀痛,像是在悼伤着什么。

只半天时间,什么事情只半天时间能让一个明艳如花的女人变成这样?

“珞娘……”司空落叫她,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她们只见过一次面,她对这个有着媚声的女子却有着好感。话到口边时却问不出来,她是“他”身边的人,不是一个战线上的,于情于理都没有她过问的份。于是,思虑来思虑去只能安慰她一句:“别难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