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怪物猎人世界传说

更新时间:2019-11-08 03:12:11

怪物猎人世界传说 连载中

怪物猎人世界传说

来源:落初 作者:荣一笑 分类:游戏 主角:祖遥龙洞 人气:

《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作者:荣一笑,游戏类型小说,主角:祖遥龙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意外,祖遥和米拉穿越到了怪物猎人的世界里,手无寸铁的他们首次登场便遭到大怪鸟的袭击……无意中继承了古龙之力的他们来到这个前所未有的残酷战场,命运的齿轮滚滚转动,友情荣誉轮番考验着,前途未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抱有一丝希望的祖遥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终于是死了心。

走出山洞,太阳挂在头顶,天气晴朗,蓝天白云。而不远处几只食草龙,两只较小的在吃着草,三只较大的在喝着水。一条大河从右手边流过,河的那边是一片绿色的草原,依稀可见还有几只食草龙在吃草,更远处依稀可见高山的轮廓和一个巨大无比的瀑布。

真是个开阔、雄伟的世界!

“快来看啊,真的是龙欸!”米拉兴奋的跑向山坡。

“你小心点啊!”

“放心好了,食草龙没有攻击性,他们性格很温和的。”米拉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走到小食草龙身边。

食草龙是四足龙,成年的有两米高,浑身灰白透绿,尾巴强而有力,头部形似鹿,相应的头上也有一个极具特征的突起,从正面看就像架在头上的一把巨型叉子,像是在警告着想接近自己的敌人最好思考一下能否敌过这巨叉的一击。

米拉鼓起勇气,用手尝试着触摸小食草龙的背部,因还未成年,它的皮肤光滑细腻。小龙只是摆头看了一眼米拉,然后又认真的咀嚼着鲜草。平时在游戏中无数次从这里经过,从没有多看永远准时出现在这里的它们一眼。

食草龙素材做成的装备防御力可怜的很,很多老猎人的建议都是不如省钱直接裸奔到打出蓝速龙一套,还有些厉害的猎人直接裸奔到打出大怪鸟一套。而食草龙的存在,只有在耐力不够的时候会来这里斩杀它们而剥取生肉,仅此而已。

素材做成的武器防具的性能,是怪猎世界中最永恒不变的追求,是猎人执着于变得更强的源源不断的动力。

所以有无数的猎人为此付出成百上千个小时的时间,而依旧乐此不疲。

“哎,弱肉强食本就是最基本的自然生存法则,我或许有些圣母心过头了。”米拉觉得自己有些软弱了。

继续走吧。

两人告别食草龙,沿着道路上坡。随着高度的增加,右手边逐渐成了悬崖,他们扶着左手边的山壁,沿着仅仅一车宽的山路,走了好久。

终于眼前又开阔了起来,这里是接近山顶的一处大平地,右手边已经是几十米高的悬崖,风呼啸而过,打在悬崖上发出阵阵低吼,站在边上像是随时会被风刮走一般,让人心生寒意。

祖遥跑到左手边一个两米高的大台阶下边,从上荡下一大片藤蔓,心想自己一人应该可以攀爬上去。从远处看,台阶上似乎有一个路口。

正想着,忽然间耳边一阵巨大的嗡嗡声,像是蚊子,可动静太大了吧!

祖遥刚回头看,早已经来不及。

一只跟老鹰差不多大小的蚊子已经在他左肩膀上咬了一下,一阵剧痛!祖遥急忙往后退了两步,跳的太急,跌在了地上。

而巨蚊得手后,用口器舔舐着嘴边的鲜血,往后飞远了,似乎没有再次进犯的意思。

正在不远处蹲在树下观察着什么的米拉闻声过来,发现祖遥肩膀有血迹,惊呼:“你怎么了?”

“它的杰作。”祖遥忍着痛指着已经远去的作案凶手。

“啊,是毒蜂!你赶紧坐下别动。”米拉扶祖遥坐定,马上把祖遥的上衣褪下露出左肩。祖遥还没来得急反应,米拉已经毫不犹豫的下嘴吮吸伤口,把毒液吸出,然后吐掉。如此反复了几次才告结束。祖遥的伤口没有了血渍,只是已经泛青,还有些微肿。

在米拉温润潮湿的嘴巴吮吸后,祖遥感到伤口并不那么疼了。

“你这样不会也中毒吧?”祖遥担心起来。

“安心啦,你在这别动,我去准备些东西。”米拉告诫道,便起身走开。

只见米拉在一棵树下徘徊,弯腰摸索了好久,然后又跑到一桩枯木下采了些东西放在短裙口袋里。

采集似乎进行的很顺利,米拉笑着跑回来。她把手上的一些绿色蓝色草叶和口袋里的一些蘑菇倾放在地上。从中择出蓝色草叶和蓝色蘑菇,一股脑吃进嘴里,大口的咀嚼着。祖遥以为她是肚子饿了,刚想提醒她,自己背的袋子里有肉块。忽然米拉双手捧着,把嘴里的咀嚼物吐了出来,看上去已经咀嚼充分,加上米拉的唾液,从外观上来说,完全像是蓝色的老酸奶。

米拉不由分说的把“老酸奶”涂在祖遥的伤口上,先是一阵温暖,像是热敷的感觉,之后便是持续的凉意,透过皮肤和血液能真切的感受到毒液已经在体内化解,消失不见。

好是神奇!

米拉并没有停止,如法炮制的把绿色叶子和蘑菇放到嘴里,然后示意祖遥双手捧好,把绿色的老酸奶吐了出来。

“吃下去吧,对你有好处。”

“什,什么?吃下去?”祖遥大惊。

“怎么了,你介意什么?”米拉嘟着嘴说。

我哪是介意,只是不好意思啊。祖遥心想。他摇摇头,看了一眼米拉,米拉点点头,眼睛看看老酸奶,示意吃吧。

祖遥望着手里的老酸奶,这是在吃米拉的口水啊!慢慢的把手里的老酸奶吃完。

“味道如何?”

米拉这是在干嘛,竟然问这种问题!祖遥不甘示弱:“好吃极了!”

“我不是问你好吃不好吃,我问你,跟你之前喝的饮料比怎么样?”米拉盘坐着,双手撑地,身体前倾,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好奇的望着祖遥等待答复。

被米拉这么一问,祖遥才回想起来,好像绿色老酸奶吃起来,味道和那瓶绿色饮料一样,只不过理所当然的更浓稠。

“味道好像差不多,都是凉凉的甜甜的。”

“大成功!哈哈哈。”米拉兴奋的跳起。

“能解释下发生了什么吗?米老师?”祖遥抱着左肩站起来说。

“我只是尝试着用游戏中的知识套用到现在的世界里,解毒草搭配蓝蘑菇,有很大概率会合成为解毒药,而药草搭配蓝蘑菇则是回复药。当然也有几率,碰到相性不符的劣质材料合成会成为垃圾。我们运气很好,两次都成功了。”米拉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像是在讲课的老师,踱着步,传授给祖遥知识。

祖遥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合成,什么相性不符,“这是一种魔法?”

米拉听到魔法两个字,顿时笑了起来,“对呢,这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只不过这里的魔法更多意义上来说是科学,而不是你所谓的黑魔法、召唤术之类哦。”

祖遥越听越头大:“我们还是先考虑怎么回家吧。”他还是担心两人的安全,万一米拉有什么意外,他怎么向米拉的父母交待,更何况,一心把米拉当成儿媳妇看待的妈妈肯定也饶不了自己。

但看看自己的狼狈样,目前为止,好像是米拉在这个世界更得心应手一点。祖遥兀自尴尬的笑笑。

一时无言,两人继续往前走着。

快到前方拐角出口的时候,忽然听到“噔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

祖遥下意识的用右手把米拉揽在身后,用身体挡住她,慢慢的往后退着。直觉告诉他有危险。

米拉忽然叫起来:“啊,难道说是它?”

“谁?”祖遥被米拉这么一说,更是神经高度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拐角处,心里默念,可别出现什么怪物了!

米拉一把抓住祖遥,说:“快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食肉恐龙来了!”

祖遥被吓了一跳,反过来拉着米拉往回跑:“快走,去刚刚那个高台上,我看见旁边有藤蔓,应该能爬上去。”

没等到两人跑到高台边上,祖遥感到身后一阵压迫感。他短暂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拐角路口出现一只浑身蓝色中带有深色花纹的小型两足恐龙,它头顶淡红色片状头冠,目测只有一米五高,但尖长的嘴巴,上颚呈现鲜艳的黄色,露出的锋利细牙交错排练,强而有力的后腿蹬着地,收缩的前肢也藏不住那一双利爪,让人胆寒。

祖遥的视线不自觉跟它对上了,两足龙一下子找到了目标,将身体转向他们,蓄力一跃,瞬间把距离缩短的一半。

加速跑!不对,拼命逃啊!

祖遥根本没有和食肉动物战斗的经验!不对,哪个正常人会有这种经验呢!只有一次,他为了保护米拉,和路口的野狗对峙的许久,终于把对方逼走。可是那只是一条落魄的中华田园犬啊!

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了,祖遥忍着左肩疼痛,双手托着米拉的屁股将她推上高台,真软啊~随后自己猛地一跳抓住藤蔓,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两人转身,蹲在高台边上观察情况。两足龙已经快到高台边缘了。

“这么点高度难不住蓝速龙的!”米拉说。

原来它叫蓝速龙。

“刚刚它猛地一跳,跳得也太远了吧,干嘛不改名叫蓝跳跳!”祖遥心有余悸。

“哇,你真厉害,我们确实叫它蓝跳跳。”米拉打趣道。

“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祖遥眼看着蓝速龙已经到达高台底下,内心涌现出一种被食肉动物靠近后产生的死亡恐惧感。他本能的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的朝蓝速龙扔去。

蓝速龙本来只是在高台下看着他们,站立不动,细尾左右摆着,似乎在想些什么对策。被祖遥这么一砸,正中脑袋的它愤怒的仰天大叫三声,尖锐的声音就像是幼鸟叫声的放大版。

“不好,它可能在呼唤同伴,我们要快速解决掉它!”米拉这么说着,心想,要是游戏里肯定一太刀砸上去,怕它作甚,可现在两手空空的他们真的是如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祖遥听说它还要呼唤同伴,疯狂的捡起石头砸向蓝速龙,这是他唯一的武器。

米拉默不作声的思考对策。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出口,可是经过如此种种,经验告诉她千万别去。

“要是有老猎人路过帮忙就好了啊!”米拉心想。

可是求人不如求己,当下最要紧的是快速干掉蓝速龙,然后寻找去村庄的路。

她看见离高台边缘两米处有一块一米多高的圆形大岩石,底下塞了方木固定着,而岩石到边缘的这一段直线距离分明有一道压痕。

她恍然大悟,这一定是老猎人为了帮助新手猎人面对突发情况而设置的简易陷阱!

如同获救一般,她赶忙告诉祖遥。

祖遥一边扔石头牵制蓝速龙,一边听着计划,信心大增,“太好了,有救了。米拉你去大石头那,我去做诱饵引诱它到高台边上,听我大喊你就立马抽走方木,大石头压死它丫的。”

“可是你怎么挡诱饵?”米拉很担心。

“你就别管啦,快去吧!”祖遥语气坚定。

米拉就位后,祖遥停止了扔石头,一直左右跳着躲避石块的蓝速龙忽然看见它眼中的食物不扔了,似乎还有些不尽兴,转动着头望着祖遥。

祖遥望着蓝速龙挑衅似的举动,冒出一股无名火。他知道许多食肉动物在抓捕到猎物后,如果猎物活着,它会逗弄猎物,不知道是在玩耍还是在享受胜利者的荣耀。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别得意的太早!”

祖遥暗自说完,走到有压痕的高台边,一个转身,双手扒着边缘,将整个身体挂在了石壁上,原来他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当成诱饵!

蓝速龙也是一惊,思索着对方想要干嘛。祖遥翘起屁股朝它摇晃,它似乎也被这样的挑衅激怒了,头仰起脖子下压,前半身放低,前肢的利爪有节奏的来回活动着,两只后脚不断蹬地。

对,就是这样,跳过来咬我吧。祖遥转着头观察着蓝速龙,只等它陷入圈套。

说时迟那时快,蓝速龙弯腿,猛地蹬地高高跃起,怒不可遏的扑将过来。它两只前爪呈抓取状,大张着嘴巴,一口利牙势要撕碎祖遥的样子。

“放!”祖遥大喊,却没有移动身体,米拉怕砸到祖遥,不敢动手。

“快放啊!”祖遥以几乎扯破嗓子的音量命令着,转向蓝速龙的脑袋一动不动,观察着距离。

米拉只好大叫着“祖遥你可别死啊!”闭着眼睛把方木抽走。

大圆石没有了支撑,立马滚动了起来。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相同的速度,质量越大,动能越大,祖遥口中神神叨叨的念着。就在腾空的蓝速龙离他后背仅有一米,而大岩石也只距离他扒着岩石的手半米的时候,他放开双手,蹬住石壁的双腿向左侧用尽全力弹开,于是整个身体面向天空背朝大地,往右侧腾空飞去。

时间好像放慢了一般,蓝速龙的身体开始从眼前划过,祖遥一瞬间与蓝速龙的蛇眼对视,它不可一世的神情已经变成不可置信的惊恐。

天空的太阳好刺眼,祖遥眼前一片白光,开始看不清东西。无所谓了,去死吧,可恶的蓝跳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