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三国妖士在线试读在线阅读精彩章节 姜元张潮在线阅读章节列表

三国妖士在线试读在线阅读精彩章节 姜元张潮在线阅读章节列表

时间:2019-10-02 04:28:54编辑:方兰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狴猽的原创小说《三国妖士》,主角姜元张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姜元一原本对陶谦的印象还停留在文字上,这下更清楚了,哪里是什么三让徐州的仁者,分明是头老狐狸嘛!“叔父,不论如何,米粮乃是根本,

三国妖士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妖士》在线阅读

《三国妖士》 第十一章 叔侄议策 免费试读

姜元一原本对陶谦的印象还停留在文字上,这下更清楚了,哪里是什么三让徐州的仁者,分明是头老狐狸嘛!

“叔父,不论如何,米粮乃是根本,不能轻易用度。”

“可陶谦拿捏把柄,现我为治中从事,家有米粮,怎敢不进献上去呢,实不相瞒,你舅舅从洛阳运回的粮食,我本就打算献给陶谦的。”

姜钰昌有苦难言啊,陶谦逼他有些紧,他也被这些公务弄的烦乱。

看来姜家是怀璧之罪,在这个时候,米粮已被陶谦盯上了,姜元一道。

“叔父可以截留大半,分出一点送给陶谦,他总不会责怨你办事不利,出工不出力。”

“只是如今缺额太大了,首先陶使君想在丹阳招募精兵,其次招抚了泰山臧霸,再者何进心腹,在泰山招募士卒的鲍信、王匡二人以得知大将军身死的消息,欲返回京都救局,陶谦总要略表心意,资助军粮吧。”

丹阳兵姜元一知道,史载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精兵之地,这可是三国时期著名的产兵之地。

足可与陷阵营,先登死士,白马义从,飞熊军,虎豹骑,白耳兵相媲美。

至于臧霸那可是个猛人,年轻时因父犯罪被收押,伙同一批好友杀死太守,劫狱而逃,从此开始流亡,直到现在天下乱了,纠集了一批人马活跃在泰山,那可是个三不管的地方。

想到这里,姜元一灵光一闪,他何不学那臧霸一般,待价而沽呢,为什么要舔着脸,小着心去依附诸侯,完全可以让他们来求自己啊!

轻易得来的总不会觉得珍惜,这是人之贱性所在,诸葛亮在这方面做的就很出色啊,三顾茅庐才肯出山,果然是一等一的智者。

当然前提是得有足够的价值,能让这帮汉末枭雄不惜屈尊降贵求到这里,想着想着姜元一不禁咧开了嘴角,这对于他来说太简单了!

“侄儿已有良策?”

见姜元一傻笑,姜钰昌看得有些小心,心道这不是被白眉仙师招了魂,去往众仙之地了吧!

姜元一自觉失态,连忙收敛心神道:“叔父,小侄以为姜家储有米粮,却非名门望族,因此才有这番危急,若是粮食空了,名望大了,你觉得如何?”

以米粮换名望?

姜钰昌瞬间想明侄儿的意思,当前最直接的做法,不就是赈济灾民么,只是放着米粮不充入军伍,反倒用在流民身上,这不是给陶谦上眼药么?

但转念一想,赈济灾民也不必那么堂而皇之,完全可以用些隐匿的手段啊,只是这值得么,名望大了陶谦不一定会下手,但没了米粮的姜家靠什么被人倚重啊!

“请叔父召集流民,恢复生产,徐州太近,可往东海郊野,这是叔父份内之事,于徐州有利,陶谦也不会说什么,至于在出产前这些流民的用度,当由我姜家承担!”

姜元一振振有词,已给出了解决方案,以工代赈都没这个方法好,当务之急是恢复流民生产,何况他要用人的地方可多了。

徐州的确是呆不得啊,姜钰昌听到侄儿要将流民迁至东海,已萌生退意,想辞官返乡,但还不到合适的时机啊!

“再请叔父从流民中挑选有一技之长的,分案造册,并于各地网罗工匠、医师、有经验的老农等等,做到人尽其用,增强姜氏底蕴。”

打铁要靠自身硬,说到底还要增强自身实力,反正姜家就想着散尽米粮,想拉多少人便拉多少,何况人多了很多计划都可以实施。

“此外请叔父召集各地姜氏米粮生意的主管,商议今后的决策,再遣返回去,打探消息。”

情报系统是极其重要的,姜氏行商走南闯北,这可不是现成的渠道么,他记得曹操、马超渭水之战时,便命士卒伪扮商贾探听情报。

“好!侄儿果然是仙门弟子啊,这些事叔父一一照办!”

姜钰昌很激动,侄儿这是要大展宏图的节奏啊!

“眼下还有一件事想请叔父帮忙。”

“侄儿但说无妨,无须顾忌。”

“叔父,请教我识字吧!”

姜钰昌差点翻倒,似乎不敢相信,你一仙门弟子学了八年,刚才那般意气风发,现在跟我说不认识字!

看着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姜元一讪讪地说:“仙界文字是天书,和凡俗有些不一样。”

这倒勉强能说得过去,姜钰昌也想得通,一口气才缓了过来,喃喃道。

“应当如此,应当如此,只不知这天书文字是何模样?”

终究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姜钰昌故意随意这么一说,还想着侄儿给他露两手,只是这次却没传来回话,他只好悄悄瞥过眼去。

只见姜元一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嘴里细碎地道:“饴——糖——果——饴——”

“侄儿!可莫要忘记问问仙师,天命者所归为谁啊!”

姜钰昌原本席地而坐,这下子连忙跳起,扶着侄儿的肩膀摇晃,还大声地喊着,只希望侄儿的魂魄还未走远,能听到这番话呢。

姜元一哪里是去什么众仙之地,若是听到叔父这番话,估计得气个半死,我这前身也太悲催了吧,指不定啥时就要发病,玩我呢!

当然这些他是全然不知的,因为此时的他已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沉沉地陷入混沌之中。

不到片刻功夫,姜元一悠悠转醒了,只是此时已被放到了床上,连外衣都脱去了。

前几日都是与父亲同睡,今日姜老爷回了东海,只能自己躺尸了。

这感觉,当真是太自由了,太美妙了,富态的老爹那呼噜声简直了,饱受折磨啊!

姜元一恨不得跳起来庆祝,只是这古时候娱乐活动不多,到了夜间还要省油,天一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回屋睡觉,所以说这时候出生率高不是没道理的。

刘备不是中山靖王之后么,其实根本不值钱,那位儿子可就有一百二十多个;

曹操也不差啊,光儿子就有二十多个,若是加上女儿,半百也少不了吧。

可惜死亡率、夭折率也很高啊!想到生命易逝,又想到前世今生,姜元,姜元一,等到取字的时候就能叫回元一了吧!

也不知谁是谁的祖先呢,我要不要找些什么器具埋起来,留下一份藏宝图,两千年后给儿孙留点福泽啊,那时候偷偷挖出来不就是古董么,一辈子不愁吃喝啊!

咦?为什么说要偷偷呢!

这里那里都买个百套房,坐吃房租,整天遛狗逗鸟,打着小麻将,逛着夜间摊,冲着万元游戏币,想买哪个皮肤买哪个,噫,美滋滋?

然任重而道远啊,靠祖辈是不被称道的,不论时代有多艰难,男人总要有自己的事业,既是尊严,也是责任!

可这是汉末三国时期啊,书上怎么说的,盖三国之剧变,乃上古与中古之分野,一个现代人混迹在这时空,委实太过孤独,怎么不干脆早两百年,同王莽也有个伴啊!

不过前世的他也差不多吧,想到这里,姜元一有些苦闷,又觉得口干,便从床上爬起来,摸到桌角倒了杯水,正想着到月下凉亭一游,体验下李白苏轼的境界,却被突然亮起的油灯吓了一跳。

“小公子有什么吩咐吗,奴婢可以效劳。”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等到了近前,姜元一算看清楚了,油灯下的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眼神还有些迷蒙,估计是听到动静被惊醒,这才匆匆起身的吧。

这是叔父给我安排的侍女,古人真是太奢靡了,他可从不曾享受过这份待遇呢。

“姐姐叫什么,是叔父安排你来的吗?”

“万万当不得如此称呼,小公子唤我阿月便是,因小公子身躯尚弱,大人特命我来服侍。”

阿月便阿月吧,对人的态度绝不是一个称谓决定的,何况这时候的世俗礼法是这样。

姜元一又走过来,阿月捧着油灯跟在后面,这才看见离里间不远,用帘子隔了一个小间,这便是阿月睡得地方了。

离得这么近,难怪曹操要来个梦中杀人的戏码呢,侍女要是心有歹意,外面的护卫想要救主,坐火箭都来不及啊!

想着这是以后的室友和保姆,姜元一又看了看她,长得十分养眼,只是又觉得可惜,这般年纪的女孩却要服侍养尊处优的少爷,万恶的封建主义啊。

想到这里,姜元一突然记起一事,遂问道:“当日在我病前的那位姐姐在哪,不会还关在柴房吧?”

阿月的神色有些慌张,期间还夹着惊恐,颇为不安地道:“小公子是不喜奴婢么?”

“这是哪里的话,我只不过随便问问罢了,说到底是我口不择言,倒连累了旁人。”

阿月沉默不语,有些为难的神色,姜元一越看越不对劲,又问道。

“阿月无需顾忌,你既然是我的侍女,便是我的人了,有我在没人能对你怎么样。”

“阿灵好像死了,当日我曾隐约听到她的惨叫,后面府里有人清洗柴房时说的。”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让姜元一彻底地看清了这时代的残酷,也再次认识了那位叔父,当真是心狠啊!

原本月下游玩的兴趣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内疚,他要反思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那位医者呢?”他又阴沉着脸问。

“小公子说的是华神医吧,他被大人送出府了。”

姜元一当然问的不是这个意思,那位老农模样的医师他是见过的,后来辞行叔父还设了酒宴他能不知道吗,他想问的是再后来呢。

等等,华神医,该不会是华佗吧!

貌似问侍女根本就是个错误,自然是问不出什么都,姜元一点点头道。

“回去睡觉吧,我也要就寝了。”

阿月听从吩咐,待送姜元一到了床榻,又轻轻挪着步子出去了。

油灯灭了,姜元一躺在床上,却注定不能睡得安稳,通宵达旦。

三国妖士

三国妖士

作者:狴猽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三国妖士》文笔各方面都描写得很好,虽然套路依旧,但好得文笔补偿了不足。比起那些套路又老文笔又差的小白文来说,这本书可以打80分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