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只愿卿颜开主角肖元齐宣在线试读完本章节列表

只愿卿颜开主角肖元齐宣在线试读完本章节列表

时间:2019-11-04 02:01:39编辑:羽白 人气:

《只愿卿颜开》为天南地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大庸国自建国以来,兵权分成了七份:西北大将军、西南大将军、东南大将军分别掌鹰符、虎符、鲸符,各握有一份兵力;镇国将军掌左半块龙符握

只愿卿颜开

推荐指数:10分

《只愿卿颜开》在线阅读

《只愿卿颜开》 第二章:施技巧入上京城 免费试读

大庸国自建国以来,兵权分成了七份:西北大将军、西南大将军、东南大将军分别掌鹰符、虎符、鲸符,各握有一份兵力;镇国将军掌左半块龙符握两份兵力,这个左龙符从八年前宇文默十六岁上阵杀敌起就拿在了手上,右龙符在明景帝手上,现在应该是在宇文乔手中。“右龙符,吴君杉的虎符,东南大将军张元孝本来就是他的人,鲸符自不用说,定在宇文乔手上。手握四份,他很快还会有动作。”肖彤分析道。“阻止我进京。”宇文默肯定的说到。要登基,除了掌握绝对的兵权之外,还要有文武百官的支持。如今宇文乔手上兵权之比宇文默多一份,上京城在苍原大陆腹地,而鲸符调动的水军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右龙符下的兵只负责保卫上京,国家太平了几十年,战斗力可想而知,但左龙符下的兵却是经过战争一枪一箭历练出来的。万一真的打起来了,宇文乔也是没多大赢面的。那么他只有稳住百官,让他们支持自己率先登基。在这拉拢人心的关键时刻,他怎么可能还会让宇文默进京?!此言一出,肖彤和齐宣沉默了。虽然此前宇文乔派人阻挠宇文默进京,但也只是派普通士兵装扮成刺客拖延一点时间而已。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宇文乔发现在争夺军权上取得不了优势,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不让宇文默进京,不进京,谈什么皇位。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被文官诟病,但是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只要他能当上皇帝,史书上怎么记载还不是胜利者说了算。可是,对于宇文默来说,争夺争夺兵权,争夺满朝百官的支持,甚至是争夺皇位,这些都在其次。首要的是他想要给明景帝床前送终,而宇文乔如今的这种做法,就是连尽一个为人子的责任的机会都不给宇文默!这是天大的不孝!更别提明景帝在宇文默心中的地位,要是真的连明景帝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这会是宇文默心中永远的遗憾吧。这是宇文默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沉默之后,肖彤、齐宣开始讨论商量对策,宇文默坐在一边听着,偶尔提出自己的看法,点拨几句。“将军!”议事帐篷外传来士兵的声音。因为宇文默虽然贵为二皇子,但是自十六岁起就在外带兵驻守边关,最近半年才回的封地梁州,身边的士兵早已经习惯了喊宇文默“将军”。“进来!”宇文默沉声道。“报告将军,吴公公带着圣旨在营外。”小士兵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说。“请吴公公进来。来人,摆供桌。”宇文默说完,齐宣就一个闪身,躲到了屏风后面。一小会儿,吴公公便带着人走了过来。宇文默也早已迎在议事帐篷外面等候。“二皇子,接旨吧。”吴公公一开口,他的那种太监独有的不男不女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尖酸劲儿便让人觉得不舒服。众人在宇文默的带领下跪在供桌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驾崩塌,帝位空悬,不可久虚。朝中众臣,合辞推朕,众意难违。寡人弟默,心思缜密,劳苦功高。厚德载物,口碑淳淳,望辅朕不怠,驻边守关,捍卫我大庸国土。特此封为梁王,无召不得归京。钦此!”吴公公念完便合上了圣旨,说道,“梁王,接旨吧!”接着,就将圣旨递了过去。而他身后的仪仗队和跟随士兵则虎视眈眈的看着宇文默等人,只要他有一个不愿意,他们就会传出宇文默抗旨不遵,可以直接擒拿这个梁王。吴公公话音刚落,只见宇文默脸色苍白,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还没站稳呢,突然晕倒在地。跪在宇文默身后的肖彤立刻接住宇文默向后倒的身子,满脸惊恐的喊道“主子!主子!你醒醒啊!”四周的侍卫也纷纷围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宇文默抬入议事帐篷。吴公公刚要跟进去看看情况,肖元带着四个卫兵走过来,将吴公公一众人等有意无意的堵在了议事帐篷外。肖元叹着气,对着吴公公拱了拱手,解释道:“吴公公,我们主子在从梁州赶往上京途中遭小人暗算,那小人居然用阴招,害得我们将军中了对方的毒针。听说吴公公您亲自带着圣旨来了,将军他硬是不顾军医嘱咐……唉,吴公公,我们将军是敬您的,您毕竟是先帝身边的老人儿了。但是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多多包涵!”说完,肖元便往吴公公手里递了荷包。吴公公在袖子里掂了掂荷包的分量,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碍事,梁王的身体要紧,反正吾皇的旨意已经传到了,你们就代梁王接旨吧!”吴公公这是承诺不宣扬宇文默没接旨谢恩的事。但是还不够,于是肖元继续忽悠吴公公,他说:“哎呀,吴公公,还请您老人家跑一趟,帮我们主子求求请,哪怕是只在建业寺不进上京,好歹让见上最后一面啊!”肖元急切的说,手下也不停,又塞了东西到吴公公袖子里。建业寺在上京城外,是大庸历代帝王死后停灵九天的地方。吴公公一摸,厚厚一打银票!吴公公心里转了几个弯,宇文乔这个皇帝怎么着也没有手中实实在在握着的银子踏实,便正色道:“也罢,咱家去将实情禀报给圣上,可圣上……君心难测啊!”这是得了好处,还不愿意尽力的意思。肖元一听就明白了,就再接再厉的说“多谢公公!吴公公您可不是一般人呐!那是先帝跟前的红人啊,我们将军都敬着,这圣上怎么着也都要给公公面子啊。”肖元对着吴公公又端端行了一礼。吴公公被肖元这么使劲忽悠,有点飘飘然,又见宇文默的左右手肖元对自己礼遇有加,手里银子的分量更是足,心里妥帖极了,便微微笑着说,“咱家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这意思便是应下了。宇文默等人心里都十分明白,被宇文乔抢先当了皇帝(虽然还没举行登基大典)已是处于下风,若还被按上一个抗旨不遵的罪,稍微被好事者夸大一下,就是谋反,那这真是给了宇文乔一个光明正大对付宇文默的理由;但是遵旨不进京,不见明景帝最后一眼,也不管手下死活,是宇文默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于是,他们三人就商讨了一个对策:还是肖彤在齐宣的启发下,建议宇文默也来个装病。兵不厌诈嘛,装病不为皇位,只是为了再见先帝一面……肖元恭恭敬敬地送走了吴公公一行人之后,觉得挺没意思的,也懒得回去议事帐篷,就打发了个小兵过去传话,自己一蹦一跳的跑到了伙房找吃的去了。老老实实在营地呆了两天,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各方势力都在暗处紧锣密鼓的布置着。第三天,东南大将军张元孝便带领着一个营的人来了,其中还有两位宫中太医。对此,宇文默早有准备。两位太医按照吩咐先给宇文默请脉,发现确实是有中毒的迹象。如实禀报之后,东南大将军张元孝便安排将宇文默等人带走。张元孝走之前特地在营地周围转了转,看到营地也就一百上下的普通士兵,并没有发现能够解决上千刺客的组装力量。张元孝若有所思的走了,他没注意,在他身后大树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马车里,宇文默闭着眼睛养神,肖彤提高警惕时刻关注着外面的情况,肖元则上蹿下跳地研究马车,时不时地发表评论,诸如:“这是宇文乔的马车吧!”因为在明景帝刚即位时,爆发了“六王叛乱”,除了贤王和荆王站在明景帝这边,剩下的六个王爷联手叛乱,企图推翻明景帝。这场历经四年的浩劫终于以明景帝阵营微弱的胜利结束。因为虽然最后六王均死,但聪慧无双的贤王和骁勇善战的荆王也在这场战乱中为了保护明景帝而死。这也是为什么明景帝的妃子不多,子嗣更不多的原因。所以,朝中现在并没有王爷等级的马车,调来的应该就是宇文乔皇子时期的马车“哎呀呀,就我们三个人嘛,居然派这么多人跟着。”“啧啧啧,真会享受。”肖彤受不了肖元的聒噪,忍不住瞪了肖元一眼。肖元反而笑嘻嘻的凑向宇文默,说道:“默,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宇文默没有睁开眼睛,从肖元手里接过小瓷瓶,拔开塞子,问了一下,道:“禁药?”“宇文默,你这都知道!”肖彤送给了肖元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不过他没开口,他知道,能让肖元特别提出来的东西一定不简单。见大家都不说话,肖元郁闷的自己接下去说,“不过这种香味很独特,只有伊红阁才能调配的出来。”到了建业寺,门口倒是站了几十个和尚,可就是不见智明方丈。张元孝刚要开口询问,就被执事和尚“借一步说话”请到了一边。不久,张元孝面色深沉的走到宇文默跟前,道:“梁王殿下,请。”也不解释为什么不见智明方丈。宇文默左右扶着肖元肖彤,虚弱道:“张大人,请。”也不多问,更不挑理找事,苍白的脸色看起来真真像是虚弱无助的病人。只是宇文默在暗中给肖元比了个手势,便随着僧人进了寺庙里。因为建业寺的高僧正在念经诵咒送明景帝往生;而且宇文默“中毒”,身体虚弱需要静养,所以直接去了安排好的厢房。带路的大和尚退出去以后,肖元便悄悄跟了出去。肖彤则检查起了房间。“主子,香有点问题,剩下的一切正常。”“给齐宣送点过去,看看与银针上的毒叠加会怎么样。”宇文默站在窗边,比了个手势,不知从何处出现了个黑衣人,跪在地上。肖彤包了一些递给了黑衣人,黑衣人低声说了句“告退。”便施展轻功又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随影的功夫又精进了。”肖彤赞了一句。随后发现宇文默有些心不在焉,便问道:“主子,可是有什么不妥?”“你去安排一下,我晚上要去祭拜父王。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宇文默望着窗外轻声说道。肖彤看着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宇文默,虽然此刻的他看起来与平常无二,但就是让人觉得心酸。要是肖元这个活宝在就好了,唉肖彤在心里默默地想念起了弟弟。而此刻的肖元正趴智明方丈的房顶上偷窥,一边看着下面房间里的两人,一边努力忍者不打喷嚏。实在忍不住要打出来的时候,他迅速用右手捏住鼻子,左手捂住嘴。“还好还好,没打出来。”肖元心里暗暗庆幸,又忍不住嘀咕:好端端想打喷嚏,莫不是哪儿小姑娘在思念自己。喷嚏是没打出来,但是身体不受控制的还是动了一下,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头歪向一边,轻轻翻起身,踮着脚尖施展轻功飞到后院的树上去了。抱着树观察了一下,居然没人出来查看情况?反正也听的差不多了,肖元摸摸鼻子,干脆一个闪身,回去了。肖元推开宇文默的房间,只见宇文默倚在窗边,身上仅穿着一件略显单调的素白色锦制中衣,只在袖口和下摆用黑色的丝线绣着奇巧遒劲的墨竹,与他头上竹叶型的黑耀玉簪相互辉映,显得身材更加优美挺拔。长长的睫毛在低垂在如玉的面庞上,构成了两道诱惑的弧度,偶尔若有所思的神情,使得宇文默就好像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佳公子,全然不见平时的冷漠残酷。一时间,肖元觉得眼睛被定住了,挪不开了。晃了一会儿神,肖元赶紧在心里默念了三遍“色即是空”,收回了目光。他发觉宇文默长的越来越妖孽了,自己个男人看了都挪不开眼。走进门才发现宇文默在看书,准确的说,是盯着书的封面看。因为书没打开。肖元知道,宇文默不是要看书,而是在怀念给他这本书的姑娘。所以他也没说什么,拿过旁边供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却也再不看向宇文默那边。宇文默将书收起,贴身放好之后,抬眼看了肖元一眼,也不说话,只轻哼了一声,肖元就赶紧扔了苹果,坐正,道“默,哼,我不是有意冒犯的。”这是因为自己刚刚“偷”看宇文默而道歉。宇文默不置可否,定定的看着肖元,只是眼神中不带丝毫戾气。肖元立刻松了口气,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没有出来迎接的方丈和早该离去的张元孝在禅房里谈论一个走丢的姑娘:五日之前,当朝丞相司徒慕的掌上明珠司徒容来寺里上香礼佛。张孝天得知以后,千方百计地从智明方丈嘴里知道司徒慕将女儿秘密安排在哪个厢房,准备劫人。智明方丈思索之后觉得不妥,后悔了,就准备给司徒容换房间。结果去了之后发现没不见了,刚巧遇上了司徒容的贴身丫鬟巧雪取饭回来。丫鬟巧雪发现小姐不见了,就立刻跑回府报信。要不是寺内正在给明景帝念经诵咒,所有人不得入内更不得闹事,不然司徒丞相怕是早就把方丈给抓起来了。可是张孝天今天一大早就亲自来接我们了,他知道司徒小姐要住三四个月,所以也不着急。可现在还没来得布置,司徒容就不见了。“他们都不相信对方。智明老和尚觉得是张孝天抓了司徒小姐,张孝天觉得是智明藏起了司徒小姐。哈哈。”说到最后,肖元自己就笑起来了。肖元笑够了问道,“我们管不管?”,然后有自己又立刻回答道,“肯定要管,这么有趣的事。”那样子好像生怕宇文默不同意似的。“这件事,我亲自去查。”宇文默缓缓开口道。肖元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腹诽,宇文默肯定是还记着自己刚刚偷看他的事。不过他也知道宇文默的性子,比起多年前的那些丫鬟,这已经是好的了,便不再开口说什么。宇文默要亲自查这件事其实不是肖元想的那个原因,他只是觉得这件事不简单,预感这件事他不亲自去查以后绝对会后悔。戌时,偌大的大殿里不见诵经的高僧,只有宇文默一个人,他直直的跪在明景帝的棺材前,说话也没有流泪,只是默默的跪着。直到卯时三刻,天快要亮了。肖彤在门外轻轻叩了叩门,宇文默这才起身,跪了一夜,双腿从麻木到好像失去了知觉,他站了一会儿,感觉好像可以了,才最后看了一眼棺木,推开门自己走了出去。肖彤在门外守了一夜,颇有些担心。但看到宇文默一步一步的走出大殿,脚步不见虚浮,异常坚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肖彤才轻轻松了口气。稍作休息的宇文默开始着手调查司徒容失踪一事。宇文默先去了司徒容失踪前住的地方——在后山的一座独立小院子。院前种满了菊花,只不过秋季未到还未开花,只有满眼的新绿罢了。走进厢房,摆设很简单的,一张床,一把椅子,一个凳子,一个书桌,书桌上随意放着几本山河地理志和一个小花瓶,里面插着些小野花,参差错落,别有一番清丽的味道。闭上眼,仿佛可以看到一位清秀佳人眉眼含笑地坐在窗边看书,试不试摆弄那些小野花。宇文默不知不觉走到窗边的书桌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观察注意这些,他是来找线索的,但眼前总好像可以看到那个住在这里的女子一般。

只愿卿颜开

只愿卿颜开

作者:天南地北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只愿卿颜开》作文章写的真心不错,生动形象,活泼有趣。主角可爱极了。尤其是女主描写的很细致,不由自主的就浮现脑海。整个文章也很连贯,一条主线贯穿着许多小故事。结局也很精彩。值得一看。妈蛋编不下去了,能坑一个算一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