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只愿卿颜开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大结局 肖元齐宣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只愿卿颜开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大结局 肖元齐宣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19-11-04 02:01:49编辑:郭洁 人气:

完结小说《只愿卿颜开》是天南地北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肖元齐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司徒容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就在半个时辰前,她和宇文默一块给黑云洗澡刷毛,之后宇文默就带她到这里——富洋河,她和宇文默初次相遇的

只愿卿颜开

推荐指数:10分

《只愿卿颜开》在线阅读

《只愿卿颜开》 第九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免费试读

司徒容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就在半个时辰前,她和宇文默一块给黑云洗澡刷毛,之后宇文默就带她到这里——富洋河,她和宇文默初次相遇的地方。下马车之后,两人相视一笑,宇文默牵着司徒容,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就那样平静的并肩而走。“默,我有一种就这样跟你走一辈子的错觉。”司徒容笑着对宇文默说。宇文默转过头给了司徒容一个温暖的笑容。幸福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转眼就金乌西落,宇文默和司徒容就往回走打算回去了。“默,我们晚一点回去好吗?”司徒容好像想到了什么。“怎么了,容容?”宇文默看到司徒容有些不乐意的样子,觉得很奇怪。“我想放纸船。”司徒容有些羞涩地说。“嗯,好!我陪你。”宇文默也有些感慨,最初的相识,就是因为纸船。“你带了纸吗?”司徒容看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有点呆呆的问宇文默。宇文默一听,也愣住了,说:“没有啊!”“那怎么办啊!折不成纸船了。”司徒容有些沮丧地说。宇文默想了一下,说:“那我们下次再开吧!下次把蜡烛也带上。好不好?”司徒容也没有其他办法,就跟着宇文默往回走。司徒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抱着宇文默的胳膊说:“我们拉钩!上一次,就是没有拉钩,你才爽约不来的。这一次我们拉钩!”宇文默有些无奈的笑了,宠溺的看着孩子气的司徒容,伸出右手的小指头,跟司徒容的小指头勾在了一起:“拉钩算数一百年不许变,骗人就是小狗!”然后两个人的大拇指像盖章一样印在了一起。随着这个动作,两个人面对面的距离一下子拉近,宇文默伸手将司徒容揽在胸前,说:“容容,以后每年的中元节,我都来陪你放河灯。好不好?”“嗯。”司徒容有些羞涩的将脑袋埋在了宇文默的胸前,悄悄地用手在宇文默的身后还住了他的腰身。宇文默感受到了司徒容的回应,嘴角小心翼翼的扬起了一道温柔的弧度。要低调啊,不能被别人看见,不会然会被嫉妒的。司徒容小心翼翼的想。好一会儿,宇文默将司徒容从自己怀里拉出来,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光洁的脑门,柔声说:“容容,我们回家吧。”司徒容感觉的自己的脸热的都要熟透了,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感觉了。也没听清楚宇文默说了些什么,只是看着和宇文默十指相扣的那只手,傻傻的笑着跟着宇文默向前走宇文默牵着司徒容一直走到福洋河河边的一家临河酒店,说:“呆容容?我带你来吃好吃的了!”宇文默看见司徒容还是有些神情恍惚的说道。“啊?哦。”司徒容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神游,而且还被宇文默发现了,顿时觉得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客官,来,里边请!您几位啊?打尖还是用餐啊?”店里的店小二看到门口有客,就热情地招呼道。“用餐。”宇文默拉着司徒容就走进了店。“二楼,包厢。”宇文默继续对这店小二说。“好嘞,客官,请!小心台阶。”店小二熟练地用肩上的抹布擦拭了一下扶手,将宇文默和司徒容请了上去。宇文默和司徒容坐定之后,宇文默让店小二报菜名,以方便司徒容点菜。店小二:“客官这是问对了,小的就是我们店的活菜单。我们店的特色有香包拉蛋卷、荷花鱼丝、红烧脚圈、倒头菜尖椒小黄鱼、芝麻麻花鱼、花篮花卉鱼、碧绿素火腿、葡萄虾仁、上汤卷鸡、对虾双味、老鸭煲、鲜橙蛤士蟆、雪菜步鱼、宋嫂鱼羹”“停停停”司徒容就看见店小二的嘴皮在不停的翻动,求助的看向宇文默。宇文默笑着打趣说,“他不是店里的活菜谱,而是这家店的活招牌。”店小二“嘿嘿嘿嘿。”的笑着。“你想吃什么?”宇文默问司徒容。司徒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他报了那么多菜名,我就记住了最后一个宋嫂鱼羹。”“那就宋嫂鱼羹吧。”然后宇文默又加了几个菜。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就下去了。“哈哈哈,宇文兄!”只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宇文默听到之后立刻站了起来,面含喜色的向楼梯那边看,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司徒容面前。宇文默和该男子拥抱了一下,该男子说,“我听到伙计说你带了一个姑娘来了,我还不相信,以为那小子又诓我呢!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叔叔,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将该男子领到桌子前,司徒容在听到宇文默喊“叔叔”的时候就立刻站起身了。只见这时的司徒容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举止中途露出来的气度,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不见刚才在店门口的小呆样。“这是司徒丞相家的千金,闺名唤作司徒容。是我想要娶的女子。”宇文默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坦诚。“叔叔”听到这话就更加仔细的看了看司徒容,赞许的点点头。“容容,这是我叔叔。你,暂时先喊他贤伯伯吧。”宇文默有转过来给司徒容介绍起来这个中年男子。“贤伯伯好!”司徒容乖乖地喊了一声。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弯了:宇文默喊他叔叔,又是贤伯伯那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是当年在“六王之乱”里死去的那个贤王!“嗯,司徒姑娘好!”贤王看着小姑娘眼里闪过的光芒,知道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即使知道也可以维持表面不露出惊讶的神情,就这份控制能力来说,确实是不错的了。“司徒姑娘,令尊可好?我跟他可是老朋友了!却因为这些字俗事不的相见啊!”贤王稔熟的和司徒容聊天话起了家常。因为他看出这个小姑娘好像有点儿紧张。“嗯,家父很好。多谢贤伯伯挂念。”司徒容慢慢放下心里的紧张,拼命告诉自己,宇文默的家人就是自己的家人,不要紧张,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嗯。默儿,你皇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举行登基大典?”贤王看着宇文默有些严肃的说。“我不跟他抢算他走运,要是连那些老匹夫都收拾不了,他还是趁早算了吧。”宇文默装作听不懂贤王的话外音,满不在乎的说道。贤王听到宇文默这么说,表情就放缓了,说:“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好了。”“叔叔,要是当初婶婶没有你会那么快作出决定吗?”宇文默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不知道啊!其实我时常后悔,要是早点退,问绣会不会就可以跟我而不是现在这样。”贤王叹着气说道。但他刚好又看到旁边的司徒容,忍不住加了一句,“默儿,不要走叔叔当年的老路。早点做决定才好啊。”他看到此时宇文默和司徒容,就想到了自己曾经也是这样和心爱的女子一起的欢乐时光,所以他还是忍不住提醒宇文默,他知道宇文默和自己一样都是重感情的人,而他们叔侄两所处的位子又是那么的相像,他不希望宇文默走自己的老路,自己虽然痛失爱妻,但是要是宇文默不早点做出决定,不光会害了司徒容,甚至连性命都很可能保不住。司徒容不知道宇文默和贤王在说什么,只是隐约觉得和自己以及皇位有关。她就默默的坐在一边,不随便插话,更不随便发表意见。端庄娴雅的就好像是自己一个人来喝茶一般,完全不介意自己插不进去话。后来贤王自己将话题扯开了,开始给司徒容讲一些他在外游历时候的一些见闻。因为宇文默也是长期在外奔走的,所以,讲这些主要是说给司徒容听的,给她解闷。当然贤王也会恰当的抛出问题,让司徒容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和想法,贤王就从司徒容的回答里面判断、考量这位司徒丞相的掌上明珠。“客官,菜齐了!”那个快嘴的店小二端着一个大盘子还能保持平衡箭步如飞地跑上来。店小二看了贤王一眼,开始布菜。摆好菜盘子,店小二就准备撤了。结果贤王发话了,“小二,去,给我把那个二十年的女儿红给挖出来!”“啊?!”快嘴店小二吃了一惊,但又很快调整好心情,说了声“好嘞!”就又咚咚咚地跑下去了。“叔叔!”宇文默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没事儿,叔叔今天高兴!默儿,你跟乔儿两个人,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乔儿冷静、果断,而你跟我一样,太重感情!叔叔就怕你受到伤害。不过你小子眼光还不赖,这位司徒姑娘,很好。”贤王高兴地说。酒上来以后,自然是一场开怀畅饮。不过主要喝酒的却是贤王。主宾尽欢,已是快要宵禁的时候了。宇文默带着司徒容告辞,贤王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嘴里喊着“问绣”。宇文默走的时候特地叮嘱快嘴店小二不许再那酒给贤王了。然后才带着司徒容离开的。马车上,司徒容靠在了宇文默的肩膀上,听着宇文默用微微低沉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讲起了贤王和“问绣”的故事。贤王自小就十分聪明,深得宇文默皇爷爷的喜欢。所以后来贤王提出要化名外出游学,也被极其罕见的被同意了。才子多骄傲,更何况是学富五车的贤王殿下。那是的贤王清高骄傲却不无理,但十分看不起女子,觉得女子愚笨不堪。直到有一天,他遇到江南富商的女儿“问绣”。其实婶婶闺名并不是“问绣”的,这只是贤王给她取得字,但渐渐地,大家就只喊她“问绣”或者贤王妃。当然这是后话。问绣女扮男装进入江南才子比文斗墨的画舫,本来是对贤王十分仰慕的,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倒像是有才之人之间的那种惺惺相惜之感。问绣正要去结识贤王,怎知贤王刚巧说出了歧视女子的话。气的问绣当场和贤王比试诗、词、曲,结果贤王居然一比二输给了问绣。这还不算,更为惊世骇俗的是:问绣当场放下了自己的头发,表明自己的女子身份,并狠狠嘲笑了贤王一翻。贤王为此尴尬了好久,但不知怎么的,反而觉得问绣就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世间奇女子而心生爱慕!但问绣觉得贤王如此眼界狭小看不起女人,所以不肯答应贤王的求婚。贤王之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结果竟然在自己最瞧不起的女人这里碰了壁。他痛定思痛,一边跟着问绣去看那些了不起的女人,改变自己的观念;一边疯狂的追求问绣。终于用了三年时间打动了美人心。或许问绣也是属意贤王的,不然则呢还会大力他。但在要娶回家的时候,又有事了。问绣不准贤王娶小。贤王也同意,但是问绣嫁的不是普通人家,而是天家!后来鸡飞狗跳了两年,贤王支持的哥哥明景帝即位,贤王和问绣两人才真的过上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奈何不久之后爆发了“六王之乱”,问绣被抓来威胁贤王,问绣不肯贤王为了自己背弃忠孝责任,便自尽在了贤王面前。至于为什么传闻中死了的贤王会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出现在福洋河边的酒店里,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他在怀念问绣。可是,即使他抛弃一切,他的问绣也不会再出现了。司徒容听完了唏嘘不已,忍不住问了一句:“贤王为什么不保护好她呢?”是啊,既然真的那么爱问绣,为什么将她当做自己的生命那样去保护?宇文默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开口,说,“其实那时候问绣可以离开的。但是她不舍得。而且,她知道,贤王对那个位置,还是存了点不该有的想法。她怕贤王会受人蛊惑做出傻事,所以一直守在贤王身边。”贤王也以为自己爱权势、爱皇位,可是,问绣一死,他却连王爷都没有兴趣当了。只有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所想要争取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她。所以,贤王才会让宇文默想清楚,早点做出决定。司徒容听了以后,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默不做声。宇文默不知道司徒容在想些什么,但是很奇怪的,宇文默觉得自己不敢去问。一时之间,马车里静悄悄的。不过这种沉闷的气氛也没有维持太久,因为宇文默一个长长的故事,已经带走了大半路途的无聊时光。所以,不一会儿,马车就停了。宇文默先下了马车,再扶着司徒容下车。司徒容发现居然是伊红楼的后门!她其实不是很希望回到这里,因为这里住着一个对着宇文默垂涎欲滴的女人——碧含烟。“默,其实我想回家看看老爹。”司徒容紧紧抓住宇文默的袖子,说。宇文默看了看司徒容的神态,瞬间就明白了。宇文默微微俯身,告诉司徒容自己之所以要住在这里的原因,以及“我不放心你不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这一句话,又成功的让司徒容的脸红了。“容容,相信我,好吗?”宇文默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司徒容。“嗯”宇文默不是贤王,他肯定会护住自己的。司徒容微微颔首。宇文默就牵着司徒容的手走了进去。这边碧含烟一得到消息,说宇文默出去一天之后终于回来了。就急急忙忙的端了一份小点心,美名曰“宵夜”,就给送了过去。结果在门口看到宇文默正推开房门请司徒容进去的画面。碧含烟气的脑袋顶儿冒烟!心想:好你个狐狸精,这么晚了,你居然还往梁王殿下的屋子里去,太没羞没躁了吧?!碧含烟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但晚上的往人家梁王殿下屋里去,嗯,狐狸精。碧含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嗯,简单却不单调浅蓝色丝绸长裙将自己的腰身勾勒的十分婀娜,裙子的下摆处贴着许多银色的小星星,生动而闪亮;嗯,还有发型,漂亮的弯月髻中间用着一根十分精致的镂空银簪固定,下面坠着与裙子同色系的流苏,发饰和衣着一看竟是精心挑选了的,是碧含烟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画,一副月半天明的美景。确定自己的装束没问题,碧含烟就微微笑了一下,并让笑容停留在了脸上,昂起头,端好盘子就朝着宇文默和司徒容走去。

只愿卿颜开

只愿卿颜开

作者:天南地北类型:女生状态:已完结

《只愿卿颜开》真心不错的一本书,轻松愉快的阅读,里面故事情节很搞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