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吴越情无弹窗在线阅读完整版 范蠡吴王夫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试读

吴越情无弹窗在线阅读完整版 范蠡吴王夫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试读

时间:2019-11-30 13:49:11编辑:幸福就是 作者:吴越姑媂 人气:

经典小说《吴越情》由吴越姑媂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范蠡吴王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福来有由,祸来有渐。大概是文婧五岁那年,诸家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几件地震般的祸事,使得诸兴华烟酒无味工作走神,许桂英则愁眉不展唉声叹

吴越情

推荐指数:10分

《吴越情》在线阅读

《吴越情》 第五章 祸不单行 两儿伤筋动骨 免费试读

福来有由,祸来有渐。

大概是文婧五岁那年,诸家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几件地震般的祸事,使得诸兴华烟酒无味工作走神,许桂英则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春天,大地从冬寒里苏醒复活过来,被人们砍割过陈旧了的草木茬上,又野性茁壮地抽出了嫩芽。如果不用人工修培,它们就在风吹雨浇和阳光的抚照下生长起来。

这时,遍野是望不到边的绿海,衬托着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种种野花卉,一阵潮润的微风吹来,那浓郁的花粉青草气息,直向人心里钻。无论谁都会把嘴张大,深深地向里呼吸,像痛饮甘露似的感到陶醉、清爽。

初春的一天下午,许桂英正在和村民们一起锄草,忽听到有人喊她:“志慧妈!志慧妈!”她扭头一看,是二儿子的高一班主任陆老师风尘仆仆地赶来找她。

陆老师家在孝义庄,诸志礼、诸玉善、诸玉贞都是在他做班主任的班上高中毕业的。他特别器重诸家的孩子,所以和诸兴华夫妇都很熟。诸家的兄妹也特别尊敬他。

只见陆老师摘下灰蒙蒙的眼镜,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许桂英:诸志慧因玩斗鸡游戏被同学推倒,致使左脚踝骨粉碎性骨折,现正在东昌公社卫生院接受治疗。

许桂英一听当即丢下锄头,来不及到汽车站向丈夫通报,便跟着陆老师直奔东昌公社卫生院。

许桂英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从小憨厚乖巧内向的儿子怎么会一下子闯这么大的祸?

诚然,诸志慧小时候就是个典型的乖宝宝,一天到晚几乎听不到他的哭闹声。算命的说这个小把戏是个福将,将来定能飞黄腾达富贵加身。

果不其然,诸志慧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就在孝义庄汽车站候车室的长椅下捡到了一枚纯金戒子。

更令人称奇的是,他从小到大不挑食也不生病,不淘气也不闯祸,而且读书成绩在班上遥遥领先直至跳了一级……

知情的人都说,谁家要是生了像诸志慧这样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儿子,当父母的怕是做梦都要笑出声来。

诸志慧出生时,正值诸玉良上初二。许桂英大概实在顾不过来了,只得央求大女儿休学一年,在家专职抱这个天使般可爱的弟弟。

禁不住父母的好说歹说,诸玉良只得噘着嘴休学了一年。后来,常年在外的她心中最牵挂的莫过于这位自己亲手抱过一年的宝贝弟弟了。

在路上,许桂英从陆老师那儿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学校最近已处于半停课状态,学生们自由活动的时间相对多起来。也许是受大环境影响,诸志慧班上的男生已分成了水火不容的两派,经常为了某个观点的分歧而争论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

后来,不知是谁发明了以“斗鸡”的方式来解决两派的分歧,规定失败的一派就某个观点或事项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胜利的一派。

所谓“斗鸡”,就是一条腿被一只手勾住,另一条腿跳着走和对手进行博弈,双方可以用身子撞对方,也可以用手推对方,谁先倒地就算谁输。

两派男生若是群斗,在规定的时间内看哪派倒地的人数多就算哪派完败。

对于此种态势,班主任也阻止不了,只能听之任之哀之叹之。

诸志慧在班上年纪最小,成绩最好,也是最不喜欢和人发生争执的男生,所以他没有加入任何一派。

为此,他经常遭到两派男生的嘲讽,大伙儿取笑他不是男儿郎。他听后也就摇摇头笑笑,从不与人争短论长。

那日,两派男生又为某个观点发生争执,双方决定以斗鸡的方式一决雌雄。

有个绰号叫“铁塔”的男生,见诸志慧安然地坐在教室里看书,对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完全无动于衷,便再次前来挑衅。

他说了声“读那么多书有鸟用”,就一把夺过诸志慧的书本甩出教室;诸志慧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跑出去捡书……

两派男生的“斗鸡”大赛就要开始,每个人都已瞄准了自己准备袭击的目标,只等裁判员的哨子吹响;而女生们正在看热闹,有的还在为自己的暗恋对象呐喊助威。

裁判员的哨音一落,只见一位男生大喝一声:“铁塔孬种,欺人太甚!”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单跳过去,一头将“铁塔”撞了个四脚朝天。

围观的女生们见状笑得前仰后合,纷纷为撞者叫好。

“铁塔”定睛一看,袭击他的正是比自己矮半个头、一贯被他当软柿子捏的诸志慧。

他恼羞成怒,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爬起来就去推诸志慧;诸志慧重重地跌倒在地,左脚踝正好磕在一块石头上……

许桂英一边听着陆老师的叙述,一边骂着“***”,两人说着话就到了公社卫生院。

此时的诸志慧左脚已上了石膏并被绑成一个大沙包,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哭过;看到母亲大汗淋漓地赶来接他,他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愧色。

看到二儿子的小可怜样,许桂英心痛得宛如割肉,不忍心再说一句责备的话。只是她的脸有如浇了一掬沸水顷刻间通红,眼神儿如同遇见日光的变色镜渐渐便暗——泪水从她的眼底涌了出来,愈聚愈多,然后一滴一滴往下掉,犹如钟乳岩的水滴。

离开卫生院时医生交待:脚踝骨折内固定的恢复期为三个月以上,四个月左右能恢复行走,但一年内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及剧烈运动。

陆老师借了辆自行车推着,让诸志慧坐在后座,由许桂英扶着,三人费了老大的劲才回到孝义庄。

诸志慧的“牺牲”终结了班上的“斗鸡”比赛。这些少男少女们似乎一夜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与人奋斗,其苦无穷。

“铁塔”和几个平时与诸智慧交好的同学,还凑了点零花钱,买了几个水果罐头来孝义庄看了一次诸志慧。

“铁塔”真名叫“穆天柱”,是孝义庄部队穆司令员家的儿子。他因为长得特别高大威猛,又热爱体育竞技运动,故外号叫“铁塔”。

“铁塔”满心愧疚地对诸志慧说道:“我真不该那么用力地推你!我当时主要是面子上下不来。我太浑了!真对不住啦!”

他又对许桂英说道:“希望阿姨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我爸爸最痛恨我欺负别人,他要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把我打得皮开肉绽的!”他说完就给许桂英鞠了一躬。

许桂英满脸慈祥,看着孩子们的眼神,充满了柔情地说道:“好好好!阿姨不告诉你爸妈。但你们以后要互相团结,不能再闯祸了!你看,你们闯祸,自己受罪不说,父母多担心啊!”

……

诸志慧在家休养的时候,他二姐诸玉善已在孝义庄小学做代课老师,三姐诸玉贞也已高中毕业正在汽车站帮父亲的忙,小弟诸志诚还在上小学四年级,所以白天家里只剩下他、母亲和小不点儿外甥女文婧三人。

坐牢般的三四个月,对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来说无疑是难熬的。

诸志慧为了打发度日如年的时光,也为了报答文婧乐此不疲地替他拿东拿西,他就找出自己的小学课本,开始教文婧识字、算数、画画。

说来奇怪,文婧这个被孝义庄小学“开除”的混世魔王,竟然在二舅的鼻息下开始乖乖地识字断文、数数画画。没过多久,她就像模像样地写出了自己的姓名。

田野里的麦子,在不知不觉间由青色而变成枯黄,使一片原野顿换了一副面目。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这是告诉人们“春已归去”,而是初夏五月的季节了。

夏天来临,眼看诸志慧的脚可以一踮一踮地走路了,但诸志诚又出事了。

那天傍晚,诸志诚一手抱着个篮球,一手捂着鼻子,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

许桂英说你的鼻子怎么了,诸志诚说被篮球砸到了,流了很多血,现在还很疼。

许桂英一看儿子的衬衣上果然血迹斑斑,便拨开他的手去看个究竟。

天哪!两个鼻孔里都有血痂,鼻子肿得很夸张,鼻梁上还有个很深的凹陷。许桂英轻轻一摸凹处,诸志诚便哇哇大叫。

啊!这半年多来的日子可真不顺。许桂英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带着诸志诚去了团部医院。医院为诸志诚检查后,发现他的鼻梁已骨折。但医生说鼻梁幸好没错位,所以不需要手术治疗,只要借助鼻科专用器械,通过手法复位,以后再进行一两次手法按摩复位治疗,就可以彻底痊愈。

医生还告诉许桂英:幸亏他们送诊及时;如果骨折后过几天再来治疗的话,恐怕不动手术矫正,鼻子就会变成畸形。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现在诸志诚的鼻子被包扎了,像一个京戏里的丑角,看着既好笑又可怜。“疼吗?儿子!”许桂英把诸志诚拉到自己身旁,慈爱地抚摸着儿子圆厚健壮的臂膀问道。

她用温柔微弱的目光,端详着从没离开自己一寸一步长大的小儿子。似乎生活的劳碌,使她从没仔细看过小儿子;现在,她感到小儿子身上的每一个疼痛的细胞都牵着她的神经。

一个儿子脚骨折,一个儿子鼻骨折,使诸兴华的白头发又添了几根根,使许桂英的额头纹又多了几道道。

而最使他们操心担忧的并不是儿子们的伤筋动骨,而是膝下这位嬉水成瘾的外孙女文婧。

只要一到夏天,诸家人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看住“小狐狸”,禁止她一个人去水边玩耍。如果发现她一个人偷着去玩水,那么打一顿屁股是免不了的。

尽管这样,村民们还会时不时看到诸站长的外孙女和他家的黑狗在功劳坝边上玩耍的身影。每当此时,村民们就会连哄带骗地把文婧劝回家或者干脆把她送回家。

夏天,功劳坝河翻卷的河水,像杜鹃,像月季,像玫瑰,一朵朵,总是开不败。漂在水面上的柳叶儿,像小舟急驰着,撞击着。水草里游出一群鱼,有麦粒一般大的,有指头一般大的,在水中游来游去。一会儿排着长队,一会儿列成分队,或顺流而下,或逆水而上,像顽童抓住蓝蓝的、亮亮的缎带打秋千。文婧经常在河边看小鱼儿看得如痴如醉,乐而忘返。

某一天午后,她浑身上下湿哒哒地回到了家,像一只落汤鸡,也像一根被水泡过的油条,手上还有一些被茅草划破的血痕;她的鸳鸯眼里没有惶恐和惭愧,只有是失神和呆滞,仿佛魂儿被什么勾了去一般。

许桂英见状又气又急,狠狠地打了她几下屁股,边打边骂:

“我跟你说过多少回,当年要不是解放军叔叔把你救上来,你早就做了河死鬼!叫你不要去玩水,你就是不听话;没见过你这么不听话的小丫头!你当真要把我急死了才甘心么?叫你再去玩水!叫你再去玩水!”

文婧被外婆打骂了一通,竟然不哭不闹,真的跟丢了魂似地直直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许桂英说你湿哒哒的怎么可以睡觉,外婆给你洗个澡,把衣服给你换了你再睡会儿。

文婧没有理睬外婆,任凭她给自己洗澡、换衣服……许桂英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以至于小丫头使性子不睬她了。

吃晚饭时,诸志诚去叫文婧起来吃韭菜饺子。但无论他怎么拽,文婧就是迷迷糊糊地不肯起来。

许桂英说,她想睡就让她睡吧,饺子给她留着,等她肚子饿了再热给她吃。

然而到了晚上,文婧发起了高烧,整夜嘀咕着谁也听不懂的梦话胡话。许桂英给她灌了一碗红糖生姜茶,她睁开眼看了看,可是一会儿又睡着了,这可把诸家人给急坏了。

吴越情

吴越情

作者:吴越姑媂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吴越情》写得不错,这本书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奋斗的艰辛。有泪点,有热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