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情系雍正

更新时间:2021-10-11 20:59:41

情系雍正 已完结

情系雍正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寒窗飞白雪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年希尧 人气:

新书《情系雍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寒窗飞白雪,主角小姐年希尧,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女主穿越遇见宿命,另一个时空,他和她注定纠缠不休。几番回穿,却被占据身体更是害她丧失堂主之位,无法回归。在这,就算国亡时空变,但爱永不消亡。看她与胤祯穿越时空的情爱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家了是吗】

坐起来,看了四周,满意的点点头,我看到我的武士刀,弓箭,拉了衣服,很好,小奶而且是平胸,手指的茧,嗯嗯依旧存在,刺青,哈哈哈依然健在。

冲向镜子,“哈哈哈,短发!”拉开衬衫,仔细确定,嗯嗯嗯,就是平胸。

摸了摸脖子,打开衣橱,拿出自己的黑色套装,戴起墨镜,穿上尖头鞋,准备出去的时候,看到自己电脑上的时间,拉下墨镜,很好,真的是梦,看来我是睡一觉。

“…求…求你……”

听到细微,细微的声音,第一个反应是靠着墙壁,拿出暗藏在画里的枪来,戒备的走向声音来源。

“可不可以…阿!!!!”

净雪放下枪,靠近她,她哭的泪涟涟的,欺负小女生不是我的调调,把枪放床上,看着她,她就是年净雪,没错,胸部真的很大。

“你怎么在这里?你的哥哥们在找你。”她干麻一直哭阿?不耐烦的说,“回答我的问题!!!”

“我…我不想回家,我喜欢这里。”害怕的缩在角落,拉扯着床单。

翻白眼,是人都会喜欢这里的先进,但你不是这里的人,好声好气的说,“这里是我家,你要我去哪里?不要逼我骂脏话!”要不是我一时心软,瞪着她,“这里很危险,打打杀杀,你有办法当堂主吗?”

委屈的看着她,“我不想回家。”

真想痛殴她,难怪会被那个姓李的丢掉,指着她,“可是我想回家!!”拿起枪抵着她的头,“回去!!!”我是真的会开枪!

“净雪!!!”

他妈的你叫谁阿?转头看着这不是,这小鬼勾撘上~太过震惊,怎,怎么会……

一枪!

砰!砰!砰!

那个王八蛋给老娘三枪!

【年府】

一睁开眼睛,怎么又是这鬼地方!

暴怒的坐起来,看着胸部,起伏真大,我的小奶咧!!!猛的跺脚,看到婢女进来,翻脸的暴怒大吼,“全部出去!!出去!!!出去!!出去!!!”

生气的砸东西,粗暴的拉扯衣服,头发,冲去照镜子,一看,欲哭无泪,我就知道是这副德性,一拳捶爆镜子。

年净雪,你怎么会勾撘上…不对,八成是那家伙黏过来的,那家伙怎么知道我的密码锁?又怎么能自由进出我家?一定是…年净雪,生气的抬起梳妆镜往门那里砸。

她用我的身体跟那个男的……气死了,气死了!

看到剪刀,抓起她的头发,狠狠一剪,瞬间及肩,浏海我就剪斜的。

拉开衣服,我的刺青,我就…做记号,突然,右手臂被人拉住,不管来人是谁,左拳狠狠的一出,被人抓住,右脚狠狠抬起一踢,那个人松手。

是胤祯,看到他更气,丢他剪刀,闭上眼,靠着墙壁,往后撞,那个王八蛋给我三枪,意思是说…煞星…落入他手里。

年净雪,你坏我大事,烦躁的扒了扒头发,发现自己手流血了,受不了的站起来,不理大家奇怪的目光,迳自撕了衣服,替自己包紮,我现在是年府千金,我现在是年府千金,我现在是年府千金,要有形象,形象,形象。

催眠自己,我在催眠我自己,只是一场梦,火大的捶了墙壁,妈的,不是梦。

看了自己的胸部,衣襟敞开,有乳沟,怎么这么深阿?我如果胀奶也没这么大吧?我引以为傲的刺青呢?拉起裙子,我平时的刀…去!

撞了壁,怎么可能!

痛苦的趴在墙壁,然后顺势滑下去,那女人要我的家,要我的身分,爸跟妈呢?安在吧?那个臭男人,再让我遇到我一定开你六枪,你给我等着。

现在我在年府,意思是说,只要在宫里,那家伙死定了,我就杀去宫里!

咬着左手食指,看着他们,放下,崩溃的瞬间蹲下,我的天阿,那女人干麻霸占我的身体?干麻跟那个王八蛋…无力。

年希尧看着妹妹这种疯癫的举动,很是心疼,见到了李家公子就昏了,然后,她又发疯了,看着来退婚的李家少爷,跟他说,“我们同意退婚,我妹妹疯了,你高兴了吧?”

李易不敢相信的看了她,她一向乖巧,胆小怕事,怎么这么狠?这女人真的发疯了,但是这样的她又有魅力,不知道她的胸这般诱人。

年羹尧动怒的说,“既已退婚,你走吧。”我的妹妹就是他逼的,要不是他,他跟其他女人不乾不净,还想强拉我妹妹…幸亏我及时赶到。

胤祯双眸狠狠的瞪着李易,就是他。

年定尧比出请的手势,然后一闪,一个东西正中李易。

李易哀号。

他就是那个王八蛋。

就是他,哪天不选选那天,好阿,走上前,掐住他的脖子,然后狠狠的踹他肚子,他痛的坐在地上,净雪扯着他的头发,恶霸的样子问,“你对我这身体做了什么?”给他一拳,“一,从实招来,痛苦轻些,二,打残你,什么都不必说,三,死。”

“我不过就是吻了你跟摸了你的身体,其余都没做,真的,你是清白的,我正想…阿,你二哥就到了。”痛…

右手捂着他的头,轻声的在他耳边说,“感谢你的仁慈,去死!”右手大力一转,他的头整个转了一百八十度,轻松的站起来。

冷冷的看着他哥哥,“杀了我吧,我知道真相,我不想活了,哥。”我一定要回去,我又不是没杀过人,我不会手软,那年净雪…

胤祯上前抱住她,冷冷的吩咐,“今天这事儿,就是我皇四子做的,我会亲自向皇阿玛禀报。”那畜牲,不用雪儿出手,我也会动用暗卫。

这才是配的上我的女人,很好,我没有挑错人。

等等…这事是我干的你扛什么?推开他,不爽的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我要回家,这位仁兄你不要开玩笑。

“人是我杀的,你一个生病的弱女子如何动手,再说,你们早已退婚,你是我皇四子的未婚妻,他轻薄你,还不该死?年羹尧就是证人。”胤祯娓娓的说,一副就是他杀的样子。

这还是人吗?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阿达阿他,“他的头明明是我扭…你。”他竟然上前也扭了一个下人。

他真的不是人,他真的不是人,这爱新觉罗˙胤祯不是人。

“你!!!!”看看我遇到了什么人?他比黑社会还可怕,杀人不眨眼,他是胤祯吗?走上前,问,“你姓爱新觉罗,你的名字呢?”怎么看着他?我对他有种奇怪的印象。

双手血淋淋的说,“胤祯,爱新觉罗˙胤祯。”手甩了甩。

他不会是血滴子的,我的神阿!杀了我吧,身体摇摇晃晃,是哥哥扶着她,看着他,他就是雍正是不是?脚软。这个人比黑社会还黑社会,失去重心的坐在地上。

“你没事姓爱新觉罗做什么?又干麻叫~胤~胤祯,没事找事做阿你!!!”把气出在他名字上。

胤祯像没事一样,上前抱起她,“对,所以你乖乖的等我花轿。”抱着她往床上。

甩他一巴掌,“会痛吗?”声音很大,他的脸都红肿了。

胤祯不爽的瞪着她,走到床那里直接放。

“你真的是胤祯?”

“……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不嫁你会怎么样?”这个人比我还大尾,我要小心一点,我现在没心情想那个补我三枪的王八蛋,我该小心这家伙。

坐在床沿,替她拉上棉被,“你会嫁,你是我的侧福晋。”

白他眼,抓住他的大掌,“努尔哈赤真的是你祖先?”真的假的?我真的来了是吧。

皱眉,这是什么问题?“是先祖。”

“皇…皇…皇太极真的建立满清?”语无伦次。

耐心尽失的点点头。

坐起来,勾着他的颈,轻轻的吻着他的唇,再由浅入深的吻着他,然后放开他,他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喘着,再问,“最后一个必答题,你阿玛是谁?”他的回答如果还是清朝人,我就昏倒。

姆指摩挲她的红肿下唇,笑的很温柔,有所期待的说,“爱新觉罗˙玄烨。”

真的是姓爱新觉罗,我又回来了,头抵着他的肩,“还真的是玄烨~真的是玄烨。”昏。

胤祯吓一跳,抱着她,她又昏了。

等我再醒,床已经恢复原状,我的头发,变短了,再一次看胸部,真的有沟,不用挤就有天然的海沟更不用塞水饺,也好,手抬起来不用捡饺子。

万一我怀孕,孩子会被闷死吗?真的很危险耶,头痛。

我的手,包紮过,点点头,看见门外有影子,一开门,看见大哥,他一脸天人交战的样子。

不等我开口他先说话,“雪儿,圣旨下了,一年后,你就要嫁给四爷。”

这人还真的。点点头,看着他,好奇的问,“哥,我以前是怎么样的人?”拉着他进来。

“你是个乖巧听话的ㄚ头,我一直害怕,我的保护会让你受到伤害,你确实受了伤害,我不允许家丁靠近你,更不允许任何不好的东西出现在你面前,是哥哥…”抱着自己的妹妹,“是哥哥…没有注意,没有留神,你才会变的这么痛苦。”爹娘,希尧真的对不起你们。

他是好哥哥,原来是这样阿,抱着他,安慰的说,“哥,雪儿一辈子依靠你好吗?你是我的好哥哥。”纵使我回去了,我会记得他的。

一滴男儿泪掉下来,“当然,你是哥哥的宝贝,哥哥的明珠。”我的妹妹。

抬头看到二哥跟三哥,他们的表情都很复杂。

二哥蹲在我身旁。

年羹尧看着这个宝贝妹妹,心疼又不舍,怎么就许了一个寡情的男人,虽说,男人寡情,但寡情的男人一旦用情,那是不可收拾的,而胤祯就对雪儿动情,六年来,他不断布局,打压李家,削落李家,这些肮脏事。

我纯洁如雪的妹妹,真要送那匹狼,他的爱,如此狂炙,我单纯的妹妹会不会被灼伤。

红着眼睛,“雪儿,哥哥从未想过用你当联姻,没想到,联姻自动上门,二哥,会保护你的。”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的宝贝。

点点头,我知道,不然也不会送我去汉中,拍拍二哥的脸,用额头抵着二哥的额头,确实,雍正那家伙不是开玩笑的,他比鬼还可怕。

三哥也蹲在我面前,他对我笑了笑。

“小哥哥,不去汉中了,要待在有雪儿的地方,我的神阿,瑞雪哪能跟脏血,是污了我雪儿阿。”心痛的握着妹妹的手。

“不过就是嫁,大不了鱼死网破。”担心的问,“他不会有痛殴妻子的习惯吧?”看他那狠劲。

“他有个别名,四和尚,他不好色,但是…”看了自己的妹妹,“他相当爱你,他的爱不管你能不能接受,你都要接受,因为他不会伤你。”摸了自己妹妹的头发。

爱也有性虐待,性癖好,越想越恶,“他很残暴是吗?”不会是窒息式性爱吧。

年定尧跟她相处六年,很清楚她在想什么,捏她的脸,“我保证,他对你绝对是温柔的不得了,让你离不开他。”

鬼扯,他那狠劲,我不要跟他大打出手就不错了,“不能嫁给别人吗?”

年羹尧好笑的说,“你可以试,我保证,他杀光天下男人,也不会杀你。”他的爱若是雪儿负他,必是腥风血雨。

这还是人吗?撒娇的抱着大哥,“你们今晚能陪我睡吗?雪儿,想跟哥哥们睡。”以前,我都是睡在爸妈中间。

年希尧拗不过她,“可以,但是我们趴在床沿,你要乖乖躺在床上。”

这是我的妹妹,第一次对我撒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