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更新时间:2021-11-21 04:04:59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连载中

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出云 分类:穿越 主角:宛若公正 人气:

主角叫宛若公正的小说是《妖女惑心:天下第一嫁》,它的作者是月出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练逆天邪功,轻薄少男,勾引皇叔,戏弄权臣,扳倒宠妃,欺凌贵女,她狠辣妖孽,是人们口中恶名昭著的妖女。他慵懒腹黑,风流浪荡,他说:即使我再钦佩你,我们也会是敌人。即使不是敌人,也永远不会成为情人。他冷漠正直,对她厌恶至极,屡次欲置她于死地。他说:你还有贞洁吗?八百年前就没了吧,妖女!面对污蔑厌恶,她妩媚而笑。世人直道她狠辣无情不会哭,可谁知道,她眼角嫣红的泪痣是风干的血泪!谁又知道,这妖媚皮囊之下,包裹着世间至纯至洁的灵魂!她现在有多毒多妖,当初就有多善多纯。昔日第一才女,第一女官,端庄雍容的月光白。是谁,摧毁了她的骄傲?是谁,碾碎了她的尊严?当繁花落尽,又是谁,为她逆天行事,予她天下第一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管事的压低声音道:“实话说,这盏竹灯不是我们玲珑阁的,而是有人寄放在此处的,一会儿他便会来取。”

秦玖并不放弃,微笑着问道:“不知是何人寄存在此处的?我们想等一等,倘若他来了,我们再从他手中买走。”

管事的男子瞥了一眼秦玖,“我就直说了吧,那位客人肯定是不卖的。因他寄存花灯,也是为了取悦心上人。花灯摆在这儿,一会儿他会带意中人来买。所以,你还是别等了。”

榴莲知道,一些富家公子为了讨意中人欢心,常用一些非常手段。这种高价买走自己的东西,博心上人一笑的,也是有的。

榴莲见秦玖没有离开的意思,试探着说道:“我们等一等无妨。”

管事的朝前方一指,低声道:“他来了。”

秦玖随着管事男子手指着的方向朝街道上望去。

天一街在丽京属于比较宽阔的街道,可容得下八乘并行。碰上今日这样热闹的日子,再是宽阔的街道似乎也不够用,马车穿梭、人流熙攘,人和马各自奔走,贵人和平民都到了街上,更不时有衣履各异的异国之人穿街而过。

秦玖在人流中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子。

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无论他走在哪里,都能让你从人群中一眼看到他。

他站在一盏莲花灯前,负手侧对着她这边看着灯。他身材很高,着一袭孔雀紫色的锦绣华服,外罩同色披风,上面用金线纹绣着繁复错杂的图案,看上去幽暗繁丽,贵气凛然。他腰间佩剑,青鲨鱼皮的皮鞘乌沉沉的,剑柄上一颗红宝石在灯下闪耀着冷光,如同主人一般,透着低调的华贵。

莲花灯朦胧的光芒笼罩着他的侧脸,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非常年轻而俊美的一张脸。似乎感知到有人在注视,他回首朝这边望了一眼。

轩昂的剑眉,冷峭中透着逼人的英气。那双眼很深,透露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冷静和锐利。

榴莲专注地盯着紫衣男子看了半晌,甚感疑惑:这样一个翩翩绝世佳公子,还需要费尽心思来博心上人一笑吗?那这丽京城的女子,眼光得多高啊!再回首一瞧,见秦玖也望着紫衣男子目不转睛。

他想:妖女不会看上紫衣男子了吧?倘若真是这样,倒是好事一桩,估计她便不会对自己下手了,但这个男子却实在可惜了。这样俊美冷峻的男子,不知会不会笑?便在此时,紫衣男子侧头朝着前方微微一笑。

榴莲从未看到一个男子可以笑得这么好看!

莲花灯的柔和光芒与他脸上轻柔的笑容交相辉映,耀得人目迷心荡,暖得人心底发涩。

这样温柔和煦的笑容,也只有冲着意中人才会有吧?

秦玖目光稍微一转,便看到紫衣男子目光笼罩的前方,有一个年轻公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位公子身材秀挺,但个头有些矮小,身着一袭月白长袍,外披一件白色狐裘披风,墨发梳髻,簪着一支白玉簪。他肌肤白腻,容色绝丽,整个人宛若玉雕一般,有一种自然清冷的神韵。

他似乎猜中了不少灯谜,手中拿着五六盏猜灯谜赚到的花灯,笑得很是欢快。

紫衣男子迎上去,接过他手中的花灯,交给尾随在身后的侍从,“我们到玲珑阁那边看一看。”

白裘公子点点头,两人一道朝玲珑阁这边走了过来。

榴莲看得都傻眼了。他没想到,这个寄存花灯的紫衣男子的心上人也是个男子。他早听说有些男子有龙阳之好,私下里偷着养男宠,只是这种事情本是见不得光的。哪里想到,在丽京城竟这般猖獗?

榴莲这边呆呆地正风中凌乱。那两人已经从他身侧走过,径直朝着玲珑阁而去。

白裘公子在看到那盏竹灯时,目光忽地一凝,“这盏竹灯当真别致!”

秦玖冷笑。白裘公子倒是有些眼光。

她早已瞧出来,这个身着白裘披风的公子,其实是一个姑娘。不是秦玖眼厉,而是这女子并没有真心要扮成男子,只不过把女扮男装当作一种风雅之事而已。哪有男子的脸如此白腻,又有哪个男子的腰肢如此纤细,声音如此娇美?

这样的扮相,也只能骗一骗三岁的小孩子和榴莲这样的呆子。

早几年前,丽京的大家闺秀出门,就习惯女扮男装,且将其视为风雅之事。倘若不女扮男装,便会在脸上罩一块面纱。就是青楼里的头牌出门,也会罩一块面纱的。像秦玖这样什么也不罩的,多半会被认为是小家小户的女子或是风尘中混到底层的娼女。

“喜欢吗?”紫衣男子问道。

裘衣女子点点头,伸出白皙的手指温柔地在竹灯上抚过,好似抚摸珍宝一般。

“你既然喜欢,那我无论如何也要为你求到。”紫衣男子盯着裘衣女子的眼睛,温柔地说道。他转身问玲珑阁的管事,“这盏竹灯要如何才能得到?是猜灯谜吗?”

玲珑阁管事微笑着迎上去,“不瞒公子,这盏花灯是难得的珍品,敝阁得来不容易。所以阁主立下了规矩,只要谁能在三百步外一箭射中悬吊竹灯的细绳,这竹灯玲珑阁就送与谁。公子不妨一试,这盏竹灯至今还无人能射中呢!”

“三百步?是不是太远了?”裘衣女子蹙眉问道。

紫衣男子勾唇浅笑,“无妨,还难不倒我。杜管事,请将弓箭呈出,我打算一试!”

玲珑阁管事杜月连声道好,命人将早已备好的弓箭取了出来。

“这盏竹灯,我也很喜欢!既然有这样的规矩,那么,我也可以试试了?”秦玖迈步上前说道。

朦胧灯光下,一袭石榴红的衣裙勾勒出她美轮美奂的身姿,鸦黑的倭堕髻低垂,衬托出她细致的面容,柔媚的眼中荡漾着迷人的笑意。

杜月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女子对这盏竹灯如此执着。明知竹灯就是紫衣男子的,也知道他是为了取悦意中人才这样做,她竟还要强求此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