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姻缘错:宦难宫闱

更新时间:2020-06-26 05:21:16

姻缘错:宦难宫闱 连载中

姻缘错:宦难宫闱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笔上松烟 分类:穿越 主角:贾盈儿楚胤恒 人气:

《姻缘错:宦难宫闱》作者:笔上松烟,穿越类型小说,主角:贾盈儿楚胤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为洗冤,她变身份、换真容。为一人,她隐忍,独舐伤口。本欲真相大败之日与所爱之人共履誓约,可偏偏时乖命蹇。关键的刺杀带来命途的转折,那厮明明是阉人来着,武功深不见底就算了,竟还是假太监,转眼便将她压下,共度那只要一想起就令她羞愤的一夜。于是乎,她离那思慕之人越来越遥远......误会、巧合、阴谋......层层交织,婉转迂回。奇怪的是,仇人好似未必是真的仇人,爱人好似也未必是真的爱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知对方十分失望,于是任凭对方一番数落。 这训斥,她认了。 对方见她未言语一声,面上恭敬之色未曾改变,于是道:“哼,你倒挺大度,未反驳一句。” 此处是皇宫内荒弃一角,一年到头都没个人影,疏于防范也属正常,他也知这般较真有些过了,于是也不打算过分计较。 姜婍筠见对方气消,于是露出浅浅一笑,“师父,徒儿知错了,您是前辈,别和我这小辈计较。” 难得见到柔媚、服软的她,他自然也就顺坡往下,但嘴上却不饶人:“你记着,若哪天活得不耐烦了,用不着别人解决,为师可代劳。” 姜婍筠松了口气,微微低首。“是,徒儿谨记。” 对方说得没错,这宫中波谲云诡,除了天子,谁的陨落都不令人意外。 今日青云直上,或许明日就身首异处。 对方语气陡变:“你刚刚在想些什么?” “见师父许久未到,于是望着天空发呆,毕竟在宫中,这样的心情和这样的月色实在难得。” 面具下的表情发怔,“出了皇宫,任你自由,任你拥有,是又何必在此虚耗?” 姜婍筠面色微变,眸光暗了暗,“徒儿……徒儿心有执念……暂时不想离去。” 明显的不悦藏在了面具下,叫人无法察觉。 “是为了那皇帝?” 这个话题,姜婍筠不愿再继续,遂转了话题道:“师父,今日徒儿要学什么?” “哼!凭你刚刚的反映速度,实在不济。”说罢,就摆出了调教的架势…… 她这声“师父”没白叫,第一课就收获颇丰,而对方似乎明显不打算藏技。 过了子时,这二人还沉浸其中,一个全情投入、满心欢喜,一个如获至宝、倍感欣慰。 时间长了就有些不对味了,空气中又弥漫暧昧气息。 神秘人亲身指导,甚至指导到零距离接触,身贴身、手把手得教着。 每一次触摸都让姜婍筠感到意外和尴尬,而对方却一本正经的与她亲近。 教习嘛!就该如此,这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实难叫人提起警戒心。 姜婍筠也没多做怀疑,只醉心于武学,其余的细节她并不在乎。 两个人皆有秘密,也知对方有所保留,但却互有莫名的信任。 双方彼此不甚了解,也互不探底,可却像相识多年的挚交好友,不需多言。 无论如何,师徒二人皆得满足,皆有收获。 夜太深,整个皇宫也已“入眠”。 姜婍筠一颗半死的心溢入了新鲜血液,今晚,于她而言是个好的开端,这个师父正在她急于燃眉之时出现,恰到好处。 接下来的日子,有这样一个叫她不易分心的师父,她也可不再去想那令她痛苦的仇恨,和楚胤恒无情的抛弃…… 没过多久,宫中的“大戏”又要上演,面对贾盈儿准备的一石二鸟之计,姜婍筠很是期待。 风和日丽,宫中又一派热闹景象,贾盈儿盛装出席,毫不辜负她一早的折腾。 她出现,那么身边必有一个宽厚的肩膀供她依偎,那便是楚胤恒。 不知为何这腻在一起的二人在姜婍筠眼中不再那么刺眼,她想,也许是习惯了吧。 今日的主角应是大腹便便的淳妃,但无皇帝在侧,面上粉饰得太明艳,看上去也十分暗淡。 没有盛宠,再多粉饰也是无用。 分明是身份高贵的轩王爷楚晔轩,此时却坐于角落处,自顾自饮着酒,将周遭一切隔绝了一般,一派超然物外之态。 姜婍筠依旧淡妆出席,相比贾盈儿就显得太不起眼了。 毕竟覆着一张“假面”,过多雕饰又有何意义。 落座后,照旧如常,姜婍筠孤零零,楚胤恒和贾盈儿相依一处。 只见顾寒绝面上浅笑未变,但笑中透着阴寒,熟悉他的人才可看出他笑意中暗藏不悦。 他眸光大多都落在贾盈儿身上,贾盈儿虽未瞧见,但偶尔会微微发怔。 来此之前,她于长廊见到顾寒绝,自那次“捉鸟”事件后,她虽有楚胤恒庇护,但多少有些担忧,担忧这狠毒的并肩王是否会报复。 可今日两人碰面,气氛十分和谐,和谐的让人感到诡异。 毕竟,顾寒绝竟向她恭敬行礼,甚至关怀询问,甚至叫她怀疑自己还身在睡梦中。 她不解,这霸道冷酷的并肩王何时转了性,令她受宠若惊。 而后她又十分顾虑,总怀疑这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祥和。 两人擦肩而过时,顾寒绝柔和道:“娘娘要多注意身子,莫要累着。” 贾盈儿以为他暗指房中事,忽地就羞红了脸。 贾盈儿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回礼道:“妾身谢过顾大人关心。” 顾寒绝微微靠近了些,小声道:“娘娘记得下次收尾要收干净,做事不可给人把柄,本座并非时刻都能帮你事后处理的,也并非每个太医都能被你收买。” 他轻笑,潇洒而优雅地离去,嘴角还挑出一丝舒畅之意,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贾盈儿。 她也不傻,琢磨半刻,顿然了悟,顾寒绝所指是淳妃险些滑胎之事。 当日她对淳妃下了一记狠药,母子必会一同殒命,可那滑胎药淳妃未进几口,先闹起了不适,许是先前吃了什么,引起孕吐。 这一停顿倒给了她生机,孕吐止了,可喝下的那两口药起了轻微作用,险些造成滑胎。 那一刻,太医去的莫名的及时,贾盈儿听闻变数,也担忧得紧,生怕因那碗药查出端倪。 之后太医的也给出了她意想不到的结果,因当日淳妃去往御花园定是大意了,吸入了夹竹桃花粉,这事才得以平息。 自始至终,贾盈儿都以为这一切是太医诊断错误,或是巧合,而顾寒绝的“关怀”给了她答案。 显然他当时已知晓她下毒一事,并帮她收了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以为此事永无人知晓,但却被他窥破,这更令她心惊胆寒。 这并肩王突然站在了她这边,令她至今心神不安,直至宫宴一开始,她思绪还一片混沌。 贾盈儿自然不知道,顾寒绝因那丝帕,误将她当做了那一日与他缠绵的女子,因而才出手帮了她。 “不好了,娘娘见血了。”宫婢惊一声惊叫破断了她的思绪,也打破了一派祥和融乐。 众人视线皆聚于淳妃,而贾盈儿暗暗一笑,等待一尸两命再搭上她最想要的另一命。 “传太医。”楚胤恒也惊诧于突来的变数。 在场之人无不变色,面上是十分担忧,但内心是否如表面这样担忧就不好说了。 姜婍筠不言不语执起酒杯,浅浅饮上一口,等待大戏上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