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狐媚娘子好怕怕

更新时间:2020-06-26 05:29:37

狐媚娘子好怕怕 已完结

狐媚娘子好怕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古今情 分类:穿越 主角:李香留赵杰庐 人气:

古今情新书《狐媚娘子好怕怕》由古今情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李香留赵杰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失恋穿越,醉酒遇男主,莫名睡了他,异世第一遭竟然如此糟糕,人生还有希望么,灰暗灰暗的,但女主是谁,穿越人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香留这才恍然大悟了:“原来庐酒坊,是取了赵杰庐的名。”“也不完全是,那算命的先生说,少东家开了酒坊,可以改变命运,但酒坊的名字必须取为庐香酒坊。”吴妈一边切菜一边说:“少东家认为这庐香酒坊太女人味了,就没有要那个香字。对了,李香留,你的名字中那个字是香味的香吗?”“是啊,酒香飘逸的香。”吴妈把菜刀放下了:“不行,你见到了老爷夫人,千万不要说你是香气的香,免得夫人多疑。”多什么疑啊,难道让我改名,香变成臭?酒坊外插上一杆旗子,上面写着大大的“香”,这总比写一个“庐”字好看吧,大家一看,就知道这酒坊的酒香,这不是广告吗!“香字的同音也不行的。你对夫人就说,你叫李霜留。”“啊?霜?”“是啊,你是传乐国人,口音不同,很正常的,霜香,差不多,没问题的。”不是差不多吧,是相差太远了吧。李香留看了吴妈一眼,反正晚上去见老爷夫人的时候,她又不会跟着,凭什么要我该姓名呢!“吴妈,我想问一个问题。”“丫头,你问吧。”“我都没有迈出酒坊半步,赵杰庐收留我在酒坊的事情,怎么会传到赵府的?是他自己汇报的?”“呵呵,你不是看见小翠了吗?她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跟着少东家,这不很明显吗!夫人对少东家不放心。”“吴妈,我就搞不懂了,夫人对自己的儿子还不放心?她应该对自己的相公放心才对啊,男人出去花天酒地的,偶尔出轨,保养小三,她应该仿小三才对啊。”“丫头,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夫人是担心少东家喜欢上别的女孩,攀不上南宫家的这门亲事了。”“南宫家很富有吗?”“说不上富可敌国,但在朝中绝得有势力的。”吴妈额头上忙得汗珠都出来了:“我也是听旁人说的。这些年,酒坊的生意好了,少东家又在酒坊的附近开了酒馆,满足那些慕名而来的酒客们,喝酒。”“吴妈,你的醋意这样棒,怎么不去酒馆呢?”“我这手艺怎么能等台面呢!”李香留又问了很多关于老爷夫人的事情,她心目中渐渐对了老爷夫人有了一个大致轮廓了。中午吃过饭,酒坊没有什么事情,李香留就缠着吴妈,带她出去逛逛。吴妈恰好也要出去买菜,也就带上了李香留。李香留看到了那酒馆,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里面还是坐满了酒客。众人喝酒喧哗的声音,很嘈杂。这男人喝酒的模样,古今都一样,面红耳赤,特别是喝醉的人,呕吐胡言乱语,毫无区别的。酒香?李香留闻到了从酒馆飘出来的酒香了。她停住了脚步,吴妈转身看着她:“李香留,你怎么不走呢?”“这是赵杰庐的酒馆吗?”“是啊?”吴妈用手指着外面飘着的招牌旗子:“上面不是有一个赵字吗!”“可酒馆中飘出来的酒香不是酒坊的酒。”“嗯,不会吧,我怎么闻着都一个味呢?”李香留笑了笑:“吴妈,我们进去看看吧。”“你这丫头,在传乐国,被关得太久了,憋坏了吧,什么事,都那么的好奇。你去看吧,我等会儿,到酒馆来找你,记着别到处乱走啊。实在无聊的话,先早点回酒坊吧,酒坊的路,你还记得吗?”李香留拍着胸膛说:“记得,记得,吴妈,你放心吧。”好酒的酒鬼,就与好赌的赌鬼一样,酒鬼闻到酒香,与赌鬼听到麻将骰子声,就像被绳子牵着了鼻子,不由自主了。李香留倒不是什么酒鬼,她只是好奇这赵杰庐的酒馆怎么还卖其他酒呢!她一踏入酒馆的,就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不算是要人命的杀气,应该是属于踢馆的杀气吧。来酒馆踢馆,自然就比拼酒了。李香留看见一个不算斯文的男人,手中提着一坛酒,酒封已经撕开了一个小洞,酒香就是从那坛酒中飘出来的。“赵杰庐不再这里吗?”“我家老板不再。”“也罢,诸位酒客们,做一个鉴证,看看是我家的酒好喝,还是赵杰庐的酒坊的酒好喝。”那汉子将酒坛的酒倒在桌上的空碗中,每一碗都只是倒了那么一少许。扑鼻的香味,浓烈,甘醇,给人一种很诱惑的美味。酒馆喝酒的酒客们冲着美酒来的,他们闻到这酒香,不用分说,立刻端碗品尝。“好酒,好酒。”众多酒客赞不绝口,纷纷询问那男人,他家的酒馆在什么地方,酿制的什么酒。赵杰庐身边跟着几个酒坊工人,匆匆赶来酒坊。“朱兄,有些日子不见了,怎么又来与我比试酒水了。”“承让。”被赵杰庐称为朱兄的男人拱手相道:“你酒馆的酒,不怎么的。”“掺水的酒怎么能与你这原酿相比呢!”赵杰庐身旁的一个工人辩解道。姓朱的那人趁机攻击赵杰庐:“赵酒馆用水勾兑酒,赵杰庐,你这是欺骗酒客们了。”酒客们都知道酒馆的酒都会掺水的,一分钱,一分货,不可能拿着只能买普通酒水的钱,就能喝到原酿酒了。可酒客们也跟着起哄了,赵杰庐也不说话,他完全不知道如何说,他知道朱宏向来就是这样,喜欢找麻烦的一个同行。酒客闹事?李香留看得很真切,这些酒客中,必然有那个猪头的媒子。李香留不客气,她觉得这个拿着原酿酒的男人就是猪头啊。天无绝人之路,看来非要本姑娘出手了。“且慢。”李香留从人群总走出来了,她走到桌前,很潇洒地问道:“小二,拿一个干净的酒杯来。”“姑娘,可是要喝酒?”朱宏半眯着眼睛,上下大量李香留:“姑娘,不像本地人。”“她是我请来的酿酒品酒之人。”赵杰庐淡淡地说。“怎么会是女人呢?”酒客们开始议论纷纷了。朱宏狡诈地笑道:“我说庐酒坊的酒怎么不行了,原来因为请了女人。”酒馆的小二很及时地将酒杯送到了李香留的面前。“一个大男人,废话真多,倒酒,你不是说你家的酒好吗?我来品尝品尝。”朱宏当李香留考验他的手腕力度,他二话不说,抬起酒坛就往小小的酒杯中斟酒:“姑娘请喝酒。”李香留端起酒杯,并没有饮酒,只是很优雅地嗅了嗅,微笑地说:“既然是原酿,香味味浓烈,也是正常,可你家酿制的酒,虽香,但不持久,用手捂上酒杯,不小片刻,散空中的酒香就会消失。原酿的度数高,容易挥发,你只在酒坛上开启了一个小洞,就是为了保持酒香源源不断地飘出来,但又不会因为酒坛开封太大,将酒香全部挥发了。”“你一个姑娘家,懂什么啊!”朱宏稍微有些紧张了。李香留不多看他,端起酒杯,轻轻地吸了一口,咳嗽了几声:“入口虽然甘甜,但味淡后,稍苦,入喉火辣,过于刺激,比起酒馆的掺水的酒,你的原酿只能算是赢在了一个浓烈二字上。小二,将酒馆的庐酒坊的酒上一杯来。”“好咧。”小二的手脚甚是麻利,不一会儿,就端上了一杯酒。李香留一口饮尽:“庐酒坊的酒,虽然掺水,但用的不是井水,应该是山泉,我出来此地,并不知道南阳城有清澈上好的山泉水,山泉水不温不凉,带着但甜,用它冲淡原酿的醇香,并且给浓郁的原酿增添了几分的甘甜。”“我不信。”朱宏将小二手中的酒壶抢过,对着口就开始喝下去了:“怎么会这样啊?”“很简单啊,酒馆的客人喝酒,也是要付钱的,付钱高的,喝的酒水自然就要好,这酒馆兑水,也是根据价钱来的。总不可能,你拿喝大棚凉茶水的钱能喝到你的原酿酒吧。酒馆平日里掺水都是井水,井水过于凉,兑多了,自然会让酒的香味浓缩在一团,喝起来,浓淡不一,口感上有些差距,不过酒客们喝酒,在于兴致,在于聊天,在于一种寻求酒醉的飘然感觉。原酿太容易让人醉了,这样的喝酒,没有乐趣了。”酒客们也纷纷点头,称赞:“是啊,这姑娘还真是会品酒啊!”李香留瞥了一眼朱宏,他的眼神很怪异。他不多说什么,拿着酒坛灰溜溜地离开了。“大家继续喝酒,今天,我会给大家一个很优惠的折扣。”赵杰庐发话了,真个酒馆一片热闹,众人们纷纷回到各自的座位,开始猜拳喝酒了。“谢谢,帮我解围。”“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女鬼一样,吓坏你了?”李香留咯咯地笑道:“我等吴妈,算了,我还是回酒坊了。”赵杰庐想要说什么,但他没有说,这里可是紫玉街,路过的人,看热闹的人,不会少的。他怕这事儿传到了赵府,父亲与母亲大人担心,他要回府解释,朱宏在酒馆闹事也不是一次了。这一次到赵府传话的人,他们的说辞都是一样的。庐酒坊新招来的酿酒品酒的女子,竟然在酒馆打败了朱家酒坊的老板朱宏。“夫人啊,我都说了,儿子突然留下传乐的女子,总是有原因的,这不,挺好的,我想这个朱宏恐怕半年都不会上门找事儿了。”赵清听完了那些人的汇报,继续拿起书看了起来。“我才不相信他们的说辞。我要去酒坊看看。你呀,也别整天老看书了,都一把年纪了,你不着急抱孙子,我还着急呢!你也不关心一下儿子的婚事,走吧,一起去看看儿子吧。”“不急,不急,我了解杰庐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解释的。你就放心在家中等着他回来吧。”紫玉街两酒坊争端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南阳城。这一下,赵杰庐的酒馆生意更是火爆了,他还说了,今日有折扣,从朱宏走了之后,四面八方的人都涌入了他的酒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