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花间俏医女

更新时间:2020-06-30 05:37:01

花间俏医女 连载中

花间俏医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林锦 分类:穿越 主角:林立林谷雨 人气:

火爆新书《花间俏医女》是林锦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林立林谷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不幸穿越,代姐出嫁,照顾瘫痪的男人不说,还要养着一个小包子。 他沉默寡言,想要给她自由,却不想她不离不弃的陪在他身边。那时,他便想,她就是他的全部,世间对错全都不管,唯娘子命是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氏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伸手指着林谷雨的脸。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谷雨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粗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周氏才想到要骂什么,“你娘怎么教你的,难道嫁了人之后就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婆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崽子!”

  “原来婆婆的娘是这样教婆婆的,媳妇受教了。”林谷雨平静的看着周氏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心中满满的都是不悦。

  如果说周氏非要给他快要死的儿子娶媳妇冲喜的话,林谷雨可以接受,毕竟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儿子的。

  但是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周氏不由分说的直接和他们分家,试想,周氏真的在乎她那个儿子的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周氏气的扬手就要给林谷雨一巴掌,林谷雨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周氏的手。

  反正等池航的身体一好,她是要离开这里的,没必要让周氏这样的人欺负她。

  更何况,在现代的时候,林谷雨也从来都没有人敢欺负她。

  被林谷雨抓着的手怎么都不能落下,周氏使劲的挣扎了几下,总算是甩开了林谷雨的手。

  周氏收回自己的手,手腕通红,有些忌惮的望着林谷雨。

  林谷雨穿着一身简单的素色衣衫,双手很自然的放在身前,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周氏觉得在林谷雨的面前,她好像就像是一个下人一样。

  扭头朝着屋里走去,周氏懒得和林谷雨这样的人在说下去,她看的出来,林谷雨根本就不怕她,万一林谷雨反手打她的话......

  恶媳,恶媳,真的是家门不幸。

  三郎的第一个妻子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没想到第二个看着不像是能吵架的人,手上的力气怪不小。

  林谷雨现在只希望池航能早点的好起来,她才可以回家。

  三朝回门。

  新媳妇出嫁后的第三天是要回娘家的。

  一早。

  林谷雨的迷迷糊糊抬起头,伸手摸了摸床上睡着的那人的额头,已经不烫了,看来昨天的难关算是度过了,就等着池航醒过来就好了。

  真的是累。

  林谷雨站起身子,昨个一宿没睡,先是喂了他吃药,然后帮他降温,最后不放心的守在池航床边,担心他半夜有什么需要。

  在林谷雨碰到他额头的时候,池航沉重的睁开眼皮。

  “好点了吗?”看着池航醒来,林谷雨连忙凑了上去。

  “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池航脸色苍白,声音沙哑,气若游丝的开口。

  林谷雨伸手将池航身上的被罩往上拉了拉,淡淡的说道,“昨天那么困难的时候你都熬过来了,以后也不会有问题的。”

  池航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苍白的薄唇微微一抿,眉头轻皱着,“昨天,我让四弟,给你休书......”

  “难道我是嫁给你四弟吗?”林谷雨毫不在意的反问道,“不然他给我休书做什么,你要是想给我休书,等你好起来,你再亲手给我休书。”

  池航偏头看向床里面,闷声道,“我这个样子能好起来?”

  昨日,浑身烧的难受,周围一片漆黑,他怎么都醒不过来,那个时候,他明白,他是活不下去了。

  “我说了你能好就是能好,有什么好置疑的?”林谷雨说着,起身朝着炉灶那边走去,一边往里面添柴火,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么凶险的时候你都渡过去了,还怕什么?”

  池航从来都不怕死,他唯一怕的就是孩子,豆沙现在才一岁多,他死了谁来照顾豆沙?

  林谷雨烧了点热水,直接下了米汤,等汤好了的时候,林谷雨这才将豆沙叫起来。

  伺候完豆沙梳洗,林谷雨接着伺候池航。

  真的是伺候完小的伺候大的。

  她是最后一个洗漱的。

  喂完他们两个人吃饭,林谷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随后直接走到池航的床边,脱下鞋子直接上·床。

  “你,你做什么?”池航看了一眼在地上拿着木头在地上随便乱画的豆沙,声音颤颤巍巍的。

  “能做什么?”林谷雨一脸平静的望着池航,顺着池航的视线望去,“翻过身。”

  池航别别扭扭的望着林谷雨,双手抓着自己的衣服,“孩子还在。”

  “他在怎么了?”林谷雨上下下的打量着池航,不明白池航在说什么,跪在床边,伸手直接将池航翻了一个身。

  池航趴在床上,屁·股上忽然间传来了重量。

  林谷雨的手放在池航腰部错位的地方,轻轻的揉了一下。

  呲。

  池航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很疼。

  “如果疼的话,你就忍着点,”林谷雨觉得坐在池航上面不方便,直接蹲到了床里面,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半分,“你的腰多按摩一下,会好的。”

  池航不像说什么,对于林谷雨做的事情,他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他很相信她。

  就像昨天那么危险的时候,他也相信着她还会回来。

  渐渐的,或许是习惯了林谷雨手下的力道,池航竟然感觉不到疼了,反而觉得很舒服。

  等着帮池航按摩完,林谷雨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了。

  从床上下来,林谷雨弯腰穿着鞋子,“池航哥,我能和你商量个事吗?”

  “什么事?”池航偏头望向林谷雨,能看到的只是林谷雨的屁·股。

  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还真没见过这么,这么随意的姑娘,不都说姑娘家都是很矜持的吗?

  林谷雨起身转身看向池航,犹豫的说道,“今天本来是三朝回门的,我想回家看看。”

  对,三朝回门。

  以前他也曾经跟着他媳妇回去,他那个时候抓了两只鸡送给了岳母家。

  他现在就是想要给林家送点东西都没法送。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了。”池航脸色苍白,心疼的难受。

  林谷雨帮着池航将身子翻过来,镇定的说道,“我知道你没有办法跟我一起回去,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来这边,我娘肯定也着急。”

  “是。”池航点点头,他知道这些礼数的,只是自己现在却没有办法满足林谷雨,“应该的,家里有什么东西,你就送什么回去。”

  “想好了,拿十个鸡蛋回去,”林谷雨说着走到鸡蛋的旁边,弯腰将鸡蛋放到新的筐子里面,“就这些,不需要别的了。”

  “太少了。”池航说着,挣扎着要起身。

  “你别随便乱动啊,”林谷雨快步走到池航的面前,连忙将池航按了回去,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的伤还没好,别乱动。”

  “本来我应该和你一起回去的。”池航说道这,愧疚的更是不敢望着林谷雨的脸。

  林谷雨很淡然的说道,“我娘知道你这个样子,肯定也不会让我将你带回去的,不用担心了,我自己回去没事的。”

  林谷雨一转身,就看到豆沙手里拿着木棍站在一旁,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林谷雨。

  “娘!”豆沙迈着小短腿,踉踉跄跄的跑到林谷雨的身边,丢下木棍双手环抱住林谷雨的大·腿。

  林谷雨望着豆沙这个样子,笑眯眯的一把将豆沙抱起来,很自然的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偏头望着池航,“我能带着豆沙一起回去吗?”

  “恩。”池航有些诧异的望着林谷雨。

  如果是别的女人,肯定不愿意带着豆沙!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豆沙竟然这么粘着林谷雨。

  林谷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也不会什么复杂的方式,只是头发简单的盘起来,小脸干净,一双眼睛格外的有神,给人一种干净利落清秀的感觉。

  “我去和四弟说一声,中午没回来的话,让他给你做饭吃。”林谷雨只是给池航交代一声,便抱着豆沙朝着外面走去。

  本来周氏说的西北开个角门,昨个下雨了,估计那边的人来不及忙活。

  地上湿漉漉的,走上去粘粘的,很不舒服。

  突然间特别想念现代的柏油马路,走起来也不会这么费事。

  林谷雨刚出了东北的角门,就看到周氏坐在门口正补着衣服。

  周氏听到脚步声,顺着声音的视线望去,就看到林谷雨抱着豆沙出来。

  “呸!”周氏冲着林谷雨的方向吐了一口痰,黑着脸望向一旁。

  “婆婆,”林谷雨即使再怎么愿意搭理周氏,但是回门怎么都要和周氏说一声,“今天第三天,是媳妇回门的时候!”

  周氏依旧忙着手里的活,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林谷雨一样!

  林谷雨偷偷的凑到豆沙的耳边!

  豆沙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了一眼林谷雨,随后望向周氏,从林谷雨的身上挣扎下来!

  “奶!”

  奶声奶气的声音,听着让人的心都软了下来!

  周氏冷冰着脸也渐渐的软了下来,放下手里的东西,伸手抱起豆沙,不管怎么说,豆沙都是她的孙子!

  “婆婆!”林谷雨一脸平淡的望着周氏,声音冷漠,“我只是给你通知一声!”

  林谷雨想起还要去找池业,转身朝着池业的院子走去。

  “你这样的恶媳,我这就休……”

  “休了我吗?”林谷雨笑颜盈盈的转身望向周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