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霸爱王爷冷情妃

更新时间:2020-10-13 13:01:39

霸爱王爷冷情妃 连载中

霸爱王爷冷情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姝姝 不是叔叔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穆菡羽 人气:

《霸爱王爷冷情妃》作者:姝姝 不是叔叔,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小姐穆菡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步错,步步错。 重来。 一朝转换,再睁眼,尽显狠戾决然。揭开身世的迷雾,权利的“守护者”,险象环生,坚强的执念,让她重活一世,,又是否能够战胜梦魇般的存在? 一朝太子,父皇暴毙,疑窦丛生。被夺皇位,沦为亲王,驻守边疆十数载,强盛回朝,暗藏锋芒,追源头,报血仇。 “只有我,才配拥有你。” 在她的面前,散去一身的冷然,霸道的宣示着他的主权。 “三生三世十里的桃花,也不能带去你遗留在我嘴角的那抹芳香。” 对着她,他总有说不完的爱,道不完情。 冷然无心的她遇上把霸情独爱的他,是该坦然接受还是躲避隐藏自己?所谓爱的火花又是否会在他们之间努力燃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穆菡羽照着夜给的地址来到一座房子前,这座房子在一个弄口里面极其隐蔽的地方,若是没有人带,还特别的不好找。

柳梅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

“来了。”

一个老妇人打开门,上下打量了柳梅一番,记忆里没这个人,就问她:

“请问姑娘找谁啊。”

“请问瑛姑是住这的吗,我家小姐找她有事。”

“你家小姐?”

柳梅身子向后侧了几步,老妇人这才知道原来后面还有人,看到柳梅身后的人,老妇人的神情略显惊讶。

“小姐怎么来了?”

穆菡羽没有理会她,直接就走了进去。

“在这儿住的可还习惯?”

现在在房子里的只有她们三人,柳梅跟随着自家小姐住在将军府,这话自然问的是站在另一边的瑛姑。

“回小姐,老奴住的习惯。”

瑛姑上前为穆菡羽倒了杯茶后又默默的退离了穆菡羽几步。

“那日在破庙走的匆忙,我也未来得及确认你说的是否都属实。”

瑛姑被穆菡羽的话吓的跪在地上,以为是小姐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小姐,老奴说的句句属实,绝对不敢有欺瞒小姐的地方,小姐一定要相信老奴啊。”

瑛姑一个劲的在那哭喊着,希望穆菡羽能够相信自己。

其实穆菡羽并没有说过不相信之类的话,只是这瑛姑太过于紧张而被吓到了,但是穆菡羽也不会去解释什么,正好可以借此问到更多的信息。

“你说,是大姨娘下毒害死了大夫人?”

“是的,小姐。”

“那我问你,你有何证据可以证明大夫人的死和大姨娘有关?”

“小姐,这,我……”

瑛姑本来见穆菡羽已经开始相信自己了,还是有点雀跃的,但却要让自己拿出证据证明大夫人的死就是大姨娘造成的,这要她如何说的出来。

“你这样陷害大姨娘,就不怕我说出你还活着的事,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吗?”

穆菡羽其实也是在试探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这瑛姑是大姨娘特意派来迷惑自己的,那到时候自己不仅会功亏一篑,还会被韩连珠咬的死死的。

“小姐,小姐,老奴想到有一个人可以证明老奴说的话是否属实。”

瑛姑真怕穆菡羽会去告诉大姨娘自己还活着的事。

“是庆春堂的陈雪莲,陈大夫,他是藩阳城内最有名的大夫。当初大夫人有孕的时候,就是陈大夫时常来把的脉。”

瑛姑说到一半停下,想抬头看看穆菡羽,见她只一顺不顺的看着自己,又迅速的低下头继续道:

“陈大夫起初来为大夫人把脉时,说大夫人身体健壮,胎儿也很稳定,只要常出去走走即可,也不要太过于阴郁。可后来,陈大夫每次把完脉后,神情都是非常的严肃,有一次对老奴说‘瑛姑,这大夫人的身体每况愈下,还有一种慢性毒隐藏在大夫人的体内,这隐藏的时间怕是有些时候了,而且有可能已经遗传给了胎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瑛姑悲伤的情绪已经难以掩藏。

“起初老奴是不相信陈大夫说的话的,大夫人每日吃的饭食都是老奴仔细了再仔细的,可老奴万万没想到大姨娘竟会利用那碗安胎药来毒害大夫人。大夫人喝的药都是老奴提前煮好的,那日老奴手头的活正好干完,就想着提早去厨房拿药,竟被老奴发现大姨娘的贴身丫鬟翠菊正往大夫人的药里倒着白色粉末样的药。”

说到后面,瑛姑有点泣不成声了。

“后来老奴就多长了个心眼,药都是煮好了就给大夫人送去,可是即便如此,大夫人最终还是没有熬过去。”

穆菡羽听到瑛姑口中说出的事实,眼中的恨意更为的浓烈,放在身前的双手因为抑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紧紧的握成拳。

“小姐。”

柳梅见穆菡羽这样的对待自己,连忙上前将穆菡羽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因为太过用力的原因,指甲也都刺进里肉里,掌心隐隐的流出血来。

“小姐。”

柳梅知道穆菡羽心里的痛,但看见穆菡羽这样的伤害自己,柳梅也替小姐感到伤心,边哭泣着边将穆菡羽受伤的手用丝帕细细的包扎着。

柳梅极尽小心,就怕会弄疼了小姐,但穆菡羽哪还能感受的到,心里的的恨意早已经掩盖住了手上的痛。

穆菡羽平静心情,看着跪在地上的瑛姑。

“你刚刚说那毒通过胎盘已经遗传给了胎儿,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的体内隐藏着一种慢性毒。”

“是的,小姐。而且这毒是跟随着小姐一起长大的,所以这毒已经扎根在了小姐的体内,若要根治,恐怕会很难。”

穆菡羽难以置信瑛姑说的话,自己好不容易重活一世,难不成就要因为这莫名其妙的毒而再一次葬送了自己吗?

穆菡羽的内心非常的复杂,但面上还是平静如常。

“还有一事,我要问你。”

“小姐请说。”

柳梅在穆菡羽的示意下将地上的瑛姑搀扶了起来。

“你怎知我不是穆将军的亲生女儿。”

“其实老奴也只是听将军府的人这么说,当年将军府都在传,说大夫人在嫁给老爷时曾经和一男子私相授受,而当时老爷爱慕大夫人许久,后来那男子不见了踪影,大夫人才不得已嫁给了老爷,但是大夫人却一次也没让老爷碰过自己,后来大夫人才得知自己已经有了身孕,老爷知道后,一怒之下将大夫人赶到了将军府最偏僻的梅香院。”

“大夫人的娘家人为何不去将军府寻她?”

这是穆菡羽现在最想知道也最为关心的事,因为穆菡羽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娘亲的娘家人是谁。

“其实老奴也感到很奇怪,大夫人的娘家人似乎并不知道大夫人与其他男子私相授受的事,大夫人的娘家人是龙胜国最大的皇商——沐府,沐府在大夫人去世后,曾到将军府向将军抱回当时还在襁褓中的小姐,沐府即使是皇商,也斗不过当时威震四方的将军,后来沐府就和将军府断绝了来往。”

即使穆菡羽猜测到了一点,但从瑛姑口中得知后,心里还是被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娘亲的背景竟是这样的充实,也没想到原来沐府和将军府还有这么一段纠葛。

穆菡羽也知道了不少的消息,也不想再久留。

“柳梅。”

柳梅见小姐叫自己,知道小姐的意思,从袖中拿出小姐早让自己准备好的银票给瑛姑。

“小姐,这……”

瑛姑不敢接受柳梅给自己的银票。

“这既然是小姐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再说了,你毕竟也是伺候过大夫人的,就不要为难我这个做奴婢的了。”

柳梅见瑛姑迟迟的不肯接受,心里不仅就有些着急了,穆菡羽在一旁也不说话,柳梅无奈只能出声劝说瑛姑。

瑛姑本还有些犹豫,现在听柳梅这么说,也只能收下了。

柳梅见瑛姑接受了小姐的银票,就退回到了穆菡羽的身侧。

“瑛姑,你就安心在这住下,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你的存在的,我出来的时间也有点久了,就先回府了。”

说完,穆菡羽就带着柳梅离开了。

“瑛姑谢谢小姐,小姐请慢走。”

瑛姑一直目送着穆菡羽走远了才将门关上。

本来穆菡羽今天还想去趟艳香阁,但从瑛姑那出来后就没了什么心思,就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回到院子就吩咐柳梅没自己的准许不得来打扰后,穆菡羽就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柳梅虽然很担心小姐,但自己又不好违背小姐的意思,只能在外面干着急,就怕小姐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但显然是柳梅自己想多了。

虽然穆菡羽心里一直想着从瑛姑那里知道的事情,但穆菡羽不是那种会做出伤害自己事情的人

“夜,你去查一下当年韩连珠毒害大夫人的是什么毒药,顺便去查一下庆春堂的陈雪莲大夫。”

穆菡羽进屋关上门后,就派夜出去执行任务。

穆菡羽虽然猜到自己可能不是穆振海的亲生女儿,毕竟按瑛姑所说穆振海非常喜欢娘亲,不可能会讨厌娘亲的孩子,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娘亲的死竟然会和韩连珠有关,本来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只要她们不来找茬,自己还是能睁只眼闭只眼,但现在既然已经牵扯到了有关娘亲的事,那她们就要做好该有的觉悟。

夜看着这样的穆菡羽,让他这种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人都感到害怕,不敢轻易去招惹穆菡羽。这样的穆菡羽给人一种地狱罗刹的感觉,看不到一丝的生气,似乎看到了她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生命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翼王府内。

“韩管家,三殿下还没起来吗?”

“回王爷,三殿下走了已经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龙裔辰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韩管家。

“今天他怎么起的这么早,往常不都是不到日上三竿绝不起的吗。”

“老奴也是很奇怪,而且三殿下走的很急,连早饭都没吃。”

“连早饭都没吃?”

龙裔辰更是感到奇怪,那还是自己认识的龙俊熙吗,决定等处理完事务后再去找他。

龙俊熙虽然已经到了出宫建府的年纪,但皇上还是让他在宫中再住段时间,但是在皇宫外还是建了一座王府,让龙俊熙在错过皇宫门禁的时候方便他歇息。

龙俊熙从翼王府离开的时候,时间尚早,还没到皇宫开门的的时间,所以龙裔辰就直接去了龙俊熙的逍遥府,这个王府的名字还是龙俊熙自己想的。

“你们王爷回来了吗?”

龙裔辰正好看见管家走出来,就直接问了他。

“翼王来了,王爷派人传话说最近几日都不回来住,还让老奴收拾了几件衣服拿进宫去。”

管家似乎没想到龙裔辰会来逍遥府。

“你把这些衣服给本王吧,本王正好要进宫。”

龙裔辰从管家手中拿过衣服。

“那就麻烦翼王了。”

龙裔辰走下阶梯,脚踩马镫轻松一跨,朝着皇城的方向骑去。

进了皇城后,只能弃马走路进去,龙裔辰将马交给一边的侍卫,出示了通行牌,门卫就放他进去了。

在龙裔辰进了皇城,就有人去禀报了皇上。龙裔辰本只想把衣服给龙俊熙后就出宫回府的,现在不得不去拜见皇帝了。

“臣,拜见皇上。”

这次龙裔辰没有像刚回朝那样正式的拜会,只是微弯腰,手背手心相叠的向皇帝做了一个简单的揖。

“辰儿自那日回朝后就有段时间没有进宫了,不知辰儿今日进宫是有何事?”

龙裔辰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皇帝,觉得比上次见到的又苍老了一些,目光也没了以往的精明,看着皇帝的眼睛,就像看进了一片混沌。

“臣今日进宫是来找三殿下的,不知他是否在宫内。”

“哈哈,咳咳……”

“皇上。”

皇帝笑着笑着突然费力的咳嗽了起来,一旁伺候着的常喜见状立马拿过痰盂,以便让皇帝能将口中的痰吐出来,又拿起茶杯让皇上喝一口,一只手还慢慢的顺抚着皇帝的后背,直到皇帝不再咳嗽了,才退至一旁。

龙裔辰见皇上竟然已经病的这样的严重了,眸光晦涩不明。

“辰儿不要介意。”

皇帝显然不愿意多说有关自己身体的事情。

“没想到即便分开了这么多年,辰儿和俊熙的感情还是这么好,真是难得啊。”

说到这里,皇帝的思绪似乎有些开始飘散,目光也涣散到了别处。

“皇上。”

常喜在皇上的耳边轻声的提醒着,皇帝回过神来才意识到龙裔辰还在殿内。

“俊熙此刻应该在他的宫殿,辰儿去找他吧。”

龙裔辰已经明显的感受到皇帝在无意中透露出来的疲累,目光深测的看了皇帝几眼,似乎想要从他的身上能看出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微退了几步就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