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

更新时间:2020-10-13 13:12:27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 连载中

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

来源:落初 作者:三然 分类:穿越 主角:项楚温玉清 人气:

完结小说《冷王绝宠:惊世小捕快》是三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项楚温玉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生前她是个国际刑警,在追捕过程中竟然跟犯人同归于尽一起穿越了。她成了苦兮兮的小捕头,他却成了只手遮天的一朝君主。曾经的敌人,如今在这种地方不得不统一战线。她为他屡破奇案,上阵杀敌。他为她遮风避雨,与天下为敌。直到有一天,他对她说:“前世我曾爱过一个人,为了占有她我做了很多错事,如今想弥补却发现,一切都是无用的。”项楚理解不了这句话,直到她爱上了一个人,而她亏欠的那个人同时也出现了。“用前世爱你的记忆去爱今生的他,对他不公平,对你同样不公平。”“可项楚割舍不掉今生对他的爱,同样也还不了前世欠你的情。”皇上想弥补的是无用功,项楚付出的补偿更是显得苍白。所以这世上并不止是非黑即白,更不止是爱与不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楚这几个哥哥里,大哥和二哥在朝为官一直在皇城内生活。

其余四个都是常年跟项烈在边关征战的,皆是一身杀伐之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四打一,就连北辽的战神都没这待遇,你们上吧,我跟老六看热闹就好。”

项楚觉得她是真的吃亏,虽然老三和老六没上,可动手这两个哥哥是对她下死手。

她知道这是自己人,又不能真的伤了他们。

一边打一边退,心里憋屈的要命。

两个将军见她抵抗,立刻加深了对她的怀疑,二对一,项楚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就在她转身准备推五哥一把然后借机逃走的时候,老四一道暗标飞了过来。

项楚快速收手,可那暗标还是划伤了她的掌心。

霎时间她左手掌心如同被火烤了一般,钻心的疼。

镖上有毒!

“项杨!你应当看出来了,我无意与你们为敌。”

“刚刚本将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机会,既然不愿意跟我们回去,现在动起手来,也怪不得我们!”

项家这些孩子,全都随了那项烈,一个个牛脾气,光说肯定是不行了。

借着项杨与她对峙的空挡,她一个闪身到了老五身后,然后抬起一脚踹在了老五的腰窝上挡住了老四的攻击。

为了接住老五,老四向后撤了一步,项楚见机转身就跑,借着夜色和身形的优势,总算有了喘息的空间。

可她中毒在身根本跑不远,现在她就觉得火烧火燎的难受的很。

眼看前面就是药庐,项楚心中一横,直接窜了进去。

进去之后,只见温锦弦正端着碗准备喝药。

药庐里草药味很重,不仅有他手中的药味,还有许多其他草药的味道。

温锦弦只披了一件内袍,漂亮的肌肉和修长的双腿展露无遗,旁边一桶冒着丝丝热气的洗澡水,显然是准备喝完药洗澡。

“得罪了。”项楚一把将他手中的药抢了过来倒进了洗澡桶里,随后一头扎了进去。

进去之后她才发现,这桶里冒的根本就不是热气,而是寒气。

彻骨的寒冷像她袭来,让她如同经置身冰窟一般。

项家兵器上的毒药,乃是祖传的烈焰毒,那毒在项楚体内灼烧的仿佛是要炸开。

浴桶中这冰冷的水又在不断侵蚀着她的体肤。

即使这样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折磨,项楚还是在咬牙忍着。

往洗澡桶里倒草药,是为了掩饰她伤口流血散发出的血腥气,现在好了,血腥气都被冻上了!

‘砰砰砰。’她才刚刚躲进桶里,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项楚在桶里能窸窸窣窣的听到穿衣服的声音,然后们被拉开。

“温公子打扰了,本将追捕飞贼至此,追到了你这药庐那飞贼便消失不见了,为确保公子安全,还请公子放本将进屋搜查。”

听到项杨的声音,项楚心脏都要跳到限速区了。

之前她是警察,都是她抓别人,现在她终于理解被追捕的感受了。

“搜吧。”

温锦弦侧开身子让人进来,就这两个字,项楚的心已经碎成面面了。

她就知道不能指望这温锦弦。

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学医却不救人的渣渣,怎么可能指望他来仗义相救。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浴桶,项楚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可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没有检查浴桶,只是在临走时提醒了温锦弦一句。

“温公子体内的邪火之毒不能一味的靠这千年玄冰来压制,否则火毒未解,寒冰之毒又要侵体了。”

“多谢项将军提点。”

听到项安说她泡的是千年玄冰时,项楚差点从浴桶里蹦出来。

怪不得他们不检查,女人跳到这玄冰水中,不是作死吗?

项楚却是作死中的作死。

项楚原身本就是阴年阴时阴月出声的至阴之体,这千年玄冰亦是至阴之物,她身为女子,又是阴柔之躯,三阴齐聚,她总觉得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人走了之后温锦弦关上了门。

“人走了,你离开吧。”

项楚现在冰火两重天的状态难难受的不行,捂着左臂走到了他眼前。

“刚刚那项杨伤了我,你看这伤你能治吗?”

将左手抬起送到他面前,他却看都没看,只是转过身背对项楚说了两个字。

“不医。”这货语气寡淡的堪比浴桶中的凉水。

他并没有因为衣衫不整显得狼狈,白色袍子穿于身上反到衬得他宛若谪仙,语气中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身形如苍竹般笔直,气质如幽兰般高傲,白皙的皮肤似是白玉一般,他满脸冷漠,到不似前世常说的霸道高冷,而是一种孤寂的淡然。

不是不能治,而是不给你治。

项楚看着他,咬牙收回了手,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这温锦弦给她治病,前后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没道理看不出她是女身。

不过他既然当时没有戳破,以他的性格,就不会在去四处宣扬。

换句话说,应该是他觉得这天下之事都与他无关,懒得去多嘴了。

“叨扰了。”项楚冲他抱了抱拳,一个闪身离开了药芦。

温锦弦看着项楚的背影若有所思,而项楚本人却被那毒折磨的不轻。

这烈焰毒并不会要人性命,因为它是一种专门用来对付俘虏逼供用的毒药。

中毒之后不同时间有着不同阶段的折磨,在加以肉体刑罚,管保叫人生不如死。

抱着胳膊从药庐出来,她想回家取解药,怎料刚到了她的院子,就看项杨竟先她一步到了。

“小少爷呢?”他还没来得及卸甲就到这来找项楚了,也真是兄弟情深。

“四少,小少爷今日夜间要当差,如今应是在巡街或是在刑部衙门。”

“胡闹!她伤才刚好,你们怎能让她去当差?”项杨说着,大步往外走像是要去衙门捉她。

项楚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到屋里取了解药服下,先将体内的烈焰之毒解了在说。

这烈焰毒的解药都在项安手里,他是项家老三,善于用毒。

项楚手里就只有这一份解药,现在她吃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老三要。

吃完解药稍微调息了一下,将衣服换回去,确定万无一失了,她才悄悄从房间内出来,假装去巡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