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毒舌总裁爱驯妻

更新时间:2020-06-23 06:17:31

毒舌总裁爱驯妻 已完结

毒舌总裁爱驯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紫气东来 分类:短篇 主角:叶兰刘老太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毒舌总裁爱驯妻》的小说,是作者紫气东来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传说,他是一个腹黑冷血的总裁,在商场上,没有他用不到的手段。多少女人爱上了他,可是,他看都不看一眼。因为心里己经有个她。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女人就像是一只刺猬一般,总是挺起全身的尖刺狠狠地伤害他,可是他对这个女人就是不忍放手,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不甘心多一些,还是不舍得放手。 看到南臻被自己气得暴跳如雷的模样,叶兰的心情顿时平衡了许多,甚至隐隐地带了一丝胜利的喜悦。她总想和这个男人和平共处,可是这个男人总是毒舌得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反唇相讥。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生活,慢慢的他竟爱上了这种生活。然而事情真能如他所愿吗…… 美丽的叶兰是否也会爱上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伊娜的话说完,南臻紧紧地皱起眉头,当时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和霍伊娜拍了合照,他当时问霍伊娜大学毕业后的打算,霍伊娜说了准备去国外发展,而他对于这个大学期间关系最好的同学,自然有些恋恋不舍。 于是两人随意聊着话题,之后他开玩笑说,如果等你哪天厌倦了回来了,当时男未婚女未嫁,我们不妨凑在一起。 当时,南臻可以对天发誓,他完全只是一番玩笑话的,不知道霍伊娜怎么就当真了。霍伊娜是南臻在大学时唯一的女性朋友,他和霍伊娜关系好完全是觉得霍伊娜这个女生心思单纯,而不是像其他的女生喜欢纠缠他,老是过问他的事情。 大学期间霍伊娜所谓对他表现过超出朋友间的情愫,所以他也一直料定霍伊娜只是将他当做普通的好朋友一般,如果当时他知道自己想法简单的话,那么当初他绝对不会去开这样的玩笑。 眼前的女人不是不好,霍伊娜人长得漂亮,现在在国外的事业也是如火如荼,更重要的是两个人之前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大学生活,可以说是有着共同的回忆。既然人这一生注定要找一个女人与他共度今生,所以选择一个彼此了解又这么出色的女人做自己的人生伴侣,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南臻对霍伊娜现在就是喜欢不起来。他今天晚上陪着霍伊娜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将眼前的霍伊娜和心中不时浮现出的叶兰做比较。虽然叶兰只是一个三流的演员,和眼前的霍伊娜没办法比,但是南臻就是在的心中,对叶兰的印象很深,那种深刻就好像是已经无法泯灭了一样。 “霍伊娜,你可能有些误会。”南臻抿了抿唇,虽然觉得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有些残忍,但是他更不愿意让霍伊娜误会下去,有时候给别人一个根本就没有结果的奢望,或许更残忍,所以,他希望霍伊娜对他不要抱有什么幻想。 “当时我不过说的是一句玩笑话。”南臻叹息一声道,“如果因为我的玩笑话让你产生了误会的话,我像你道歉。 南臻眼神真诚地望着霍伊娜,耳畔听着南臻的一番话,霍伊娜一瞬间身体绷紧,恍惚间听到心口有什么碎裂的声音,原来这么久鼓励她不断打拼,不断提升自己的动力都只是自己的误会?原来自始至终,这个如王子一般存在的男人都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 为什么明明他说得很礼貌,自己却觉得像是有人在他的心口上狠狠地捅上了一刀? 对于南臻,霍伊娜很清楚他的脾性,这个男人高傲得从来不肯在别人面前低头,即便错的一方是他,他也绝不会向对方道歉。这就是南臻,可是刚才这个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向她道歉,这是何等的讽刺。 这个男人肯向她道歉,难道就这么害怕她对他纠缠不放? 霍伊娜讽刺地张了张口,她对南臻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她还是将想要质问的话语咽回了肚里。 和南臻认识这么久了,她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开口。 “没关系。”霍伊娜温雅地露出一抹浅笑。 霍伊娜如此的温婉有礼,让南臻倒不由得生出一丝歉疚来。虽然他之前的话真的只是玩笑话,但是没想到对这个关系要好的老同学却造成了伤害,虽然霍伊娜在他的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负面情绪,但是从刚才对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眼神中,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气氛就这样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南臻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才能让自己对霍伊娜的伤害降到最低。 “那个……霍伊娜……” 不等南臻说完,霍伊娜已经打断了南臻,微笑着说道:“好了,这么沉闷的话题我们不要讨论了,难得你这次出来见我,所以今天你得好好陪陪我这个老同学,也算是作为补偿啦。” 霍伊娜脸上的笑容像是三月盛开的满枝桃花,让人根本无法拒绝,更何况是心中有愧的南臻。 南臻张了张嘴,脸上现出一丝踌躇,他可没有忘记现在叶兰还在还有脚伤,不知道那个笨女人会不会照顾好自己。 看到南臻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霍伊娜的眸子闪过一丝失落,嘟嘴道:“算了,知道你为难,南总可是大忙人。” 南臻听言,略带尴尬地轻咳,“好,难得你回来一趟,怎么说我都应该多陪陪你的。” 别墅里,叶兰因为脚扭伤的缘故,只能呆在房间里,期间给卢俊豪打过电话说明了情况,卢俊豪让她只留在家里安心养伤就好了。之后叶地给她又打了电话,姐弟俩在电话上嘘寒问暖闲聊了一番。 晚上的时候南臻还没有回来,叶兰一直有些莫名的烦躁。床头柜上还放着南臻的胃药。由于南臻以前只顾埋头工作并不注意饮食规律,所以导致了现在时常胃疼的毛病,基本上他都随身携带了胃药,只是昨天今早和叶兰争吵之后一怒而去,所以并没有拿药。 叶兰望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了墙上的时钟片刻之后便敲响了,叶兰抬头一看,已经十点钟了。这个时间点南臻一般都已经回来的,可是到现在还是不见踪影。正胡思乱想间,刘老太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排骨汤,老远得就可以闻到一股香气。 “来,趁热喝了,我可是熬了好几个钟头呢。”刘老太过来笑呵呵地将汤碗递到叶兰的跟前。 叶兰不由得皱了皱眉,讨好道:“那个……我下午吃得很饱,能不能不再喝汤了啊?”下午吃饭的时候,刘老太特意为她熬了好大一锅骨头汤,说着喝骨头汤伤势才会恢复得快。所以在刘老太的监视下,她几乎将那满满的一锅汤都快喝光了。现在她真是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了。 “不行!”刘老太一脸的不容商榷。虽然叶兰来到别墅没有多久,但是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姑娘很投缘,于是早就将叶兰当成自己的孩子了。现在看着叶兰只能整天留在房间养伤,她就恨不得叶兰能立刻养好伤。 “胡说,你下午才吃了几口饭,就说吃得饱。”刘老太唇角勾动,像是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怎么?是不是少爷不在家,你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还是担心少爷所以才吃不下呢?” “刘奶奶你胡说什么呢!”叶兰顿时整个脸一直红到了耳根,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刘老太胡说生气,还是因为被人说中而心虚。 “瞧瞧熬,心事都写在脸上了,还用我胡说嘛。”刘老太顿时嘿嘿地笑起来。她就知道这丫头刀子嘴豆腐心,每次和少爷吵得不可开交,可是心里却是有少爷的。她可是过来人看得比谁都明白。 反倒是少爷,根本就不知道有时候女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习惯说反话。这个少爷人长得帅,能力又强,洁身自爱又不拈花惹草,可是就是个直肠子,偏偏这个丫头也是个服软的性子,这下可好们每次两个人都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有什么问题两个人不会摊开双清楚非要吵来吵去,你伤我我伤你吗? 刘老太这样想着,不由得心里微微一叹,算了,她是没法子理解年轻人的想法。也许是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不过嘛,这别墅里每天上演的戏剧简直比她最近看得那些黄金八点档的言情剧还有意思呢。 “丫头,快趁热喝了。”刘老太又催促了一声。 “那个,刘奶奶,能不能不喝啊?”叶兰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那就是对着刘老太皱着鼻子撒娇道。 刘老太摆着脸,根本不打算买账。叶兰顿时垂头丧气起来,看来自己的怀柔政策是失败了,当下她撅嘴说道:“那能不能少喝一点儿呢?” “成交。” “好吧。”叶兰悻悻地接过汤碗,汩汩地狠狠喝了下去,打了个饱嗝之后将碗交给刘老太。 刘老太接过碗准备转身离开,叶兰想了想还是叫住了,“刘奶奶,南臻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刘老太闻言,微微肥胖的身子转过来,脸上顿时乐得笑开了花,“丫头,你说什么啊,我没有听清楚。” 叶兰顿时差一点儿没有忍住就要吐血了,这个老太婆竟然说她没有听清楚?怎么可能?自己刚才说话的声音又不小,而且这个老太婆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耳朵灵敏程度绝对比她还有好呢。这个老太婆分明就是想要看她出丑吗? 看着叶兰一张小脸皱得紧紧的,刘老太轻咳一声道:“哦,没什么事,那我就去忙喽,时间不早了。” 刘老太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可是望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胃药,她就不相信这个丫头不担心少爷现在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胃病发作了。 叶兰咬了咬唇,一脸不甘地问道:“那个……刘奶奶,南臻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叶兰问完,赶紧低下了头,算了,之前虽然是南臻不对,但是她大人有大量就不和这个男人计较了。现在自己在人家这里住着,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嘛,叶兰在心里说服着自己,企图让自己的心里平衡一些。 刘老太看着叶兰脸上那种隐忍的不甘和担忧之前,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她仰了仰脸,一张慈爱的面容上嘴角已经笑得合不拢了,“丫头,你是想问我少爷今晚什么时候回来吗?” 叶兰咬了咬牙,又点点头。这个老太婆就是个鬼灵精,自己只是问问南臻什么时候回来,她干嘛就笑得这么夸张嘛。 “你想知道少爷什么时候回来,那就自己倒电话问嘛。我呀,少爷走得时候可是脸色很吓人的,我没敢问。”刘老太顿时幸灾乐祸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