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超脑:雪山

更新时间:2020-07-30 05:30:07

超脑:雪山 已完结

超脑:雪山

来源:掌中云 作者:鬼叔 分类:短篇 主角:鬼叔水哥 人气:

主角叫鬼叔水哥的小说是《超脑:雪山》,它的作者是鬼叔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鬼叔、水哥一行人到了目的地昆明,准备徒步雨崩,却意外发现小希同意加入自驾游的目的其实不只是旅行这么简单,而是为了找她的初恋男友任青平,可令人费解的是任青平大三时候就因车祸过世了。一个跟任青平长得一模一样的人、91年神秘失踪却死不见尸的日本探险队、神奇的失重反应,上下颠倒的红色雪山……这一切都缺一个解释,谜底似乎指向了一个平行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吞了口口水:“还有传说,那5个突击队员爬到离山顶几百米的地方时,不是因为风雪折返的,是因为他们在山顶上看见了……一座巨大的寺庙。” 小明很傻很天真地问:“啊?不是说从来没有人登顶过吗,怎么还有个庙?” 我嘿嘿一笑,解释说:“当然不是真的寺庙,是突击队看到的幻觉,山神的惩罚,喇嘛的诅咒,诸如此类的东西。总之,从那以后,为了平息当地藏民的愤怒,国家就禁止任何人登顶卡瓦格博,所以这也就成了一座世界上少有的,从未被征服的雪山。” 我抢在水哥之前,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感到非常满足。 小明也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听鬼叔这么一说,我还有点想爬到这卡什么格上面去,当世界第一个呢,这样就可以出名了吧。” 水哥打击她说:“别傻了,别说我们没装备没技术,就算有,我也不想去冒险。从个地库出来之后,我别的没学会,起码学会了信邪。” 小希也加入进来:“嗯,虽然我也不相信鬼跟神,但我相信人的精神力量。那么多当地藏民,还有一万个喇嘛,这些人的怒气加起来是很大的,真的触动了雪崩也说不定。不是说美国发射航天飞机,就是因为电视台直播发射,把一个大家喜欢看的节目播到一半就强势插入,所以几百万观众都在诅咒发射失败。结果……” 我也强势插嘴道:“哎哟不错哦,你还知道这些。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小希瞪了我一眼,不客气地说:“别问。” 脸皮那么厚的我,岂会轻易向她屈服:“就是你刚才说强势插入,想知道,是不是也插得太深了?” 这个笑话说出来之后,车内气温骤降,没人说一句话,更没人笑,连专业捧哏的小明都不给我面子。 我自己嘿嘿地干笑了两声,一边继续开车在高速路上奔驰,一边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小希。跟卡瓦格博的登山队遇难之谜相比,其实鬼叔我更想知道的,是小希为什么这次会跟我一起出来玩。 实际上,我自从认识她以来,对其觊觎已久,不过小希看上去很疯很能玩,爆粗、黄段子什么的,说起来生冷不忌,但是其实非常保守,想推倒她,比登上雪山还难。 平时出来吃饭唱K什么的,怎么威逼利诱都不会喝多,想送她回家也是每次都被拒绝。我约过她几次一起出来自驾游,也同样被拒绝了。虽然叔的脸皮厚,但是总被同一个女人打脸,也会觉得没有新鲜感,所以逐渐就放弃了。 这一次却不一样,水哥先规划出了徒步雨崩的路线,一开始只有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叔是排名仅次于王力宏的宇内第二直男,对这样的搞基行自然不感兴趣,于是就在朋友圈发了个路线,征集妹子结伴同行。 第一个报名的,竟然就是小希。 一开始叔以为她终于懂得欣赏叔的好,可是在后来的沟通过程中,叔终于发现,她不是对人感兴趣,而是对雨崩这个地方,有着莫名的兴趣。 我们开车到德钦县飞来寺的时候,已经是从深圳出发后的第三个晚上。 按照计划,我们会在飞来寺住一晚,第二天看完传说中的“日照金山”后,再出发去西当温泉。 这里的飞来寺是个地名,应该是附近有个叫飞来寺的寺庙,久而久之,就把整个地方都叫成了飞来寺。不知道到底是飞来寺镇还是飞来寺乡,我们也没兴趣去搞明白。 离城市越远,住宿条件就变得越差,不过我还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挑了号称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住下。我要了相邻着的两个房间,还是我跟水哥一间,小希和小明一间。按照水哥之前做的攻略,从酒店房间的阳台上,就可以看到传说的“日照金山”。 所谓的日照金山,就是朝阳照在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以及旁边几座海拔超过6000米的雪山的美景。水哥给我们看了几张网上的图片,确实还挺壮观的。 要看到完全形态的日照金山,对天气的要求挺高的,说到底就是在拼人品。不过,这个我倒不担心。虽然有水胖子的负分在拖累,但光凭叔这样感动中国的好人,就可以把人品值提升到比雪山还高的高度。 安顿好之后,我们四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在酒店里吃饭,而是到飞来寺唯一的一条主街上,找点当地好吃的东西。 虽然在水哥讲的地库的故事里,他身体内的虫子叫貔貅,但我觉得水哥这个人本身,用饕餮来形容他更合适。总之,我们非常信任他觅食的能力,在他这个老饕的带领下,顺利找到了一家大理风味的土鸡火锅。 这家店很小,老板本人兼任厨师,水哥点了只当地藏民养的土鸡,还有本地出产的牛肝菌,怕老板弄得不好吃,就亲自跑到后厨去进行指导。小明也跟屁虫似的跟了进去,店里就只剩下我跟小希,坐在一张长桌旁。 我去了趟厕所回来,看见小希正拿着手机,怔怔地看着里面的一张照片。 此情此景,叔当即使出江湖失传多年的绝学,只有内在美外在美兼备的人才能学会的——凌波微步,悄无声息地走到小希背后。 她的iphone5s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朋友圈的照片。照片里,一个身穿红色冲锋衣的中年男人,占据了60%的画面。这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秃了大半的头顶完美反射着金灿灿的阳光,构成了传说中的美景“日照金头”。男人的脸上,挂着一副登顶雪山的成功者的笑容,虽然实际上他只是站在雪山脚下。 他身后的风景,是一个孤零零的小村子,跟我在网上看到的上雨崩的样子重合。 雨崩村里的男人? 我不禁皱起了眉,难道说,小希千辛万苦进雨崩去找的,就是这个中年死秃子? 如果说这秃子是小希的ex,那么我会马上断绝对小希的任何想法,我无法容忍跟这样的秃子在不同时空里拥有同一个女人。如果秃子是小希的直系亲属,亲爹啊亲哥之类,我会小心不碰到小希脸上的任何一个组件,因为那肯定是花了大价钱整出来的,一不小心怕碰坏了。 就在这时,小希发现了我的偷窥,赶紧把手机屏幕锁了起来,回头狠狠瞪我一眼:“你有病啊?” 我嬉皮笑脸地在她旁边坐下:“你有药吗?” 小希嫌弃地把凳子挪了一下,:“离我远点,偷窥狂。” 我一边按照广东的就餐仪式,用高原地区烧不开的温水,把碗筷都烫一遍,一边取笑她:“小希,刚才那个秃子,就是你要去雨崩找的人吗?” 小希似乎早知道我会这么问,马上说:“才不是,你想多了。” 我可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她:“不是的话,你为什么一直盯着那照片看?而且照片里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的雨崩啊。” 小希扭过脸来看着我,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她朝厨房那边看了看,见没有人出来,终于豁出去似地跟我说:“我给你看看我真正要找的人的照片,不过你要答应我,进雨崩之后帮我一起找他,还有,这件事不能告诉小明跟水哥。” 我嘿嘿一笑,捏起食指跟拇指,沿着嘴唇划过,模仿拉上拉链的动作:“你放心,叔的嘴巴最牢靠了。” 小希盯着我的脸研究了一会,像是要分辨我是不是值得信任。 叔的双眼放射出真诚的光芒,再加上俊俏的容颜,恰到好处的笑容,果不其然打动了小希。在观察了我五秒钟后,她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还是不能相信你。” 叔脸上“马上就要知道一个八卦的得意的笑”瞬间碎成了渣渣,但是像我这样不要脸的人,从来不轻言放弃,于是诚恳地给了小希一个承诺:“相信我,谁说出去谁是小狗。” 我又补了一句:“不汪汪。” 我终于还是赢得了小希的信任,她又紧张兮兮地看了眼厨房,里面水哥一直在指点老板做菜,小明也一直在大呼小叫水哥好厉害,看来一时半会是不会从厨房里出来了。 小希这才把手机解锁,犹豫了几次,终于还是打开了她存在手机相册里一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放到我面前。 她用白皙颀长的食指,指着照片的某处:“你看这人。” 我满怀期待地一看,卧槽。 这不还是那个中年秃头男吗?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虽然这个秃头跟小希明显不是一个画风,但或许人家心灵美,有什么过人之处呢。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像叔一样,又有肌肉又有脑子,要学会对世界宽容。 我挠着后脖子:“好吧,你到底喜欢他哪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