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心理画师

更新时间:2019-12-11 08:39:11

心理画师 连载中

心理画师

来源:落初 作者:路易拾捌 分类:都市 主角:小宝宛若 人气:

经典小说《心理画师》由路易拾捌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宝宛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子悟,传承着父亲教授他的心理画像技术,在警界开展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但五年前一场惨绝人寰的连环杀人案却却让他就此在警界销声匿迹。五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案件不得不请他再次出山。可此次的行动,究竟是福是祸,谁都不清楚。且让我们一起来找一找,文中真正的心理画师究竟是谁!书友交流群,欢迎大家加入:56173208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悟的出现,并没有让王津感到丝毫的震惊,毕竟这个刚从警校毕业了两年多的小伙子,根本不曾了解五年前的子悟究竟有多大的名气。

而反观此刻的林柔,却因为子悟的突然出现而惊讶有些“语无伦次”,眼眸中不断流露出的特殊韵味,似乎是在宣泄着林柔此刻的激动心情。

“废话不多说,我既然来了,就证明我接受了你的请求,希望在案件调查中你能全力配合我。”站在贴满凶杀照片的白板前,子悟低声解释。

眼眸持续在那一张张被鲜血所充斥的照片上凝聚着,子悟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心脏的跳动频率也在此刻不自主的向上攀升了一个节点。

“老板,您务必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似乎察觉到了子悟身体上的不适,小离如今已经将镇定剂握在手中,可子悟却伸手拦住了小离递药的举动。

“我没事。”低声回应了小离一句,子悟缓缓偏头,双眸紧闭,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而看到他这副模样,不远处的王津却是变得更加疑惑。

“队长,这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呀?别让他耽误了咱们的最佳办案时间。”王津的抱怨丝毫没有任何的遮掩,似乎并不担心被子悟和小离所听到。

“他是一个心理画师,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在警校的时候,应该也多少听到过有关心理画师的介绍吧。”林柔此刻只是随意的解释一句。

而王津自己却非常的清楚,这个所谓的心理画师,在整个案件的调查和办理上,究竟能够起到多么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

犯罪,乃是源自于人类内心深处的邪恶心理,这些心理不仅是恐怖的根源,更是了解人性的一个重要窗口。

它能够揭露出每个人所不为人知的一面,更是深藏在善良之中,美丽背后的丑陋黑暗,而心理画师,则是一门新型的科学,它能够通过一些细小的线索分析出作案人的心理。

进而利用心理层面的特殊对照,将作案人的轮廓勾勒出来,进而帮助警方缩小调查范围,减短案件的侦破时间和增加案件的侦破速度。

想要成为一名心理画师,需要在犯罪学、心理学、行为学、痕迹学等多方面有所研究,除此之外,天赋也是一大重要的决定因素。

自五年前子悟离开了花市警察局后,花市至今为止都尚未培养出一位合格的心理画师,这也在变相的证明着心理画师的稀有程度。

“两起案子之间存在有不少的共同点,例如第一起案件中的被害者是一个体型瘦弱的中年男子,第二起案件的被害者虽然体型微胖,但在他的身上却存在一个致命点。”

“酒精,血检报告中介绍说死者在被害时是处在一个醉酒的状态,这样就给了凶手可乘之机,而第一起案件发生的地点乃是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区中,这意味着什么?——视野的盲区,利用盲区可以有效的缩减两者之间的体型差距和力量的悬殊。”

“凶手身材偏瘦,通过第一起案件死者尸体上的勒痕可以大致的估算出,凶手的身高应该在一百七十到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

“第一起案件,凶手只是勒杀了死者,随后方才借助工具将死者拖到护林员的小木屋中进行开颅,从始至终,死者的身上只出现了勒痕和开颅两种伤痕。”

“而第二起案件,凶手甚至不惜冒着被过往路人发现的风险对死者的躯体进行扎刺,这表示,凶手对第二起案件的死者痛心疾首,恨不得碎尸万段,亦或者是在利用攻击来宣泄自己内心中的一股莫名的怨恨。”

“唯一能将两起案件衔接起来的线索便是开颅,这是凶手的标记,证明凶手对大脑有着一定的特殊的需求,亦或者是对大脑有着一种不可言表的憎恨。”

“凶手在杀人开颅后,还能够理性的清理案发现场,证明凶手的心理素质很强,并且存在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可能曾经受到过有关刑侦或是法医一类的培训。”

“目前线索还比较模糊,只能得到这些信息,具体的画像,还需要等我亲自前往案发现场之后,才能有所进展。”子悟说罢,则缓缓的坐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而反观如今置身于办公室内的人,却全然被子悟先前分析出的线索所震惊,目瞪口呆的模样好像是在变向的肯定着子悟推理出的线索的可行性。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案发现场。”略微压制了一下自己起伏的情绪,林柔迅速起身,可还未等其脚步迈开,手机却是突然间响起了清脆的铃声。

接听电话,能够听到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警员焦急的话语:“林队长,不好了,在闭园街附近的一条小溪旁出现了人命案,死者好像也是花市医药大学的人。”

闻言,林柔目光不自主的瞥了一眼窗外,霎时间,林柔的心情便与此时的天色一般逐渐的阴沉下来:“走,去现场,开颅恶魔又动手了。”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第三起案件出现了,所有人的内心都宛若着被乌云笼罩的天空一般,失落中透露着愤怒,死者的尸体与前两起案件的死者一样,头颅部位出现了被开启的痕迹。

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后,法医则带着简略的尸检报告来到了林柔的身边,目光诧异的望了一眼林柔身旁的子悟,迟疑了片刻,方才低声解释道:“死者名叫娄文乐,四十六岁,花市本地人,与前两起案件相同,死者也是花市医药大学的医学教授,并且也在此次学术研究行列。”

尸体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潮湿的溪水旁,一股股殷红的血液正顺着温热的溪水朝远方流去,既然没有明确终点,那么血液在流动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谁都不好说。

这是一条通往地狱的大道,丝毫不会让人感到任何的拥挤,活在当下,无人愿意让自己天真无邪的灵魂,与这条宽敞的大道有任何的联系。

本是洁净的溪水,在血液的浸润下,转变成了刺眼的血红,细细观察之下,人们似乎能够感到揉杂在娄文乐内心深处的那股浓重的不甘。

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自己会受到开颅恶魔的“青睐”,不过最令娄文乐放不下的,可能还是家中的妻子和还在上大学的孩子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