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田园锦绣:农家汉子宠无度

更新时间:2019-12-15 10:02:37

田园锦绣:农家汉子宠无度 连载中

田园锦绣:农家汉子宠无度

来源:落初 作者:拖大鞋 分类:都市 主角:景少谦新娘子 人气:

《田园锦绣:农家汉子宠无度》为拖大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为什么一睁眼就要我嫁人啊!!”女主刚穿越就成了田园代嫁小妻,老公还是个远近闻名的克妻命!霸道蛮横也就罢了,还风雨无阻地日夜欺负她。“老娘要崛起!!!”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于是乎受不了的叶琳儿翻身一扑,直接压倒这只大尾巴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要干什么?”天不拍地不拍的叶琳儿往下看三四丈高的地面有些晕眩。早就应该想到这浑蛋不会是助人为乐的活景锋,是专门为人挖坑的肠子转十万八千个弯的老狐狸。

老狐狸诡计得逞,悠闲自在看树上的人:“告诉我你是谁,我就接你下来;要不你自己跳下来我接你,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接得住。”

告诉他倒没有什么,这种情况下告诉就太不爽了。你会挖坑我就不会绕开?叶琳儿随口谄一个地名和人名。

“小妖精,你骗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下子就辨出真假。周静南又气又恨,刚见面自己就自报山了,她的名字就是死死不肯告诉自己,像是军机秘密。

“不用你帮忙,我自己能下去。”叶琳儿决定等李安岩回来再下来,伸手摸口袋里面空荡荡的,竹哨不见了。叶琳儿慌了神,没有了竹哨联系李安岩,不要说下树就是走出这片山林都成问题。

“喂,你是找这个吗?我下来前顺手拿了。”大树下响起一声竹哨。

“老狐狸。”愤愤地叫骂,叶琳儿等到李安岩的希望破灭。

“不老不老,本公子今年才二十二,尚未娶妻。”

叶琳儿气咻咻地仰头看头顶的枝叶,脚下被枝干烙得疼痛。

“快说,再不说我就去采草药了。”树下的人发出最后通牒,作好了离开的准备。

识时务者为俊杰,叶琳儿举白旗投降,极不情愿地:“我叫叶琳儿,住在仙女瀑东面的山坡上。”

“叶琳儿,雪一样的人儿。原来你是景爷府上的人。”树下的人喃喃自语。

就像是突然上树一样,叶琳儿一阵晕眩就来到树下了。叶琳儿脚踏实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咬牙切齿地狠狠踩某只猪脚,没能如愿以偿,被两只大手抱娃娃一样向上举,两脚离地悬在半空。真是只老狐狸,什么都能预想到。

远处传来竹哨声。叶琳儿抢回竹哨使劲吹。李安岩回来了,再也不用担心这只狐狸了。

细弱的竹哨声,叫李安岩忐忑不安的心归于安宁,她还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个活泼好动的人儿总是叫他牵肠挂肚。离家十几天的李安岩意识到,叶琳儿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没与老爷拜过堂,也不会与自己有什么结果,自己只不过是景老爷的一个家奴,两个间有着天壤之别。自己这一生,只有默默地守护她,为她祝福。

“琳儿——”远远看到大树下娇小的身影,李安岩高举手中垂死挣扎的狸子,向她报告捕捉成功。

“安岩哥,我在这里。”叶琳儿冲走过来的人挥手。

旁边的周静南看得心里泛酸,对别人亲亲热热的,咋对自己总是没有好声气。

“周公子。”李安岩意外发现叶琳儿身边有其他人,恭恭敬敬地向周静南行礼。

李安岩对周静南是恭恭敬敬,周静南却是用鼻子来回答李安岩,这居高临下爱理不理的架势叫叶琳儿生气。看到在李安岩手上挣扎的狸子,叶琳儿上去细看,把不愉快抛到脑后。

李安岩带叶琳儿到一个大山洞中休息,两个人并排坐在一块大石板上,跟随而来的周静南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板上。

叶琳儿兴致勃勃地问李清宇捕捉狸子的经过,李安岩如一位耐心的大哥哥,详细地告诉叶琳儿捕捉的经过,听得叶琳儿两眼放光,用敬佩的眼神看李安岩。

“不就是捉一只狸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周静南的话酸溜溜的。

李安岩挠挠脑袋,不好意再往下说。

“你会摘一竹篓的花花草草,你更了不起,花痴。”叶琳儿忍不住火山爆发。

“琳儿,你不能这样骂周公子,他是远近闻名的神医,治好了许多人。”李安岩不安地阻止叶琳儿进一步辱骂周静南。

“神医?啐,我看是花痴!色狼!老狐狸!!!!!!!!!!!!!!!!!!!”

李安岩脸色发白,这位神医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他既擅长治病远近闻名,下毒杀人之心狠手辣也同样出名。叶琳儿激怒了这尊神,以自己的能力是难保她周全的。李安岩偷偷地看周安岩,他正饶有兴趣地看叶琳儿跳脚骂人,没有什么不愉快。得阻止叶琳儿,这尊神不是永远都有好心情的。

“琳儿,周公子真是神医,他摘采花草是作药用的,清州城有名的‘回春堂’就是他开的药堂。”

真是神医?叶琳儿偏头看周静南,他正得意洋洋地冲自己笑,马上扭转头。哼,神医也好神仙也好,不关我事。

“清州城在什么地方?”叶琳儿不想继续与神医有关的话,就岔开话题。

两个男子怔忡地看叶琳儿,眼睛瞪得铜铃大。

叶琳儿心虚,咋的?

“你自己是从清州城里来的。”李安岩奇怪地看叶琳儿。

露陷了!叶琳儿连忙补救,支支唔唔地:“来这里之前的事,我全忘记了。”

两个男子异口同声:“你忘记过去的事了?”

心虚地低头,叶琳儿来个沉默是金。

“哦,你就是我爹医治的那位头部受伤的小姐,你的头脑受过重伤,肯定是撞坏了脑子。“周静南若有所思地看叶琳儿。

“你才撞坏了脑子。”口上不服气回击,叶琳儿的心里是一阵窃笑,这是一个好的借口。真是位好神医。

“店家,你帮我把这几样包了。”叶琳儿在一大把金银头饰品中挑选出几个银簪、银叉放到一边去,掏出五十两银子放到柜台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