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深难羽

更新时间:2021-06-09 16:40:12

情深难羽 连载中

情深难羽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笙 分类:都市 主角:言羽霏萧逸辰 人气:

《情深难羽》是月笙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情深难羽》精彩章节节选:言家二小姐言羽霏,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不曾想其实只是言家的养女。 萧家少爷萧逸辰,有钱有颜还有势。 一个拥抱,让她把他放进了心里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喜欢的却是自己的妹妹。 和她订婚,与她结婚,外界都说她抢了自己的妹妹的爱人,都说她是小三,让她侮辱受尽。 欺她,然而看她受伤难受,他的心里生疼难受,原来,爱她已经爱到了这么深的地步, 离婚之后,他不肯放手的继续纠缠,让她无可奈何。 他身边爱慕的女人太多,所有的嫉妒都让她来受, 遍体鳞伤,以为不爱,其实二人一直互相相爱。 16岁那年的那场绑架,到底真相如何, 爱你情深,深入骨髓,深得难以言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些人啊,勾引了别人的男人,现在,就是受报应的时候!”有几个女员工特意放慢了脚步,声音说的不轻不重,却是清楚的传进了言羽霏的耳朵里。 言羽霏面色淡然依旧,只当做没听见的继续站在原地,她的反应显然让那个女职员有些恼怒。 “真是不要脸,堂堂言家的二小姐,做出这种丢人可耻的事情,如果是我,都不敢出来见人啦!”萧逸辰不待见言羽霏公司上下都知道, 曾经有人说完言羽霏的坏话之后,发现萧逸辰就站在身后,本想立刻道歉,却不想,萧逸辰好看的唇微微抿起,转而微微一勾, 对着那个女职员点头道:“你说的很在理。”从那之后,几乎是每个人说起言羽霏的坏话都不带怕的,甚至当着她的面,因为他们觉得,这是总裁允许的。只是他们不知道,那个女职员从那天之后就在萧程消失了…… “诶,你们说,她现在站在那里的样子是不是很像门神?”说完,她们就低低的笑了起来,言羽霏看着她们,只觉得可笑,又觉得她们可怜。别以为她们一个个的有多么的正义, 其实不过都是嫉妒能拥有萧逸辰的人,是她,至于她们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嘲笑自己,不过是因为她们知道,萧逸辰不待见她,她的家里,也不会有人为她说话。 本想着借机嘲笑然后看看言羽霏羞愤的模样,却不想,那个女人好像没听到一样,站在那里,神色自若,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几个女职员皆是愤懑的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解气的离开了。 会议室里,萧逸辰坐在那里,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听着面前的人一个个的进行工作汇报。总裁的心情不太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进来的时候,面色阴冷的模样就让每个人心里一个咯噔,总裁心情不好,受罪的就是他们。 而他们今天所受的罪就是把报告说完一遍之后,总裁要求他们重头再说,并且要更加详细的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对上萧逸辰深沉的目光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是一个颤抖,不敢有所反抗的按他说的做。 本来不用一个小时的会议,此刻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却还没有结束。言羽霏昨天一个晚上被萧逸辰折腾的身子本就没什么力气,一个小时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觉得整个人浑身酸痛的更加厉害,今天的会议内容她是知道的,根本不用开这么久,而如今这么久还没结束,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萧逸辰故意的。 九点三十五分,整场会议持续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之后,会议室的门被打开。萧逸辰看到站在门口的言羽霏,挑眉轻笑:“言助理,很听话啊。”那个语气,好像在夸奖一只宠物, 言羽霏扯了扯嘴角:“萧总说的,我又岂敢不从。”萧逸辰眸底暗了暗,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往前走,言羽霏也才迈开脚准备跟上他,却是因为站了太久,脚有些酸的歪了歪身子, 莫伊连忙去扶她,言羽霏冲着他感激一笑,萧逸辰却是在听到动静之后回头,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又笑出了声:“除了装柔弱,你还有别的么? 怎么,连我的助理,你的同事,也要勾引了?”开会的人还没有全部散去,萧逸辰却丝毫不留情面。 莫伊一听,下意识的想说话,却见言羽霏冲他使了个眼色,只好不开口,但也松开了她。萧逸辰看她不说话,眼中腾升起厌恶的神色,然后转身往前走,莫伊和言羽霏也不再多说的连忙跟上前去。 今天晚上,萧逸辰要应酬,她自然需要陪同。 要去的地方是山里的一间农庄,下车的时候,萧逸辰的手机响起,示意司机把车开进去,他往附近的草丛堆里走去,言羽霏不做声的跟在他的身后, 听见萧逸辰柔声的打着电话,言羽霏便知道那边是谁,中午才见过面,至于现在又要打电话来柔情蜜意么……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言羽霏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往后面一看,只看见一个人拿着刀子往这边跑。瞳孔紧缩,双目睁大,身子微微颤抖:“……”在她因为害怕动弹不得的时候, 身子被人紧紧抱住,随即听见一声闷哼,言羽霏心口一沉,看见刚刚拿着刀子的男人捂着腹部倒在地上,萧逸辰面色阴冷的看着地上的人:“你是什么人!” 男人咧嘴傻笑,唾沫从嘴角流了下来,这个模样,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个傻子。刀子掉落在萧逸辰的脚边,看着地上的刀,男人爬过去想要捡起,刚凑近过来,萧逸辰抬脚又是一脚狠狠踹了过去, 男人低呼了一声摔倒在不远处。咿咿呀呀的面露恐惧,瞎叫着就想扑过来,言羽霏窝在萧逸辰的怀里,身子微微颤抖着,看到这一幕,面露忧色,抬眸看着萧逸辰阴沉的脸都是担心。 “总裁!”终于有人赶了过来,莫伊带着几个男人很快的跑了过来,将那个男人扑倒在地上。 “总裁,言助理,你们没事吧?”莫伊走过来,萧逸辰缓缓放开她,言羽霏连忙去扶他,手心触到他的手臂,一片温热,言羽霏愣了一下,发现他的手臂被刀划了一口子,鲜血外冒。言羽霏只觉得心口一滞:“你受伤了?” 萧逸辰扫了一眼自己的伤口:“没事。” 莫伊却不敢耽误:“言助理,你带总裁去医院。”言羽霏闻言点头,扶着萧逸辰准备往外走,被几个男人抓住的男人呜哇呜哇的瞎叫着,萧逸辰眯了眯眸:“莫伊,这里交给你来处理。”莫伊连忙应是。 伤口不算深,却是几天不能让伤口碰水。应酬自然是取消,听到萧逸辰受伤,那些人皆是一惊,萧逸辰是被他们请到这里来的,出了事,他们最怕的是萧家会把账算到他们头上。当下的连连应好,并且表示等有空会去看他。 坐在医院的床上,言羽霏有些无语,伤了一下手臂,结果就躺到床上去了,作为一个男人,是不是太过矫情了一点。似乎察觉到言羽霏心里的腹诽,萧逸辰目光凉凉的扫向她,言羽霏身子一震。 “总裁。”坦白说,她是感激的,在那个时候,感谢他能冲过来护住自己。 “你是猪么?”萧逸辰冷冷的说道。言羽霏闻言一愣,只听萧逸辰继续说道:“不会躲吗?还是说这是你设计的?言羽霏,目的就是为了显示你的柔弱一面?我已经看烦了,你能不能换点高明的?” “既然萧总知道我是故意的,又何必为我挡那一刀。”他的质疑让言羽霏心里冷的透彻,浅浅一笑,眼睛里晶亮一片,想说的谢谢被他的质疑梗在喉咙。 “言羽霏,你真的很恶心。”萧逸辰冷冷的甩下这句话,拿过了手机。 没一会,莫伊便来了医院,开始跟萧逸辰报告刚才发生的事情—— “总裁,查清楚了,那名男人是农庄附近一户人家的儿子,精神不正常,平时都是被锁在家里的,今天没关好,被他跑了出来, 拿了家里院子里的柴刀冲了出来。”莫伊恭敬地说道,萧逸辰点点头,看那个男人的模样,也能看出是精神有问题的,本来以为会是那些人,看来不是。 “总裁,您看这……”莫伊抬眸,等着他的请示。萧逸辰闭了闭眼:“有病就要看好,不要让一些人有机可乘,你看着办吧。”萧逸辰摆了摆手,言羽霏站在一边,他说的一些人是在说自己吧,他把她看的还真的要多不堪有多不堪。 莫伊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还有娇软的呼唤声:“逸辰哥哥,逸辰哥哥!”熟悉的声音,让言羽霏蓦然抬头。 第四章 你给我进来 果然,那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言羽霏瞳孔缩了缩,不动声色的挪开床边,站在一旁。 “逸辰哥哥,你伤得重不重?是不是很痛?”来的人,是言羽清。一身米黄色衣裙,衬得她娇嫩可爱。双目中盈满了泪水的跑到萧逸辰的身边,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扑入他的怀里:“清清好担心你。” 萧逸辰脸上的冷漠瞬间敛去,唇角轻轻勾起,露出少见的温和笑容,没受伤的手轻柔的抚摸着身上人儿的头发,声音柔和:“傻瓜,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清清你不要担心,我只是伤了手臂而已。” 果然……言羽霏勾唇一笑,苦涩无边,眸子里黯然失落,他的温柔耐心好脾气全部给了言羽清,对她,只有冷漠讽刺和侮辱。 病房里,言羽清听了萧逸辰的话,从他怀中退了出来,粉嫩可爱的脸上,粉唇微撅,一双盈盈水眸,湿润未退。“真的吗?你真的只是伤到手臂吗? 其他的地方呢,你有没有骗我!”言羽清的声音娇软,萧逸辰浅浅一笑,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真的,我不会骗你。” 言羽霏站在一旁,恍若一个透明人。病床上的人和边上的人看起来应该更像未婚夫妻才对吧,她言羽霏,此刻在这里,就像是多余的。 “怎么好好的会受伤呢?”言羽清坐在床沿边,看着萧逸辰,小脸上担忧一片。萧逸辰目光里的温柔敛去,冷冷的看向站在角落里的言羽霏。 言羽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言羽霏。娇艳的脸上淡漠一片,言羽霏勾了勾唇,声音淡淡:“萧总是因为我受伤的。” 言羽清闻言小脸白了一下。 “我们去的时候,附近一家人一个有精神问题的人没有被关好跑了出来,萧总为了不让他伤到我才受的伤。”言羽霏浅笑依旧, 语气淡淡似乎在说着别人的故事。言羽清闻言,恍若松了一口气,眼角还湿润着,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二姐姐没事真的太好了。” 转过脸握住萧逸辰的手,目光盈盈:“逸辰哥哥,谢谢你救了二姐姐。”言羽霏站在一旁只是冷笑,她的模样看在萧逸辰眼睛里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妹妹为她担心,为她感谢自己,而那个女人却是无动于衷。 言羽霏看得见萧逸辰眼眸里的神情,厌恶,鄙夷,她温温的笑笑,移开视线。习惯了,反正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不懂感恩,心里深沉的蛇蝎女人,既然如此,她在意又能如何? “逸辰哥哥,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刘珍琴,也就是言末黎的妻子,言羽清的母亲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了, 言羽清不舍的缓缓放开萧逸辰的手,浅浅的笑了笑,站起了身子。萧逸辰温柔的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一路小心,到家给我发信息,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言羽清十分乖巧的点点头。 “二姐姐,你和我一起回去吧?”言羽清走到言羽霏跟前,伸手去握她的,言羽霏下意识的想要挣脱,言羽清却暗暗地加大了力气,将指甲嵌进她的手心里,表面上却笑的依旧温婉可人。 “她要留下来,我还有事得让她去做,让她陪你下楼吧。”萧逸辰冷厉的眼神紧盯着言羽霏的背影,听到萧逸辰的话,言羽清下意识的加大了力度,言羽霏只觉得手心一阵生疼,看着言羽清的眼眸一阵清冷。 “二姐姐陪我下楼吧,我们姐妹两好久不见了。”言羽清娇声说道,带着撒娇的鼻音,目光灼灼带着期待的看她。萧逸辰略带警告性的眼神始终看着她不曾移开,言羽霏唇瓣轻勾, 带着几分妩媚,声音比起言羽清还要娇软了几分:“好,我送你下楼。”她狭长的眼眸里透露出的摄人妩媚,让言羽清眼中闪过愤恨,该死的狐狸精。 刚走进电梯,言羽霏就毫不客气地大力甩开了言羽清的手,手心里满是指甲的印记,通红一片,带着火辣辣的疼。言羽清冷冷的勾唇一笑:“二姐姐怎么了?” “言羽清,你不去做演员简直是浪费了。”言羽霏温婉一笑,眼眸里的讽刺明。言羽清挑眉,轻轻的摩擦着自己的指甲,刚才的娇嫩可爱表情不见, 剩下的只有阴狠。“逸辰哥哥根本不爱你,他爱的是我。你和他结婚,他也是我的。” “呵,是吗?那你去找萧家让他们取消我们之间的订婚,让你两订婚去啊?”言羽霏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言羽清眼中怒火腾起,她心头最大的一根刺就是萧逸辰和言羽霏订婚的这件事, 偏偏面前这个贱人还要提起。垂在两侧的手缓缓握起,言羽霏似乎有所察觉的耸肩低笑:“妹妹注意形象,这里的电梯可是有监控的。” “贱人,我最后告诉你,他是我的,你别以为和他订婚他就会爱你。你就是一只草鸡,不是我们言家,你这些年能好吃好喝上好的大学吗? 你非但不知恩图报,还来抢本小姐的男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言羽清压低了声音,语气中的怒意却无比明显。 “那又如何,我们会结婚,到时候他户口本上有的是我的名字。妹妹这么愤怒,找错对象了,是你亲爱的妈妈不答应让你和萧逸辰在一起,是你最爱的男人当场指明让我和他订婚。” 电梯到达,言羽清立刻抱住她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言羽霏没有推开,继续刚才电梯里没说完的话,“论起不要脸,比起妹妹我能力还不够,当着自己姐姐的面和自己未来的姐夫握手拥抱, 我实在是,还不够啊。”走到门口,言羽清松开她的手,瞪着她的眸子里满是愤怒嫉恨,言羽霏弯了弯嘴角,不等车子开走转身走进了医院。 走回病房的时候,正好遇到莫伊准备离开,看见她,笑道:“总裁今晚就拜托你了啊。”言羽霏脚步一顿:“你不留下吗?” 莫伊笑着摆了摆手:“总裁说了只要你陪着,我走了哈!”说完,再不回头的离开,言羽霏咬了咬唇,让她一个人守着,凭什么。 走进病房,病床上却不见萧逸辰的身影。言羽霏眸底一沉,走出去,外面走廊空空并没有人,连个医生都没有,阴森森的让她心里发毛。 “萧逸辰?”言羽霏喊了一声,走廊里只有回音却无任何回应,言羽霏的手忍不住攥紧了衣角,正想着在喊一声,病房里的卫生间传来冲水的声音, 言羽霏吓了一跳的走了进去。这间病房是高级病房,卫生间冰箱什么的一应俱全,也就萧逸辰这些有钱有势的才能住的起。 萧逸辰上完厕所,站在那里,面色阴沉。那只受伤的手不好动,只有一只手的他提不起裤子,或者说没有办法穿好裤子。 外面传来言羽霏的声音,萧逸辰面色又冷了几许,心里只想爆粗口。默了好一会,他终于下了决心,冷声吼道:“言羽霏,给我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