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更新时间:2021-10-13 21:51:06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已完结

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月圆 分类:都市 主角:方小冰墨喆钰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花月圆的原创小说《嫣然一瞬,娇妻不可欺》,主角方小冰墨喆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方小冰33岁,现代女汉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就留校任教了,也算事业有成,只是婚姻失败,丈夫跟小三的孩子都五岁了她才从别人口中知道,一时接受不了,独自一人去爬山,脚滑摔下悬崖,她以为她就这样死了,结果还活着,一起醒来,身边就多了一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疯狂的过程里,我甚至又出现幻觉,觉得我不是在原野的身子下边,而是在墨喆钰的身下,这种感觉太熟悉太熟悉。 我身上疯狂的男人是墨喆钰,而不是原野。我从抗拒,到主动回应,在无意识中,我竟然把原野当成了墨喆钰。 现实是,原野就是原野,墨喆钰还是墨喆钰。原野疲惫的睡去,我全身象被拆碎一样酸疼,心也疼。 方宝和方贝一夜静悄悄的,睡得象两只小猪一样。原野离开的那两晚,他俩一夜得哭闹七八次,折腾的我整夜无法入睡,顶了两天的熊猫眼。 今晚,两个小家伙睡的那个香啊,一动没动,一闹也没闹,嘴角都流出口水来了。 心理医生曾经说我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我怀孕期间,内心情绪的波动影响到了两个小家伙,他们也一样没有安全感。 他们感觉到原野回来了,心里就感到踏实安全,所以睡得才会如此好吧。 望着沉睡中的原野,我静静地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从十一点一直到凌晨五点。我一点一点回想着我和原野相识、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 在我的印象里,原野是一个特别阳光、善良、细心的大男孩,他的笑容温和、性格开朗、做事细心,我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在我心里他和方小雪她们一样。 他照顾我和两个孩子特别心细,我坐月子期间,就连喝口水,他都担心凉了、热了,自己试了又试。 照顾方宝和方贝更是无微不致,他们吃的辅食都是原野亲手调制地,挑选新鲜的食材,洗净,煮熟,搅碎,每一个程序他都一丝不苟,比顶级的婴幼儿营养专家一点也不差。 我一开始不习惯原野对我的好,他再三强调他这么做是为了能更好的体验小说中主人公的角色,为了写出一流的稿子,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不好再争辩什么。 后来,我慢慢习惯了他对我、对孩子们的好,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原野做地心甘情愿,我接受的理所当然。甚至,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原野每日的辛苦,原野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 自从我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认识原野,他就几乎是寸步不离,照顾我的饮食其居,生怕我有什么闪失。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他当垃圾桶,发泄情绪,他是最好的倾听者。 怀孕让我的情绪反复无常,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因为电视中的一个情节让我联想到墨喆钰和董彩蝶,我把桌上的碗碟全摔在地上,原野没有问为什么,没有责怪我一句,自己默默收拾好。 就算一个丈夫照顾怀孕的妻子,也很少有几个能做到原野这个程度。 方宝和方贝出生后,原野更是包揽了除给孩子喂奶以外所有的家务。因为我睡觉不好,总是做恶梦,为了让我多睡会,晚上俩个小家伙的尿布都是由原野来换。 方宝、方贝和原野之间好象天生有种默契,看到原野他们就会咧开小嘴笑,原野离开后他俩就会焦躁不安。 可是,这一切又能说明什么。我和原野之间还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越想越没有头绪,即然已经发生了,我就得面对和承受,不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事实上,谁赚谁便宜还不一定呢,他还是小鲜肉一枚。 低头看看原野睡地还和猪一样香。 估计在酒吧里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能喝掉一万五千块钱的酒也是水平,幸亏他没有点什么拉菲之类的名贵酒。否则,我酒钱也不一定付得起。 两天没睡觉,加上酒精的力量,再加上他狂野的两个小时运动,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 我还没有想好,原野醒来后怎么面对他。如果告诉他,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以后彼此再见面都会有些尴尬。 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秘密埋在自己的心底,也许更好一些。我暗暗打定主意,把这件事情深埋在心底。 都已经八点了,方宝和方贝睡得还象两头小猪一样,没有醒的迹象。这两天,两个小家伙也没睡好,睡地不踏实。看样子,今天不把这两天欠的觉全补回来,他们是不会醒的。 换了尿不湿,给他们喂了奶。他们舔舔小嘴唇,又接着和周公爷爷聊天去了。我把地上的碎衣服扫到垃圾桶,去厨房熬了小米粥,做了几个清淡的小菜。 这是九个月以来,我第一次为原野做饭。原野胃里肯定是空空如也,两天光喝酒没吃东西,醒来后,应该先喝碗粥。 两头小猪十点钟醒了,精气神十足。我抱他们去床上看了看原野,两个家伙呓呓呀呀的叫着“爸爸,爸爸。” “乖,呵,爸爸现在睡觉觉,睡醒了再和你们玩,自己先玩去。” 我把他们放在榻榻米上,这次两个人没有哭闹,爬来爬去,玩的开心极了。方贝已经可以自己扶着墙走几步了,方宝还差一些。 看到方贝站起来走路,方宝急的也想站起来,刚站起来就扑通又坐下了。看到方宝的狼狈样子,乐地方贝咯咯直笑。 玩了一会儿,两个小家伙觉得无趣,我收拾东西没顾得上他们,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爬到床上,趴在原野身边。三个小男人都乖乖的待在床上,屋里终于恢复安静。 我换了套长袖的衣服,把身上原野的印记遮挡住。如果被他看见,问起,没法启口。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原野终于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我是在酒吧里的。”原野从床上坐起来,一副茫然的表情。 我冲着原野喊:“你喝地象头醉猪一样,酒吧工作人员把你送回来的。”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听得出原野语气里有些疏远,应该是我赶走他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你先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吃点东西。” 原野很快冲了个澡,我去对面给他拿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两天前,搬走的时候,他把衣服全拿走了。 趁他洗澡的空,我把粥和菜又热了热,端到餐桌上。 原野吞虎咽的喝了三碗粥,把菜一扫而空。吃饱了,他往沙发上一坐,一副低头等待审判的模样。 “为什么去酒吧喝酒?而且还是一喝就两天两夜。” “离开你和方宝方贝回到房间里,我心里难受,压抑的难受,除了喝酒我想不出还能去其它什么地方。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也是你说的。” 还狡辩,我火腾腾的上来了。 “你还有其它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我压着火,咬着牙问。 “没,没有了。”原野低下头。 “我稿子还没有写完,能不能继续和你们在一起?”原野弱弱的问我。 我一愣,“我们住的这么近,你可以随时过来的。” “那好吧!”原野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说什么。他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小家伙,把他们放到榻榻米上后,开始收拾屋里的卫生。 “不用啊,我自己打扫就行。” “这就是你自己打扫的结果。”原野指了指屋子里凌乱的东东和厨房,叹了口气,继续埋头整理。 这能怪我吗?还不都是他的两个干儿子做的好事情。东西扔的到处是,还光闹腾,忙地我连洗碗的时间都没有。 整整打扫了两个多小时,原野才满意的收工。 “既然没有其它事情,我回去了。”原野转身离开。 方宝和方贝在榻榻米米玩的开心,没有注意到原野离开。等他们玩累了,发现原野不在屋里,就不干了。 方贝冲着不停地我喊:“爸爸,爸爸……。” 我明白他的意思,肯定是以为我又把原野赶走了。 “宝贝们,妈妈陪你们玩。” “哇”他们俩个怎么哭地这么难听,象狼嚎一样。刚消停了半天,又开始了。 我捂着耳朵,冲到原野家门前,使劲敲门。 原野一打开门,没等他开口,我就把他扯到我家里。 “欢迎你继续住在我家。”嘿嘿,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原野一进门,两个小玩意立马不哭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我稿子写不完,不主动离开,你不会再赶我走了?” 原野笑地很得意,要求也有点点得寸进尺。 我无奈的双手一摊,看看那两个小东西。“可以这么理解吧!” “谢谢你,方小冰。”原野象个大孩子一样,开心的抱住我。 一抱不要紧,抱出问题来了。为遮盖痕迹,我穿了一件高领的长袖衫,脖子上的是看不出来,耳朵后边的却没法掩饰。原野一搂我,自然会看到,我躲闪已经来不及。 都是过来人,一看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能解释一下你耳后的吻痕是怎么回事吗?”原野语气有些不悦。 “哪有什么吻痕?你看花眼了吧?”我尴尬的一笑,往后退了一步。 “我看花眼?”原野真的是有些生气了。他一把拉住我,把我的衣服领子往下一拉,我的脖子就露出来了。我一咬牙,一闭眼,完了,穿帮了,我脖子上遍布他的吻痕和牙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