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的男票是恶魔

更新时间:2021-10-13 21:53:46

我的男票是恶魔 连载中

我的男票是恶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黑色羽毛 分类:都市 主角:白亦瑶白以纯 人气:

《我的男票是恶魔》为黑色羽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白以瑶,你走吧……” 婚礼现场,顾止手里攥着代孕合同,冷冰冰的一句话,让白以瑶三年的等待付之东流。 伤心回到家里,面临的确是另外一个男人的雷雨风暴! 骤雨过后,白以瑶捡起自己的衣服:“夏侯凌,你这个样子真是个恶魔!” 夏侯凌躺在床上,慵懒的一笑:“不是恶魔,又如何当你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侯凌说的白亦瑶自然明白,可三年多的感情,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岂会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夏侯凌给白亦瑶接了杯水,“离婚是肯定离的,不过你得要他一半财产。”

白亦瑶一愣。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可别忘了,一年前可是你不顾生死闯进了工地救了他。”

说完,夏侯凌还伸手触碰了一下白亦瑶的手臂。

那儿,是为了一个叫顾止的人留下的疤。

夏侯凌的眸色深了深。

“他不会答应的,说不定还会生气。”

白亦瑶喝了点水,心情总算是平复了许多。

昨天到今天,不过二十个小时,她经历的事情太多,导致脑子很混乱。

“就是要他生气要他不同意,只要你和顾止不离婚,白以纯就是个小三,她就只能来求你离婚。”

求?

白以纯求她?

白亦瑶嘴边忍不住的冷笑,“好!”

白亦瑶洗漱了一番之后,化了点淡妆,将憔悴全部掩盖起来。

看着重新收拾起精神的她,夏侯凌眸色之中闪过一丝异样。

“我派人送你过去吧,顺便在路上吃顿早餐。”

白亦瑶轻轻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

“这是我电话,有情况给我电话,我明晚再来找你。”

夏侯凌留下电话,没有说要去做什么,白亦瑶也没问。

他们默契的形成了一种合作的样子。

除了,昨晚上那场翻云覆雨。

……

从出租车下来,刺目的阳光让白亦瑶眼神晃了晃。

看着近在咫尺的公司,她竟然有些胆怯。

这些年,白亦瑶的重心都是放在顾止的身上,不管是工作还是交际圈,全是和顾止有关。

一旦离婚,白亦瑶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

她只是淡淡叹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电梯直接按到顶楼,那是顾止的办公室。

‘叮’的一声,电梯开了,随着电梯的声音,还夹带着几声娇喘。

白以纯坐在顾止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而顾止也是一脸享受的抱着她。

“打扰了。”

白亦瑶看见这一幕,深觉得辣眼睛,所幸目光抛向别处,不去看白以纯那得意的嘴脸。

“你还知道打扰啊!”白以纯笑了笑,“喏,离婚协议书,给你。”

白以纯随手将离婚协议书丢到了办公桌的另一头,刚好在白亦瑶的手边。

出乎顾止意料的是,白亦瑶竟然平静的看起了离婚协议书的条款。

“这里,我不同意。”白亦瑶指着合同上面,“精神损失赔款三百万,这条我不同意。”

顾止一愣,“这是你应得的,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你别不收。”

“不收?”

白亦瑶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谁说我不收的,我只是告诉你,太少了。”

顾止再次愣住,太少?

还不等顾止开口,白以纯就从尖声说道:“太少?白亦瑶,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给你三百万,你还嫌少?”

白以纯气急败坏的站起来,想要指责白亦瑶,却被顾止拉住。

“你说吧,嫌少,你要多少?”

顾止的话让白以纯惊讶,她原以为顾止已经彻底对白亦瑶没了感情,如今一看,怕是会生出事端。

“昨天不是说的很明白吗?我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人,那么离婚,我就要你一半的财产,不过分吧!”

白亦瑶秀眉一抖,把顾止怔楞的表情全部收敛入眼底。

“白亦瑶,你想钱想疯了?”白以纯咬牙切齿的抱着顾止的胳膊,“阿止,你就是太仁慈,就不应该给她钱。”

不等顾止开口安抚白以纯,白亦瑶就冷笑一声。

“呵,白以纯,当初是我冲进工地救了他的命,别说一半财产,就算是全部,也都是他欠我的。”

白亦瑶气的浑身发抖,她并非是柔弱的人。

独自搬出来居住之后,白亦瑶就不得不变得坚强了,哪怕是面对昔日的爱人,她能够咬牙不让眼泪涌出来。

“白亦瑶,你好意思说这个,那么你代孕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白以纯眼神里面透出鄙夷,今早上夏侯凌的身份让她惊讶。

可是就算白亦瑶成功勾引了夏侯凌,也不可能变成夏侯家的女主人。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白亦瑶自甘堕落,愿意成为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够了。”顾止薄唇轻启,结束了白亦瑶和白以纯的争吵。

他的眼神死死的盯住白亦瑶,“你想要一半财产?不可能,我劝你实际一点。”

顾止的眼神似乎要将白亦瑶吞没一般,她有些不敢对视,眼中慌乱一闪而过。

“我挺实际的,我就是一个为了钱的女人,你大可不必生气,一切都是白以纯说的那样,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

白亦瑶轻描淡写的为自己打上标签。

白以纯伸手在顾止胸口抚摸了两下,“阿止,你先别生气,昨晚上白亦瑶可是傍上了一个有钱人,所以才会那么有底气的。”

白以纯的话让顾止一愣,随即他转头看向白亦瑶,眼神直接喷火。

“你找男人?”

“这关你什么事?”白亦瑶将合同扔在桌子上,“反正我要你一半财产,你自己考虑,我先走了。”

“你走的了吗?”

顾止放开了白以纯,一把将白亦瑶抓住。

看着他们两个人手拉住,白以纯脑海有些奇怪的想法生了出来。

“你放手。”白亦瑶甩了甩没有甩开,“顾止,你不必觉得委屈,我们好歹是合法夫妻,虽然婚礼没有完成,可是法律上,可不认婚礼。”

顾止僵硬的放开手,绕过了办公桌,走到了白亦瑶的面前。

“放手好啊!你先告诉我那个野男人是谁?”

白亦瑶看见顾止恼怒的神情,突兀的笑了出来,“顾止,你也知道背叛的滋味了啊!”

事到如今,白亦瑶竟然还是这么淡然的样子,顾止都开始怀疑那个和他相恋三年多的女孩,究竟是不是眼前的人了。

“既然你还是我的妻子,那么不妨我们履行一下夫妻义务?”

顾止的手紧紧的搂住了白亦瑶的纤腰,整个人就贴了上去。

看见白亦瑶眼中的慌乱,顾止毫不犹豫的吻了过去。

白亦瑶一愣,没有想到顾止竟然这么做。

就在这时,白以纯一声尖叫。

“啊~阿止,阿止我肚子好痛啊!”白以纯蹲在地上,双眉紧蹙,露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看她额头上面却没有一滴冷汗,夸张的演技让人厌烦。

顾止愣了一下,趁机被白亦瑶一把推开。

“混蛋。”白亦瑶骂了一声,一巴掌打了过去。

顾止感受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难以相信,白亦瑶居然打他?

曾经那个柔弱的白亦瑶,似乎和眼前咬牙的女人,重合在了一起。

顾止双眼微眯起来,“白亦瑶,你很好啊!”

白亦瑶呆愣的看着手,她竟然打了顾止。

可是现在的情形已经不容她多想,白以纯再次哀嚎。

“我看你还是好好照顾白以纯吧!”

白亦瑶转身就要离开,可是顾止却再次开口,“白亦瑶,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是夏侯凌。”白以纯见不得顾止看白亦瑶的眼神,咬牙切齿的说出了‘奸夫’的名字。

顾止一愣,竟然是夏侯凌。

那个处在国内经济链顶层的人,顾家的死对头。

等到顾止反应过来的时候,白亦瑶已经走了。

白以纯再次哀嚎一声,顾止不得不回头去询问道:“你没事吧!”

“阿止,我有事,我肚子好痛,肯定被白亦瑶气的。”

对于白以纯的咬牙切齿,顾止没有理会,反而喃喃自语的说道:“白亦瑶,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代孕?”

白以纯一愣,都这个时候了,顾止居然还在关心白亦瑶。

可怜白以纯得到了顾止的人,但是心,却说不准了。

她恨!

费劲了千辛万苦,然而眼前的男人还是如此让人失望。

“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钱啊。”白以纯顿了顿,“哎哟,阿止,我好痛啊!”

白以纯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终于让顾止回过神来。

他这才慌张的抱起了白以纯,走了出去。

……

白亦瑶打车回到了出租屋,一直到现在,她的手都颤抖着。

为什么她会打顾止?

当时白亦瑶被吻的一刹那,她心中的情绪是厌恶的。

她厌恶顾止。

哪怕是昨天的婚礼,幕后黑手是夏侯凌,可她见到顾止和白以纯,还是很恶心。

“事情进展如何?”

不知何时进门的夏侯凌趁着白亦瑶还没有回神,伸手抱住了她。

出奇的是白亦瑶没有拒绝,“进展很好,顾止很生气,白以纯,哼。”

白亦瑶的样子逗笑了夏侯凌,他轻轻的将白亦瑶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接下来就等着白以纯来求你吧!”

“你帮我,究竟想要什么?”

白亦瑶听见了白以纯说出了夏侯凌的名字,她不是不惊讶,而是冷静。

这样一个经济链顶层的人和她合作,那么想要的东西岂会简单?

不过只要能够报仇,白亦瑶现在无所畏惧。

夏侯凌附身在白亦瑶的耳边轻轻说道:“亦瑶,给我生个孩子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