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两小有猜

更新时间:2021-10-19 20:11:19

两小有猜 已完结

两小有猜

来源:落初 作者:流萤笑语 分类:都市 主角:青树生刘家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流萤笑语的原创小说《两小有猜》,主角青树生刘家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青梅竹马的爱情有木有?  儿时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因为某种原因,她离开了他和她,却给他留下了永远也舍不得清除的记忆。她始终陪伴在他身边,他却冷漠地视而不见!  十几年之后,在大学里,他们再度重逢,一个是落花有意,奈何流水无情。一个是飞蛾扑火,却不知能否破茧成蝶!这不仅仅是一部爱情小说,更是真善美的展现,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善良的人。新书《爱在青春里》发布,欢迎跳坑;公布流萤笑语的一个粉丝群320145615欢迎入群,敲门砖两本书里任一角色名字和粉丝值验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里林文辉和贾芝兰坐在床上一直对安炳文和白翠芬哀叹了很久。

说起对白翠芬和安炳文一家人的照顾,林文辉也并不比青树生照顾得少,除了因为安炳文和白翠芬的境况确实令人同情之外,更多的却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或者说是因为惺惺相惜的缘故。

原来刘家村除了青树生和安炳文之外,还有林文辉。

但林文辉不是外地人,他是从隔壁村里过继来的。他现在的阿娘,也就是他的姑母。因为姑父和姑母结婚后三年一直没有生孩子,后来姑父又因为生病去世,姑母便一直守寡。林文辉的亲生父亲见妹妹膝下无子,又没有再嫁人的意思,便在林文辉八岁的时候,将他过继给了他姑母做儿子。

本来,林文辉过继到刘家村后,应该随着他姑父姓刘,但林文辉家原本是书香门第,她姑母又是那个年代里寥寥无几的识得字的女子,她并不在意香火观念,所以,她坚持让林文辉保持了她娘家的姓。

因为姑母自己能识文断字,所以她定然不会让林文辉不识字的,虽然孤儿寡母一直过得清贫的日子,但因为有娘家人不时地救济他们,和她自己一再地坚持,所以林文辉一直读书到了县中学。

县中学毕业后,在亲生父亲的安排下,本来进了县里的一个工厂做工人,后来,因为姑母的身体不好,他从工厂里出来,回到村大队里做了民办老师。

再后来,娶了芝兰不到一年,姑母便去世了,再后来,便生了女儿林曦。

所以在刘家村,林文辉也算是无亲无故,人丁单薄之家,跟安炳文的境况差不多,并且他们比安炳文的情况还要好一些,毕竟他们都不是外地人,林文辉有亲父母、兄弟姐妹在近旁,贾芝兰也有娘家人在附近。

所以,林文辉和贾芝兰夫妻二人坐在床上谈起安炳文时,对比自己的境况,想到炳文和白翠芬的现状,不免生出哀叹和怜悯之心。

林文辉和贾芝兰躺在床上说了一会儿话后,眼睛不知不觉的闭上了。

他太累了。

林文辉睡着了后,贾芝兰便关了灯,也睡下了。

夜里十二点过后,村落里,人迹声渐渐隐去了,灯光也渐次熄灭了,整个刘家村陷入深沉的黑暗之中。

林文辉和芝兰入睡后不仅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接近凌晨左右,寂静而又黑沉的夜空里,突然传来一阵犬吠,将安静的刘家村一下子置于喧嚣之中。

林文辉和芝兰几乎是同时从床上坐起来。

林文辉拉了一下床头边的电灯开关,屋里的灯顿时亮了起来。

和芝兰对视了一下后,林文辉披着外套下了床,走到窗户前一看,大村那边,有几家的灯光都亮了,林文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急忙穿好衣服,就要开门往外走。

“怎么啦?”芝兰披着衣服坐在床上问。

“是树生哥他们回来了,炳文肯定是已经走了,我看看去。”

说完,林文辉便开门出去了。

这时,隔壁房间的三个孩子都醒了。

隔壁房间靠一边墙放着一张正床,睡着林曦和安少敏,对面靠墙边用木板搭着一个床铺,睡着安少杰。

林曦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大声叫道:“恩妈!”

听到林曦的叫声,芝兰知道三个孩子也被惊醒了,急忙披着衣服过去。

“我怕。”林曦揉着眼睛。

芝兰摸了一下林曦和少敏的头后,走到少杰的床边坐下,低头柔声问道:“你和姐姐,还有林曦,去恩娘的房间睡,好吗?”

少杰紧闭双唇,低着头思考。

林曦和少敏用期待的目光望着他。

过了很久,少杰抬起头,缓缓地说道:“你让她们两个过去吧!我不怕。”

芝兰楞了一下,摸着他的头,爱怜地问道:“你不过去吗?”

“我。。”少杰顿了顿,突然仰起头,目光平视地望着贾芝兰,坚定地说道:“我不怕。”

“哦,那好吧。”芝兰双手握了握安少杰的手。

“乖孩子,那你睡下吧。”轻轻地扶着安少杰躺下,帮他掖好被子,芝兰才走到林曦和少敏的床边,帮她们两个披上衣服,招招手,说道:“来,你们两个过来跟我睡觉。”

“那,阿爸呢?阿爸去哪里了?”跟在芝兰的后面,林曦揉着仍睡意迷离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什么事情,你阿爸有事出去了,我们去睡觉吧。”进到房间,芝兰随即便安排林曦和少敏睡觉。

安少敏什么都没有问,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眼睛一眨不眨地安静地躺在林曦的身边,似乎是害怕什么,又似乎是在聆听外面的动静,或者在感受外面世事的变化吧!

芝兰熄了灯后,黑暗中她仍瞪着大大的眼睛。

凌晨二点左右,刘秀珍家里,聚集了很多人。

刘秀珍正端着一盆热水,给青树生洗脚,洗脸。

“炳文是凌晨两点钟走的,现在医院就只有白翠芬一个人,林老师,你看一下这里的人手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你再去喊几个年轻人起来,上午抬炳文去医院的担架还在医院里,没有拆,等会儿我带几个人再去医院将炳文抬回来。”青树生一边洗脸,一边对林文辉说。

“我也跟着你们一起去吧,看能帮上什么忙?”林文辉想到白天刘秀珍拦住他后问的那些话,便说道。

“你就不用去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再说,村里也需要人拿主意,安排事情,我们一来一回这样折腾一下,回来的时候,估计是吃了早饭以后的事情了,或者还可能要到中午的时候才能回来,你看天都快亮了。”青树生望了望门外。

可不,鸡叫声彼此起伏,天已经蒙蒙亮了,大门外一股股清新的寒意一点一点弥漫到屋里。

刘秀珍走到门口,将大门重新关上。

“这时候我还哪能上课啊,这几天我就请假吧!明天我去趟学校,这几天的课就跟其他老师调一下。”林文辉说道。

“调课也行,但你不能跟我们去医院,你要留在村里安排事情。”

青树生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林文辉,开始洗脚。

刘秀珍又急忙走进厨房,舀了一大舀子热水,倒进青树生的脚盆里。

“这是炳文家的钥匙,你拿着,你将他家里先收拾一下,炳文回来后,肯定是要先进家里的,这也是翠芬的意思。”

林文辉接过青树生的手中的钥匙,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地嗯了一声。

本来青树生是一个严肃的,有些粗狂和冷漠的人,平时与人说话很少带感情,即使是在一个极其悲哀的氛围里,旁人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变化,即使是极其高兴的事情,他也是波澜不惊,少言寡语。

他不是一个感染力强,很会煽动感情的人。

可是刚才,当他说出那句话时,就像平时一样平淡地说出那句话时,一屋子的人突然感觉有一种煽动的,极其悲伤的情绪在屋子里蔓延。

屋子里开始有人哽咽,抹泪,叹气。

刘秀珍一脸茫然地望着大家。

她知道安炳文去世了,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突然这么悲哀?村里不是经常有人去世吗?并且安炳文的病已经很久了,这几年很少出门走动,大家基本都已经淡漠了他,心里也知道,他的去世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刘秀珍心里没有太多的悲伤,只是茫然地望着大家悲伤的脸。

“你还要去啊?”她茫然无厘头地问了青树生这样一句话。

“我不去?你去?”青树生回头瞪着刘秀珍冷冷地问道。

刘秀珍哼唧了一句,便没有吭声,端起树生的洗脚盆,走到门口,“啪”地一声,将一盆水泼到院子里的石板路上。

“林老师,你先回去吧!我跟他们几个马上就去医院了,家里的事情就辛苦你了。”青树生擦干了脚,正在穿鞋。

“嗯。”林文辉将手中的钥匙揣进口袋里,便出门回家了。

林文辉刚出门,青树生就带着几个年轻人也出门了。

轻手蹑脚地回到家里,林文辉连灯都不打开,黑黑的,一个人在堂屋里坐着。

听到动静,芝兰知道是林文辉回来了,便轻手轻脚地披衣下床。

站在林文辉的背后,将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芝兰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问。

林文辉扭头望着芝兰,伸手握住芝兰搭在肩上的手,笑了笑。

“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生活!”林文辉拍着芝兰的手背说道。

“嗯。”芝兰双手抱住林文辉的腰,将头靠在林文辉的后背上。

“去睡觉吧!”林文辉说道:“明天上午炳文就回来了,这几天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等天亮了,我去学校一趟,将这几天的课安排一下。”

“嗯。”芝兰应着,“少敏和林曦这两个孩子在我们床上睡觉了,你就去小曦的房间睡一下吧!”

“好。”林文辉答应着,起身便去林曦房间睡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