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名门嫡女:王爷哪里逃

更新时间:2020-01-14 02:31:23

名门嫡女:王爷哪里逃 已完结

名门嫡女:王爷哪里逃

来源:落初 作者:元翎 分类:都市 主角:柳书木香 人气:

《名门嫡女:王爷哪里逃》由网络作家元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书木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丧父丧母,寄人篱下。养母恨,哥哥欺。渣叔坏婶毒妹妹……宋挽歌的命运为何这般惨?人不自立必被欺!反抗斗狠,我是名门嫡女我怕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木香已是匆忙折返了回来。

“怎么样?可是问道了?”宋挽歌已是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木香点点头,上前凑近了马车的窗棂悄声道:“小姐,奴婢见着刘妈妈了,不仅有刘妈妈,还带了那刘全的话。”

“哦?”宋挽歌的情绪为之一振,“快先上了马车再说。”

木香利索的上了马车,撩窗看了看四周寂静漆黑的街道。马车停靠在知府衙门一旁的小巷子里,此时除了他们主仆和驾车的老孙外,四下却是无人,木香这才低声道:“小姐所言不错,刘妈妈正等着咱们府里的人去找她,不过见着奴婢却是着实吃了一惊,待奴婢把镯子给了她后,她倒是痛快,直接便给奴婢说了。大少爷现今并未关进牢房,而是在知府大院的一处房子里,老妈妈说适才老爷也去瞧过了,大少爷并无不适,想来如小姐所料一样,老爷使了不少的银子。那刘妈妈倒是快人快语,说杜太太听杜老爷说了,这事不像是大少爷能做的事,不过现在苦无证据,原本案子是要明日才报上来的,没曾想,那张掌柜的死正巧碰上了上午来咱们府里的卿公子,这才临时决定半夜便来拿人。”

听木香说到这半夜抓人的过程,宋挽歌也微微吃惊,“竟然是他!”早听说那卿公子与知府公子交往甚秘,却没想到他会插手这件事。

宋挽歌甩了甩心中的猜度,继续听着木香的回话。木香顿了顿,接着道:“原本那卿公子的意思是立刻开堂审理此案,不过老爷找了理由拖延了定在了明日午时。刘妈妈说,她那儿子刘全的意思,是让小姐能尽快找到那酒酿的来源,这样,如果并非是大少爷勾兑的,自然是好,如果是,也请好好查探,这酒可是经过了几个人。“

宋挽歌点了点头,“那刘全所说并没有错,现今知府大人看在爹爹的面子上,先压上一压,让我们先找到有力的证据,要是明日还没有证据出现,只怕大哥哥会并不好过。“

“难道他们敢用刑?“木香惊道。

“是!“宋挽歌苦涩的点了点头,”酒和坛子均是我宋家的,便是不知道它从何而来,这致命的东西至少也是我宋家的,大哥哥此番又是这正兴酒的勾兑师傅,便是所有箭头都指向他了。“说着,深深的叹着气。

“小姐,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先叫了平安回去吧,大哥哥只怕现在我们是见不上了,只要爹爹瞧见了,刘全也说了,大哥哥现在都很好,那我就先放心了。咱们为今之计,便是要查出那张掌柜所饮之酒的来历,这,才是关键。只是现今时间急迫,虽然知府老爷定了明日在问堂,不过现今离天明也没有几个时辰。“

木香赞同的应允,“那奴婢便先去寻了平安回来。“

“嗯,去吧!“

平安回来的时候,那手里的包裹依然抱在身上,哭丧着脸,神色更是萎靡,“小的说什么,那衙役也不让我进去。”

“罢了,平安,现今已是半夜,那差役大哥想来也是不想麻烦,上车吧!”宋挽歌对着平安小声安抚道。

平安惊讶的抬头,“四小姐,这包裹不给大少爷了?“

宋挽歌淡淡一笑,“想必木香已经给你说了,大哥哥现今被安置在知府衙门里并未去牢房,既然杜大人没有把他关进牢房,想来那知府衙门的房间还是不错的。放心吧,平安,大哥哥不会受苦的。“

听着宋挽歌的吩咐,平安这才有了点喜色,“那四小姐,咱们现在回去吗?“

却见宋挽歌神色坚毅的摇摇头,“不,咱们先去酒窖去看一看!”

宋家的盛世酒行是临邛最大的酒行,最初只是经营着自己酒酿的贸易,不过后来临邛酒窖越来越多,再加上正兴特曲的断货,从宋知山的父辈起,就吸纳了临邛众多的好酒,城里了商行。不过宋家并没有停止自己家酒窖的发展,虽然正兴特曲没有了,但是普通的正兴酒仍旧是临邛数得上数的好酒,为此,这些年,宋家的酒窖也是没有停止在发展着。

此时,位于平乐镇的一处作坊门口,一辆简陋的马车正缓缓的停下,伴着晨风,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迅速的下了车,此人正是宋容轩的长随平安。

只见他焦急的走向院门,和正打算开门的门房老伯差点撞了个满杯。

“平安,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少爷没来?”平安常年跟着宋容轩在这作坊厮混,门房杨大爷自然是认识的。

平安摇摇头,“杨大叔,陈管事可是来了?”

“来了来了,已经去酒窖理点货了,今天可是有批新货要出,老早就来了,要找他啊,直接去便是……”看来,宋容轩的事还没有传到这里,知府大人果然守了信用。

门房老伯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平安已是快步回到了马车旁,“四小姐,您是现在进去?”

端坐在马车里的宋挽歌已是站起了身子,“嗯,亲自看看才行。”说着,扶着木香和柳书的手,下了马车径直走进了院子。

留下一脸惊讶的门房老头还在四处张望的嘀咕:这是谁家这么俊秀的姑娘啊?

宋家作坊占地并不宽广,不过却是五脏六腑样样俱全,上百年的家什摆在一起倒是平添了一些古风。才进院子,那一股股醇香的白酒气息就扑鼻而来,随着一股股热烟从窗户里散出,一旁的一个宽敞的棚子下,竟是就个赤Luo着上身的工人正拿着铲子在翻腾着蒸煮熟了的五谷。

宋挽歌微微红了脸,难怪大哥哥不让她来这作坊看他,竟然是这样的。

木香适时的挡在了宋挽歌的前面,平安也是急忙带路走过了那一段。

沿着长长的阶梯,这才走进了一个布满了规整坑道的地下酒窖。

这便是宋家引以为傲的正兴酒的发酵池了吧?一排排整齐的大缸子并列的排在窖坑里,散发这浓郁的香味。窖里只有微弱的灯光,不远处的靠墙脚的地方,一个葛衣装束的中年男子正在清点着什么。

“陈大叔!”平安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已是疾步跑去。

“小子,你怎么跑来了,大少爷没有来?”陈管事笑着拍着平安的肩膀。

“陈大叔,先不说这个了,这是府里的四小姐。”平安已是介绍着缓步而来的宋挽歌。

宋挽歌低头朝着陈管事点了点头,陈管事受惊若宠的赶忙哈腰行礼,“见过四小姐!”

宋挽歌淡淡回了一礼,“陈管事不必多礼,原本是我打扰了。”说着,下意识的看着陈管事身后摆放的一堆坛子,“不知今日是谁来提货,都是些什么酒?”

见宋挽歌问到了酒酿,陈管事这才镇定下来,神态自若的说道:“是天台山庄的刘掌柜亲自来提,都是些头曲和少量二曲。”说着,回身望了望进门处的沙漏,“辰时都快到了,想来是要来了。”

天台山是临邛著名的避暑之地,好些个州府的达官贵人也是在此处置了宅子,天台山庄更是以兴办酒楼和院子著名,他每年消耗的酒酿可是占到了盛世三成以上。此时安静的院子外面却是一点动静也无,宋挽歌已是了然的暗自摇头,“只怕是不会来了。”

“怎么?……”陈管事已是微微吃惊,虽然从大少爷口中已是得知宋家四小姐在家中颇受疼爱,却是不会干涉到酒坊的生意的,说着,陈管事不解的看着宋挽歌。

宋挽歌朝着平安轻轻点了点头,后者这才神情严肃的对着陈管事道:“陈大叔,是……是大少爷他……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本已察觉今日异常的陈管事急忙问道。

平安这才三言两语的把事情给陈管事说了。

陈管事听后也是焦急万分,“这不可能啊,大少爷勾兑的酒怎么会毒死人,只怕其中有诈,可是指明了是我正兴酒?”

宋挽歌点点头,“知府衙门的人说的言辞凿凿,不仅是正兴酒,而且还是大哥哥亲自勾兑的正兴特曲。”

陈管事一脸的震惊,“这特曲才出来没几日,昨日大少爷才首次带了出去。”

“所以这才是问题!“宋挽歌镇定住神色,望着陈管事道:“府里的酒酿已经查明,不知道剩下的酒可是在那里,陈管事若是方便,请带我瞧瞧。”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陈管事也不啰嗦,指着旁边一条更为幽深的暗道道:“四小姐请随我来。”

地窖颇大,除了那些规整的发酵坑外,四周还用土夯筑了一些带铁栏的小房间。跟着陈管事,进入到一间不大的房间,房间光线更为阴暗,陈管事已是打开了火折子,点亮了一旁高悬着的火把,“就在这里!”顺着陈管事的视线,众人都齐刷刷的看着屋子的一角,可是意外的,除了少许几个斜躺在地上的空罐子外,竟然是空无一物。

正兴特曲竟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