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火爆鬼夫:猎爱小逃妻

更新时间:2020-01-14 02:42:56

火爆鬼夫:猎爱小逃妻 连载中

火爆鬼夫:猎爱小逃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珠小宝 分类:都市 主角:宾客林莫凡 人气:

《火爆鬼夫:猎爱小逃妻》由网络作家珠小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宾客林莫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生于七月十五,算命的说我克亲克己,是个短命货。 时来运转,一跃成为富家千金,好日子没过上却招来了惹不起的麻烦。 什么鬼王的新娘!都是被强迫的,姑奶奶才不稀罕当! “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帅到掉渣子的千年男鬼纠缠不清,还说是我上辈子未洞过房的夫君,每逢深夜,就会一遍一遍的加倍补偿。 坟蛋,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美少女,但是却把下半生的幸福都搭给了这只鬼! “娘子,你是不满意为夫身上哪一点么?” 我娇羞状:“没有没有,哪哪都好,就是体力太旺盛~嘿嘿嘿嘿嘿~” 大写的污,给个眼神你们自己体会! 死鬼,不就是生猴子么?我给你生一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木镇,飞机没有直达,我只好转乘大巴绕山道进去,一路颠婆,赶在天黑之前到了入学前的临时歇脚点。

  下了车,大巴朝更深的山道驶去,远远看着只剩下一个小黑点,我松了一口气,像是和过去做了个告别。

  我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人来接应,打电话也没人听,无奈之下只好按照纸条上记下的地址找过去。

  街道参差复杂,行人寥寥,就这么一段路程,我废了半个多小时才打探清楚,一路拖着大小行李箱,到的时候早已经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巷铺着青石板砖,又窄又长,朦胧着薄雾,看不清四周的景色,偶尔有个路人也只是匆匆走过。

  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我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忙拎着行李箱疾步往巷子深处走去,就在我以为这条路永远到不了头的时候,终于到了巷尾一扇油漆剥落的红木门前。

  古宅大门紧闭,映着斜阳碧波,怎么看都让人提不起好感来,更像是屹立在血红夕阳里一座幽深可惧的鬼宅。

  该不会是走错了吧?我将纸条拿出来对了对上面的地址,木子路39号,虽然上面的门牌已经老旧锈化,但是依稀可以辨别出39的轮廓,确认无误之后,我敲了敲门上的铁环。

  “有人在吗?”

  我接连着又喊了几声,可声音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人回应。

  眼看天就要黑了,一个人站在街道上面对着萧索的景色,我心里登时毛毛了,只好又加重力气敲了敲门,谁知道门闩没把好,我这一推,竟然开了。

  厚重的木门嘎吱一声响,开了一条缝,往里看可以看见一条石子路逶迤通向内堂,小道两旁是青翠的花草,庭中放着一套石桌石凳,院墙上青苔滋长,藤蔓环绕,满是历史岁月的打磨痕迹。

  我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迈步进去,可是门后突然探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只能看见一片浊白,我着实被突然冒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却拌到行李箱,差些就摔倒在地上。

  她佝偻着身子,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转了一圈之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确定她的眼睛能不能看见,只好礼貌性的躬了躬身,“老婆婆,请问这里是木子街39号么?”

  半晌后,才听见她苍老年迈的声音,像是嗓子里有一口厚重的痰卡着,就连声音都含糊不清,“走开。”

  说完,还没有待我再继续说话,就已经干脆果断的将木门阖上了。

  我站在门外,气得一跺脚。

  怎么会有这种脾气古怪的老太太?

  这下可好了,唯一遇见的人半点不和善,想问问路都走不通,难道今晚刚初来乍到就要露宿街头了么?

  正在发着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头忙不迭开始道歉,说因为手头事忙,派了伙计接我,结果半途又遇上意外给耽误了,我手机信号联系不上,打了半天电话这才打通。

  一通解释之后,我哑口无言的发现那家人的地址竟然就在这个古怪老太太的隔壁。

  擦,让我一通好找!

  来接应我的人是悦来客栈的老板王喜乐,小镇旅游业发达,每年来这里游玩的不少,悦来客栈是最具有特色的一间,装横布置都十分古香古色,大概是因为木胜南的吩咐,店主对我十分恭敬客气,又是递茶又是准备吃食的。

  “木小姐你不用拘束哈,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木老爷之前对我有恩情,就我这间小店都要多亏了木老爷当初的帮忙,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有回报的机会。”

  王喜乐体型偏胖,大概五十来岁,面相憨厚,虽然客套话居多,却很和善。他的妻子做得一手好菜,底下两个毛孩子大的七八岁,小的约莫五岁,整日四处跑,着实让人头疼,可是一家大小嘻嘻闹闹,反而更亲切起来,没有寻常客栈酒店的清冷。

  现在是淡季,客人并不多,吃完饭坐在窗前品茶,肺腑暖暖,我居然也难得惬意起来。

  “王叔,你们留给我的地址不是写着39号么?准是留错了吧,我方才找了过去,可是来开门的却是一位古怪的老婆婆。”

  “我们这是39号,隔壁是37号,门牌许久没换都生锈了,你大概是看岔了。”王喜乐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声音一低,“小夏,那个老女人没有为难你吧。”

  因为不想彼此过于拘束,所以我让王叔称呼我小夏就好,整天木小姐木小姐的,显得我排场多大的样子,我不想图这种虚名。

  “没有,只是很不和善的样子。”我疑惑的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就好。”王喜乐低头沉吟了一声,嘱咐道,“小夏,你以后少往那边走动。”

  “怎么?”

  王喜乐却又支吾着不肯说清楚,“那是我们镇上脾气出了名古怪的老寡妇,平时都在宅子里,不大出来走动,眼神也不好。但你别看她年纪大,凶起来比谁都厉害,前阵子有个过路人在她门口台阶上歇了歇,被她看见了,当时就抡起拐杖被打得够呛。你过几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还是注意些别生事端的好。”

  这样说来,我下午那情形,还是幸运的了?

  悦来客栈的小木楼是个绝佳的观景台,细珠帘子点缀其间,白天是个泡茶闲坐的地儿,穿过一条走廊就是几间客房,不过目前就住了我和一对来水木镇旅游的情侣,王叔一家住在南面一栋木楼里,有什么事喊一声就能听见。

  我从二楼就能看见隔壁那间古宅的全貌,大概有人定时打扫,除了大门上藤蔓缠绕,内里并没有给人古老阴森的感觉,只是却没有看见那位老婆婆的身影,我觉得奇怪,但也不以为意。

  因为稍作整顿了几天,我就要去新学校报到了,转学手续加上各种繁杂事,都得我自己处理,一时间忙得晕头转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