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后娇妻

更新时间:2020-01-17 07:54:50

天后娇妻 已完结

天后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君青染 分类:都市 主角:顾月溪傅子玉 人气:

主角是顾月溪傅子玉的小说《天后娇妻》此文是君青染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的初恋在订婚宴上一句“你真贱”,让她成为整个Z市的笑话,令她毅然转身,从此锐变,三年过后她再次回国,身份蓦然曝光,震惊全场,大家这才发现,她才是披着羊皮的狼,当狂炫酷霸拽上天的男主为爱变身忠犬,且看她如何以退为进,风华大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直都独来独往很少与人接触的她,也正是在大一那一年的一个冬天通过安琪,认识了贺瑞谦。

当时,安琪告诉她要出去跟朋友聚会,并且要把她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们认识。

安琪在顾月溪的心中是闺蜜级的人物,她要自己作陪,顾月溪是不会拒绝的。

也就是在那一天,她们在宴会上见到了那个温和有礼,英俊体贴,俨然白马王子的装扮的贺瑞谦。

那一场聚会,不少男人都对顾月溪频频投来好奇与探究的目光,甚至有些人的眼神中都染上了几分邪气——

但惟独只有贺瑞谦整个过程中始终唇带浅笑,他话不多,但是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十八岁的年纪,情窦初开的年华,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好对象。

而这一温柔浅笑,也就笑出了他们在一起的三年时光。

她会跟他相恋这么多年,全都是因为他一直都只在乎她,可是今日这一场误会,让她如梦初醒。

其实,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信任过她吧?

顾月溪微低着头眼角处噙着温热的泪水,那三年的时光,就像是一场过山车,所有的欢笑如同浮光掠影,瞬息万变的在她的脑海里一一划过。

而这个房间外的谩骂声也在她的沉默中越发的激烈起来。

比起顾月溪,贺瑞谦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羞愤,他那双一贯温和的眸色中竟然出现了一抹阴鸷,常常挂着笑意的薄唇更是紧抿成一条直线,脸色难看之极。

心中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告诉他,她一定不会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情。

可还有什么比起自己亲眼所见的真相更具有说服力呢?

“瑞谦啊,趁她还没入门,赶紧把这桩婚事结了吧?这么多年我们家在Z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今儿个这样的大日子,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污染了我们贺家的名声啊,以后我还怎么在朋友面前活啊。”贺夫人抹着泪,苦着嗓子愤怒喊道,一边虚弱的靠在了贺父的怀里……

她这一句话,点醒了贺瑞谦。

是啊!毕竟,水Xing杨花的,是她,而不是自己不是吗?

傅子玉冷眼看着死作死作的贺夫人,眸色如冰。

一手却悄然叫握住了顾月溪的手,缓缓收拢,直到把她冰冷的小手捂在手心,这才嘴角轻动,刚要开口却被已然清醒了几分的顾月溪给挡了下来。

“我来处理。”

如同获得了巨大的勇气一般,在无数个嘲讽的嘴脸中,顾月溪抬起了头,带着湿意的眼诉说着她的委屈。

“伯母。既然你始终都觉得我这样水Xing杨花女人配不上你的儿子,那么,这桩婚事,就此罢休吧。”说着,她强忍着心底的悲恸与伤心将身上的西装拢了拢,鼻头泛酸的看向贺瑞谦再次开口:“从今以后,我顾月溪,跟你贺瑞谦,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话一说完,她的眼,更红了,里面蓄满的泪水差点就要泛滥成灾。

但是她没有哭,她强制忍着眼泪,不让自己的脆弱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站在原地的贺瑞谦心头一跳,他没有想到她不但下贱,还这么绝情?做错事的人分明是她,为什么现在说分手的却是她?心底不舍与愤怒怀疑在交织,可是面子却告诉他,放她走。

就在他脸上闪过一道犹豫的那一瞬,他裤兜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贺瑞谦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匆匆瞥了一眼这个气场强大的俊美男人,转身就往门外走去,离开之前只丢下了一句话。

“妈。你处理一下这里吧,我有急事需要赶过去,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顾月溪那颗凉了的心愈发的往下沉。

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在一个个鄙视她的视线里,她艰难的爬起身,走下床,头也不回冲似的离开了贺家。

十一月份的天气,带着初冬的寒凉,空气中处处都带着萧瑟的味道,如同此刻她悲凉的无可救药的心。

她身上还穿着那美丽圣洁的白色婚纱,脚上踏着的,依旧是那双贺瑞谦特意为她在意大利定制的大红色限量版高跟鞋,什么都没有变,变得,是人心。疯狂的奔跑在别墅外围的道路上,直到整个人猛地跌坐在地上。

她才放肆的掩面痛哭起来,那么歇斯底里。

哭得累了,她站起身来踢掉了脚底的那双大红色高跟鞋,从现在开始,做她自己,做最初的顾月溪吧!

摔烂一地的红艳,一切从新开始——

就在此时,她放在胸衣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一张彩图加上几行话,再次把她狠狠的推进了冰窖的深渊处……

安琪:“知道为什么我没能去参加你们的订婚宴吗?因为,我去医院检查了,我怀了他的孩子。”

顾月溪惊呆了!

原来,她在Z市最好的朋友,也是她认识贺瑞谦的源头——安琪,她竟然已经怀了贺瑞谦的孩子了?

难怪,安琪今日没有来参加她的订婚宴。

难怪,自己跟贺瑞谦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他也能够忍住不碰她?

难怪,刚才在那个充满了嘲讽与鄙夷的房间中,身为男主人的贺瑞谦,会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撇下不管匆匆离开……她想,他接的,应该是安琪的电话吧?

顾月溪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的人生竟然也会如同小说一般,充满了狗血,男友与闺蜜的双重背叛这种事情,还很狗血的发生在她顾月溪的身上了?

拿在手心的手机有些发烫,如同顾月溪此刻纠结着拧紧了的心。

她蜷缩着自己,蹲坐在地上,低垂着头,试图用这样的姿势,来挡住所有逆流而来的悲伤,然而,事实已经发生了,她却无力再去挽回,还残余着温热的泪水,划过她白皙的脸颊,在面庞上落下一道弧度,滴落在地的大颗眼泪,也拯救不了此刻她越发寒凉的心。

阳光倾洒在地,她的倒影微微伴随着抽泣耸动,一个人都没有的小道上,她这样伤心的哭泣着,为她最单纯的初恋哀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