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创业年代

更新时间:2020-08-01 07:02:01

创业年代 连载中

创业年代

来源:落初 作者:京城客 分类:都市 主角:林婉章若平 人气:

京城客新书《创业年代》由京城客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婉章若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0世纪80年代,第一批IT创业者的拼杀历程。草根创业者、大国企、跨国公司、不法商人之间的纠葛沉浮。本土帅哥与“海归”美女的辛酸爱情。一段刚刚过去的创业史,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

北科计算机公司的办公大楼坐落在中关村马路边上,古色古香,简洁朴素,外观和中关村许多新公司大不一样。那些近两年成立的新公司大多因为门脸小,店主挖空心思利用空间,临街的一侧几乎都拆掉墙,代之以透明玻璃门窗。从门外经过,屋里摆放着的各式电脑一览无疑,让人一望便知是电脑公司。北科公司大楼占地面积很大,一层是营业部大厅,但没有开设样品橱窗,窗户也只是普通的窗户。从外表上看,大楼相当封闭,若不是门口挂着“北科计算机公司”的牌匾,人们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个行政机关。

白浪第一次听说北科时,弄不懂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北科极少宣传自己,它在社会上的知名度,远不如一些新成立的小公司。后来,白浪接触电脑多了,对计算机行业的事渐渐有了些了解,才知道北科是一家老牌国有企业,是计算机界的“龙头老大”,曾参与研制生产过我国第一代大型计算机,在中国计算机发展史上创建过卓越功勋。此后每次来中关村,路过北科公司大楼,他心里总会生起一种敬畏感。

星期一清早,白浪给宣传处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感冒了,上不了班,要请假。随后便骑着自行车,怀里揣着章教授的推荐信和《新月汉字》软盘,匆匆赶往中关村。

来到北科公司大楼外,却见那里围聚着一群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白浪下了车,推着自行车往大门去,还没靠近大门,便被一个戴安全帽的工人挡住了:“等等再过,等等再过。”白浪正要问怎么回事,前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隆隆的机器声,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都仰起头,往高处望去。白浪也仰起头,这才发现远处停着一辆大吊车,高高的吊臂伸到北科公司的大楼顶上。楼顶有几个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将吊臂上的钢丝绳捆在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随即挥动小红旗,吹着哨子,向吊车司机示意。地面上有个戴安全帽的人,手里也挥动小红旗,在协助指挥。吊车司机看到信号,便操纵吊车,猛然间吊臂一抬,那块广告牌被吊了起来。吊车马达隆隆,广告牌被吊在空中,徐徐移开楼顶,缓缓降至地面。到了离地一米多高时,司机加快速度,广告牌急速下落,最后轰的一声巨响,砸在地上。画着图案的铁皮立即扭曲变形,支撑广告牌的铁架也散开,成为一堆废品。

马路上,大楼前,以及北科大楼的一扇扇窗户里,都有人在观看。广告牌落地的一瞬间,很多人脸上都掠过惊骇、困惑的表情。

白浪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他知道,被吊下来砸烂的是CAT电脑的广告牌,上面用油漆刷着“北科公司──CAT中国总代理”的醒目大字。这个广告牌立在北科大楼顶上,也就几个月前的事。广告牌制作精美,白天看很醒目,到了夜里,霓虹闪烁,更显得绚丽动人。很多人都觉得,这块广告牌是中关村一景,不少搞摄影的到中关村拍片,都喜欢选这个景。白浪知道,这个广告牌的树立,也是有其特殊的渊源的。

北科是个硬件厂商,主要生产大型计算机。作为国有企业,它的生产与销售一直是按国家指令性计划执行的。每年生产多少,销售给谁,都由政府部门安排。公司的生产规模和利润数额,几乎每年年初就可以知晓。北科总经理每年的中心工作,就是与政府部门搞好关系,多争取一些生产指标。这几年,计划经济体制在逐渐改变,不少客户不愿意按上级政府的安排购买电脑,而希望根据自已的意愿,到市场上自由采购。政府部门下达给北科的生产任务不断萎缩,对北科的产品也逐步改变了“包销”的状况。这使北科的经营状况受到很大打击,公司利润直线下降。

两年前,北科公司年轻的副总经理蓝迅提出改革方案,呼吁公司调整产品结构,开发适合市场需求的微型机,缩减或停产销路不畅的大型机。方案一出,普通员工大都表示支持,但公司领导层持反对意见者甚众。反对者说,北科是老牌国企,为国家做出过许多贡献,如今国家不能把北科一脚踢开,推向市场。作为公司领导,工作重心还是要继续寻找政府的保护与支持。大型机是北科的看家本领,也就因为北科能生产大型机,多年来才赢得了政府部门的器重。如果减少生产或停止生产大型机,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地位,放弃了与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自己从政府的保护伞中跳了出来。这是很危险的。而且,生产微型机也未必有销路,未免能给公司带来利润,弄得不好会两头落空。由于反对意见太多,公司一把手郝立新总经理反复权衡,最终否决了蓝迅的方案。

然而,北科并没有争取到政府更多的支持。相反,大型机的生产指标进一步缩减。即使是生产大型机,主管部门也要求公司自己寻找销路。这使北科陷入了日益被动的境地,效益急速下降,很快出现了亏损,而且亏损越来越严重。

蓝迅又提出另一个方案,建议抓住外国厂商希望拓展中国市场的时机,做外国厂商的销售代理。方案一出,又引起了一场争议。反对者说,堂堂的国有企业,岂能给外国厂商做代理,替外国人打中国市场?这是个政治问题,原则问题。郝总也感到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一直举棋不定,不敢明确表态。蓝迅对他说:提方案的是我,如果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国有企业也是企业,也得考虑经济效益。难道发不出工资更好吗?郝总这才勉强同意了。

从去年夏天开始,经过几轮艰苦的谈判,北科公司取得了美国著名电脑厂商CAT公司的授权,成了CAT公司的中国总代理。一年过去了,北科取得了优异的销售业绩,靠代理这一项赢得了300多万元的利润,使公司一举从亏损状态中挣脱出来。职工工资能正常发放了,逢年过节还有些福利。职工们尝到了甜头,对蓝迅的支持也有所增多。也正因为这件事,蓝迅成了中关村的知名人物。

以前,为了避免引起争议,北科的代理业务是悄悄进行的,只做不说,多做少说。这种半遮半掩的状态制约着代理业务的拓展。而且,北科名为中国总代理,实际上CAT中国有限公司同时又授权另外几家公司担任中国总代理。短短半年多,CAT中国总代理发展到了六七家,相互间竞争日渐激烈。蓝迅决定改变现状,公开参与竞争,拓展代理业务。于是几个月前,在他的一手策划下,北科公司在大楼顶上树起了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公开打出了“CAT中国总代理”的旗号。广告牌树起来后,

产生了良好的宣传效果,来北科订货的客户迅速增多了。

白浪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精美的广告牌要撤下来,砸得稀烂?

吊车完成任务后,收起大吊臂隆隆开走了。一辆卡车驶来,一群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把砸烂的广告牌抬到卡车上,运走了。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大门口安静了下来。

白浪走进北科大楼,打听到了蓝迅的办公室,便径直登上楼去。大概因为是老楼之故,楼内光线很暗,略显阴潮、压抑。每间办公室门口都悬挂着木牌,上面用美术字写着“总经理室”、“财务处”、“党委办公室”、“组织部”、“人事处”、“计划生育办公室”等字样,给人一种肃穆之感。白浪来到三楼,走到一个挂着“副总经理”牌子的房前,辨认清楚房号,举手敲了敲门。

屋内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进来。”

白浪推门而入,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倚在窗前,朝楼下张望。听到有人进来,他才回过身问:“你找谁?”白浪说:“您是蓝总吗?”中年男子说:“我就是,你有什么事?”

白浪快步上前,掏出章若平教授写的推荐信和个人简历,递过去。蓝迅展开信迅速看了一遍,重新打量白浪:“你那个文字处理软件带来了么?”

“带来了。”白浪忙又把《新月汉字》1.0版的软盘递过去。

蓝迅接过软盘,坐到电脑前面,把软盘插入驱动器,调出《新月汉字》,一声不吭检测了一遍,然后转过身问:“你想调到北科来?”

“是的,我还想通过北科公司推销《新月汉字》。”

蓝迅问了问他的有关情况,脸上渐渐露出笑容,显然感到满意,说:“北科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但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北科正面临新的挑战,它能否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再创辉煌,是一个考验。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公司也需要很多优秀人才。你有志于计算机事业,这很好。章教授处世严谨,从不轻易推荐人,他推荐的人我相信是不会错的。《新月汉字》很不错,客观地说,要比我们的《北科中文》更易学好用,更有推广价值。你第一次编程序,能开发出这样的软件,不简单了。我欢迎你来北科,准确一点说,是很希望你来北科。不过,人事上的问题最终得由郝总拍板,我带你去见见郝总吧。”

说罢,便领着白浪来到“总经理室”。推开门,只见宽敞的屋子里坐着一个五十六七岁、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一身深灰色中山装,戴着老花镜,表情严肃。

蓝迅走上前,恭敬地把章若平的推荐信和白浪的个人简历递过去,说:“郝总,电子研究所的章若平教授给我们推荐了一个人。他的情况我了解过,软件作品我也看过,觉得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很有潜力,他学的不是计算机,但能开发出了《新月汉字》,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我看,如果能把他调进来,对公司的发展会有帮助。我们公司很需要这样的年轻人。”

郝总扶了扶眼镜,不慌不忙地把推荐信看了一遍,抬起头看着白浪:“你对

硬件熟不熟悉?”

白浪说:“硬件不是很精通,但我很喜欢软件。”

郝总微微颔首:“北科公司是搞硬件生产的,软件不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蓝迅插话道:“将来我们可以成立一个软件部,如果软硬件都搞,公司就强大起来了。”

郝总没有表态,又问:“你们单位会放人吗?”

白浪说:“可能不会轻易放,但我会积极争取。我想,只要我态度坚决,最终他们会放的。”

郝总却很认真:“如果不放怎么办?”

白浪不暇思索:“那我就辞职!反正我决心已下,一定要来中关村。辞职来北科,不行吗?”

郝总摇了摇头:“这是不行的。调动是人生中的大事,也是人事工作中的很严肃的事。北科是正正规规的国有企业,不像南方某些杂牌公司,档案关系、工龄什么都可以不要。我们的干部档案管理很严格。辞了职,档案就转不过来。没有档案,工龄就不好计算,工资级别就没法定,那还怎么给你开工资?问题复杂得很!”

白浪还想再问什么,郝总摆了摆手,说:“我们商量一下,你回蓝总那里等一下吧。”

白浪便回蓝迅办公室去了。等他离开,郝总长叹一声,烦乱地说:“这事我看算了,原因有以下几条:第一,公司的编制已经基本满了,进入必须严格控制。而且公司的发展方向是硬件,要进人,主要也是进硬件方面的人。第二,今年北科公司的效益有些好转,盯着我们的人就多了。最近几个月有20多人给我打来电话,或写来条子,推荐人进北科。这些人大都是有关部门头头脑脑的亲属,基本上是我们不想要的。但我们不敢得罪,只能说编制满了。如果调白浪进来,而不让他们进来,明摆着就会得罪他们。所以我的意思是,索性一个都不进,免得摆不平。”

蓝迅说:“如果不能调他进来,能不能把《北科汉字》拿过来,由我们来销售,我看这软件有市场潜力,应该能创点利润。”

郝总想了想,还是摇头:“这也不妥。我们已经有了个《北科中文》,一家公司同时推销两种文字处理软件,等于自己跟自己较劲。《北科中文》是差了点,不很成熟,但毕竟是北科职工自己开发的。如果让《新月汉字》把它挤掉,对公司内部的安定团结会产生不利影响。这事就这样吧,你跟章若平解释一下,请他体谅。”

蓝迅知道,郝总是个固执的人,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怎么劝说也改变不了的,便怅怅地告退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白浪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蓝迅把郝总的意见简单说明一下。白浪不甘心地问:“一点商量余地也没有了?”蓝迅很无奈的样子,“估计不会有了。很抱歉,白浪,我没有成全此事。其实,你来不了北科,对北科是个损失。我心里也很难过。”

白浪伸手与蓝迅握了一下,郁郁地说:“既然如此,我也不给你添麻烦了。谢谢您,蓝总!”说罢就告辞了。

蓝迅面色冷峻,默默地送他到楼梯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