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08-11 06:29:54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已完结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须足 分类:都市 主角:唐莹潘灵灵 人气:

主角是唐莹潘灵灵的小说《与两个姐姐的故事》此文是须足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次邂逅,两个姐姐,怦然心动之中,陷入缱绻悱恻的情感漩涡。选择,成为我青涩少年时最痛苦的课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们的鞋厂终于开始招工了,但只是流水线在招,仓库并没有招。唐莹叫我再等等,她说灵灵姐的老乡在仓库里面当组长。她们跟那个老乡说了,如果仓库有人事变动就立马通知,到时候可以直接把我介绍进去。

我说我实在不想再等了,流水线就流水线吧,你们都能坚持下来我应该也没问题。唐莹说你这个骄傲无知的现代人,真是不知道珍惜!

她非常喜欢郑智化的歌曲,动不动就爱挂两句歌词在嘴边。于是我也学着她的口吻,说我不能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她又开始急了:“前一段时间是怎么回事?去了两个地方,做了几天?还敢跟我两个对歌词?”

我小声嘀咕:“这不都是你先引出来的嘛?”

她跟我说,“流水线上的人就像机器一样得不停地转动,流水线不停我们也不能停,连上个厕所都得找人替换才能去。说白了,工人其实就成了流水线上的一个零件了。我们当初是没有办法,刚来这里又没个熟人介绍,只要有个地方上班管它多累都得做,现在想调去其他部门都难了。而你不一样啊,你现在有地方吃住,可以等;再说仓库有熟人,知道一些招工的情况,为什么不再等一等呢?我说过不想让你再吃那样的苦了你明白吗?”

我能怎么办呢!这位女性的性格相当执着,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灵灵姐并没有将那天晚上的事儿放在心上,过了就过了,也从没对我表露出什么疏远的举动。还是像一个姐姐那样对我关心。我想以后也真的不该有那种荒唐的念头了。

她还对我说,让我没事的时候多看看书,多学些知识。不管什么样的知识,只要掌握了总会对我们有帮助的。她们的床头柜上堆了好多杂志,都是些什么打工文学啊珠江文艺佛山文艺一类的。听表姐说潘灵灵还在这些杂志上发表过文章呢,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以前在老家当过教师的。难怪看她总是带着那么一点文艺的气质。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总会跟我灌输一些要多学知识一类的教诲。听上去还真有点像我们小学时候那个女老师的口吻呢。

为了打发时间,我便时常翻看这些杂志。里面的确有很多朴实感人的文章,这些文章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打工族写出来的。虽然文字拙朴,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贵在那份真实坦诚。他们在工作之余,记录一些平淡生活中偶尔出现的温馨时光,工友之间的那份友情缘分;或是抒发一下对平凡命运的真切感怀。这些杂志面向的读者也都是些打工阶层,大家很容易产生共鸣。我觉得这样的文字我大概也能捣鼓出两段,于是就将我到广东以来这段时间的感想写了几篇短文,寄给了那些杂志,权当解闷。

小屋的窗子下面有一条河,两边砌着石板条。虽然河水已不再清澈见底,但还是很有点江南水乡的味道。那段时间大概正值这里的雨季,外面经常都是烟雨蒙蒙的景象,倒也给这个小镇增添了几分柔媚。

有时也喜欢沿着河边走走,时不时有几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从身边经过,看得出来都是在附近工厂上班的员工。他们也许跟我一样,不久前还坐在教室里稀里糊涂地打发时光,现在到了一片更为广袤的天地,脸上自然洋溢着欢欣。这有什么不好呢,同样是青春,在任何地方都能绽放光彩。

沿着那条小河,可以一直走到珠江边,再沿着江边往上走没多远就有一个公园。有时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江边的椅子上,看着浪花翻腾,漫无边际地构思着自己的将来。属于我的人生历程才刚刚起航,前方还是一片空白。迎接我的,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明天呢?

晚上从小镇逛回来,经过唐莹她们上班的那个鞋厂。我站在门口的对面,看着一些年轻人进进出出。他们的年龄普遍都不大,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朝气。如果不看厂门口的牌子,真会让人觉得这里像是一所大学,里面走着的都是些姣姣学子。其实这里本来也算是一所大学,因为大学是一个最小的社会;而社会,才是一所最大的大学。

我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想在这里等一等。我实在不愿意一个人回到住处,冷冷清清地坐在屋里看电视。我希望能看到她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然后跟她们一起回去。

只不过她们下班没有一个准点,我不知道要在这里等多久。

将近八点的时候,终于看到潘灵灵的身影出现在厂门口。

在那么大一群工友中间,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她的确有那么一种很独特的气质。我脑海中时常都会浮现出她在广州车站接我的那一幕,那次惊鸿一瞥的瞬间,或许早已经在我心里打上了烙印。以至于在后来面对她时,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像她这么出众的女孩子,在厂里应该不乏追求者吧?真的好想问问她这个问题。

我站在对面喊了她一声:“灵灵!”

原本我是想喊灵灵姐的,但没想到却直接喊了她的名字。简直有点始料未及,这也是第一次对她这样直呼其名。

她看到我,有些诧异地走过来,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从镇上逛回来,顺路来接你们。”

“你刚才叫我什么?”

“灵灵。”

她将脸看向别处,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不叫我姐姐啦?”

“我叫我表姐也是叫名字嘛。”

她笑着摇摇头:“好吧,随便你。”

“唐莹呢,还没下班?”

“可能还有一阵,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我带你去吃麻辣烫怎么样?有一家你们老乡开的店味道绝对正宗。”

好啊,我说。

我们沿着工业区外面的那条石板路,慢慢地走着。路上不时走过一对对情侣,手拉着手,一路甜言蜜语。我和灵灵肩并肩靠得很近,虽然没有拉着手,但我想谁看了都会把我们当成是一对情侣,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问她:“你会不会滑旱冰啊?”

她说会倒是会,但滑得不是很熟练。跟唐莹倒是去滑过几次。

“要不我们不去吃麻辣烫了,你教我滑旱冰吧?”

她笑了笑。“也行,但我不敢保证你不摔跤哦?”

工业区周围有许多旱冰场,只要3块钱就可以进去滑半天。那个时候没有网吧一类的地方,所以大家的娱乐项目就主要是滑冰、打台球唱卡拉OK一类。每天到了下班时间,这些地方就热闹非凡。

潘灵灵的旱冰技术的确也不怎么样,虽然最开始是她在教我,但几个回合之后我滑得也不比她差了。旱冰场不算大,里面挤满了想疯狂展现个性的少男少女。他们在里面横冲直闯摸爬滚打,完全不顾及我们这些菜鸟的感受。我和灵灵姐相互搀扶着,战战兢兢地穿行在人堆里。那样子倒有点像一对相濡以沫携手一生的老夫妻,让人感到既温馨又暧昧。

我们在里面滑了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都十点多了。然后去宵夜摊上吃了点东西,又给唐莹打包了一份。看得出来她很开心,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在旱冰场的时候我们无数次的紧抱在一起,虽然那只是出于不被跌倒做的本能反应,但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十分的排斥这样的动作,这让我内心不免有些窃喜。

去我们的住处,要穿过一片宽阔的杂草地,我和她静静地走在草地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或许她已经意识到刚才在旱冰场的动作有些过于亲密了,所以现在有些难为情。我感觉我又要开始犯浑了,虽然我一再的想要控制这样的可怕念头,但每次只要单独跟她呆在一起,就显得那么力不从心。

我慢慢靠近她,有些不听使唤地伸出了手,将她拉住。

她大概一时没有搞明白我这个动作的具体含义,故作轻松地问:“怎么啦?”

我没有说话,心里跳得厉害。

她将手往外面扯了两下,没有挣脱。

“你这是,干嘛呢?”她的声音很低。

我声音有些发颤。“刚才,在溜冰场滑得太累了,腿有点软。”

“我都没事啊,快放开吧,这样子不大好哦周浪?”

“怕什么嘛?刚才在溜冰场咱们还抱在一起呢。”

“那不一样啊,现在是在路上,万一被你表姐看见……”

我还是紧紧捏着,不放。

她有点急了:“不听话我以后就不理你啦?”

我只好放开,悻悻说道:“你好小气哦。”

她用手遮住额头笑了笑:“别这么孩子气嘛,我可是你的姐姐,大你好几岁呢。”

我低着头走了一阵,没有搭话。快走出草坪的时候,我问她:“你这么漂亮,厂里面是不是有好多男生都喜欢你啊?”

她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小孩子干嘛问这些问题。”

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次是彻底弄砸了。

她又说:“记住啦,以后还是得叫我灵灵姐,知道吗?”

“知道啦,灵灵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