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

更新时间:2020-09-16 07:26:43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 连载中

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

来源:落初 作者:幽雪依然 分类:都市 主角:玉倾颜迟则生 人气:

幽雪依然新书《邪帝宠妻:太子妃,你好毒》由幽雪依然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玉倾颜迟则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初见,她将他扑倒,他将她吃干抹净,事后分道扬镳。再相逢,她不仅佳偶相伴,更早有儿女承欢膝下。“颜儿,好久不见!”心中酸涩,他仍强颜欢笑,目光灼灼。“大叔,你这是想勾搭我家娘亲?”不待她开口,她男人怀里的小包子抢先发问。“……”他静默,无言以对。“大叔,想勾引有夫之妇,你将她男人置于何地?”见他沉默不语,她身旁的另一个小包子咄咄逼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里有了决策,再看倾颜时,他不再如先前那般淡漠。只见他温柔的为倾颜整理着凌乱的发丝,然后是倾颜身上那身因激烈的缠绵早已脏乱不堪的衣裙。

从里到外,他皆认真仔细的对待,全程眸光炙热的注视着倾颜,就好像生怕他一眨眼,眼前的人儿便会消失似的。

直到他的眸光触及到倾颜身下衣裙里侧和中裤上那抹妖艳的红时,他才顿住手里的动作。

看到那抹红,他不禁想起,当他融入她身体的那一刹那,她的痛呼声,还有那让人既痛又**的紧致感。

想到这儿,他突然觉得小腹处猛然一紧,那本该息事宁人的欲望之源又悄然的抬起头来。

男人一旦开了荤,那么,不论身心,对那种极致的**自是食髓知味,哪怕他乃堂堂一楼之主也一样免不了俗。

只是,当他触及倾颜那疲惫的睡颜时,他又于心不忍。

罢了,来日方长,这丫头刚刚经历过破瓜之痛,他还是自觉一些为好,否则,惹怒了这只小老虎,还谈什么以后。

思及此,男子在替倾颜整理好衣裙之后,又整理了下自己的装束,随后又将激Qing时被倾颜弄掉的银色面具罩在脸部,眨眼间,他那风华绝代的容颜又被遮掩了起来。

男子的心情很好,从他嘴角一直扬起的弧度便能看出。

见倾颜一直沉睡着,他想,他该趁机做些安排才是。只是,还不待他走出破庙,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愉悦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兄弟我来得正是时候,居然能见识到咱们冷大楼主如此激Qing狂野的一面。”随着那阵笑声,庙外男子的话语中无不夹带着戏谑与调侃。

闻言,被称作冷大楼主的冷傲天神色一怔,脸上浮现一层可疑的红晕,只不过被面具遮盖着,不易让人察觉。

他冷冷的瞥了眼来人,不悦的低呵道:“纳兰锦,你这个混蛋,竟敢**?难道你不知何为非礼勿视?”

“哈哈哈!冷兄冤枉啊,不是小弟不知礼数,而是方才冷兄你太过沉醉其中,而我也着实没想到,在如此荒乱的破庙里,冷兄你竟是如此的……”纳兰锦眉眼微挑,暗意分明却又欲言又止。

“闭上你的臭嘴,爷可警告你,一会儿那丫头醒来,你若再如此口无遮拦,小心爷让你永远也开不了口。”调侃他也就罢了,若这小子在那丫头面前没遮没拦的,若是让她恼羞成怒,倒霉的还不是他自己?

“啧啧啧,果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啦,这还没一夜呢,就维护上了?”纳兰锦是个不怕死的,明明感觉到自家兄弟的恼意,他却仍惘若未闻。

“嗯?!你还敢胡说?”冷傲天欺身而上,一把掐住纳兰锦的脖子,锐利的眸子逼视着他,仿佛他若还敢乱说,下一刻便会身首异处似的。

“咳咳……咳……不敢了,不敢了,你放手……快放手!”脖颈处的压迫感几乎让他窒息,这一瞬,纳兰锦方觉自家兄弟是真的怒了。

不过,怒意虽真,但纳兰锦知道,冷兄最多也只是想警告他罢了,哪能真对他下手,难道他就不怕回去后不好交待?

是以,一旦得以解脱,他那张从不饶人的嘴又开始犯贱了。

“那个什么……”纳兰锦刚一开口,冷傲天那双锐利的眸子又咄咄逼人的逼视而来,吓得他往后跳了一大步方敢继续。

“你莫激动,我只是想问问你,那丫头何许人也?你这样……嗯……若那丫头醒来,你该如何安排?”纳兰锦倒是很想直言不讳的问他,那丫头的身份都没弄清,你就敢下手,若是对手刻意安排,你该如何处置?反之,你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又该如何交待?

但冷傲天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似的,他又不敢太过直接。

纳兰锦赶到破庙时,正好赶上倾颜将冷傲天反扑那一幕,他一直屏住呼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躲在庙外**。

好在那时的冷傲天完全沉浸在倾颜撩起的****中,对外界降低了警惕,再说了,只要是他所在的地方,方圆百步之内向来都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这是规矩,是以,他才会没了防备。

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出现纳兰锦这么个意外!

可以说,纳兰锦可谓是全程**,哦,不,应该是全程亲耳见证了这场活Chun宫,他之所以不仅不阻止,还将那些隐在暗处保护冷傲天的影卫全部遣退,自有他的用意。

在他看来,现如今这个世上,若非冷傲天自愿,还真没什么人能有本事儿伤到他,更何况一个被下了魅药的女子?

无论那女子是何来意,都不足以为惧,再说了,不论是谁扑了谁,吃亏的终究是女人,于男人而言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他家兄弟一直以来活得像个苦行僧似的,也是时候该开荤了。

“虽不清楚这丫头的身份与来历,但依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她似乎遇到了麻烦,具体的,或许只有等她醒来方能一探究竟了。”冷傲天有些无奈,同时又免不了担心,毕竟,他自身的情况已经够复杂了。

“然后呢?冷兄若是弄清了这丫头的身份后,又将作何安排?”纳兰锦觉得,这种事情虽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但是,作为兄弟,他不得不时刻的提醒兄长考虑实际情形。

“还能如何,自然是随她一同去拜见她的双亲,然后求娶,我冷傲天虽为江湖草莽,不在意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我毕竟无礼的要了人家姑娘的身子,怎可不负责任?”

对于倾颜,冷傲天一开始纯粹只是路见不平,仅此而已,或许,在见过倾颜的倔强与顽强后对她起了些许恻隐之心,从而才会导致后面的事情发生。

又或者说在倾颜强势的将他扑倒,当他们两人的双唇触碰到一起的那一刹那,他确实有过意乱情迷的恍惚,但却绝对谈不上爱,仅仅只是责任罢了。

“只是责任而已?”纳兰锦有些不相信的追问。

“当然,若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冷傲天对自己的心很明确,是以,回答的十分干脆。

“事实摆在眼前,于她而言,你是救命恩人,又谈什么责任,想必待那女子醒来,也不会对你无礼的纠缠,兄长又何必自寻烦恼?”纳兰锦有些不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在听到冷傲天说对倾颜只是责任的时候,他似乎有点儿小小的失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