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哲学

更新时间:2020-06-30 05:27:11

末世哲学 连载中

末世哲学

来源:落初 作者:厌世报 分类:科幻 主角:顾莲阳光 人气:

厌世报新书《末世哲学》由厌世报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顾莲阳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莲穿越到了数百年后的末世,首都里渺无人烟,骷髅头横行霸世。  她想家想吃想喝还想见人,终于遇上了,以为万事无忧,却发现原来人类社会在危机之下早已不复平等文明。  数百年来争夺到手的权力烟消云散,女人依附男人,没有自尊没有人权,生命随时可能被剥夺。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类作死产物斗,可最可怕的,是和人斗。  危机之下发下誓言,顾莲卖身给了五个纯爷们团队,她该怎么生存?怎么逃脱被转手卖掉的凄惨命运?怎么获得自由与权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秉持不反抗的原则,乖乖喝下,果然舒服了很多。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有这些。如果是大点的基地里,饭菜会好一些,可惜我们在野外,只能将就。”白恒远的声音很好听,欢快清越,此时绵绵柔柔,又别有一番滋味。

顾莲想到我朝首都沦落成荒郊野岭,心里不好受,垂头嗯了一声,可怜兮兮的。白恒远替她顺了顺背,让她好受些,声音依然温柔又动听,轻轻的叹息声,如同倾诉一首泰戈尔的情诗:“顾莲,你这几天很辛苦吧……有遇上什么危险吗?吃穿冷暖可还好?小姑娘家的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吧……可想家?”

所有都是她的委屈,可只有最后三个字,如同点Xue一般,戳到她的痛处。想家吗?如何不想!她一直不明白小说中那些抛下回现代希望的主角是怎么做到的,家有双亲,未曾侍奉,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肺如撕裂了一般……且她不是死了,而是失踪!死了一了百了,只需怀念,然而失踪却是永远好不了的伤痛,她怕她的这一出意外,毁了父母!比起父母可能有的劳累伤痛疲倦绝望,她的一切又算的了什么?她咬着嘴唇,眼中朦胧一片。明明怪不得自己,可只要一想到父母因她而痛苦,她就恨自己恨得不行。

有温热的手指拂过她的面颊,她恍然发现自己竟然哭了出来。

“是想家了啊……”

“别难过了,你难过,你的父母会更心疼。”

“来,顾莲,擦擦眼泪,瞧你的脸脏的……”

年轻男子说的温柔体贴甜蜜,他说的越动听,她眼泪流的越多,她哭得越凶,他说的又越加婉转。

终于,眼看她泪珠汹涌,手指无法完全抹去,他俯下头,早已火热的嘴唇映上她冰冷发紫的嘴唇。顾莲头脑迷糊,泪眼朦胧的正要细看,却听那男子用甜如蜜的声音,宛如哄着年轻的小女儿一般诱哄:“乖,闭上眼睛,不要再哭了,嗯?”

她的脆弱被对手抓了个正着,薄弱的意志早就被狡猾的男子削的不知道如何抵抗。她在流泪的时候已经暂时撤下了心房,对方趁虚而入,如何能抵抗?晕晕沉沉的被人舔吻,渐渐地,她的嘴唇也烫了起来,习惯Xing地抿了抿嘴唇,对方纤长的手指立即移动到下巴处,俏皮的微微一挠,她痒的启唇,他顺势探了进去,还是温热的让人放下防备的温度,轻轻舔舐。

眼泪不知不觉停了下来,顾莲从头晕脑胀又被拖入了更深一层的头晕目眩,然而心底的悲凉却如永不停歇的涟漪,一圈圈扩大。

她的脑中出现了一句话:温水煮青蛙。又转瞬被他越发霸道的唇舌碾碎,她呜呜咽咽,柔弱的攀附,如同沉水前抓到的一把稻草。

白恒远眼中清明,闪过一丝轻快的笑意。小姑娘确实让人同情,可同情在末世里算什么呢?一文不值。他可以给她温柔,给她快乐,给她体贴,也愿意花心思你情我愿,这已经是末世的弱女子能够得到的最大限度的优待。

他愿意这么做,不过是因为她的不同。末世的女人除了少数地位尊贵或者能力卓越的,一贯是被圈养在基地里长大,麻木痛苦的接受男人给的命运,没有不甘也无法不甘。若说一开始他还不信穿越这回事,现在他却信了。早熟,青涩,莽撞,懵懂,迷茫,生气,温柔,体贴,这都是他们在孩童时期已经用完了的感情,却头一次在十几岁小姑娘身上体现。那么鲜活。

他知道陈志那厮一定和她说了些什么,因为再次出门,她少了许多灵气与生机。那些感情就像是消耗品,末世是头贪婪的野兽,以人Xing为食,他才不管对她来说怎样最能保命,他想享受的是鲜泼泼水灵灵的女孩儿,趁着她还懵懂还鲜活,早日摘花才是正道。

顾莲被吻得迷迷糊糊,渐渐地,身体跟化开了来一般酥软。睡衣宽大,白恒远的手指灵活纤长,一心二用,轻而易举的排开了她所有的扣子。白恒远不急不慢,两手捧着她的脸颊,待到他的手掌沾染上那热烈的温度,才缓缓贴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向上温柔摩挲。

顾莲察觉到异动,下意识地往后躲,却给了空隙,白恒远灵活如蛇一般窜了进去,握住了柔软。顾莲模糊轻叫一声,随即咬住唇,恢复了清醒。许是他的温柔给了她推拒的胆子,她抓住他作怪的手,心慌意乱的求他:“别,白恒远,求求你别……”

她的双眼迷蒙水亮,从未体验过的热辣在白净的皮肤上扩散,水润娇美。她叫他的名字那样的软那样的好听。

白恒远温柔如水的笑一笑,俯身咬住她软软小小的耳朵,低低沙哑道:“别逼我用强,你知道的,我不讨厌你……”

一句话就让她僵住了身体,感觉到她慢慢冷却的血液,白恒远一笑,抱住她往自己的床走去,两人一起倒下,他对着绝望的女孩儿轻声细语:“来,我会让你忘了疼痛和家乡的,小姑娘。”

房内的异动,外面的男人们自然听得到。郑一浩有些茫然的看了过去,突然脸就涨红了,难得放下了碗,有点渴求又有点羡慕害羞的低头。陈志盘腿修炼,充耳不闻,似是早有预料。范子凌嘿嘿一笑,冲陈志挤挤眼,道:“那小子可真不地道,明明是你救得人,却被他抢了头筹。”

他虽说的羡慕,表情却满不是那回事儿,有种恶作剧般的戏谑和千帆驶过的淡然,平静的不像话。

魏宣年龄小,摆出一副我什么都不懂的笑容,左看看右看看,歪着头想了想,继续扒饭。

第二天醒来时,天色还是暗沉的,如同一条青龙,片片龙鳞在日月交接之际反射出丝缕寒芒。

顾莲浑身酸疼,仿佛骨头被人拆了一遍。她勉强坐起身,白色的被子滑落肩膀,露出雪白青涩的身躯,她的美好和暧昧痕迹共存,她却恍若未觉。脸有点疼,她木然摸了摸,干涸的眼泪黏在脸上,绷得生疼。她尝试着起身,一次不成,那就两次。单人床上狭窄闭塞,床帘遮掩,她穿好衣服,忍着疼痛,跨过熟睡的年轻男子。对面床上是另一名男子在均匀呼吸。

她身体不能控制,两人又同床共枕,不知是否会弄醒他。会就会吧,去他大爷的。她脸色苍白而憔悴,强忍着酸涩剧痛以及身体的肮脏,嘴唇白的如同百合花一般。

她跌撞着进了洗浴间,花洒滚出温热的水,她木然站立,任什么也不知晓的热水冲走她身上所有的痛苦。过了许久,她反应过来似的,忽然又疯狂的擦拭起自己的身体,一遍一遍又一遍,要将所有的触感揉碎,将所有的痕迹抹去,要还给自己一个原来的自己。

她不知道洗了多久。

等白恒远进来捉住她的手的时候,她浑身被搓的通红,有些地方破了皮,被热水碰到,疼得她一抖。

白恒远握紧她的手,垂眼看着沉默的少女。过了会儿,他用低沉的不似平常的他的声音,淡淡道:“水源珍贵,你该适可而止。”

说完,便松开手,转身出了洗浴间。她呆立许久,终于抬手,一点一点把水关上。现在做什么都晚了,昨晚没有拼死反抗的后果就是这样,她该用现代人的思维好好开导自己,身体贞Cao没那么重要,有一条命留着才是正道。

可为什么她依然觉得难堪又悲伤?

她看着镜中赤Luo的少女纤细的身体,手指一点一点抹过自己滑腻的肌肤,坚硬的锁骨,脆弱的喉咙。

一想到她竟因为Xing命之忧躺在陌生男子的身、下,她就觉得恶心。然而她的怨怒悲伤却连个标的物都没有。该怨白恒远吗?或者陈志?可这是这个社会的规则,她最大的不幸不是穿越,而是没有实力。她不是被他们威胁,而是被未知的危险吓到。

她以为自己会更有骨气,然而她到底没能推开白恒远。他自始至终留给了她反抗的余地。是她!是她!是她!是她自己把自己推入耻辱的深渊!

眼泪一串串流了下来,她以为昨夜已经哭干,可原来眼泪可以这样没有止境。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