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无限主角之父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9:33

无限主角之父 连载中

无限主角之父

来源:落初 作者:坐爱晚枫林 分类:科幻 主角:李萍段天德 人气:

《无限主角之父》为坐爱晚枫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注定要成为主角父亲的男人。秦时他是高深莫测的太上皇,大汉他养一条白蛇长达千年,面对大杂烩的隋唐他只好提前祭出了女帝这个大杀器。红楼他狠狠地收拾了自己那个三观不正的儿子,将自己小意的外甥女收做女儿。西游他摘取了老神的功德分给了两教之主,亲手导演了猴子的命运。宝莲他对抗大舅哥,开启了星际修仙的新时代。封神他摊上个到处惹祸的儿子,让他头疼不已。奥林匹斯他作为众神之父,创造了诸神与人间的新秩序。初代他作为始祖的父亲,挽救千年破碎的家族。哈利波特里他是重获新生的伏地魔,纳尼亚他化身慈父阿斯兰。无尽位面他要如何打破母强父弱的设定,调教穿越来的儿子,迎回强势霸道的孩她妈。群号:51538308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草原上有一半的马,都属于万马堂,而万马奔腾过的地方,都属于草原之主。

原先的铁木真是很认可这句话的,因为那时的万马是为他而奔腾的。

而现在,成为成吉思汗的他,却视万马堂为心腹大患。

万马堂的总管马老二是他的老朋友了,十年前他们就是朋友,当时他的部落并不强大,他是借王罕部落的势抓了那个汉人领袖,王罕与其他部落首领没有看出万马堂的潜力。

只有他独具慧眼看出了其价值,并利用其领袖为外族人的身份,挖到了墙角。

当年的万马堂名声不显,却囤积着大量的财富与牛羊,有着经过特训的来自各地的宝马。

在那些驯马人的拥护下,他获得各大部落牧民的支持,因为草原上的种羊种牛种马,不知在何时都已经归到了万马堂名下。

后来万马堂在山中立城,吸纳人手,他便有些坐不住了,可是正赶上王罕之死,他与王罕亲子桑昆开仗,正需要他们的力量。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收买那些牧马人,可是那些人却是一根筋,他也试过威胁,甚至是直接用武力威胁,却发现万马堂里有一些奇人异士,他派去的将领都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后来也就这么拖着,直到他一统草原之后,想要返回来对付万马堂的时候他发现了一首诗,一首刻在他随身携带的平日里最为宝贵的金刀上的诗。

当时他倒是没有在意刀上写了什么,只是着急加强守卫,因为那人既然可以在他随身的刀上刻字,那么也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他对于万马堂的忌惮更深了,也只有那些人才会这样威胁他,他连夜让人翻译了刀上的诗句。

当时他不知道这算不上是真正的威胁,真正的威胁在第二天,他犒赏三军的时候,众将商议提出让他享有一个称号。

正是“成吉思汗”,在蒙语中成吉思汗是“拥有海洋四方”的意思,这样的敬称,这样的寓意,却是让他的心里一阵发寒。

他看着那些人,那些人中有他手下最有本事的人,也有他最为信任的,更甚那里有他视若自出的大儿子。

他面上一片惨白,心中满是死寂。

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本该尊贵无比,而却让他心中发寒的称号。

“成吉思汗”这不是他的荣耀,而是他的耻辱。

这个称号不是他自己抢来的,而是别人给他的,而且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称号就已经被别人准备好随时准备交到他的头上。

就像是一把剑,一把悬在他头上的达斯魔之剑。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草原的统一,离不开万马堂的影子,他也早准备好了过后与其打过一场的决心。

只是,那一刻他明白了,万马堂没有他,随便选一个部落之主,就可以实现大业。

那么,他呢?没有万马堂的帮助,他可以凭自己的力量一统草原吗?他自认是可以的,只是前提是这个世上没有万马堂。

这场战争没开始打,他就已经输了,那么,他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就因为那首诗?还是那个称号?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成吉思汗,在这首诗里出现的称号,那属于自己。

而这首诗出现在他接受称号之前,可是如果写这首诗的人,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的话。

那么,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提出这个称号的人就是他的人,只为全这首诗的含义,做那风流人物,就让他自己成为了这“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一个莽夫。

“成吉思汗”哈哈。

还好他的金刀驸马和他的几位师傅们也有着那些被中原人们称为武功的东西,可以与万马堂的那些异人一较高下,不过这些练武人可是很傲气的。

原本是不会为他效力的,不过这次好像听说这个万马堂堂主居然是他那个金刀驸马的杀父仇人,叫什么段天德的。

以前还不知道,这次正好乘着金刀驸马报父仇的机会,把那些“背叛”自己的人都带去。

不论这次是赢是输,那些人都要死,死在他们为之效力的万马堂,这里面包括他的大儿子。

呵呵,冷血吗?这就是叛徒该有的下场。

想想这会儿,战斗也该结束了吧?

………………………………………………………………

在一座石城里,最大的石屋中,一个浓眉大眼,身材挺拔,略带几分憨气的少年。

站在那中央大厅的石座前,看着眼前石盒里的东西,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么轻易的就攻下了万马堂总部。

只是可惜的是没有抓到段天德那个杀父仇人。

只是这个盒子装的是……

“「龙象般若掌」共分十三层,第一层功夫十分浅易,纵是下愚之人,只要得到传授,一二年中即能练成。第二层比第一层加深一倍,需时三四年。第三层又比第二层加深一倍,需时七八年。如此成倍递增,越往后越难进展。待到第五层后,欲再练深一层,往往便须三十年以上苦功。金刚宗一门,高僧奇士历代辈出,但这一十三层「龙象般若功」,却从未有一人练到十层以上。这功夫循序渐进,本来绝无不能练成之理,若有人得享数千岁高龄,最终必臻第十三层境界,只人寿有限,金刚宗中的高僧修士欲在天年终了之前练到第七层、第八层,便非得躁进不可,这一来,往往陷入了欲速不达的大危境。北宋年间,吐番曾有一位高僧练到了第九层,继续勇猛精进,待练到第十层时,心魔骤起,无法自制,终于狂舞七日七夜,自绝经脉而死。”

那是一封信,如上。

还有一本书和一个令牌,那书正是“龙象般若功”

那令牌上写三个字“万马令”

“师傅,师傅……”这浓眉少年见到这些东西,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便叫了起来。

“好了,怎么了靖儿,发现段天德了没有?”只见一中年文士踏步走了进来,正是江南七怪之一,妙手书生朱聪。

也是这浓眉少年的二师傅,而这少年正是郭靖。

“咦,这东西,呀呀,正是给靖儿你量身定做的呀,靖儿以后你就练这个吧。”说着这朱聪还转着圈看了一圈郭靖。

“你说你小子,这是得了什么好运了呢?”

“嗯?得了什么好运了?”一个低沉而悠长的嗓音。

正是江南七怪中的老大,飞天蝙蝠柯镇恶。

随后跟着其余的四怪,如今七怪已成六怪,第五怪张阿生已死在黑风双煞的手上,而铜尸陈玄风被当年八岁的的郭靖刺成重伤,铁尸被打瞎了双眼。

可惜却是被几个黑衣给救走了,也算是报了一半的仇吧。

“嗯,这也算是靖儿你的命好。”

柯瞎子一锤定音,靖儿就不在顾忌了。

一行七人走出大石屋,却发现铁木真派给他们的几个心腹居然死了,死的很是莫名其妙。

好像是被射杀的,可是他们攻打万马堂时,并没有发现对方有射箭的呀?

“哲别师傅,这,这些人是……”郭靖很疑惑,马上问起哲别。

而七怪中有人低头闭目,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疑惑地看着哲别。

“靖儿,你别问了。”哲别淡淡道。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郭靖急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在死尸里看到大汗的大儿子。

话不多说,一行人率兵回到部族的营帐。

再说铁木真呆在账中等待,心中很是不安,直到郭靖回来把万马令递给他的时候,他才放心下来,把那偌大的石城赏给了郭靖母子。

之前他把金刀,连同金刀上的汉人诗句赐给郭靖,未尝没有存了试探的心思。

如今,虽然他的儿子和他以前被视为心腹的几人都被他叫哲别给除掉了,心中难免唏嘘。

不过,他想,今天他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只是……

他进入账中,发现账中的油灯忽然熄灭了。

“成吉思汗”那声音很熟悉,是马老二。

“是你,你居然没死?”铁木真在黑暗中,从怀中摸到了匕首。

“呵呵,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的儿子会背叛自己吧?”那声音充满嘲讽。

“你什么意思?”铁木真恍如一惊,难道……

“你有话直说。”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他点亮了灯,嗯?人不见了。

他又回想起那人的话,这些年虽然自己明知道大儿子并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自己却是待他如亲子呀。

难道,真的是离间计。

难怪这么容易就攻下了万马堂,呵呵,可是又能怪谁?

哲别吗?不,如今他已经是自己唯一的心腹了……

………………………………

……………………

泉水清澈,淌有一池,其上有热气蒸腾,洞中闪着彩光,真是一个难得洞天福地。

水下女子酮体水嫩玉润,身形几近完美。

她沐浴过后,走出泉水,玉足踏在石岩上,两行白衣丫鬟持着衣物走了进来。

她的玉体暴露在空气中,虽说都是女子,可是那些小丫鬟们却不敢看她,不止是不方便看到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不敢看她的脸。

就连在为她穿衣服时,看到她身上的地方都是带着崇敬的目光。

雪纺素纱,轻丝柔线,白衣金带勾勒了她美妙的身形,一个特制的凤冠,金色带玉,显出了她的高贵。

不过,她却是想起了她的那一身红衣。

她原本就只是一个苦命的孤儿,这样人前人后的伺候并不适合她,可是她早已学会了习惯。

就像她习惯了她现在这个名字,灵犀圣女,只是她却不喜欢这个听起来神圣可贵的名字。

就像灵犀一指,灵犀洞,灵犀阁一样,这是一个统一而通用的名字。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她的另一个名字,尽管有时她会觉得那名字有些俗气。

焚香沐浴,祈愿祷告,这是她做了很久也已经习惯做的事,江湖中也将圣女的这一行为看的很是神圣。

不过这一次不同,她需要下山一趟,去完成她从一开始被收养就被赋予的使命,做一个人的妻子。

她的真命天子已经南下了,虽然她从来不知道真命天子的含义,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会这么看重这个真命天子,可是她知道,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因为这是师傅的选择。

没有人可以违背。

现在她走出洞中,沿着山路来到山间一处楼阁之中。

只是在这里有一件让她难以相信的事发生了。

关于那个男人,她的师傅。

“师父,你怎么变年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