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月光之下皆旧梦

更新时间:2019-12-12 08:46:51

月光之下皆旧梦 连载中

月光之下皆旧梦

来源:落初 作者:宁阿萌 分类:灵异 主角:乔舒颜宣传画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宁阿萌原创的灵异小说《月光之下皆旧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乔舒颜宣传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悬疑恋爱文,坚毅深情的刑侦大狼狗一身孤勇陷入迷途的小鹿】最近,整支刑警队都发现,某人自从和白月光前女友重逢后,画风就彻底跑偏了。原本是高冷男神,现在成天围着姑娘转,有事没事就去撩一把;原本是钢铁直男,现在给姑娘剥虾夹菜,鞍前马后,不亦乐乎;只有在她面前,这条大狼狗,才会暴露深藏已久的流氓属性。有人问:“她有哪里好,值得你在一个坑里摔两次?”他淡笑:“那不是坑,是我的温柔乡。”……每次出任务前,她都要唠叨一遍:“你得保护好自己知道不?万一那什么——”他接话:“万一殉职了,别人就会来住你房子、睡你老婆、花你抚恤金。知道啦!念了一万遍!”她很认真:“记住了吗?”他点头:“记住了。我一定好好保住这条狗命,以后还要跟你生好多狗崽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询问开始了。邱禾一本正经地问:“姓名?”

无人回应。乔舒颜神情有些恍惚,盯着桌面,眼眸中雾气弥漫,似乎听不到别人说话。

房间内一片死寂。

邱禾不耐烦地一拍桌子,吼道:“问你话呢!”

乔舒颜吓得浑身一震,意识从游离中惊醒。她将目光投向邱禾,怯生生地问了一声:“什么?”

邱禾按捺住心头的燥火,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突然被孟南渡打断了:“你去给她倒杯茶。”

邱禾一愣,不解地望向身旁,却发现孟南渡正怒瞪着自己。那眼神凌厉锋利,让人心里直发毛。

邱禾瞬间就萎了,乖乖地说:“我去倒茶。”

一出门,他抚着胸口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地问林深:“孟队这是怎么了?一整晚脾气超臭!”

林深幸灾乐祸地笑道:“撞枪口上了吧?得了,先别进去了。咱们在这里乖乖看戏。”

询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孟南渡眸色微敛,神情柔和了许多,问:“姓名?”

“乔舒颜。”她的声音很轻,透着似有若无的虚弱。

“年龄?”

“25岁。”

“职业?”

迟疑了几秒,她才说:“……没有。”

“家庭住址?”

“凤凰山路——”话未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孟南渡抬眸望向她,目光深沉。他知道,她刚刚下意识说出了以前的家。可是……

五年了,那栋房子,早已易主。

顿了顿,她说:“我现在住朋友家。”

孟南渡不依不舍地追问:“具体地址?”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在昌桥路雅园小区,具体哪栋楼,我不太记得。”

在电脑中输入后,孟南渡抬眸,隔着青白的灯光凝视着她,徐徐地问:“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在健平诊所?”

“我是、我在那里帮忙,是朋友介绍的工作。”乔舒颜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

“工作?”孟南渡一挑眉,“刚刚不是说没有吗?”

”不是,我不是医护专业的,只是在那里帮帮忙,照顾一下病人,还有、还有打扫卫生、做做饭……”

她支支吾吾地解释,带着乞求的眼神望着他,声音弱了几分:“你不要去怪何医生,他是好心才收留了我……我不想给他惹麻烦。”

多大点事!值得这么乞求吗?

孟南渡心里窝火。她把他当什么人了?

“放心,那些鸡毛蒜皮的破事,我没功夫管。”他冷冷地回了一句。

乔舒颜垂眸不语,双手撑在膝盖上,太过用力,以至于指关节微微发白。

孟南渡靠在椅背上,抬起下巴直视着她,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乔舒颜,我不跟你废话。你只需回答我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进去找周春芳时,你为什么要帮她逃跑?”

乔舒颜抬眸,睫毛微微颤动,却始终没有望向他。半晌,才听到她的回答:

“我给她换药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以为是她男人找上门来了……她求我带她逃走,我就提议我们分头跑,她先从后门出去,我把人引到地下室,帮她多争取一些时间。”

答案跟孟南渡的预想一样。

典型的乔氏小聪明。可是,在真正的危险面前,这点伎俩不堪一击。

孟南渡厉声质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真的是她丈夫来抓人,结果在地下室发现了你。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你?”

出乎他的意料,乔舒颜没有害怕,反而淡然一笑,轻飘飘地说:“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我又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她还是这副死样子——无知、愚蠢、莽撞。对危险毫无预判,自以为是地挑衅。然后呢,等着别人摆平一切。

孟南渡讽笑着摇摇头,声音很轻,却清晰可闻:“五年了,没有一点长进!”

三言两语,蚀骨穿心。

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佯装惊讶地问:“不对啊,这个解释说不通。我记得进去的时候,我喊了一声‘警察!别动!’。怎么,乔小姐没听到吗?”

乔舒颜微微一怔。

的确,她可以继续装下去。但这一刻,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听到了。”她坦白。

她抬起头,逼自己直视着他的眼睛,却无法掩饰声音里的颤抖:“我害怕警察,一听到警察两个字就想逃……孟警官,这个解释说得通吗?”

目光隔空交错,她的眼眸如浓雾笼罩的湖泊,看得孟南渡心脏漏跳一拍,不自然地收回了视线。

“很好。”他垂眸,佯装翻看案件资料,来掩饰自己的神色变化。

乔舒颜依旧望着他,壮着胆子问:“三个问题问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刚刚才是第一个问题。”孟南渡正色,继续说,“第二个问题,这段时间,这个案子的新闻在电视台滚动播出,通缉令全网遍布,全城人都在议论。你明知道周春芳没死,为什么不报案?”

乔舒颜的视线不自然地瞥向一边,冷冷地说:“我不知道。我最近没上网,也没空看电视。”

孟南渡蹙眉,紧紧盯着她,厉声问:“你想帮她隐藏什么?”

“这是第三个问题?”乔舒颜反问。

“是。但我要听实话。”

“好。”乔舒颜一挑眉,嘴角泛起讽刺的笑。

“实话就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周春芳报了三次警,但结果呢?你们警察明明知道那男人是个变态、人渣、潜在的杀人狂,他迟早会把周春芳打死,可你们没有任何行动。

除非真的出了命案,否则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你们根本没工夫管。孟警官,这是你的原话,我信了。

周春芳信不过你们,只能自救,逃得远远的。她想逃离以前的生活,想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想活下去,难道有错吗?”

一番话说完,再无人发声,室内沉寂得可怕。

隔着黑色玻璃,林深和邱禾戴着耳机听得一清二楚。

邱禾:“卧槽,这女人……”

林深心领神会:“够烈吧?可怜我家孟孟,又要栽她手里了。”

邱禾心有余悸地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又?是什么意思?”

林深一笑,没有正面回答,指着玻璃说:“继续看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