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幽魂眼

更新时间:2021-04-03 07:02:15

幽魂眼 已完结

幽魂眼

来源:落初 作者:丽贝卡 分类:灵异 主角:叶晨阳光 人气:

主角叫叶晨阳光的小说是《幽魂眼》,它的作者是丽贝卡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拥有一双幽魂眼的叶晨,在父母过世后和外公生活,在外公的老宅子里遇见一抹妖狐的魂魄。他平凡的生活着,却不想因为是幽魂眼的拥有者让他遇见很多事情。ps:故事从叶晨小时候开始讲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人缩在长木椅的小小角落,披着警察给的一件夹克,上面烟味与汗味交织,虽然不好闻却并不难以忍受,在这个孤单的夏夜里,还是能为叶晨带来少许的温暖的。

那个带叶晨来到警察局的姐姐给他买来了盒饭,又给他倒了一大杯的热水,嘱咐了他要好好吃饭便离开了,叶晨想她为什么不问自己是不是要回家去?他真的很想回家去。

只是叶晨没有说这些话,他也许觉得自己冷静的说想回家去,好像很奇怪,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个时候就该呆在人多的地方,虽然叶晨很累,很想回家去睡觉了。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一分一秒的过着,叶晨翻弄着盒饭却没有一点的食欲,按理说他也该饿了,可是却看见了饭吃不下。

脑海里是那升上天际的一个一个荧光白的名字,叶晨在搜寻着,他想是不是看过了他父母的名字却没有注意呢?仔细的回想着,却没有任何的线索,人太多,而那时候又有太多的灰尘与名字纠结在一起,真是难为他了。

叶晨待的这间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来人是一直照顾他的警察姐姐,这姐姐的深色警服上蒙着一层浅色的灰,应该是从游乐园来了之后一直忙碌着,他走到叶晨跟前,看了眼叶晨身边的盒饭,扯了个敷衍的笑容,“怎么没吃?”

“有我父母的消息了么?”叶晨问道,他直觉觉得警察姐姐有话和他说,或者是想对他隐瞒什么,“有么?”

“刚才医院那边的警察打来电话,说找到了你妈妈。”警察姐姐有些艰难的香了口口水,“孩子,你爸爸不在了。”

叶晨的心少跳了一拍,接着又开始跳动,他本来就冰凉的手脚此时已经完全无法回暖了,眼睛干涩,他发现此刻他无法滴下任何一滴泪水,只是头越来越重,眼前的事物也变得灰暗了。

“孩子,我~我想带去医院,其实你妈妈~还在抢救。”警察姐姐说着眼眶湿润了,他深吸口气,好像要把懦弱与悲伤一并呼出来,“情况不太好。”

叶晨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是妈***最后一面吧!妈妈吃过了死神的冰激凌,怎么会逃过死神的审判呢?叶晨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姐姐,带我去医院吧!”

警察姐姐愣了下,也许是她没想过这个小孩子会这么淡定,或者她本以为会应付一个又哭又闹的小孩,只是没想到这么顺利,也许该说是冷静更贴切。

再次乘上警车,身上还披着那件有味道的夹克,叶晨死死的拽着夹克两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他用这夹克来掩盖了自己颤抖的身躯,来自我救赎着想得到温暖。

黑暗的车内,警察姐姐坐在前面开车,叶晨坐在后座,他把头靠着椅背,脸侧着看着窗外,一盏盏昏黄路灯,路过热闹的街道会有霓虹和喧响的人声,好似大家都不知道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一群人魂归了天国,而路过清冷的街道的时候,叶晨也会看到一两个躲在暗影中的幽魂,像是想要掠夺深夜晚归的人的灵魂一样埋伏着。

叶晨有时会想,为什么会有幽魂存在于人世?既然有幽魂的存在,那是不是说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天国接纳?或者说留下的幽魂都还从某种意义上是存活的,而那些去天国的幽魂已经魂飞魄散了。

警车开过一盏盏路灯,让车内空间忽明忽暗,在光影交错间,好似也揭示了轮回的意义,转眼消逝总会是另一种存在的开始,也许并不是最初的形态,但至少是踏上了另一条路途,在寻找着另一种意义。

警车停在医院门口,今夜的医院也特别的热闹,人声鼎沸着,叶晨下车,手被警察姐姐牵着,他们两个的手都是冰的,在夏夜里还真是很奇怪。

他们一起穿过一个个急急忙忙的护士、医生往导诊台去,叶晨站在导诊台前看着来往的人流,他想之所以这么多人来往,也许是因为今天中午的大事故,他看到医院的角落站着一些幽魂,也有些幽魂坐在椅子上,而他们的身上也坐着人,好似除了叶晨自己之外,其他的人看不到这样的奇观。

叶晨脑子越来越涨,也许是这里的混乱或者是即将面对的亲人离去,他深吸口气,却看到从医院大门正缓缓走来的死神。

死神对着叶晨微笑,那穿着红色大裙子的身材臃肿,叶晨想也许这才是死神的固定装束,并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种身披黑色斗篷手持镰刀的恐怖模样。

叶晨的耳边传来警察姐姐和护士的交谈,原来他的妈妈已经从急救室出来了,现在在加护病房,叶晨看向死神,他想死神是不是来医院收最后的一批的灵魂呢?而他的妈妈就在这最后一批里。

死神缓缓的向他走来,抬起手指指向叶晨头顶上空,叶晨随着手指抬头看,在他的头顶上方飘着他爸爸的名字,荧光白的光泽,叶晨看着,嘴角勾勒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孩子,咱们这边走。”警察姐姐叫着叶晨,叶晨微微点了下头对着死神,死神着实一愣,她完全没想到叶晨在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之后还能以这种姿态来面对她,这让死神对于叶晨的好奇又加了一分,她不自觉的跟上叶晨的脚步,一起往加护病房走去。

加护病房是禁止人进入的,警察姐姐先是找了护士问能不能见见,护士说不行,只能在玻璃窗前看看,叶晨就翘着脚尖去瞧玻璃。

身子忽然一轻,警车姐姐抱起叶晨,“这样看的清楚。”

“谢谢。”叶晨轻声的道谢,他看向病床上的妈妈,脸上也都是擦伤,不仔细看或者不是亲人是完全看不出这人原先长什么样子的,叶晨的手轻轻的按在玻璃窗上,这应该就是最后一面了吧。

‘还有三秒钟。’身边传来死神的声音,叶晨从玻璃的反光上看到了死神的轮廓,在这么一眼的小空挡,就结束了三秒钟,叶晨看到他妈妈荧光白光泽的名字从身体里飘出来,悬浮在半空中慢慢的往外飘荡。

“姐姐,放我下来了吧!”

“不看了?”

叶晨摇摇头,“不看了。”其实是看了也没有意义了。他被放在了地上,昂着头看头顶上一直跟着他的父亲的名字,他看到了妈***名字向爸爸的名字飘过去,那是属于他父母的荧光白色的名字,他们的名字就像是曾经系在叶晨手上的氢气球一样,相互缠绕、依偎着缓慢的向上升起,一点一点的不见了。

叶晨双手合十,心中祈祷着,爸爸、妈妈,一路平安。

加护病房的警报响起,是病人停止了呼吸,警察姐姐吓了一跳,他看到好几个护士和医生涌向叶晨妈***床前,一种急迫感萦绕在她的身边,警察姐姐低头看向叶晨,只见叶晨只是静静的看着加护病房的玻璃,以他这个位置,其实是看不到全景的。

‘你妈妈爸爸都死了,你为什么不哭?’死神问着,叶晨只是扯了下嘴角不语,‘你可以在心里和我说话,我可以听到。’

‘你希望我说什么?我说了你就会把父母还给我吗?’

‘不会。’

‘既然这样我又有什么好和你说的?’叶晨问,与其说他是在看着玻璃窗内的抢救,还不如说他是在看着反射在玻璃上的死神的影子。

‘你为什么不哭?’死神又问出了他最好奇的事情,为什么叶晨没有像是其他人类失去亲人一样?为什么他冷静的看着父母的灵魂飞升?难道只是因为他看得到这些,所以比较容易释怀?对于这个解释,死神不相信。

叶晨轻轻的笑了,介乎于嘲笑与冷笑之间,‘谁知道呢!’

又是这句话,像是给了死神一个答案,又像是在反问他,死神静静的看着叶晨,‘其实我真想现在就拿去你的灵魂,不过,我还是想看看以后的你会是个什么摸样?’

‘谁知道呢?’叶晨重复着这话,眼睛透过死神映在玻璃上的轮廓看向病房内每个忙碌的身影,他忽然很想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不是说抢救已死之人的意义,而是抢救的意义何在?

‘我真是讨厌你说这句话!’死神撂下这句话就消失了,叶晨想应该是收走了应该收走的灵魂了吧!包括他父母的。

这时候,加护病房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了,看得出一脸的疲惫,今天一整天处于抢救病人的高度警惕中,现在又失去了一个好容易抢救回来的病人,虽然医生们已经完全对于死亡麻木了,但是身体的疲劳还是让他们看起来略微有着人的悲伤。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如是说着,警察姐姐看向叶晨,叶晨只是越过所有的人走进了加护病房。

病床上的妈妈已经摘去了呼吸器、喉管等一系列的仪器,她在白色的病床上显得那样悲惨无助,叶晨的手轻轻的触摸了下妈***嘴唇,那是唯一一处没有伤也没有药水的地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