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精古奇谭

更新时间:2021-10-16 22:06:37

精古奇谭 已完结

精古奇谭

来源:落初 作者:湖苏公子 分类:灵异 主角:罗彪朱三 人气:

《精古奇谭》作者:湖苏公子,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罗彪朱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名身世成谜的小铁匠,却有着不凡的人生。入鬼墓,破龙脉,入地狱,闯天关。靠得不是别的,却是背后一把祖传的“铲子”和无人能解的“紫清烟语”。解开一个个奥含千古的神秘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古楚尸王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反正这两天没什么生意,跟着罗彪父子去落蟒蛇沟看看那尸王墓也不错,最晚明天这时候也能回来了。我拿起那块兽皮,从墙上拿下我祖传的宝贝铲子,背在背后,走出门。

罗彪父子三人在大槐树下乘凉,我锁了门走到树下将兽皮递给罗彪说:“这上边写着字我不认得,你们还是问问村里的教书先生吧,不过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去看看。我这人不贪心,你们愿意分我点,我就拿点,不愿意分我也不要,反正我没事跟着看看就好了。”

罗虎见我看不懂这上边的字,吼道:“你个鸟货,看不懂还让我们三在树下等那么久,你个球爷爷的。”我一听就知道这人脾气暴躁不讲理,跟这种人多废口舌无意,转而向罗彪说:“罗大哥,您觉得呢?”

罗彪将兽皮收好,说:“小兄弟愿意帮忙是再好不过的,我和我的儿子也是第一次去干这事,如果能得您老弟相助那等于如虎添翼了。”他这话自然是恭维我了,其实我哪里干过盗墓的事情呀,虽然我家祖上传下来一个宝贝铲子,可不等于我就真是做这行的。

说到我背上这祖传的宝贝铲子还真是不同凡响,就拿这铲子面看,如月面一般洁白,刃口锋利,不输刀剑,削铁如泥;这铲子柄乌黑锃亮,似木非木,似铁非铁,握在手里无论手感,重量都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据有位会相面的瞎子告诉我,这铲子柄是昆仑玄铁木的木心所做,这铲子面是天山寒冰湖里的陨石所锻造,两样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铁和神木,得其一都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两样具有那真是让皇帝都羡慕不已的事情。我说你就吹吧,你怎么不说我是玉皇大帝下凡,你是太白金星转世。那瞎子笑而不语。

不过话说回来,我曾在月圆夜看到我那铲子上出现神秘的花纹,千丝万缕的,像是山川河流的走势图,可能是那一晚我喝多了,也不确定是否是真的。后来我就把这家传宝物包起来挂在墙上,除了出门带上,其他时候也没打开过。

我和罗家父子商量定立刻启程去落蟒沟,出城后,先过小仙岭,再到九链桥,转过几道山路,穿过一大片林子,看到两块山岩成对望的形势就到了。

这地方叫落蟒沟,自然和蟒蛇有关系。传说很久以前金陵闹过大水,就见天空中积着厚厚的乌云,像是天都塌下来了。然后在电闪雷鸣中,就有一条巨大的蟒蛇在云中穿梭翻腾,时隐时现。老百姓于是去城隍庙告状,这事让天帝知道了,于是派下天兵天将收服这条蟒蛇。这蟒蛇死后落到地上,身体变成一排的山岩,身上的鳞片变成树木。因此这落蟒沟子长的树的叶子都像蟒蛇鳞一样,又叫蟒鳞树。

当然这都是古人的编的故事,我猜一定是有人先来到这里看到这片山势蜿蜒扭转连成一片,像条巨蟒卧在大地上,恰好这里的树木的叶子一片片似蟒蛇鳞般,日久天长,以讹传讹,最终有了这落蟒沟子的传说。

这落蟒沟里最多的就是野兔,野鹿,獐子,地鼠,狐狸,野猪之类的动物,唯独就是没有蟒,连条小蛇都没有。据说曾经有过狼,但既然有罗家父子三人在身边我也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看着样子,就算有老虎也未必能吃了我。

我们四人到了这山里已经是太阳西下时候,林子里静得很,只有鸟叫。有时树后会忽然蹦出野兔,野老鼠之类的小兽。它们伸着脖子警惕地望着我们四人,鼻子一动一动的。我心想你们这次真是命好,要是平时,罗家父子三人一人一箭你们就成晚餐了。

这林子里没什么人来,自然也就没有路。我跟在身后,穿过一片树林,就看到眼前两座山石挡在眼前。说是山石却气势很不同,左边一块像是一只蟒蛇头仰着朝天,石头尖尖还分成两叉,像是吐出的蛇信;右边的山石状似蛇尾,岩石间裂开缝隙如鱼鳞般细密。这首尾相望的姿势想必就是落蟒沟的入口了。

此时天上已经有星星闪亮,远处一抹云彩成火红色,天青如绸缎。罗家父子点起火把,递了一根跟我,我们四人举着火把朝落蟒沟里走去。

这入口的地方走进了看就是两块黑岩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也就够两人并肩走过,我们四人一条线鱼贯而入。进到里面眼前是蜿蜒相连的一片山岩,应该就是落蟒沟的‘蟒身’部分。这落蟒沟里面分成三段,又称为一身三现,说的是山岩随地势变化一部分在地上,一部分又钻入地下,这般变化三次。我跟着罗家父子沿着山岩往里走,趟过齐腰长的荒草,走到第二段‘蟒身’没入地下的部分,这里有个豁口。我们转而向里,朝着山里走去。

这地方只怕人迹少至,说真的我心里有些发麻。万一这三人要对我有了歹意,我可真未必能逃得了,但又一琢磨我和他们无怨无仇的何必把我拐到这地方下手。起初的好奇和兴奋随着环境的变化转变为不安和恐惧。黑山和黑林确实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压迫感,仿佛置身牢笼之中。

我们走了有一百来步。到了一块数丈高的山崖钱。罗彪停下脚步拿着火把照了照那山崖面说:“到了,就是这。”

我一听到了,心里纳闷,不是要挖坑吗?怎么都是石头山呀,改成开山了不成。

罗彪照着一块岩石面说:“朱三,你看看,我那字就是从这拓下来的。”

我一听连忙举着火把过去,一瞧,果然在眼前这块岩石表面十分平整。上边刻着蝌蚪样的文字。我摸了摸表面,上边有黑色的泥土,想必是罗彪当时拓字的时候沾上去的。我顺着岩面摸到旁边,见这岩石和旁边的山岩之间有道缝隙。我拿着火把顺着缝隙往上照,在一人多高的地方见到一个转角,我又沿着转角缝隙朝左边走,走了有五步又照到一个转角。我心里明白了,原来这是一块大方石,那字就是刻在这石头的表面上。我听人说过,古代的一些墓地是修在山里,他们直接把山掏空,然后在里边凿出墓室,最后拿大石块塞住墓道,让后人无法进入。这一块方石都有上千斤重,看着山体的大小,只怕里面塞了不下十块这样的大方石。就是有一百个我们这样的也未必能全部打得开。

我摇摇头说:“进不去,这地方肯定是进不去的,塞住了。”

罗虎哼了一声,说:“当然知道进不去,要是进得去还找你打什么家伙事。”

难道还有入口不成?我好奇的望着罗家父子。

罗彪举着火把朝右边走去,我们后边跟上,沿着山岩绕道右侧,这里是一段斜着山体,上边高矮不一的树丛。罗彪找了下方位,弯着腰朝上爬去。罗虎和罗豹跟在后头,他两人登上时,身轻脚健,几下就跟上了。我是第一次爬那么陡的山,脚下又没有路,走的可就吃力多了。走了没一会就跟前边落下好长一段距离,我心里有些生闷气,觉得自己干什么不好非要跟着他们跑到这荒山里,挨这蚊虫叮咬,路都没有一条。我爬了一段累得喘气,干脆靠在一棵树上休息,看上边三个火把往山腰上走。过一会,一根火把停了,转而向我走来,到我跟前,我看原来是罗豹。他伸出一只手说:“拉着,走。”我一路见他都不和任何人说话,但这时候伸出援手倒有些情义,跟那罗虎不同。我拉着罗豹的手站起来,点点头,说:“我跟你后边。”他点点头,转身带着我朝斜上方山腰走去。

等我两到了山腰那,罗彪和罗虎父子已经等了好一会了,罗虎说:“两个人走那么慢,再等就天亮了。”我心想放你的屁,这离着天亮起码还有五个时辰呢。

罗彪指着旁边一棵大树说:“小兄弟,你看这就是我们做标记的地方,那金子就是从这挖出来的。”

我走进了看那棵树两人合抱那么粗,上边给砍掉一片树皮,显然是故意做的标记。而在树下有一个我脑袋那么大的窟窿。我问:“那金子是从这洞里挖出来的?”

罗虎说:“我们进山打猎,见到一只红毛狐狸,跟着追到这里,那狐狸忽然钻到这洞里去了,我们跟着用烟熏半天也没有见他出来,就伸手去掏,却从土里抓出金子来。所以就想着这洞里是不是还有金子,或者埋着大墓之类的。”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如果那狐狸是把金子从别的地方叼过来的呢?那不等于白跑了一趟了。这话我没说出口,我知道凭着罗彪父子的脾气肯定不爱听,搞不好最后挖不出来还要拿我出气。你们说有就有吧,反正我也有话在前头,挖不出,挖得出我都不在意,到了天亮我就走。

我们四人分了工具,由罗彪和罗虎先用锄头把洞口四周的土都锄开,翻出来的土直接抛到一边。往常我听人说挖墓的时候还要考虑怎么处理挖出来的土,这荒山里可没人在乎这个,倒是省去一件烦心事。

狐狸洞给挖开到够一人进出后,就要开始往深了挖。这时候换我和罗豹上,我们拿着一跟马蹄形的长筒铲子铲土。这铲子和我背上的不同,圆通细长,前端有个收口,一铲子下去能带上一圈土,特别方便好用。这是我自己平时琢磨各种工具的优点,加上观察马奔跑时候,脚下马蹄带出土时的形状创造出的一种挖土神器。我们两个干了半个时辰,挖出一个三米深的坑。这山崖侧面都是软土,不似前边是山石,否则那非要用Zha药才能打开了。我们挖完换成罗彪和罗虎再挖,他们把挖出的土翻到外头,换成短工具在里面刨土,我们这样轮番干了两个时辰挖出一个十多米的深坑。从洞外已经无法一窥里面的样子,我和罗豹在洞外负责将土铲出,随意倾倒在山坡上。

里面忽然传来罗虎兴奋地喊声:“通了,通了,拿绳子来,快拿绳子来。”

我们一听挖通了,浑身又来了干劲。罗豹将麻绳在洞旁的树上饶了九圈,栓牢了,把绳子给我,我抱着钻到洞里。

罗虎和罗彪蹲还在加大洞口,我看里面黑漆漆的,像是空间很大的样子,不似一个简单的墓室那么简单。这时候我也心跳不止,原本没想过真能挖出东西,这下发现了山里墓Xue如何不激动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