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阋门

更新时间:2020-01-14 02:29:10

阋门 连载中

阋门

来源:落初 作者:邻国 分类:灵异 主角:小章越来越近 人气:

火爆新书《阋门》是邻国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章越来越近,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倪是个专门给逝者写生平事迹的人。有一天,他救了一个从飞机失事事故中逃生的人,得到了一个筷子宝盒,引发了一段奇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倪叴觉得自己的身体静止下来了。

倪叴睁开眼睛一看,觉得眼前明亮,与自己以往见过的场景完全不一样。而且,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您醒了。”倪叴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原来是个十来岁的少女,一身白色的衣服,有股仙气显露出来。

“这不是仙境吧?”倪叴脱口就问。

“是的。尊驾。我是风信子。您在这里稍等,我去通报主人。”少女说完,身影一闪,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一个白胡子老头进来了。

这个老头子,与他在飞机失事的河流附近,看到的白胡子老爷爷的装束有点类似,只是身材更加高大,而且气色更好。

倪叴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他连忙下床,向老头子作揖行礼。

白胡子老头微笑着说:“您好,小伙子,您叫什么名字啊?”

声音浑厚,中气十足。

“我叫倪叴。老爷爷,您好,您怎么称呼呢?”倪叴答。

“我是尚智真人。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白胡子老头问。

倪叴想起来银筷子盒子,连忙在自己身上摸,找来找去找不着。

“您是不是找这个盒子啊?”少女手里手里举着一个盒子,呈给倪叴。

倪叴将盒子接过来,要交给尚智真人。

尚智真人看了一眼,没有接,示意倪叴收回去,“哦,您是尚工师弟介绍过来的。您有什么见教呢?”

倪叴这才知道,自己救的白胡子老头,原来是眼前这位仙人的师弟。

于是,倪叴将自己救尚工真人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尚智真人讲述一遍。

“哦,原来小倪兄弟是无意中进入我们仙境的,看来我们很有缘啊。”尚智真人告诉倪叴,“这个银盒子,是尚工师弟的随身法宝,叫做时空宝盒,有了他,就可以从凡间到达仙界,也可以到达冥界、魔界。既然您到了我们仙界,也救了我师弟。礼尚往来,那我也要给您一些好处才行。”

倪叴父母原先在农村,后来到了城里打工。但是工资收入不高,在房价低的时候,没有咬咬牙买房子,等到意识到要买房子时,房价已经高不可攀。

现在只能住在出租屋里。他家里没什么钱。但是倪叴并不贪图别人的好处。

“我不想要你们的好处,我救尚工真人,完全是出于自愿,不求回报的。”倪叴想推却。

“小伙子,不必推却了。这是我们仙界的规定。凡是帮了我们仙界的人,我们都会给他好处,作为回报的。您要金银珠宝呢,还是要学一些仙术?”尚智真人问。

坦率地讲,倪叴很渴望有很多钱。如果仙人送他贵重的珠宝,说不定还能换钱,在人间买一套房子,让父母住得好一些。

但是,倪叴也知道,如果自己学会了仙术,要什么财富没有呢?

于是,倪叴说:“如果真人肯教我一些仙术,我将三生有幸,感激不尽。”

尚智真人点点头,再问倪叴:“如果你学会了仙术,就要遵守仙界的纪律。”

倪叴一愣,“请问仙界有些什么纪律呢?”

尚智真人:“第一,不能破坏仙界;第二,不得倚仗仙术欺侮人间;第三,不能做坏事。”

倪叴以为是什么清规戒律,于是立即答应。

于是,尚智真人带倪叴去学仙术。

倪叴跟着尚智真人带了一个火炉旁。火炉里烧着熊熊大火。

倪叴有些不解:学仙术要先做火头?嗯,学仙术也要从基层做起。

尚智真人:“倪叴,进炉里吧。”

倪叴大吃一惊:“师傅,我不是孙悟空哦,那火会烧死我的。”

“没事的,那火不是人间的火,温度只有二十来度。嗯,你先用手先试试。”尚智真人捋捋雪白的长须,笑着说。

尚智真人将练仙炉打开,倪叴伸手去试试,果然没事。

于是,倪叴换上师傅提供的衣服,钻进炼仙炉。

炉里的温度大约二十六七度,也没有烟雾,在里面很舒服。

倪叴在里面“烧”了半小时,然后炉盖打开了。

倪叴走出炼仙炉,感到浑身上下顺畅。

他连忙去镜子旁照镜子,发现自己眉目都好好的,只是脸色变得有些红润,一改以前苍白的脸色。

“恭喜您,倪师兄,您过了第一关。”少女风信子说。

倪叴问:“这一关是做什么的?”

风信子:“这一关是测试初心。只有诚实、正直、善良的人,才能经过这一关。”

“下一关是做什么呢?”倪叴问。

这时,尚智真人过来了。他脸露笑容,对倪叴说:“小倪,我们到下一关了。来,先将这两颗丹药吃了。”

尚智真人从怀里拿出个精美的盒子,打开盒子,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倪叴接过尚智真人递给的丹药,吞了下去。

这两颗丹药入肚后,倪叴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舒服。

“倪叴,下面这一关,是很难的,你只有坚持住,才能开始学仙术。能不能学仙术,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尚智真人说。

倪叴跟着尚智真人到了一条河流旁。

河水清澈,仙气飘飘。

“这条河叫天仙河。你要在这里接受最严峻的挑战。”尚智真人严肃地说。

风信子又拿了一套衣服给倪叴,请他换上。

尚智真人说:“倪叴,你在这条河里好好修炼吧。在这条河里,能待多长时间,就尽量待多长时间。不能坐到岸边,只能在水中。在修炼的这段时间,不能起来,吃喝都在这条天仙河里。”

尚智真人讲完,就走了。倪叴看得出来,尚智真人,并不抱太高的希望。

倪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修炼,自己心里也没底。

他脱了鞋,就下了河。

这时,风信子又过来了,她说:“倪师兄,不管您遇到什么情况,千万不要起来,只要一起来碰到岸边,就会前功尽弃。”

倪叴很感激风信子的提醒。

河水的温度刚刚好,倪叴在上面,觉得很舒服。

过了半小时,河水的温度就发生了变化。渐渐地,它在变冷。

倪叴一年四季都游泳,就算再零度,也坚持不懈。

现在天仙河的水在变冷,他虽然感知到,但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倪叴感到越来越冷,浑身开始颤抖。

他想爬起来,休息一下再下来。

但是这样一来,就会前功尽弃。

倪叴只好动起来,游去别的河段,看看会不会暖些?

倪叴游啊游,身体暖了一点点。这不是水温升高了,而是身体运动带来热量的释放。

长时间地游,也不是办法,会消耗大量能量。

所以,倪叴游着游着,就交替着浮在水面上休息。

水温降到零度以下,但是没有结冰。

倪叴也没有兴趣研究为什么天仙河水温度这么低,都没有结冰;他正努力抵御寒冷。

人毕竟是肉体的,倪叴的承受能力虽然已经远超一般人,但还是有局限的。

他感到又冷又饿,越来越难支撑。

“倪师兄,倪师兄……”倪叴耳边响起温柔的叫声,倪叴睁眼一看,是风信子。

风信子来给倪叴送吃的了。倪叴差点在冰冷的河水中睡着了。

风信子的叫声使他恢复常态。

“快点喝了这暖汤和食物。”风信子将装汤的瓶子递给倪叴。

倪叴游过来,伸手接住,然后大口大口地喝汤。汤水入肚,倪叴顿觉暖意从丹田升起。

喝完一瓶子汤后,倪叴觉得身体暖了很多。

“这汤很好喝,谢谢你的靓汤,风信子师妹。”倪叴边踩水,边向风信子说。

“这里还有饭菜。都装在一个兜里了。”风信子又递给了倪叴。

倪叴接了过来,左手捧兜,右手持羹匙,吃起来特别美味。

这只是普通的饭菜,但是倪叴觉得比世间的美味都好吃。

倪叴连一粒米饭都舔得精光。

看着倪叴吃完饭,风信子再叮嘱:“饿了就通知我,高声叫我就好了。累了,就在水中休息,千万不能上岸,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倪叴点点头,“谢谢风信子师妹。”

吃了饭之后,倪叴身体暖了很多。

他又继续修炼。

这时,原本已经冰冷的天仙河,开始结冰。水全部凝成了冰,将倪叴彻底冻住了,动弹不得,只剩下嘴巴和鼻子能够呼吸。而且,呼出来的空气,很快又结冰。

倪叴叫人,没人应。

他有些绝望了。刚才吃完攒起来的热量,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倪叴感觉自己每一个毛孔、每一滴血液都变成了冰粒。

这样下去,估计自己的能量会全部消失,自己会变成一具冰尸。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倪叴心理很焦急。

“算了,冻死就算了。”倪叴实在找不到自救的办法,就坦然面对这一切。

“如果临死之前,水能解冻,就好了。我想在河里再游一次泳。”想到这里,倪叴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奇迹出现了。他好像听到了冰块破裂的声音。

然后,水温也在渐渐升高,他的体温也在回升。

水温又继续升高。倪叴很高兴,终于从极寒中活了过来。但是,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想错了。水温升高到很难忍受的地步。

这水温,比韩国洗澡的热汤,都热,差不多九十多度。

这么高的温度,淋一下还可以忍受。长时间泡在里面,的确不好受。

倪叴就在这样的状态中修炼。

倪叴不知道这滚烫的状态要持续多久。不管多久,都要咬牙坚持。

冷,让能量消耗得很快;热,能量也消耗得很快。

但是,夜幕已经降临,倪叴不想去找风信子,免得影响他休息。

到了第二天一早,风信子又拿水和饭食过来。

与上次极冷状态时见到奄奄一息的情况不一样,这次极热的考验,倪叴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他似乎已经渐渐适应这种修炼状态了。

倪叴吃完饭后,又舒服了很多。

风信子说:“倪师兄您还要修炼下去吗?”

倪叴:“你为什么这么问呢?你不是让我坚持到底吗?”

风信子:“您现在已经坚持了很长时间了,超过了大部分人。”

倪叴听起来很高兴:“是吗,那真的太好了。”他感到自己的坚持,太值得了。这极寒极热的修炼,其实是很痛苦的,每一分钟都觉得很漫长。

他以前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都缺乏一种坚持。

在这天仙河里,他没有太多事情可做,往事不由自主地想起。想得越多,就越感到惭愧。

所以,他非常珍视来到仙界的这次偶然机会,绝不能白白浪费了。

倪叴继续修炼。

进入第三天,是电能的考验。

风信子拿着一个旗杆类似的东西过来。她不像前几天那样笑容满面,而是布满愁容。

“师傅责备你了吗?”倪叴关切地问。

风信子:“没有啊。”

倪叴:“那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风信子:“我是在担心您啊,倪师兄。”

“担心我?”倪叴有点奇怪:“我好好的,不用担心我的。”

“等下我要给天仙河接雷电了,我怕您受不了。”风信子说。

倪叴听说是接雷电,吓得从河水里跳了出来。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风信子:“我怎么会开玩笑呢?”

倪叴不说话了,怪不得风信子一大早就愁眉苦脸的。

看着倪叴沉默的样子,风信子安慰说:“可能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这些雷电,不高的,跟平时打雷的完全不一样。”

倪叴这才放松一点,他对风信子说:“那好,我尽力接受挑战,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实在不行了,我也不会硬撑的。”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风信子说,“那我准备接电了。”

“好的。”倪叴算是应了。

风信子将接收杆放入河中,固定了,然后启动接收器。

一股微弱的电流,正导入天仙河。

倪叴觉得有点麻麻的,浑身很舒服。

“师傅这几天忙些什么啊?怎么不来看我呢?”倪叴问。

“师傅外出了。他临出门告诉我:天仙河的修炼,考验的是身体素质。能考验到哪天,谁也帮不了,靠的是自己。他说他不来看了,你什么时候上岸,告诉他一声就行了。”风信子答。

“哦,原来如此。”倪叴说,“师妹,你不用整天守在这里的,你有什么事就忙你的吧。”

风信子听他这么一说,就起身告辞:“不瞒您说,我确实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我先出去了。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按您手腕上的手环,我就知道了。”其实,风信子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她并不愿意看到倪叴被电击的痛苦情形。她想找借口走开,但不好意思主动开口。既然倪叴提到了,她就顺势接话出去了。

风信子走后,天仙河的电流越来越强。

倪叴感到浑身上下,都越来越麻痹。渐渐地,五脏六腑似乎要裂开似的。

有了头两天的修炼,倪叴的身体素质已经突飞猛进。现在他的身体,就算是地球上最强壮的动物,都不能与他相提并论。不要说狮子、老虎、大象,就算是鲸,倪叴也能轻易制服。

他能接受电击训练,已经是非常罕有的了。

在一千多年以前,地球上也有一个人,很幸运地进入了天界修炼,不过,他到了第三天,就是电击修炼,只坚持了小半天,就支持不住了。

倪叴现在正经历同样的考验。

倪叴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过了一阵子,全身的汗毛也竖起来了。

倪叴觉得全身酸痛,每一个器官,都被电流包围、浸泡。已经没有一个器官属于他自己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每个细胞,都不属于自己了。

这是对他肉体空前的挑战。他面部肌肉似乎痉挛,露出狰狞的面目。

幸好这时没有镜子,如果不是,他肯定被自己丑陋的面容所吓坏。

确切地说,面容已经不是他本来的面目。而是巨大的痛苦,让他面部的细胞在努力抵抗。每个细胞都用尽全力,就不像以前那样站好队列,出现东倒西歪的情形,就不奇怪了。

倪叴的状态,尚智真人暗暗看在眼里。

虽然他没在现场,但是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也很喜欢这个徒弟。

当然,他不能在倪叴面前显露这种情绪,那会影响倪叴的修炼,甚至会让倪叴产生依赖。

他要看到倪叴真正的潜力究竟到哪里。那要倪叴在本能的状态下激发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每支持一秒,倪叴就前进一点点。

电击的电,来自仙界的雷电,但只是中等强度的。那些过低和过高的雷电,都给过滤了。

倪叴也曾想过放弃,但是他咬牙坚持。

因为在电击修炼的时候,往事一幕幕在脑海浮现。

如果当初自己高考考得不好,也像别人一样复读,说不定能够考个更好的大学。但是可惜,当时他没有这样做。

虽然他知道,有个人为了读北大,复读了很多年,等到他真的考上了,已经三十五岁了。

“这人真难理解。人生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差不多十年时间,居然拿去复读了。难道人的一辈子就为了读书?而且读来读去的都是重复的内容。真让人难以理解!”当时,倪叴是这样想。

现在往事想起来,倪叴依然是同样的想法。

当然,倪叴也有点后悔,如果只是复读一年呢?说不定会考个更好的大学,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囧了。

这辈子就这么过了?真的很不甘心。虽然自己不甘心,但是自己能力又不像想象那么强。

唉,整天叹气。

现在给弄到了仙界,总得做出点成绩,才好回到凡间。总不能白白走这一遭吧?

所以,倪叴要咬牙停住。

风信子又像往日一样,按时送餐过来。

风信子看到倪叴强忍的状态,心里有点难受。

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既然命运已经这样安排,那只能咬牙挺住。

倪叴吃过饭,状态好了一些。

他问风信子:“电流测试修炼,还有多长时间就能结束呢?”

风信子:“还有六个小时左右。您现在还能坚持住吗?”

倪叴笑了笑,“嗯,还好了。只剩下六小时了,我可以坚持住。风信子,你在饭菜里放什么东西?”

风信子:“没有添任何东西啊。都是标准的套餐。”

“那为什么每次吃完饭后,我觉得身体都能量倍增呢?”倪叴问。

风信子:“哦,您问的是这个啊。我们的饭菜,都是仙界特有的。饭菜的配方是根据修炼进程而不停改变的,都是经过师傅审核的。”

倪叴:“哦。”

正在说话间,倪叴感到天仙河的电能似乎一下子增加了很多,他连忙从水中跳起来。由于担心水中的电流,倪叴拼命地提气往上冲。

“咦,”风信子见状,有些意外,随后就高兴地说:“恭喜倪师兄,您学会了飞行术。”

倪叴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脚离水,已经有几分钟了。然后又沿着河流,在上面飞来飞去,基本能随心而飞。

“嘿,师兄,不能飞得太久。超过一小时就要重新计算,而且可能要加重负荷。”风信子提醒。

“好的。我就下来。”倪叴说完,就回到水中,“刚才电流怎么突然增加了?”

风信子:“我也不知道,我去问问师傅。”

过了半小时左右,风信子回来了,她向倪叴说:“是玉皇大帝生气了,下令处罚一个罪大恶极的坏蛋。雷公电母放电时,部分电流被收集到天仙河。”

停了一下,风信子又盯着倪叴上下打量了几分钟。

倪叴发现风信子在盯着他,以为自己有什么异样,就用手摸了自己全身上下,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

倪叴有点不好意思这么一个妙龄少女在盯着自己:“师妹,我哪里出问题了?你看到什么异样的情况了?”

风信子:“没有看到特别的情况。师傅让我问您,刚才的电流有没有灼伤您?”

倪叴:“没有啊,刚才我很快就飞到水面之上了,只是开始有点麻痹,现在已经好了。”

风信子:“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师傅说下次如果电流突然增大,您记得要跳出水面,不要硬撑。师傅说,天庭很大,他能预知的事情有限。在修炼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异常情况,您要灵活处理,现在您会飞行术了,更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请转告师傅,我现在很好,感谢他的关心。”倪叴说。

由于学会了飞行术,倪叴修炼就灵活多了。有时候,他实在很闷,就飞出水面,一直往天空上飞。

飞啊飞,飞啊飞。倪叴越飞越快,只听见耳边风声呼呼作响。

不管倪叴怎么用力,都没有摸到天顶。

在飞行的过程中,倪叴觉得自己身上的能量越聚越多,飞行速度越来越快。

倪叴反而有点心虚了:“这样下去,我就会超时了。”

倪叴立即掉头,往下飞。

倪叴担心超时,所以往下飞的速度,比往上飞的要快,以为他加了劲。

由于他刚学会飞行术,只是初懂这门技术,还不能熟练地运用。

导致他没法准确判断距离。由于急于想返回到水面,他用力过猛,眼看就要到了水面,他没有及时刹住速度,于是,他整个人就“嘭”地直冲下天河,然后继续往河底冲。

由于他在天上飞的时间不短,距离也很长,上得越高,下来的重力就越大,导致他在天仙河里直插下去,居然刹不住脚。

这天仙河也很奇怪,倪叴往下冲,似乎水体没有太多的阻力。也可能是倪叴往下冲的力道过于强劲,几乎可以忽略水体的阻力。

倪叴已经在水底下直冲了十几分钟,还没有停止下来。到了下面,阻力逐渐增大,倪叴也发现了前面的颜色已经变暗,似乎到了河底,他连忙伸出双手,然后拼命改变方向,在水底转圈。终于,倪叴到了天仙河的底部,而他也安全着陆。

倪叴正要双脚着底,突然,他想起了师傅的嘱咐:“在天仙河里,双脚必须离地,人在水中或者水面之上,着地就算是修炼测试停止。”

想到这里,他立即往上冲。但是,既然到了水底,总要先看看有些什么东西,才好上去吧?

于是,他又在水底打转,注意保持与水底陆地的距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