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奇谭少女:诡域惊情

更新时间:2020-01-17 07:04:09

奇谭少女:诡域惊情 已完结

奇谭少女:诡域惊情

来源:落初 作者:雪小妖 分类:灵异 主角:白姝仇小楠 人气:

火爆新书《奇谭少女:诡域惊情》是雪小妖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姝仇小楠,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姝第一眼见到仇小楠,就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她将女孩带回家,却没想到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件。夜半时分的窃窃私语声、匍伏在床下的一只黑手、自动摇曳的婴儿床、神秘莫测的孤儿院、一只凄厉嗜血的黑猫,还有一桩桩不可抑制的离奇死亡事件,一切都陷入了幢幢的鬼影之中,阴气浓重,扑朔迷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姝惊讶地看着程少庭,这才注意到程少庭进门前手里还拎着一个旅行包。她倒吸一口气,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霸道?再看看仇小楠,她已经转过身来,在昏暗处对着白姝直摆手,示意赶程少庭走。

“你凭什么……”白姝喊着,程少庭却拎着包死皮赖脸地直往白姝房间里钻。白姝追上去,程少庭一边将衣服从包里拿出来,一边理直气壮地说,“你不是怀疑我吗,现在,我住在这里,你可以天天看着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白姝无奈地做出妥协,她说,“晚上我睡床,你睡沙发。”

“没问题,我从来不愿意强迫别人做任何事情。”程少庭轻描淡写地说着。他整理好衣服,故意走到白姝的身边,对着她的耳根处,Tiao逗地说道,“当然,你愿意的话,我随时奉陪。”

白姝用鼻子哼一声,算是回应。

一场争吵总算停止了。夜已经深了,白姝想洗洗,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要上班。她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冲了把脸,抬起头,赫然看见镜子里面,仇小楠站在自己背后,表情僵硬地看着她。

白姝倒吸了一口气,埋怨道,“小楠,你这样会吓死我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仇小楠这才走上前,轻声地说,“老师,你不可以让他住在这里。”

白姝甩了甩手上的水滴,身体倾向镜子,一只手撑在大理石台面上,一只手去撩拨自己的流海,“算了吧,都住下来了。我也想看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表现表现。”

“可是那样你们会--?”

“会死对吧。”白姝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了。真的,我受够了,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说了。”

仇小楠忧怨地低下了头,哀哀地说,“知道了。”

晚上,程少庭真的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的身材比较魁梧,压得沙发像过期的蛋糕一般倾斜着。仇小楠从卧室里面蹑手蹑脚地走出来,经过白姝房间时,正好听到白姝关灯的声音。她继续向客厅走去,看见程少庭正仰卧着,眯缝着眼睛抽一只烟。

仇小楠站在他的旁边,程少庭丝毫没有察觉。这时,一只满目疮痍的手臂缓缓地从沙发下面伸出来,然后像一棵植物一样快速地生长着,缠缠绕绕,最后绕到了程少庭的肩膀上。程少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磕着自己,翻了个身,并用手一挥,将那只手臂挥到了一边。

他侧着身子,拿起电视调控器,打开了电视。连续调了几个台,都没有中意的节目,最后电视定格在了一个电视购物节目上,里面有两个美**正在卖力地推销着智能拖把。程少庭两只手枕在后脑勺看了几眼,又站起来到冰箱前,从冰箱里面拿出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他今晚的情绪看上去很烦躁,一边喝一边含糊地嘀咕着什么。

这时,刚才那只手臂又从后面伸了出来,五指张开,像莲蓬一样盛开在程少庭的头顶上,程少庭正仰着头,酒瓶靠近自己的嘴唇。而那只手臂却不偏不倚地将酒瓶接了过去。程少庭喝得有些迷糊,见酒没了,左右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到。

真是见鬼了!程少庭低声地骂了句,接着又趔趄地走到了冰箱里,想到拿另一瓶酒。他没有想到,那只手臂又像蛇一样从地面匍伏过来,先缠上了他的一条腿,又去缠他的另一条腿,再往后一收力,程少庭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面朝下,嘴角的血被磕出血来。他刚用手抹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像一只沙袋一样被甩到了半空中,落下的位置正好是一盆长势茂盛的铁皮树上。

树枝从他的尾骨沿着脊椎一路向上戳,直到脖颈处,他的四肢则被固定在其他树条上,看上去,像是树上插着一个人偶。血顺着树枝汩汩地流下来,流进花盆里,又漫出来,像树根一样在客厅里面延伸着。

程少庭并没有死,他张大嘴巴,喘不气来,眼珠子向外挤,像是随时要迸裂出来,他忍着巨痛,转动着脖颈,脖劲处发出哧哧的响声,那些吸了血液的铁皮树像受下了惊吓,长势十分迅猛,无数根枝条从树桠中伸展开来,从程少庭的身体如穿针引线般地插过,有的还从程少庭的鼻孔、耳朵里穿过。

透时重重的树枝,他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他的面前,没错,正是仇小楠。

仇小楠阴冷冷地看着他,无动于衷。

一根树枝直直地向程少庭的眼睛戳去,程少庭惊恐万分,他那压抑在喉咙下面的声音如冲破重重关卡一样,暴破出来--“求求你,杀了我,快杀了我。”

仇小楠嘴角向上一扬,绝决地转过身去,程少庭绝望了,正准备闭上眼睛,两只树枝如利箭般地刺中了他的眼窝里面。他“啊”地张大了嘴巴,几根数枝聚在一起,像铁叉一样堵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白姝的家门口就被拉起了警戒线,楼下停着好几辆警车。报警人是白姝,她早上起来时,一眼就看见程少庭挂在铁皮树上,四肢伸展得直挺挺的,白姝觉得很奇怪,她走上前,轻轻地拍了一个程少庭的肩膀,程少庭整个人便随着树枝悠悠地晃动起来。

“法医初步诊断,是**,工具是一把匕首,手筋脚筋都挑断了,真的很奇怪,有人会用这样的方式自我了解。白老师,身为他的女朋友,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吗?”对白姝说这话的是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大队的刘昆明,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做事手段很灵活,头脑够灵光,侦破过不少案子,但也有人传言,这个刘昆明在感情问题上十分木讷,以至于到了而立之年,还没有女朋友。

白姝惊魂未定,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他昨天来我这里,我们吵了一架,但晚上睡觉时,还是好好的。可是我早上起来后,发现他已经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