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罪语录

更新时间:2019-10-26 01:47:50

罪语录 已完结

罪语录

来源:落初 作者:二度被害 分类:灵异 主角:徐天李明 人气:

《罪语录》是二度被害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罪语录》精彩章节节选:纯侦探小说。拾荒者在垃圾场发现一块残肢,经过DNA比对与五天前失踪的某男相吻合,经过追查,半月前某男进入一幢高层公寓,凶手已锁定,但是在凶手家里并没有发现死者尸体。公寓门前有监控摄像头,单元门内部有门卫看守,门卫上方有一摄像头,一楼电梯旁边有一摄像头,电梯内部有一摄像头,每个单元仅此四个摄像头。经过排查,只有男子进入公寓的画面,并没有男子走出公寓的画面。最近五天的监视画面内也没有凶手手提异物的画面,甚至凶手进出公寓的时候都是穿着T恤短裤,根本没有隐藏死者残肢的地方。那么凶手是如何把尸体运送出去的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徐福贵的命案里有一个关键道具,就是那件大褂,为何在我们离开之后,徐福贵的尸体会被推进井里呢?显而易见,是有人想让我们发现那件大褂,昨天晚上,那件大褂可能就已经被丢进井里。”

“这么说,把徐福贵推进井里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

“在没有证据之前,不可以这么说,昨晚徐福贵从井里被拉上来时,那件大褂并没有跟着被拉上来,也就是说,大褂应该是在徐福贵坠井之前被丢进去的,可是在我听见徐福贵叫喊之前的一分钟左右,还见到过那件大褂,就在那短短的时间内,我迅速登上墙头,却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当时凶手一定就在案发现场,肯定是藏在某个地方。”

徐天仔细回忆当时的画面,在登上墙头之后,邻居家亮起灯,随后奶奶这边好像也亮了灯,想到这里,徐天突然打了个冷颤。

“不对,***灯一直是开着的,从我被那哼唱的声音惊醒之后就已经开着了,就算外面有月光,若不是奶奶开着灯,我不可能看的那么清楚,而且我登上墙头的时候也是,如果没有***灯光,我不可能登的那么准确。”

“我去叫徐奶奶来……”

“等等!我知道凶手如何逃脱我的视线了,当时邻居家的院子里非常昏暗,但是有很多黑暗的死角,比如牛棚、墙角之类,只要凶手躲在黑暗中,就能逃过任何人的视线。之后邻居家出了事,肯定会找人来,凶手只要混在赶来的村民中,就会很自然出现在案发现场,我真是糊涂,当时只顾着思考徐福贵的死因,却完全忽略了凶手的逃脱手法。”

张警官在一旁听的很入神,虽然有些话并没有听懂,不过张警官觉得徐天就快找到答案了。

“徐天,你对二十年前的案子有没有什么看法?”

“二十年前,红妹确实被钝器击打到头部,小女孩口中的烧火棍应该另有所指,并不是单纯的烧火棍,房子门前的匕首,炉子上小锅里的药物。”

想到这里,徐天猛然睁开眼睛。

“没错,药物,不自然的地方就在锅里。”

徐天翻找出锅里的药物那张照片,看着照片里面浓黑的汤药,徐天激动的颤抖起来。

“发现什么了吗?”张警官急忙问。

“这一锅汤药是在案发后多久拍摄的?”

“当天村民发现尸体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那时候没有电话,村长派了一个村民骑车去镇上报案,当天晚上山路很不好走,我们第二天早上才动身,到达的时候也已经临近中午了。”

“这就对了,差不多经过了二十个小时,当时又是夏天,药锅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汤水?”

张警官面色变得非常僵硬,好像想到了当年检查案发现场的情景。

“你这一说,我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年我们没有检查这个熬药的小锅。”

“糊涂!锅里面一定藏着什么,你能回想起当年小女孩是怎么说的烧火棍藏匿地点吗?”

“我想想……是说在黑箱子里,没错,是这么说的。”

“一个在山里生活八年的小女孩,没有接触过外界,红妹还有疾病在身,我估计也腾不出太多时间来教导孩子,小女孩很可能把熬药的小锅叫成箱子,击打红妹的凶器很可能就被小女孩藏在药锅里,而且还被红妹嘱咐加了水,所以过了将近二十个小时以后锅里的汤药还没有粘稠。”

“我明白了,我真是糊涂,我太糊涂了,玉红,我对不起你啊……”

徐天见张警官的神情很不自然,竟然跪在地上忏悔。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从刚才看照片开始,您就一直叮嘱我侦破二十年前的旧案,对于徐福贵的死,您可没有一点紧迫感,红妹带着两个孩子在深山里生活八年,单凭我***救济肯定不行,而且储物箱里面那个老式军用望远镜,是您送给孩子的吧?”

“没错,你所有的推测都对,当年我追随红妹到这里,就是为了照顾她们母子,红妹是我的初恋,本来红妹也是要嫁给我的,也不知道红妹发了什么疯,竟然对那个自称学者的丈夫痴迷到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山村里定居,我不死心,只好追到这里来,当年我来的时候红妹的丈夫已经死了,我以为我的机会来了,可是红妹却不想和我走,无奈之下,我只好托关系调配到镇里的派出所,这一呆就是二十八年啊!”

“您是想找出当年的凶手,所以给我寄来录音带,那盘录音带应该是当年给小女孩做笔录时所录吧?”

“是,录音带是我给你寄的,当年在孩子口中问不出任何信息,这个案件马上就要过了法律追诉期,我不想让红妹死的这么冤枉,我想让你帮我找到凶手。”

“怪不得,您作为警察是有权克扣快递的,黄泉把所有快件都运送到村外小白楼,之后有镇上的快递员去小白楼取快递,想必镇上的快递也只有一家,村镇不比城里,在这里警察想要扣押哪封快递,快递员肯定会配合您。”

“我确实把你奶奶寄给你的快递扣了下来,抄到你的地址后我先把自己那封快递给你寄了去,而你***那封快递是过了半天以后才还给了快递员。”

“这就说的通了,您对我的信任我非常感激,可是用这种方法实在不妥,这件事我不会对外宣扬出去,现在村里的命案比较重要,还有二十八年前的所有往事,我都想弄清楚,如果没有您的帮助,这个案子我是破不了的。”

“我会帮你,只要能追查出杀害红妹的凶手,我什么事都可以做。”

“不至于什么事都做,只是我在村里查案,如果没有警察在身边,恐怕没人配合,有您在就没问题了。”

咚咚咚……

外面敲门的是黄泉,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黄泉拿着一封快递走了进来。

“张警官,这有一封退回来的快递,镇上的快递员说是您的,派出所的人说您在村里,快递员就委托我给您送来了。”

张警官拿过一看,这正是自己寄给徐天的那封录音带快递,撕开一看,录音带还完好无损地放在里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