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电台惊魂

更新时间:2020-06-30 05:36:35

电台惊魂 已完结

电台惊魂

来源:落初 作者:芒果葫芦 分类:灵异 主角:陈茜小姐 人气:

芒果葫芦新书《电台惊魂》由芒果葫芦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陈茜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夜幕在悄无声息中降临,冥冥之中,似乎有人指引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深渊。97电台被笼罩在一片森然的压迫感中。就在她离成功近在咫尺的那一刻,一切却突然间变得面目全非···那绝非是简单地一句‘我以为’。  ``````  这是智慧的较量,是对罪恶的剖析,也是对‘艺术人性’的解读。  罪恶并不偶然。  有那么一种人,罪恶使他们获得解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停放在停尸间的尸体不见了?!

``````

“叔叔,您手里拿着的小瓶子好漂亮!”

“喜欢?”

白可可的眼睛绕着瓶身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儿,“当然了!这瓶子里装的什么?”她把挎包一把丢到布艺沙发上,“新发明?”

卡斯比尼给了她一个宠溺的拥抱,她应该刚洗过头发,卡斯比尼教授的下巴刚好顶在她的头顶,柔柔的洗发水味不矫情也不做作,就是属于少女的气息,“呵呵,还记得AZ么?”他放开她,慈爱地柔声问着,“我上次跟你提过关于细胞可分解和可再生的属Xing,还有印象么?”

“我只记得是什么香料提纯的结晶?记不太清了呀?这个——”

白可可犹疑地探出鼻子像只小猫一样,眼睛里要留出口水是的,“CD,POISON还有LANDCOME的味道?是香水!”

“鬼丫头!”

卡斯比尼挥一挥手里的瓶子,顺带着点点小丫头的鼻尖,白可可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丝晶亮亮的光,歪歪头,没有骨头一样赖着卡斯比尼的胳膊,一手地把AZ小心翼翼地塞进包里``````又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叔叔,AZ系列有没有适合哥哥用的味道?”

提到‘哥哥’,卡斯比尼不自然地一怔,“白可松,自然是不会少了他的。”

白可可还想再说下去,却被卡斯比尼适时切断。

“要实习,怎么不申请到叔叔这里工作?”卡斯比尼捧起白可可拿回来的通知看了又看。

“怕给您丢脸啦。”

白可可娇嗔。

“哦?不是怕找了男朋友被叔叔发现吧?”

白可可撇撇嘴,“三点一线,认识的无非那几个长的马赛克的男人。”

``````

卡斯比尼教授是研究微生物细胞组织的元老,他做出的东西,得出的结论,一般很少人有胆量去质疑,或者说,卡斯比尼教授,是不容置疑的。

白可可拿上沙发上懒懒摊开的牛皮背包,慢悠悠地回到了房间里,上楼时,经过卡斯妮娜房间,她不免多看了两眼。

``````卡斯妮娜就如同死人,她静静地躺在那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记忆里,她一直是这副样子的,没有变过,在那双纤细的,瘦的爆出青筋手上,似乎驻扎了一根根流动的,透明的输液管儿,它在卡斯妮娜的血管上掏了许多个大小不一的窟窿或洞。

那根管子里流动的是保持人体特征的营养液,只不过是不同于普通营养液的黄色而已,这是卡斯比尼教授特意利用药物之中水分子的分解以及再生或组成,为妮娜制造出了更利于她病情的透明液体。

白可可时常感叹,有这样一个父亲肯为她尽心竭力,她也算是有福气的人。算算年龄,卡斯妮娜比白可可年长两岁,白可可却从未见她睁过眼睛,也没喊过她一声姐姐。

她会怕,相信卡斯妮娜也会怕吧?

她的苍白的侧脸,就连唇上也是白到一点血色没有,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她身后,像具刚死不久的尸体,她死的很新鲜。

呲——

白可可轻轻按下AZ的喷头,只是小小的一口AZ,房间里立刻弥漫起淡淡幽幽的花香,香味儿淡而不俗,雅气的很,独特又不浮夸,清新又不单调,她下意识闭着眼睛享受,那味道好闻的几乎暂时麻痹了她的中枢神经,她快飘起来了``````

白可可独自躺在屋中的大床上,整个人四十五度角懒懒地斜着,小手举起那瓶精致的香水翻来覆去地看。

‘嗡——’

“哎呦!咝——”

手一抖,白可可来不及闪躲,香水直直砸到她的鼻梁骨上,手机突然震动,她吓了一跳,划开屏幕:来电显示——黄希文。

黄希文是白可可金牌闺蜜,两人可以用亲密无间来形容,按白可可的话来说,黄希文身上有多少根汗毛她掐指一算就能爆出小数点来。

这两个人现如今学校是同一所,专业也是同一个专业,只不过不在一个班而已,但大学也是上大课,在不在一个班其实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黄希文家境不算好,但比起不学无术的白可可,黄希文在成绩上就显得强多了。

“喂!”

``````白可可极大分贝地接通了黄希文的电话——黄希文倒是很淡定,“有事儿跟你说。”

“什么事?”白可可嘻嘻笑着,“别这么严肃,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你今天很兴奋?”

“嗯哼!”白可可轻哼一声,“你这位敬爱的卡斯比尼教授,可是亲手为我制作了一瓶味道特别好,特别到独一无二的香水哈。”

“新发明?拿来给我看看。”

白可可兜起下唇,“不是有事跟我说么?怎么,一提发明就按耐不住了,走火入魔了啊!”她不满地嘟囔。

黄希文迟疑了,“呵呵,把正事儿忘了,嗯``````咱们今年的体检结果出来了,我,替你看过了。”

“噢。”

“噢?你不问问结果么。”

“问什么?我有病么?”

白可可漫不经心地把手机开了扩音,把玩着手里的香水瓶。

“血色素一类都很正常,只不过,你的体重——”

“超重了?”

白可可嗤笑出声。

“不,比超重更惊人。”黄希文顿了顿声,“你居然只有三十公斤重。”

“三十公斤?!”

“嗯!”

白可可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是不是医生填错了?”

“或许吧!可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嗯``````你还记得你去年体检单子上的体重吗?”

白可可皱了皱眉,“我忘记了诶。”

“该死,你怎么什么都能忘?!去年你单子上显示你是35kg,那时候你就说他们写错了,一种巧合发生两次的几率就像飞机高空轰炸,不可能把一颗Zha弹掉进已经被炸出弹坑!”

‘叩叩叩——’

正准备接话的白可可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噎的她心口干疼。

门外,卡斯比尼教授端着一杯正冒着热气的牛Nai。

“看你很累,就冲了一杯热牛Nai给你,晾了一会儿现在是温的正好喝。”

“谢谢叔叔。”

白可可接过牛Nai,当着卡斯比尼的面笑嘻嘻地抿了一小口。

“用过AZ了?”

卡斯比尼嗅了嗅白可可屋子里的味道,他的鼻子很敏锐。

“嗯,很喜欢这种清香的味道呢!”

白可可丝毫不掩饰对这瓶香水的喜爱。

“你喜欢就好。”

卡斯比尼说完,似乎并不打算离开,只是用一种探究式的眼神盯着白可可,“刚刚来的时候,偶然间听你说起有关学校体检的事情了,结果怎么样?”

“啊,是这样的,血色素值都还正常,只不过体重轻了些。”看着白可可懊恼的样子,卡斯比尼的笑容不禁带了几分明了。

“30kg对吧?我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你嚷嚷了。”

白可可不说话,小脸瘪得皱巴巴。

“好了,叔叔带你去单独检查一遍怎么样?别担心。”卡斯比尼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明天叔叔会去做一个人体实验,你叫上你的那个好朋友一起来吧!我看她挺有灵气儿的。”

``````

卡斯比尼说的轻巧,白可可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像这种没办法拒绝的‘任务’``````

白可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黄希文之后,便开始了无限制无节制的发呆,她无法想象那些属于人的白花花的脑浆,是怎样在手中流动蔓延的,还有一块儿块儿泛着紫红色的死人肉,被人一刀一刀地划开,如果是男人,也许她还能看到那些成条的肌肉。

白可可越想越恶心,她不顾一切地冲向厕所。

厕所在二层,白可可住在三层。

白可可忍受住胸中翻涌作祟的仿若闻到的腐臭味儿。然而,她却在离厕所不远处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一定是叔叔没有关掉水阀吧。白可可并没有多想,径直摸向电灯的方向。

——‘吱吱吱吱’吊灯却也在不停的闪烁。

今天是怎么了?!

白可可心中一震!

——身后有人!

“啊!”

声音像被别针别住了一般,发出一些嘶哑无力的声音!就在她回头的那一刹那,她在恍惚的灯光中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她留着一头墨色的长发``````白可可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一步一步逼近,一步步,她越来越近!

厕所的吊灯还在不断的闪烁!水滴声不断地恐吓着,撩拨着她的听觉!白可可几乎忘记了走动,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那闪烁的灯光,肆无忌惮地打在她的脸上!

等等!

那张脸``````是有那么几分熟悉的!仿佛,自己白天才见过!

没错!就是她!

那人正是卡斯比尼教授的女儿——卡斯妮娜啊!

“啊!”就在白可可的嚎叫即将破体而出的那一刻!突然地,她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的嘴巴!

白可可几乎有些不可置信地闻着身后男人散发出的气味儿——她的叔叔,卡斯比尼教授!

错不了,一定是他!她想转过头一探究竟,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身!

“唔!”

白可可感觉到有针管狠狠地刺入了她的身体,尖锐的疼痛刺破了她的喘息,白可可的世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她感觉到天旋地转,斗转星移,也只有闪烁的电灯还在不停地工作着,此时的卡斯妮娜已然停止了前进。

``````

“好了,我的孩子,回你的房间去!”

卡斯比尼极其轻柔地对卡斯妮娜说道,卡斯妮娜却当真就那么听话地走回了房间!

她是闭着眼睛,一步一步地走回了自己卧房,位置精准地倒在了床上,她依旧是面无血色,依旧,一动不动。

洗手间的水滴声,依旧还是响个不停,那闪烁的吊灯,被人轻轻地推上了开关的按钮。

一切,回归于静谧,回归于一片黑暗的诡异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