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异常游戏体验师

更新时间:2020-07-01 06:11:23

异常游戏体验师 连载中

异常游戏体验师

来源:落初 作者:永罪诗人 分类:灵异 主角:喻封雪儿 人气:

《异常游戏体验师》由网络作家永罪诗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喻封雪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企鹅群号850785216作为游戏体验师,我们要做的,就是探寻这些事件背后的真相。喂喂,能严肃点吗,喻封沉?“哦哦,不好意思,我看这个事件挺有趣的,就是想研究下,没有弄坏的意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针落可闻的洗手间里,木质隔间门板发出渗人的“吱呀”声。

隐隐约约的,还可以听见小孩子“咯咯”的笑声。

喻封沉后退了一步,双眼紧盯着那里,防备着有什么东西会爬出来。

屏息凝神,静静等待了好几秒,他才发现自己僵硬在原地,完全不敢动弹。

“这样太被动了……短信上提到了考核,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应该还是掌握主动比较好。”

心里这么想着,他迈出有些僵硬的腿,朝隔间走去。

视线逐渐清晰,隔间也越来越近,一滴不知是冷汗还是洗脸留下的水珠从他侧脸滑落。

终于,喻封沉走到了近处,猛的一步跨在隔间前方——

里面放着清洁工清扫厕所用的工具,平时这个隔间都没人用的,比较脏乱。除此之外,隔间里静悄悄的,仿佛从未有人进去过。

“纯粹吓唬我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周围的温度好像过于低了。

阴冷的空气钻入他的睡衣,让他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滴答。”

突然,一声水滴落下的声响在他身后响起,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突兀。

“滴答。”

“滴答。”

洗脸池的水龙头里往下滴着水,频率越来越快,似乎有些漏水。

喻封沉却更加紧张,倒退着离开了隔间前方,以防回头杀,然后才转身看向洗脸池。

他刚才,明明已经把水龙头关好了。

可是现在,他之前站立过的洗手池里居然溢满了水,龙头里的水还在不断滴落。

“我应该做什么?怎么样才算完成‘考核’,结束这一切?想办法逃出去吗?”

喻封沉思考了一两秒,就朝着打开的隔间走了回去。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现在肯定是想去看看洗手池的情况,但鉴于胆子小而踌躇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过去,更不敢接近隔间。”

他半个身子探入隔间,拿出了一个拖把。

同时,他发现在堆放杂物的地方,多了很多缠绕在一起的湿漉漉的黑色长发。

“……洗手间的门更不用说,肯定锁上了,直接出去有些困难。”

右手拿着拖把,他把手机放入睡衣口袋,无视了滴水的洗手池和头发,直接走到洗手间门边抡起拖把就往门上砸去。

“嘭!”

木头和木头的碰撞,发出了刺耳的闷撞声。

门颤抖了两下,但没有被砸开。

与此同时,流水声变得大了起来,喻封沉瞅了一眼,洗手池的水已经流到了地上,迅速蔓延开来。

“按这速度怎么也不会造成能淹死人的局面,不用管。”

嘀咕了一句,喻封沉再次举起拖把,利用整个上半身的肌肉狠狠砸了下去。

这次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刺耳声响,从门缝中渗出了猩红的液体,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和恶臭。

突然,喻封沉感到衣角被拉了一下。

猛的转头,一个刚到他腰部的小女孩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穿着红色连衣短裙,长发披散在前面,遮住了整张脸。

“这是……?”强忍住没有发出惊叫,喻封沉踉跄着甩开了小女孩拉着自己衣服的手,向后挪动了好几步。

小女孩站在原地,歪头面对着他,没有动弹,只是用她空灵的童声唱起了歌谣。

“捉迷藏,捉迷藏~谁当鬼,谁来藏~”

“一个姐姐吊上树~一个姐姐跳入河~”

“莫惊慌,莫惊慌~门外站着什么人?”

“大哥哥被推下楼,不被找到才算赢~”

歌声在空旷的洗手间回荡,喻封沉虽然有些惊惧,但这个小女孩却让他想起了一件事。

暮广大学流传甚广的五大怪谈中,有一个就叫做恐怖童谣!

相传那是三年前,几个大三的学生带着一位助教家的小女孩玩捉迷藏。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那一天,包括小女孩在内的四个人全部以各种形式死亡。

两个女生,一个被发现吊死在后林的树上,一个浮在了校园湖中央,男生则从艺术楼楼顶跳了下去。

在他们的尸体周围,都发现了用血写的“找到你了”四个字。

助教家的小女孩在艺术楼的厕所里被找到,周围没有血字。她蜷缩在最后一个隔间,面带惊恐,像是被吓死的。

从此之后,经常有学生能在晚上听到小女孩唱童谣的声音,这件事就成了五大怪谈之一。

但是,由于这件事听上去过于残忍和荒谬,学校不止一次站出来澄清这是谣言,久而久之,新来的学生也就不怎么相信这个怪谈了。

哪怕是说有某个喜欢恶作剧的女生夜晚唱歌,也比这个怪谈更有可信度。

而这一切,和喻封沉现在经历的十分相似!

“难道我运气这么好,遇上了真的怪谈?”他有些颤栗,因为他以前从未想过,四个人的捉迷藏,三个被找到,一个被吓死,那么当时究竟是谁在当抓人的“鬼”?

他们到底在和什么东西一起玩?

而现在,如果说这是他的考核,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也要参加捉迷藏,如果被找到就会死?

想到这些,喻封沉看了看红衣小女孩,感觉对方大概没有恶意。

“小姑娘,我跟你说,这儿是男厕所……”他蹲下来,尽量温和的说到,“大哥哥带你出去好不好?”

小女孩歪着头,然后也不理会他,转身走入了打开的杂物隔间,把门关上了。

“……”

他记得,小女孩就是死在了这种隔间里。

看了看手里的拖把,还有渗血的木门,他的思维慢慢转动起来。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声源换成了洗手间的门外。

洗脸池的水龙头突然被拧大,自来水像不要钱般喷涌出来。

有什么东西就站在门外,和他仅仅一门之隔!

“诶,那个……”

喻封沉扔下拖把跑向隔间:“小姑娘,你把门打开,带我躲一个呗!”

当时只有小女孩的周围没有血字,说明她没有被找到!而歌谣里说的很明显,“不被找到才算赢”,只要他不被门口的东西找出来,说不定就可以结束这场所谓的考核了!

“开开门,我不是抓人的‘鬼’,小姑娘……”

对一只鬼称自己不是鬼虽然有些奇怪,但喻封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啪嗒。”

门开了。

不过,开的不是隔间的门,而是洗手间的木门。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入喻封沉的耳朵,一瞬间,他就可以确定来的不是人了。

……这儿可是男厕所啊!

除了鬼,谁还这么无法无天,不讲道理?

当下,他也不管里面的小女孩的态度了,直接从隔间门上方的大块空隙里翻了进去。

“拖鞋和睡衣真是不方便……”

隔间里,小女孩俏生生的站在最角落,无声的看着他。

门外,高跟鞋走在地砖上发出“哒、哒”的声响,听声音,进来的东西似乎把整个洗手间转了一圈,在每个隔间门口都站了一会儿。

最后,它停在了最后一间隔间的门外。

时间仿佛定格了,喻封沉死死盯着底下的门缝,那里,一双灰色的脚穿着红色高跟鞋,静静地站立着。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同时,一双手扒住了门板上方,高跟鞋缓缓上升,像是外面的东西想从上面看隔间里。

喻封沉的视线随之转移,上方,一个黑色的头顶已经出现。

“这样难道不会被发现吗?”心中一惊,他往后缩了缩,找能站立的地方蹲了下来。

下一刻,他眼前一黑,感到眼睛被一双小手蒙住了。

那双手冰凉,干枯,还在微微颤抖。

“这小女孩蒙我眼睛?”他没敢挣脱,“这是在告诉我不要看吗?当时,她就是被吓死的。”

看起来,小女孩是在保护他,可问题是,他该不该信任小女孩?

要知道,如果蒙上了眼睛,外面的东西要对他做什么他都没有反应的时间了!

“算了……信她一次。”他双手攥紧,腿部肌肉紧绷,时刻准备着门如果被打开就冲出去。

耳边传来淅淅索索的动静,小女孩的颤抖幅度也更大,像是在承受巨大的恐惧。

而喻封沉眼睛被蒙着,其他感官变得更加敏感,他甚至隐隐感觉到几缕发丝拂过了他的脸。

冷风从缝隙里吹进来,让人如坠冰窟。

冷汗从后背渗出,湿透了他的睡衣。

在恐惧和紧张中,时间仿佛被无限的放慢,不知过了多久,小女孩的手终于收了回去。

睁开眼,门口已经空无一鬼,这使喻封沉长舒了一口气。

他转过头打算谢谢小女孩,却发现小女孩已经不见了。

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他没有去看,而是小心的打开了隔间们,探头观察了一下。

洗手间门是打开的,洗脸池也很正常,地上没有水和鲜血,仿佛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他这才掏出手机,上面又出现了一封未读信息。

“恭喜你完成了考核,本次考核游戏为【捉迷藏demo】,时长十三分钟。

“你获得了恐游体验师资格证,资格证明将在一小时后发放。”

这又是什么意思?喻封沉拿着手机,眉头微微皱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