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别闹,有鬼出没

更新时间:2020-07-03 05:49:29

别闹,有鬼出没 连载中

别闹,有鬼出没

来源:落初 作者:一行白鹭 分类:灵异 主角:颜查散小姐 人气:

一行白鹭新书《别闹,有鬼出没》由一行白鹭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颜查散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所有的恶鬼皆来自于人的本性夺妻、杀兄,为了欲望每一个人都在和形形色色的恶鬼同谋拥有通灵之能的白漫漫没有想到,仅仅是将多年不用的小楼租给了一个租客,就让她卷进一系列的凶案之中和鬼神为谋像来独来独往的她也万万没有料到,因为一个不可说的目的,自己会和一个警察搅合在一起越缠越紧犀照通灵,白漫漫的祖父留给白漫漫的是永无止境的噩梦和那耀眼的美好——————更新时间,每晚十点半之前六点半之后要请大家继续关照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Bai小姐不是不情愿我请你吃饭的吗?”颜查散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白漫漫,“怎么又改主意了?”

“按道理来讲,”白漫漫站直身体说道,“我不该和你这个警察走得这么近。”白漫漫将手背到身后晃了晃身体,笑道,“可是,我大中午的开着车再回去吃饭实在是太不人道了。所以……颜队长该请我吃一顿饭吧?”

颜查散双手插着口袋看着笑眯眯的白漫漫,“好吧,不过想让我请你吃饭……”颜查散看着白漫漫腰上的小布囊说道,“Bai小姐能否告诉我,你身上的香味是什么?”

白漫漫一手捂上腰间,戒备的看着瞬间一幅花花公子上身的颜查散说道,“只是普通的香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是什么?”颜查散抬手捂上白漫漫的腰间,温热的手掌盖住布囊,整个人前倾将白漫漫围绕在胸前,“刚刚我就觉得非常的奇怪,明明非常焦躁的心情在闻到这股奇异味道的时候却变得平静起来,甚至觉得这股味道非常的好闻。”颜查散微微侧脸,在白漫漫耳畔笑着说道,“Bai小姐,难道你这个布囊里藏着的是什么迷魂香吗?”

白漫漫的鼻尖萦绕着颜查散身上的味道,不同于她身上摄人心魂的香料,而是一种非常舒服的味道。

“如果我这里藏了什么迷魂香,我第一件事情一定让你再也不要来找的我的麻烦。”白漫漫高傲的抬起脸,脖颈美丽的如同高贵的天鹅。

“说的也是。”颜查散低低笑了几声。

“呵。”白漫漫将颜查散的手从腰间拉开,冷声说道,“看起来颜队长并不是非常情愿请我吃饭,那我这就回去了。”

颜查散一把拉住白漫漫的手腕,看着白漫漫因为恼怒而变得更加吸引人的眼睛,笑着解释道,“Bai小姐误会了,我刚才……只是好奇而已。如果,让Bai小姐觉得不舒服,我道歉。”

“不必了。”白漫漫使了劲挣脱了颜查散的手,“如果颜队长以后还有什么想问的,请直接去我的工作室找我!”

在办公室和出外勤刚回来的罗田况大山的简芍嚼着从法医室搜刮来的巧克力看着白漫漫火气冲冲的摔门出来,忙不迭的问道,“哎,漫漫漫漫,你这就走了啊?不吃饭了啊?”

白漫漫回头瞪了一眼站在原地看他的颜查散一眼,“不吃了!看着火大!”

“真是……”颜查散哭笑不得的看着气冲冲出门的白漫漫,“暴脾气。”

*******

鹅黄色的小金杯混在车流里,不紧不慢的开着。白漫漫咬牙切齿的坐在车里想起颜查散,越想越气。

白漫漫做山大王做了二十三年,除却路都走不稳的那几年和床上躺着的几年,她白漫漫就是胡同里横行霸道的绝对。可现在这个绝对碰上了对上。

山大王碰上了一个不要脸说变脸就变脸阴晴不定的神经病,真是鹿死谁手也不清楚。

白漫漫牙齿咬得咯咯响,微红的眼角看到了一边的手机,划开,恶声恶气的说道,“什么事!说!”

“白姐。”老七被吓了一跳,“谁惹你了?”

“没有人惹我。”白漫漫盯着前面的红绿灯计算着距离,“说吧,查到什么了?”

老七耸了耸肩,阴郁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里显得压抑,“刘斯曼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了,刘塘他的身份不简单。”

“怎么说?”白漫漫眼角一抽,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感觉,稳稳地将车开到一边停下。

老七翻看着桌子上的册子说道,“你看到的刘塘的名字是红色的,因为刘塘杀的根本就不是刘斯曼一个人。”

老七站起来走到一边,靠着棺材继续说道,“这几年刘塘借着给漂亮小姑娘推荐电影机会的事情……害了不少的人。煞气颇重,听说已经引起那十位爷的注意了。”

“上头有什么吩咐吗?”白漫漫敲打着方向盘问道。

“没有。”老七顿了顿,“黑白无常的意思是,让我们尽快解决。”老七搔了搔脑袋,“老白和我讲,刘塘本来就该是一个死人了,只是那天他们两个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老黑意外的看到那个宁书呆子。结果三个人一高兴就去喝酒了,然后就喝多了……结果拘人魂魄的时候就落了一个,等到想起来的时候生死簿都已经没了刘塘的名字了。”

“这件事情,那十位知不知道?”白漫漫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老白有没有什么实际的建议。”

“有。”老七拉开抽屉,看着里面的Qiang支说道,“老白让我们直接把人魂飞魄丧,务必要严严实实的盖住这件事情。”

白漫漫抽了抽嘴角,抬手揉了揉额角,无力的说道,“老七,你是不是忘记和小黑小白说一件事情?赵吏在我们店里打酱油啊……”

老七愣了愣,一拍桌子,“哎呀白姐!我真给忘记了,夏冬青那逗比还没搬走啊?”

白漫漫痛苦的撞上方向盘,“别提那两个****了,成天不干正事就在我那儿吵架变着法子秀恩爱。特别是那个赵吏!自从上次赵吏和我讲了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现在就觉得自己是不是一直睡着没醒过来。搞得我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啊,我真是祖上做了什么孽碰上这么两个人。”

“……白姐。”老七听着白漫漫的话忽然想起了什么事请,迟疑的说道,“老七想起了一件事情,是上个月牛头偷偷摸摸告诉我的,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讲。”

“什么事请?”白漫漫听着老七的语气脸上严肃起来,挺直了脊背说道,“你说吧。”

“白姐,”老七一屁股做到棺材盖上,嘴唇动了动,最后狠狠的揪住自己的头发一狠心说道,“白姐,你的祖母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